>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29 以身抵债,喊声三哥【有奖问答】

129 以身抵债,喊声三哥【有奖问答】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风晚心如鹿撞,他的指腹还在她额间摩挲,轻柔温热。

    揪心,如百爪在挠。

    “刚才还和我顶嘴,怎么不说话了?”

    四目相对。

    宋风晚睫毛一颤,脸通红。

    “你要是自己人,我自然不追究,你想多踹几下也行。”他低头哄着她,气息吹在她脸上,热热的。

    她偏头缩了一下,傅沉低低笑着,“你躲什么?”

    削薄的唇,热气袭人。

    宋风晚忽然想起那夜在雪场的吻。

    ……他的唇很软,含着她的……热得烫人。

    他平时温和禁欲,傅老说他这么大年纪都没谈过恋爱,没想到接吻的时候……

    动作霸道。

    唇……还那么烫。

    **

    傅沉失笑,温存**之际,这小丫头居然在发呆?

    “在想什么?”傅沉温言耳语。

    “没事啊。”宋风晚急忙往后退,脱离傅沉的气息,死里逃生般的喘着气儿。

    “踹我那几下,怎么算?”傅沉打量她,小姑娘咬着唇,又开始给他装可怜。

    “要不……咱们记账?”

    “怎么记账?回头我再踹你几下讨回来?”

    宋风晚语塞。

    “要不许我一个条件,就和上次一样。”

    上回是因为程天一的事请,她答应了傅沉一个要求,不过他到现在也没提起。

    “好啊,只要我能做到的。”她料想傅沉这种人物,也不会坑她一个小女生。

    “你怀里这个,是给我的?”傅沉指着她抱着的纸袋。

    “嗯,这就是上回要给你的,我给忘了。”宋风晚将纸袋递给他。

    傅沉接过,拿出里面的盒子,打开。

    佛珠是暗红色的小叶紫檀,中间嵌着几颗石青的松石,大气古朴。

    “我方才帮你圆谎,也算帮了你,你怎么报答我?”

    宋风晚直愣愣看着他。

    “之前去雪场,你把我的佛珠弄断了,你还欠了我一条佛珠。”傅沉攥着佛珠,朝她逼近一步。

    宋风晚急忙往门口走,伺机夺门而出,心下暗骂他不要脸。

    你还夺走我的初吻呢,这笔账更算不清。

    “严格算起来,你欠我的东西还真不少,你怎么如何还我?”傅沉心知她想走,动作更快,步步紧逼。

    宋风晚傻眼了,“这佛珠就当我还你的啊。”

    “这是你表哥买的,早就该给我了,你私自克扣,我没找你算账就罢了,你还准备拿它抵债?”

    说这话的时候,傅沉已经将她逼近门边。

    宋风晚背倚着门,手指往后去摸门把手,刚听到门锁拧动的声响,傅沉已经伸手把门按住,撑在她头侧,为她画个圈。

    方寸之间,尺寸之地。

    近得呼吸都贴合紧密。

    “债没还,就想跑?不怕我告诉你表哥?”

    宋风晚气得咬牙。

    按照他的说法,自己欠了他那么多东西,每样都要还,她一学生,这不逼着她割地赔款,以身抵债?

    “三爷,您这样的人物,不会私下打小报告的,那都是小人行径,三岁小孩才这么干。”宋风晚冲他一笑,眼底都是慧黠的暗光。

    傅沉抿着嘴,小丫头给他挖坑?

    就在傅沉想要开口的时候,传来敲门声。

    “三爷,睡了没?”

    乔西延的声音,他常年握着刻刀,手指力道大,叩门也是铛铛作响。

    宋风晚呼吸急促,吓得脸色煞白,那叩门声,像是敲击在心脏上,一下一下,心若擂鼓,她屏住呼吸,下意识扯住了傅沉的衣服。

    “三爷?”

    乔西延声音本就低沉,隔着门板,更显压抑沉闷,宋风晚一个劲儿冲着傅沉摇头。

    “有事?”傅沉回了一句。

    “能进去说话吗?”

    宋风晚登时急了,手指扯着傅沉衣服,拧出一层褶子。

    温软的身子紧贴过来,即便浑身紧绷,少女独有的香气仍旧无孔不入。

    看得傅沉喉咙发紧,恨不能将她按在门上!

    狠狠亲一下。

    宋风晚一直冲着他摇头,就她对乔西延的了解,看到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绝壁会想歪的,而且佛珠的事情一旦曝光,她就完了。

    “我刚洗了澡,还没穿衣服,有话你直接说。”傅沉见不得她惊慌失措,手指轻柔抚弄她的头发,稍微用力,就把她带进了怀里。

    低头,压着她的耳朵,“别怕。”

    嘴巴一张一合,几乎含着她的耳廓,她身子酥了半边,落在他怀里,绵绵软软。

    “明天我有点事要出个远门,往北走,想和你借辆车。”

    乔西延是南方人,南方湿润多雨,他选车多注重稳定性,北方纬度高,冰雪堆积,车辆更注重防滑。

    京城又是雨雪天,他的车实在不顺手。

    “可以,明早我让人把钥匙给你。”

    “谢谢,那我不打扰了。”乔西延说着就走了。

    宋风晚却吓懵了,直至听到关门声,她才长舒一口气。

    “我又帮了你一次。”傅沉看她受惊的样子,倒觉得分外可爱。

    宋风晚咬了咬牙,果然是商人,什么都东西都精打细算。

    腹黑,心肝更黑。

    真好意思坑她一穷学生。

    “就当我又欠你一个要求。”宋风晚气结,挣开他的怀抱,转身就开门要出去。

    房门打开一条细缝,一双手从后侧伸过来……

    按住门板。

    房门“砰——”的一声,重重合上,傅沉整个身子就靠了过来,将她压在门上。

    “我现在就有一个要求。”

    “什么?”宋风晚正对着门,感觉后背的人,紧贴在她颈侧,呼吸忽轻忽重,撩得她脖子酥痒。

    “其实我和你表哥年纪相仿,你喊他哥哥,为什么把我当叔叔?”

    傅沉轻轻靠过去,鼻尖蹭着她的耳垂,小巧红润,看着就诱人。

    “不当叔叔,当什么……”宋风晚和傅聿修订过婚,他是傅聿修的叔叔,她下意识就把他当长辈来看。

    傅沉的唇边擦着她的耳廓,看着她耳朵迅速充血泛红,害羞又可爱。

    他低低笑着。

    “要不喊我一声三哥,好不好?”

    声音嘶哑,低沉蛊惑。

    ------题外话------

    周末搞个有奖问答

    晚晚会喊三爷三哥么?

    回答问题的,均有15xxb奖励哈,时间到明天更新为止。

    要不晚晚,咱们还是跑吧,这个人太不要脸了,哈哈~

    活动仅限潇湘,腾讯的读者因为我没有作者后台,没办法下发奖励,实在抱歉。

    *

    看留言才知道今天英语四六级考试啊,还有人在月考

    祝今天所有在考试的同学们,顺顺利利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