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30 威逼利诱,三爷玩火自焚

130 威逼利诱,三爷玩火自焚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要不喊我一声三哥,好不好?”

    声音从背后传来,携着低沉的嗓音,气息湿热,削薄的唇若有似无擦过的耳垂。

    星火燎原,她身子都酥了半边。

    人影挡着光,将她囿于一方暗淡的小圈子里,身子紧紧挨着,暧昧得很。

    三哥?

    她心底第一个反应就是:老不要脸。

    宋风晚私心把他当长辈,三哥?

    她平时不喊他叔叔,也就是在派出所被民警问及关系,雪场偶遇同学才说这是她叔叔,那两次之后,傅沉脸色都不大好。

    尤其是雪场那次,当夜初吻就被夺走了。

    难不成罪祸根源还是自己不成。

    男人也在意年龄?

    “三爷……”宋风晚转了个身子,傅沉稍稍往后移了半寸。

    仍旧是禁锢她的姿势,只是没敢冒进,克制又不失暧昧,傅沉在这方面素来很会把握分寸。

    “你喊段林白哥哥也挺亲昵,到了我这里,就只剩下爷了?”

    “我这是敬重你。”他的手指仍旧抵着门板,圈着她,宋风晚无处可逃。

    “有敬重之意,却无亲近之心?”傅沉偏头看她,他还不如段林白那个二愣子?

    宋风晚抬眼看他,亲近他?

    “三爷,我……”

    她几欲开口,外面又传来咚咚的敲门声,结实有力。

    门被敲得微颤,每一下扣门,就像是有人抓着的心脏,连呼吸都显得分外困难。

    “三爷,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仍旧是乔西延。

    宋风晚简直想哭,她表哥平时做事干净爽利,这次怎么黏黏糊糊的。

    “还有事?”傅沉就喜欢看她这般无助慌乱,凤眼透着点水汽,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戳得他心尖柔软。

    “不方便进去?”

    傅沉手指忽然落在门把手上,宋风晚眼疾手快,立刻抱住他的胳膊,一个劲儿摇头。

    “嗯,有些不便,你有话直接说吧。”

    乔西延挑眉,这人倒真如传闻一般古怪,他都来第二次了,居然还把自己扔在门口,不合礼数啊。

    “是这样的,过些日子我会带晚晚回去,这几天你要是有时间我请你吃顿饭。”乔西延方才一心想着采购玉石,把这茬给忘了。

    临时邀约,傅沉不一定有空,反而会觉得他无心请他吃饭。

    “吃饭啊……”傅沉看着死死抱着自己胳膊的人,附在她耳边,刻意压低了声音,“喊三哥吗?”

    湿热的气息吹在她耳边。

    烫得她心口酥酥麻麻。

    宋风晚手指用力,那力道像是要把他胳膊给捏肿了。

    这种危急时刻,这人居然还有空威胁她?

    一把年纪,好不要脸。

    “三爷?”乔西延久久不得回应,又喊了一声。

    “喊吗?”傅沉就是故意逼她,一直把他当长辈怎么办,得从思想上转变,以后才好下手。

    不知是紧张还是气的,宋风晚小脸涨得通红,她本来骑虎难下,还想挣扎一下,现在好了,被人找到死穴。

    “不喊我开门了?”傅沉还在她耳边呵着热气。

    宋风晚没办法,只得朝他勾了勾手指,傅沉俯身靠过去,耳朵紧贴着她的唇,其实一个称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素来很会审时度势。

    只是此刻心尖打着颤,心悸窒息,却有些喊不出口。

    “三爷……”乔西延有些无语,话说到一半,怎么没声儿了。

    傅沉刚要直起身子开口,宋风晚伸手抓住他的衣领,柔软的唇猝不及防压在他耳侧……

    “三……三哥。”

    小姑娘声音打着颤儿,柔柔软软,轻轻细细,分外娇嗔软糯。

    唇边温温热热,气息香甜,吹在他耳侧。

    麻了他半边身子。

    傅沉舌尖抵着腮帮,喉咙滑动着,半边身子像是着了火……

    想亲她。

    “可以,我最近都有空,看你时间安排。”傅沉直起身子回答乔西延。

    “那你休息,打扰了。”乔西延得了答案就转身离开。

    傅沉心满意足也不再逗弄宋风晚,转而坐到床边,宋风晚觉得羞赧,站在原地,面红耳赤,扭扭捏捏。

    “站着不累?坐这里聊?”傅沉拍了一下身侧的位置。

    宋风晚小脸涨得通红,去床上聊?

    “我不累,既然我都答应三爷……”宋风晚话说出来,接触到傅沉略显暗沉的目光,又转个弯儿,“我答应你的要求,您也要遵守诺言,这些事就我俩知道,不会再提,也别威胁我。”

    “所有事情我们私下解决,您也不能在我表哥面前说了。更别拿这些事威胁我。”

    “我很重诺,你放心。”傅沉觉得这个称呼深得他心,他不过是逗逗她,怎么舍得看她被乔西延责难。

    “那我先回房了,晚安。”宋风晚说完逃也般的跑出去,连房门都没帮他关上。

    傅沉低低笑着,起身关门,脑海里都是宋风晚甜糯的声音,他抬手摸了耳朵,灼人般的滚烫。

    一声“三哥”,真是让人头皮都发麻。

    他喉结滑动两下,起身进了浴室。

    冲了十几分钟才出来,当真是玩火**。

    不过心底满足,也是一夜好梦。

    **

    隔天起床,因为要借车给乔西延,宋风晚下楼的时候,就看到这两人正坐在沙发上看晨间新闻。

    “表哥早。”

    傅沉撩了下眼皮,傅心汉趴在他腿上,任由他揉捏自己脖颈上的软肉,他余光瞥了她一眼,心底有所期待。

    只见宋风晚冲她一笑,娇滴滴喊了声。

    “三叔早。”

    傅沉指尖下意识用力,傅心汉嗷的一声跳下沙发,离他八丈远。

    他要掐死狗子?

    ------题外话------

    晚晚算是知道三爷在意什么了,哈哈

    三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因为昨天留言很多,还没来得及一一回复,不过所有奖励都已下发完毕~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