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33 三爷被逼婚,单身狗vs贵宾犬

133 三爷被逼婚,单身狗vs贵宾犬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云锦首府

    傅心汉撒着蹄子跟着傅沉在家门口的路上来回溜达,走了近半个小时,始终不见有车过来。

    一阵寒风呼啸而至,狗子打了个冷战,脖子缩了两下,可怜兮兮盯着他,想要回家。

    只见傅沉摸了下他的狗头,“怕冷?缺乏运动,我再带你多遛两圈。”

    傅心汉嗷嗷直叫,太特么冷了啊。

    “你同意了?那走吧。”

    傅心汉睁大一双狗眼,简直没有人性。

    约莫五六分钟,一辆黑色轿车由远及近行驶而来,不是乔西延,却是老太太。

    傅心汉一看救星来了,撒开蹄子就朝着老太太扑过去,摇头摆尾的蹭着她的腿。

    “这大冷天的,你带傅心汉在外面瞎逛什么?”老太太伸手摸了摸狗头,领着它往里走。

    “是它非要出来,我也没办法。”傅沉伸手扶住母亲。

    傅心汉嗷呜叫了一声,试图抗议,又被傅沉一记冷眼给镇压了下去。

    乌央乌央的不敢冒声。

    “西延人呢,昨天不是说过来了?”老太太刚听了戏,还跟着唱了一段,出了一身汗,此刻身上好热乎着,屋内开着暖气,反而觉得有些热。

    “说是去采购石料,应该快回来了。”

    “晚晚还没放学?”学校发生的事情,老太太自然不知。

    “没有,快考试了,在家复习,跟他表哥出去了。”

    “那我等一下,待会儿一起和我去老宅吃饭。”

    老太太从自己带的包里,拿出了好几件狗衣服,放在傅心汉身上比划着,“这么冷的天,你带它出门,也要穿件衣服,别冻着。”

    傅沉轻哂,看着老太太取了一件粉色毛绒给傅心汉穿上。

    “老三,你看,多漂亮。”

    傅沉瞥了一眼,只是笑着点头。

    他母亲是不是忘了,傅心汉是个公狗,你那上面戴着个蝴蝶结是怎么回事,古有彩衣娱亲,现有狗子娱亲。

    室内到处都是暖气,室内温度足有二十五六度,傅心汉穿着毛绒衣服,已经有些热了。

    傅沉想起以前上学时,他妈恨不能把所有衣服都穿在他身上,刚入秋就逼着他穿秋裤,有一次还给他织了件毛线裤,幸亏小了穿不下,没舍得扔,最后送给了段林白。

    段林白穿上后,胖瘦都合适,就是……

    有点卡档。

    因为是长辈的一份爱,他愣是穿了一个冬天。

    **

    大概半个小时,暮色四合的时候,乔西延带着宋风晚回来了。

    “老太太。”“傅奶奶。”两人一起问好。

    “可算回来了,稍微休息一下,喝点水,跟我去老宅吃饭。”老太太拉着宋风晚往里走,“外面冷不冷?”

    “还好。”宋风晚瞥了眼傅沉,低低喊了声,“三叔。”

    宛若一把利剑刺胸而入,顿顿的疼。

    “乔少爷,我帮你把东西放回房间。”十方走过去,想从乔西延手中接过石头。

    “站住,别动。”乔西延忽然冷脸,神色严肃。

    十方一脸懵逼,手指僵在半空。

    “我自己来。”他抱着石头的姿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手里拿的是什么贡品珍奇。

    十方看着他从自己身边经过,眼神颇为嫌弃。

    卧槽?

    我手上又没毒,一个破石头而已,要不要这么宝贝。

    乔西延将石头供回屋,才下楼跟老太太去老宅。

    **

    几人一进屋,就看到门口玄关处堆放了不少礼品,多是正红色包装,现在还没到年关,送礼为时尚早,宋风晚怕失礼,没敢仔细打量。

    “这都是别人送给老三的,联系不到他,就都送到我这里了,老三,你待会儿都带回去。”老太太换鞋往里走。

    宋风晚狐疑的看了眼傅沉,他正站在玄关处换鞋,神色未明。

    “晚晚,你什么时候考试?”老太太笑道,“老三过几天生日,你要是来得及,等他过了生日再走。”

    宋风晚摸了摸还捂在口袋里的佛珠和芙蓉石,手心暖凉温热。

    对比别人的礼物,她送个石头,总觉得有些寒碜。

    “傅爷爷好。”宋风晚看着傅老,他戴着老花镜,正在看翻着本旧书。

    “嗯。”老爷子点头。

    等吃饭的功夫,老太太拉着乔西延说话,无非是问一下乔家近况,傅老和傅沉虽坐在一起,却没什么话,宋风晚自己拿着遥控器来回切换频道。

    这个点有许多台都在播放少儿节目,许多小朋友在里面蹦蹦跳跳。

    “老三,你看这些小孩多可爱。”老太太忽然看向傅沉。

    “嗯。”傅沉应了一声。

    “你要是觉得可爱就赶紧生一个。”

    宋风晚垂着头,我去,三爷这是被逼婚了?

    “不急。”傅沉神色淡定。

    “之前寒衣节,去给你祖父上坟,你妈还说让他保佑你早些成家立业。”傅老搭腔。

    宋风晚差点笑出声,这为了逼婚,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你别和小白学,那小子满嘴什么单身好,说你俩是单身贵族,不就是单身狗说得那么好听,撑死了顶多是贵宾犬。”老太太言辞犀利。

    宋风晚实在憋不住,笑出了声。

    贵宾犬?

    这要不是亲妈,谁敢这么嫌弃三爷。

    这也不能怪老太太催,她三儿一女,就傅沉年纪小,没成家,她又一把年纪,说走可能就走了,自然想看他成家立业。

    “今年生日,我请些人回家,你好好看看。”老太太一句话,直接把这话给定死了。

    饶是宋风晚都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名为生日,实是相亲。

    傅沉余光瞥了眼幸灾乐祸的某人。

    他倒是想要结婚,要孩子。

    只是某人太小,还没成年,他只能等……

    ------题外话------

    贵宾犬木有毛病,晚晚啊,你别笑,小心某人发飙,你惹祸上身。

    *

    昨天那个乱码兄,我得解释一下啊,那是傅家老大的儿子,就是傅家的长孙,比三爷还大几岁的那位,不是傅聿修哈,傅聿修和三爷关系平平,怎么可能和他在一个圈子里。

    前文提过一次,傅家二老本来是想让他和晚晚订婚的,只是觉得他年纪太大,傅聿修和晚晚年纪相仿,才选择了傅聿修,所以是差点成了他媳妇儿,最后却成了三婶,嘻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