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36 变相调戏,晚晚落荒而逃(2更)

136 变相调戏,晚晚落荒而逃(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风晚反应过来的时候,傅沉已帮她系好腰带,她急忙伸手按在打结处,闷声道谢。

    “谢谢。”

    傅沉抽回手臂,手指握拳,又松了两下,沁着层细汗。

    他想靠近她,挨着她,却也知道,此刻两人的关系,亲近一寸,惹了火,最后还得自己灭。

    “你还看《红楼梦》?”傅沉换了个话题,声音干涩嘶哑,吹在她侧脸,惊得她浑身绷紧。

    “嗯。”宋风晚点头,声音细软。

    “我给你拿。”傅沉一手撑着书架,整个身子前倾,压着她的后背,取下书递给她。

    宋风晚接了书,就准备离开,傅沉却伸手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

    “以后别这么拿手,砸下来,危险。”傅沉盯着她殷红的小脸,声音喑哑。

    宋风晚抱着书,轻轻点头,像个受惊的兔子。

    “还在生气?”傅沉动作很霸道,愣是不许她出去。

    “没有。”

    “最近一直在躲我。”傅沉弓着背,把脸凑近些,黑亮的眸子盯着她,瞳孔里像是闪着火苗,看得她胸口又涨又热。

    “我没躲你。”分明是他最近太忙,所以两人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见面次数却少之又少。

    这人怎么总是贼好捉贼。

    上回在雪场也是,分明是他抢走了自己的初吻,还让自己赔一串佛珠?

    “那晚在我房间胁迫你,没讨厌我?”傅沉的声音像是从胸腔蹦出来的,又低又沉,尾音华丽勾人,气息微热,撩人得紧。

    “我……”不待宋风晚说话,只听到“啪——”的一声。

    紧接着就是段林白哎呦的惨叫声。

    段林白瞳孔放大,卧槽?他听到了什么东西!

    “段哥哥出事了!”宋风晚指着傅沉后侧,“你赶紧去看看。”

    她说完推开傅沉就要跑。

    傅沉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将她压回书架上,身子抵过去,嗓音低沉暗哑,“我和你说话,你还有心思管别人?”

    “不是,他……”宋风晚大脑有些空白,看着他的眼,又黑又亮,箍着手臂的手指,强劲有力,她倒是莫名有些腿软。

    “回答我的问题,讨厌我?”

    “没有。”宋风晚只是觉得傅沉不若传闻一般寡淡无情,在她心里,不再是个人物代码,而是一个鲜活的人。

    “嗯,那就好。”傅沉得了满意的答案,松开钳制她的手,冲她一笑。

    明若晓色。

    宋风晚心跳瞬间失控紊乱,怦然而动,抱着书狼狈的逃回他身边。

    那件事她确实觉得憋屈,讨厌他?

    根本谈不上。

    段林白正坐在床上揉鼻子,他刚才躺在床上玩手机,听到傅沉的话,心头一紧,手指一松,脸被手机砸了。

    真特么疼。

    幸亏鼻子是真的,不然准得砸塌了。

    这不要脸的禽兽,公开调戏未成年,还特么什么上次在他房间?

    他好歹一个大活人,无视他,直接**?

    太过分了。

    傅沉随意抽了本书,坐在两人中间的空床上,心情不错。

    不讨厌?

    是否可以理解为:是有些喜欢的。

    **

    也就几分钟后,两个技师就走了进来,一男一女,穿着统一制服,年纪约莫三十左右。

    一开始是泡脚,足底按摩,按到某些穴位的时候,还真的有些疼,宋风晚身子缩着,扯着床单,咬牙不好意思叫出声。

    傅沉拿着书,却一直偏头看她,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倒是另一边的段林白咿咿呀呀,哼哼唧唧的。

    时不时冒出什么“舒服”、“爽”的字样,十方和千江就守在门口,隔音不大好,某人叫得欢快。

    十方小声嘀咕着,“这是在按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

    千江仍旧冷漠脸,只是紧了紧拳头而已,不懂他家三爷为何会有这样的朋友。

    傅沉转头瞪了段林白一眼,他立刻闭上嘴?

    叫两声不行啊,还瞪他,威胁他。

    **

    宋风晚足底按摩结束,又按了一下身子,女技师知道她年级小,怕她被人看着放不开,拉起中间隔档的帘子,即便这样她也不知道怎么配合,动作生硬扭捏。

    “你身体尽量放松,别紧张,交给我就行。”按摩师傅笑道。

    那人给她按了会儿后背,又帮她拉筋。

    “你身子很软啊。”

    “小时候学了几年舞蹈。”乔艾芸觉得学舞蹈提气质,只是她没什么兴趣,后来就逐渐荒废了。

    “皮肤又白又嫩的,小姑娘就是好,不涂东西,也干净漂亮。”

    傅沉看不到,只能偏头看书,听了这话,晃一抬头,就看到某人冲自己笑得龇牙咧嘴。

    恨不能把书扔到某人脸上。

    **

    按摩结束,休息了一会儿三人才走出足浴城,这边附近就有夜市,虽然在管制,晚上十点以后,大排档烧烤还是非常多。

    宋风晚是真的有些饿了,段林白提议去吃烧烤,她立刻看向傅沉,可怜巴巴的。

    “你看他做什么?我请客,他要不去,我待会儿送你回家。”段林白冷哼。

    “走吧。”傅沉抬手将她脖子上的围巾往上拉一寸,遮着口鼻,“风大,冷。”

    段林白今晚算是闪瞎了狗眼。

    夜市离这里很近,三人徒步而行,某人悄咪咪的靠近傅沉,“傅三,小嫂子腰细身软,你可有福了。”

    傅沉一记冷眼射过去,“你若是死于非命,绝对是因为话多。”

    段林白搓着手指,好像我没让你开心过一样,这话说得真无情。

    此刻不远处停着一辆车子,一双怨毒的眸子紧紧盯着宋风晚,神情阴鸷狠辣。

    手指猛然用力,指甲折断,血珠徐徐而出。

    她到底何德何能,能让傅沉另眼相看。

    ------题外话------

    你们发现没,三爷很喜欢先发制人,然后占据制高点,撩了人家,占了便宜,还贼喊捉贼。

    晚晚:用力点头就是就是。

    段哥哥:不要脸啊,见色忘友……

    *

    日常求留言求票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