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40 乖张暴戾的傅三爷(2更)

140 乖张暴戾的傅三爷(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万宝汇商场门口

    商场经理听到段林白吩咐,拿出手机给保安队长打电话,心下还忐忑不安,想着要不要通知老板。

    把那几个人按着,往死里揍?

    这要是出事可怎么办?

    小老板本就肆意妄为,可不能让他一时冲动做了错事。

    他犹豫之际,余光瞥见一辆黑色轿车疾驰而来。

    京城干燥多风沙,一路而来,扬起漫天风沙,车子宛若黑色利箭,破风而出,迎面而来。

    车子都没停稳,看到推门下车的人,他手指一抖,电话差点掉在地上。

    傅三爷怎么来了?

    这家商场距离云锦首府很近,他家采购物品多来这里,有时候会打电话订购物品,都是他亲自送去,自然认识傅沉。

    段林白打电话说出事,让他查监控,他差点被吓出心脏病。

    自己管辖的商场出了这么恶性的事件,还是从自家小老板口中知道的,怕是饭碗都保不住了。

    “人呢。”傅沉一下车,单刀直入,没有多余的话。

    段林白说道,“地下车库,上车,我带你过去。”

    经理直愣愣站在原地,他以为车库里那小姑娘是他家小老板看上的,这怎么扯到三爷了。

    他忽然想到两个月前商场都要关门了,云锦首府的年叔出来采购,在他们这里买了不少女生日用品。

    他一拍脑袋。

    敢情那女孩是住在三爷家的小祖宗。

    **

    商场保安过来,很快将几个人制服,不过之前袭击千江的几人中,有一个跑了,没抓住。

    此刻地下车库已经完全封锁,滴水不漏。

    傅沉和段林白出现的时候,千江正和保安队长说话。

    “三爷。”千江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左侧胳膊隐隐渗着血,面色一如往常,沉闷冷漠。

    十方微微挑眉,看着地上尚未清理的血渍,心里咯噔一下,怎么特么还见血了?

    “晚晚呢?”

    “她在员工休息室,有人守着。”千江解释。

    “受伤了?”

    千江认真点头,“右手破了皮,虎口裂了。”

    段林白一听他说话,整个头都炸了。

    这瘪犊子,没看到傅沉这眼神,都得能淬毒杀人了吗?你还刺激他?

    大哥,你就不能委婉点吗?

    千江似乎觉得刺激还不够,又补充了一句,“流了很多血。”

    段林白脑袋抽空:卧槽?你特么耿直也得有个限度啊,就不能先安抚他一下?

    傅沉到底从哪儿找的**手下。

    “谁干的?”傅沉看着一侧几个人。

    六个人已被制服,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这两个。”千江伸手指认,“抓了六个,还跑了一个。”

    那两人惊恐抬头,身上不同程度受了伤,一个胳膊缠了衣服,另一个人手心有个血窟窿,还在往外渗血。

    傅三爷这名字,他们只听过,见到真人,无不吓得腿软。

    那人穿了最精致的西装三件套,近仙似妖,垂头看他们,宛若俯视蝼蚁,带着超然物外的冷漠。

    眉目清秀,如玉临风,萧然洒脱,光是站在那里,都是风华超绝。

    只是敛眉垂眸,迸射出的压迫感迎面而来,带着寒意……

    破风迎面。

    “他们想干嘛?”傅沉伸手解开袖扣,手指清隽,随性散漫的拉扯着领带。

    配合地下车库暗淡的灯光,消极沉迷。

    “想对宋小姐行不轨之事。”千江声音沉稳,有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冷静,陈述客观事实。

    段林白一拍脑袋,这丫绝壁就是不嫌事儿大的。

    “是嘛?”傅沉将领口纽扣松开两口,松了松手腕。

    “三爷,我们也是帮人办事,和我们无关的啊……”手心被刺破的男子跳出来。

    “他们没有得……逞。”千江最后一个字眼迟疑停顿片刻,因为站在他身侧的傅沉亲自动作。

    动作急快,扯着那人衣领将其提起来。

    力道极大,衣服领口深嵌入脖颈处,索命般的扼住那人呼吸,“帮谁办事?”

    “我……”那人迟疑着,似乎有所顾忌。

    “到底是谁啊!”段林白都急得上火。

    “如果我说了,你能保护我吗?”他喉咙被卡住,嗓子嘶哑,说话哆嗦,唇色已然青白一片。

    两人靠得很近,那人紧张,呼吸急促,可是傅沉像是来自地狱般,呼出的气息都是冰凉的。

    让人不寒而栗。

    “只要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

    段林白差点给他鼓掌。

    兄弟,这时候敢和傅沉这么说话,勇气可嘉。

    傅沉忽然冲他一笑,另一只手松了松,倏然握紧,朝着他的脸就猛地一拳落下。

    下手太狠,那人吃痛,尖叫的声音都显得有气无力。

    半边脸被打得变了形。

    扭曲狰狞。

    段林白咋舌,这一拳真是……

    牛b哄哄的。

    傅沉眼底像是染了血般,殷虹一片,猛地抬脚,朝他狠狠踹过去,那人绵软的身子,直接撞到后侧的墙上。

    像是一滩烂泥般,虚软的落下,半点生气都没了。

    直至一分多钟后,才趴在地上,气若游丝的咳着,腹部绞痛,满嘴都是血。

    边上几个小混混看到此等场景,吓得直冒冷汗,他们几乎都没看到傅沉是怎么抬脚的,那人的身子就像是离弦之箭撞到墙上。

    有风而过,空气都猎猎鼓动。

    “咳咳——”那人蜷缩着身子,不停往外呕血,整个脸因为疼痛完全扭曲变形。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傅沉睥睨着他。

    语气冰冷,乖张暴戾。

    “三爷,我说!”其中一人跳出来。

    “我现在已经不想听了。”

    傅沉话音刚落,千江快步过去,捂住那人嘴巴。

    “三爷,警察快过来了。”十方附过去,小声提醒。

    “捂住嘴巴,给我往死里打。”

    “傅三,打死了怎么办。”段林白挑眉。

    “怪他命薄。”

    声线凉薄,冷得彻骨。

    段林白咋舌,这群作死的,往他枪口上撞干嘛。

    京城谁不知道傅三爷凉薄无情,碰他的人,这不成心嫌命长嘛。

    只是傅沉而后又幽幽说了一句,“你不是手,出事你负责?”

    段林白怔愣在原地?

    这丫的,这时候还要坑他!

    “三爷,我带你去找宋小姐。”千江将事情交给别人,才走到傅沉身边。

    傅沉看了眼他的还在渗血的胳膊,跟他往员工休息室走。

    段林白倒是很不解气的在那几个人身上踹了两脚。

    我去!

    原来踹人这么爽。

    再踹几下得了,这几个龟孙,居然在他地盘惹事。

    **

    另一边

    傅沉正大步朝着员工休息室走去。

    “这件事是我的失职,没完成您交代的事情,待会儿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和警方交代清楚……”千江领路,距傅沉半步。

    这话的意思就是,他会把所有事情揽下,绝不会牵扯到傅沉。

    “这件事我会让十方处理。”傅沉垂眸看着破了点皮的指关节,眸底寒色未褪,“事情不是程岚做的?”

    傅沉已经叮嘱千江派人盯着程岚,如果是她做的,不至于出事才知道。

    “花钱雇佣这群人的是程天一,他以前在外面厮混,认识不少社会上的小混混。”

    这群人又不是什么职业打手,做事含混,留下的线索太多,其中一人手机翻出来,最新联系人就是程天一。

    “他出院了?”傅沉挑眉。

    “程家花了很多钱,把他弄回家休养,应该是程岚挑唆,还想和以前一样借刀杀人吧。”千江说出自己想法。

    程天一这人没脑子,若非有人撺掇,怎么会忽然做出这种事。

    “嗯。”傅沉应声点头,一抬眼已经到了员工休息室门口。

    “十方,帮千江处理一下伤口。”

    “嗯。”两人识趣儿的离开。

    **

    傅沉正欲抬手敲门,指关节刚碰到门。

    “吱呀——”一声,门徐徐打开。

    宋风晚的位置正对着门,她坐在椅子上,身上裹了件毛毯,一个人正帮她处理手上的伤口,她一手握着纸杯,里面的水,冒着缓缓白烟。

    她看到傅沉,浑身惊惧一抖,手一松,纸杯落地,溅了一地水,她直接起身……

    朝他跑过去。

    她腿有些发软,她毕竟是个孩子,从没动手伤过人,更何况这次还见了血。

    刚才发生的时候,好像噩梦鬼魅,一直在她脑海纠缠。

    她在京城无亲无故,唯一能让她依靠的人,就只有傅沉。

    方才跑得太急,此刻双腿还虚软无力,肌肉僵硬,险些跌倒。

    傅沉大步上前……

    伸手,将她一把搂到怀里。

    他手掌托着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提起,狠狠抱在怀里。

    “三爷。”宋风晚头抵在他胸口,双手紧紧抓住他腰侧的衣服,眼眶有些发热,不消片刻,傅沉就感觉到胸口有股温热的灼热感。

    “我来了。”傅沉吸了口气,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他声音低沉喑哑,透着股沧桑感。

    关心则乱,他这一路而来,一颗心就没放下过,如草繁杂。

    “……我伤人了。”宋风晚扯紧他的衣服,抬眼看他,一脸无助,声音嘶哑发颤。

    “你是正当防卫,没事的,我会处理。”傅沉垂头看她,将她额前凌乱的头发拨到一侧,“吓到了?”

    “嗯。”宋风晚用力点头,眼底蓄着泪水,看得傅沉心揪成一团。

    “还害怕?”

    傅沉弯腰,视线与她齐平,声音温吞,极致温柔。

    “有点儿。”

    傅沉伸手抚上她的脸,将她眼底那抹眼泪擦掉,方才伸手把她搂到怀里,“抱一下会好点。”

    宋风晚却忽然死死抓着傅沉衣服,毫无顾忌的低声抽泣起来。

    她心里藏了太多事,家里出事,怕母亲担心,她只能躲在被窝偷偷抹眼泪,前段时间被老师误会,家长责难,太多委屈,似乎都在一瞬间宣泄出来……

    傅沉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护着她的后颈,轻轻蹭着,就这么抱着她,任由她哭。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哭得舒服了,才略微挣扎一下,退出傅沉怀抱,看着他,似乎有些窘迫。

    刚才还在房间里的人早就识趣的退了出去,只留下一个药箱。

    傅沉垂头看着她,她垂着脑袋,肩膀一抽一抽。

    “抬头。”

    宋风晚愣是不肯,无声反抗一般。

    似乎过了良久,她听到傅沉若有似无的轻叹,忽然感觉到自己脖颈处有些温热,却伴随着点点刺痛。

    “破皮了。”

    傅沉手指轻轻在伤口边缘摩挲着,温热轻柔,却又带着烫人的热度,从皮肤一点点侵蚀到她的心底。

    宋风晚瓷白的脸瞬间染上一层柔嫩的浅粉,她伸手摸了摸脖子,可能是之前撕扯弄伤了,她都没注意到:“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你给我打电话了。”傅沉伸手握住她的右手。

    诚如千江所说,指腹虎口伤了三四处,伤口略显狰狞,刚处理一半,边缘还渗着血。

    “疼吗?”

    他目光灼然,如火般,带着炽热灼人的热度,那双凉薄的眸子,紧盯着她,无风无浪,偏又有个小小的她。

    她心跳愈快,呼吸有些急,小脸比方才更烫。

    傅沉轻轻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啄了一口。

    他的唇轻薄,有些干燥,落在她手背,如火星溅落,烫得她浑身一缩。

    轻轻柔柔。

    “以后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嗯。”宋风晚被他看得浑身发麻,眼睛哭得红肿,想要抽回手,偏生那人力气太大,她挣脱不得,细气的眉头微微蹙起。

    莫名有些羞赧。

    “晚晚……”傅沉俯身,往她那边凑了凑,呼出的气息热热的烫在她手背上。

    “嗯?”

    “以后……三哥护着你,好不好?”他声音轻缓,好似哄她,却又像是做了一个极重的承诺。

    宋风晚抬眸看他,撞入那双晕了夜色、浓得化不开的黑眸。

    呼吸,思绪……

    一片紊乱。

    ------题外话------

    哈哈,这样的三爷给我来一打~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