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41 手段阴毒,掀了程家(3更)

141 手段阴毒,掀了程家(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员工休息室内

    宋风晚坐在椅子上,傅沉正拿着棉签,蘸着碘伏帮她手心清创。

    “……我根本不认识他们,不过听那两个人的口气,像是受了别人指使。”宋风晚小声嘀咕。

    “嗯。”傅沉应了声,“你出门还带着刀?”

    宋风晚咳嗽两声,“就……防身啊。”

    礼物没做好,她还不想曝光,只能扯了慌。

    其实只有她自己清楚,手上的伤,并不全是因为那两个人,昨晚熬夜雕刻,指腹和虎口已经磨出点血泡,清理之后,仍旧疼得要命。

    刚才争执,扯到伤口,全部撕裂开,端看着有些狰狞可怖,倒也不怎么疼。

    “把头抬一下。”傅沉取了新棉签,裹了些药水。

    “嗯?”宋风晚还在神游的时候,下巴被人轻轻捏住。

    微微用力抬起,往一侧挪了半分。

    “我帮你把脖子那边处理一下。”

    傅沉挪着凳子,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

    他身上有股子消沉的味道,她余光打量着他。

    傅沉侧脸像是精雕细琢般好看,优越的下颌线,无一不完美,垂着眉眼,墨发不羁散漫,零星落在额间。

    有种莫名的风流感。

    他偏头,一手拿着棉签,一手将她领口的毛衣往下按着,神色专注,像是在做一件大事。

    那么近,就连他呼吸间的湿热气息都清晰可感。

    清冽。

    异常好闻。

    “晚晚……”傅沉低头给她处理伤口,哽着嗓子,声响低迷。

    “怎么了?”

    傅沉忽然转头,电光火石间……

    两人鼻尖轻轻蹭过,呼吸纠缠一瞬,像是有东西紧紧扯着两人心脏,宋风晚眨了眨眼,手指攥紧衣角,不敢妄动。

    傅沉看她紧张窘迫的模样,忽然一笑……

    湿热的气息吹在她脸上,让人心神荡漾。

    “我是不是很好看?”

    宋风晚险些点头,傅沉这脸是公认的优越,声音还贼好听,尤其是离得这么近,心脏乱跳,几欲破胸而出般,让她有些仓皇。

    “我……”

    “不然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你脸上有东西!”宋风晚忽然正色,一脸认真看着他。

    “是嘛?”傅沉挑眉。

    他脸上能有什么?

    心里倒是有东西……

    因为装了个人。

    “是啊,真的有东西。”宋风晚说得一本正经。

    “帮我擦了。”傅沉嗓音低沉,像是哄她。

    “你自己来。”

    “我腾不出手。”傅沉说得理所当然。

    宋风晚气结,自己说什么不好,非要说这个,简直挖坑给自己跳。

    她抬起并未受伤的手,略微颤抖的伸过去……

    在他脸上胡乱抓了一把。

    手法粗糙,毫不温柔。

    傅沉低低一笑,倒是把她弄红了脸。

    丫头片子,在他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

    **

    此刻,京城程家

    程天一之前伤了手,刚拆了石膏不久,手腕恢复不错,但不能负担重物,伤了神经,不易恢复,他三番两次滑开手机屏幕,一个信息都没有。

    “天一,吃饭了。”程岚敲开他的房门。

    “姐……”程天一看了眼时间,已经12点多了,那边却半点消息都没有。

    没听说宋风晚出事,他找的几个人更是没有任何回音。

    他心底不安,如坐针毡。

    “愣着干嘛,下楼吃饭啊。”

    “姐,我们家出事,真的是因为宋风晚吗?”程天一旧伤未愈,一直待在家足不出户,压根不知道家里已和傅家断交。

    若非前几日警察找上门,和他询问校门口围殴许景程的事情,他都不清楚自家已经四面楚歌。

    难怪平时像跟屁虫一样谄媚的几个人,完全不见人影。

    “这也不能怪她,是我觉得你因为她受了委屈,一时头脑发昏,做了错事,才惹祸上身,是我的错。”程岚笑着安抚他,就像个和蔼知心的好姐姐。

    “然后你就和三爷闹掰了?”

    程天一到现在还一直以为程岚和傅沉曾经关系不错。

    “提这个干嘛?”

    “你昨晚喝了不少酒,我听到你说……”程天一咬了咬牙,“宋风晚勾引三爷?”

    “你胡扯什么啊?”程岚故作不知。

    她就是借酒在他面前唱了一出戏,程天一冲动,他宋风晚被打,一直心有不甘,若是他知道,她也受了欺负,肯定坐不住。

    她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敢再次借刀杀人。

    “我说呢,傅三爷平时什么事都不爱管,那天晚上怎么就忽然冒出来,什么遛狗路过,纯属扯淡。”程天一气得直咬牙。

    “行了,你赶紧下来吃饭吧,菜都凉了,现在说这些干嘛。”

    程岚说着还红了眼眶,一副委屈得不行的模样。

    “姐,你不是说三爷最近在因为生日宴的事情,一直很忙嘛,肯定没空顾忌她,你放心,我已经找人收拾她了。”

    “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她要是出事,傅家饶不过我们的!”

    “傅家欠了我们家恩情,就算断绝关系,他家还能对我们赶尽杀绝?”程天一说得大言不惭。

    “再说了,你就甘心被一个黄毛丫头压着?反正我是咽不下这口气,妈的,这次还不能弄死她。”

    程岚大惊失色,“这种话,你也敢说。”

    “我就说了怎么着,我都打听过了,傅沉就派了一个司机给她,今早去的商场,我立马找了以前认识的几个兄弟过去。”

    “她和傅聿修订婚一年多,我就不信两人什么关系都没有?”程天一想起宋风晚在自己面前的样子,还笑得阴狠,“就会特么装清高。”

    “背地还不是勾引傅三爷?”

    “妈的,原来这臭丫头瞧不上我,是想另攀高枝。”

    “你真做了?”程岚还装作不懂一样询问他。

    “我骗你干嘛,我叫了很多人,这事儿肯定能成,走吧,下楼吃饭。”程天一自认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还有些洋洋自得。

    “我立刻给父亲打电话,你这是在玩火啊。”程岚装得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

    “你急什么啊,真要出事,那也和你没关系,我一人承担,我就想出口恶气,等她成了破鞋,我看还怎么去勾引男人。”

    程岚攥着手机,盯着他下楼的背影……

    嘴角缓缓勾起。

    **

    万宝汇商场

    警察收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那6个混混小流氓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

    “段小爷,这个……”警察懵逼了。

    这打得都不成人样儿了。

    “哦,他们几个在我家商场意图不轨伤人,被我的保安制服了,他们还想抗拒逃跑,发生了点小摩擦。”段林白嘿嘿一笑。

    几个警察嘴角抽搐着。

    把人打得只能喘气眨巴眼了,还叫小摩擦?

    分明是单方面凌虐。

    这些个倒霉催的,跑段家地盘上造什么孽。

    “警察同志,为了制服他们,我家保安可是相当辛苦的,你们来得也太迟了。”段林白打着哈气,反倒数落警察不是了。

    他们又一次懵逼了。

    “这群混蛋,骚扰我商场客人,你们带回去之后,一定要严加审问。”

    警察悻悻一笑,这特么都打残了,还怎么审问啊,得直接拖进医院抢救啊。

    “你知道这件事性质最恶劣的地方在哪儿吗?这群人是受人指使,你们可一定要给我找出幕后主谋的!”段林白拽着一个警察的手,紧紧握住。

    “警察同志,你说是不是有人故意制造恶**件,给我们家添堵啊?”

    “幕后有人?”警察眯着眼,“您确定?”

    “刚才他们无意中说漏了嘴。”段林白摸了摸鼻子。

    “只是现在这情况,想要盘问……”警察吸了口气。

    “带回去分开提审,对一下供述,立马一清二楚。”

    警察讪讪笑着,这些他们都懂,就是这人打成这德性,怎么问啊。

    “受害人呢?”

    “一位受害人不太方便跟你们回去,我让另一个配合你们调查,监控录像,我都让人调出来了,待会儿一并交给你。”

    段林白咳嗽两声,“女生,吓到了,你们也清楚,现在时机不合适。”

    警察点头,接到报案的时候,就听说受害人一男一女,这群人试图对那女孩子不轨,被吓到很正常,他们也得照顾受害人情绪,不能强行把人带回去。

    “那我派人给她做个笔录吧。”

    段林白点头,配合警察工作是义务。

    不过片刻功夫,几名警察就看到千江出现在他们视线中。

    再次懵逼。

    “段小爷,您有没有搞错?你是说这几个人攻击了他?”

    “对啊,监控都在,不信你们可以回去看啊。”

    “我……”警察气结,这几个人是脑子进水了吗?

    跟着傅沉的千江,他们都认识,负责帮忙处理对外事务,特种兵退役,袭击他?怕是活腻了。

    这特么怎么扯到傅三爷了!

    “麻烦您和我们回去配合调查。”警察和千江说话,也是非常客气。

    他并没回应,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他这就算答应了,快走吧快走!”段林白推着几人上警车。

    脸上笑嘻嘻,心里p。

    我帮傅沉擦屁股就算了,还得哄着你?

    这都什么事啊。

    派人送两个民警去员工休息室给宋风晚做笔录,段林白才摸了摸胳膊,准备让助理给自己送件外套。

    “小老板,还有点事。”商场经理在外面斡旋,也是忙了一头汗,毕竟这事儿段林白不许张扬,他也得和员工说清楚其中利弊。

    “我打个电话再说。”段林白吸了吸鼻子,可不能再感冒了。

    “这事儿有些急,之前车库封锁,保安清查的时候,发现几个鬼祟的人,抓了之后,他们说是记者,已经在车库蹲了几个小时,还拍了宋小姐刚才被人……”

    “你说什么?记者?”段林白平时浪荡,可不傻。

    这事儿明显还裹着一层猫腻。

    他知道程天一是主谋,傅沉将那几个人打得半死不活,无非是想快警方一步,先惩戒程天一,现在看来,事情并不如表面这么简单。

    “几个狗仔,怂得很,威胁几句就全招了,说是程岚授意让他们跟拍,要是事成了,就把消息放出去,让宋小姐……”

    身败名裂,不得翻身。

    经理不敢说后面几个字,只能点到即止。

    “这女人还真是特么贼心不死,恶毒至极。”段林白搓了搓手指,直奔自己的黑色超跑,打火踩油门!

    引擎狂啸,车身疾驰,穿风而过。

    经理愣了几秒才回过神,一拍大腿。

    坏事了!

    急忙往休息室找傅沉。

    **

    两个警察正在给宋风晚录口供,傅沉则在门口等着,瞧着经理喘着粗气跑过来,撩着眼皮看了一眼。

    “三爷——”

    “嘘!”十方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出事了……”经理几乎用的是气腔。

    “又怎么了?”十方挑眉,他心里还想着千江的手臂,有些骨裂,回头得逼着他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是这样的,我们抓了几个记者……”经理将事情简单叙述一下,“我们家小老板怕是去了程家。”

    段林白是性情中人,见不得这些蝇营狗苟的事。

    “就他的脾气,吃不了亏。”十方虽然在打趣,心下也对程岚手段之恶毒,惊得后背发凉。

    “他确实吃不了亏,我是怕事情闹大,有损她的声誉……”经理指了指休息室的门。

    傅沉点头,“你带我去看看那几个记者。”

    经理急忙点头。

    “十方,你守着她,如果事情结束,送她回家,我忙完就回去。”傅沉吩咐完,转身离开。

    十方叹了口气。

    段林白一人就能把程家掀了,三爷还过去蹚浑水,程家这次……

    怕是要完了。

    ------题外话------

    追文的同时别忘了留言参加活动哦~

    *

    段哥哥大事上真的不含糊,我要给他正名,哈哈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