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42 闯入程家,狂妄的段家小爷(4更)

142 闯入程家,狂妄的段家小爷(4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京城程家

    程天一捏着筷子,随意拨弄着面前营养餐,“怎么又吃这东西。”

    “有利于你胳膊恢复,赶紧吃。”程岚笑起来,和善可亲。

    “整天吃着东西,腻歪!”他抬手,将筷子一扔,吓得做饭的佣人脸都白了,“重做。”

    “少爷,这菜单是老爷给的,我……”她就是个做饭的佣人,哪有权利决定主人家的吃食啊。

    “我让你重做,给我弄点辣的,越辣越好,这什么东西,清汤寡水的。”程天一冷哼。

    佣人看向程岚,她低头吃饭,没有作声。

    她只得去厨房重做。

    恢复身体的时候,哪能吃刺激食物,这大小姐还非得由着他性子来,娇惯他也不是这个方法啊。

    很快一盘辣子鸡丁端出,程天一笑着正要动筷子,随着一阵引擎轰鸣声,不消片刻,就传来敲门声。

    程岚挑眉,“谁来了?”

    “估计是那几个人来找我了,你愣着干嘛,去开门啊。”程天一看着干站着女佣,一脸嫌弃,“怎么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程家不比傅家名门大户,家中就一个负责做饭打扫的女佣,所以到底谁来了,压根没人通知。

    程天一交好的几个人,都喜欢玩车,他听到引擎轰鸣,下意识以为是自己好友来了,殊不知……

    来得却是催命的恶魔。

    佣人刚把门打开一个细缝,门外的人直接抬脚狠踹!

    防盗门铁门撞到墙上,响声震天。

    女佣躲得及时,站在一边,吓得魂不附体,脸色青白。

    “谁啊,特么踹我们家,找死啊!”程天一急忙跳起来。

    “你爸爸!”段林白大步走进去,丝毫不顾忌这里压根不是自己地盘。

    程天一看到段林白,脸色略显僵硬。

    他在京城是出了名的纨绔,不怕事,和段林白比,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他为人嚣张邪性,放荡不羁。

    他的狂妄张扬,不仅因为家世背景,自己也有资本,和他这种只靠家里,混吃等死的完不同。

    “段……段小爷?”程天一嘴唇哆嗦着。

    “刚才不是很嚣张嘛,继续骂啊,我听着。”段林白憋了一肚子火,到了程家,反而平静了。

    “你来这里干嘛?”程天一干了坏事,心虚,说话无底气。

    “你说我来干嘛?”段林白步步逼近。

    他身上只穿了睡衣,一身暗灰,清癯白瘦,长得无光风月,又如春水桃花,眉眼好似精雕细琢般细致。

    若非生了这样一张蛊惑性的脸,怎么可能粉丝千万。

    大部分人一开始都是颜粉,他学古典音乐出身,寻常人一想,这定然是个高山流水,翩翩贵公子啊,入坑之后,才发现……

    这特么整个一逗比。

    现在这社会,有趣的灵魂太少,大家入坑就难跳出来了,粉丝群体倒是越渐庞大。

    段林白走到程天一面前,打量着他,他们曾经在傅家见过几次,他这人交友凭感觉看眼缘,程家倒是想借傅家巴结他,可惜段林白瞧不上。

    “哑巴了,自己做了什么事不知道吗?”段林白轻哼。

    “我做什么了?”程天一露了怯,段林白没挑明,他也不会傻乎乎的认了这件事,保不齐是在套自己话。

    “哎呦,你给我装傻充愣啊?”

    “你私自到别人家这么颐指气使,不太好吧。”程天一紧张得一个劲儿吞咽口水,呼吸急促,额头虚汗直流。

    “不承认啊,需要把人抓来和你对峙?”

    程天一心头狂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是吧。”段林白冲他一笑。

    春水柔波,干净爽利。

    只是下一秒,他反一抬手,直接一拳砸在他脸上,他没练过,力道不重,但对程天一来说,也疼得要命。

    他身子趔趄,险些摔倒。

    “段林白,你干嘛!”程岚这才跳出来阻止。

    段林白揉着手腕看她,眼底的厌恶,藏之不住。

    “你站着别动,我收拾完他,就轮到你了。”

    “你私闯民宅本就不对,还敢动手伤人,未免太过分,就不怕我报警?”程岚对他又惧又怕,上回在云城认亲宴上,他就当着众人的面,把她骂得狗血喷头。

    听他还要收拾自己,莫名心慌。

    难不成事情败露了?

    “找警察,请自便。”

    段林白双手一摊,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嚣张又狂妄。

    “姐!”他无所谓,程天一反而急了。

    做贼的人,最怕警察。

    程岚捏紧手机,骑虎难下。

    “程天一,想起来吗?”段林白笑着看他。

    “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些误会……”

    段林白一听他死到临头还嘴硬,气急败坏。

    扯住他的衣领,程天一试图伸手抵抗,可是双手之前骨折,尚未完恢复,都抓不住段林白的手腕。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扬起拳头。

    “砰——”的一拳,打得他半边脑袋嗡然作响,左脸当即失去知觉,嘴角撕裂出血。

    “你特么敢派人搞我?还敢说这是误会!”

    “我什么时候派人搞你!”程天一平素娇生惯养,不禁打,已经疼得龇牙咧嘴。

    “还嘴硬,那几个小混混不是你派去的?在我地盘撒野,你当我是死人啊!”

    “我没有。”

    “还敢说没有,需要我把几个人拖过来和你当面对质嘛!”段林白持续提高声音。

    “那群人自己都认了,就是你的人,你小子挺能耐啊,想搞我是吧?来啊,老子当年在外面混的时候,你特么还穿着开裆裤呢!”

    “得罪了傅家还不够,你现在是想连带着把京城所有人都得罪个遍?”

    段林白步步紧逼,字字珠玑,将他那层本就薄弱的心理防线,线击溃。

    程天一被逼急了,张口就来一句。

    “我是要动宋风晚,不是针对你!”

    程岚手指攥紧,暗骂一声:蠢货!

    程天一吼完一嗓子,心知坏了事,这分明是他的激将法。

    段林白轻轻扯着嘴角,将溅到自己衣服上的唾沫星子擦了一下,“我靠,真脏。”

    整个程家陷入一片难言的死寂。

    **

    直至外面传来车声……

    “开着门干嘛?大冬天不冷啊。”程国富提包进屋,此刻已经下午一点多,他刚陪人交际应酬结束,心力交瘁。

    程家现在是墙倒众人推,四面楚歌,以前靠着傅家,其他人总要给几分薄面,现在靠自己求人办事。

    太难。

    点头哈腰,陪酒奉承,人家背地还笑你像条狗。

    父辈结的恩泽,所以他一出生,就等于背靠大树,现在让他独自打拼,他已经心力交瘁,险些崩溃。

    “老爷。”女佣站在门口,伸手,怯生生指了一下屋里站着的人。

    程国富打了个酒嗝,面色潮红,呼吸吞吐,都是一片酒色浊气,熏人得很。

    他眯着眼,盯着段林白,“……段公子啊,您怎么会来这里啊。”

    他抹了把脸,舔着老脸走过去,卑躬弯腰,“您快坐啊。”

    段家那是他二三十年来都想讨好巴结的对象,此刻程家陷入窘境,段林白送上门,程国富那姿态,恨不能跪着给他提鞋。

    “你们家这沙发我是不敢坐,我怕回头令公子该找人揍我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天一哪儿敢啊。”程国富喝了酒,虽然脚步虚浮,但理智尚存。

    段林白笑得无害,“他今天就派人去我家商场,对我的顾客意欲不轨。”

    “这怎么可能?他一直在家,老老实实的,这其中想必有些误会。”程国富瞪了一眼自家儿子,将他扯到段林白面前,“你和他说,这是不是误会。”

    “误会个屁!这事他刚才自己都认了。”段林白笑得轻蔑。

    “找了五六个男人,想去搞人家小姑娘,还偏偏是在我家地盘,这如果出事……”段林白嘿嘿一笑,“你们程家是故意挑拨我们两家关系是吧。”

    “那个宋风晚?”程国富一听是她,再回头看程天一。

    自己生养的儿子,脾气秉性他很了解,睚眦必报,找宋风晚报复,他还真干得出来。

    “爸,我不想挑衅他,真不是,我就是……”

    程国富不给他解释,抡起巴掌就狠狠抽过去,“段公子都找到这里来了,肯定是证据确凿了,你还狡辩!”

    “我早就告诉过你,别再去碰她,招惹她,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啊。”

    “爸——”程天一生平第一次被自己父亲抽打,直接懵了。

    “给我道歉!”程国富因为家里的事窝火数日,程天一经历之前的事,还不吸取教训,他气急上火。

    程天一咬牙,像是在抗议。

    “养你这么大,你没给我争过光,就知道惹是生非,你是要把整个程家都葬送进去,才甘心嘛,给他道歉,求他原谅。”

    程国富是真的急了,傅家已经这般,可能念着交情,不帮扶,也没落井下石,段家要是横插一杠,他们程家就真的完了。

    “别,令公子道歉,我受不起。”段林白轻笑,“我今天过来,还有一事,是想请教程小姐的。”

    程岚本以为没她什么事,就安静站在一边,殊不知段林白不按常理出牌,话锋一转,就对准了她。

    她心头大骇。

    “小岚?”程国富此刻脑子疼得要命。

    “程岚,你说一个人心肠得有多么恶毒,才能一而再再而三做出那般下作腌臜的事!”段林白见不得人用损招,说话也不客气。

    “在云城那次,还没吸取教训?”

    “都说树无皮难活,人无脸难存,我看你是真的没皮没脸。”

    “段公子,说话要客气点!”程岚呼吸急促,她显然比程天一冷静多了,“擅入民居,殴打我弟弟,现在还对我口出恶言,你别以为家里有点臭钱,就能只手遮天!”

    段林白被她数落,反而一笑,“继续说。”

    “我是搞新闻的,你就不怕我马上会找人曝光你。”

    “有本事你就拿出证据,去警局说话,让警察公断,仗着有背景,我们得罪不起,来我们家颐指气使,欺负我弟弟算什么本事!”

    这种情况,还给他诡辩?

    段林白真想反手给她一巴掌。

    “爸,他就是故意来搞事情的,这是我们家,不是他肆意撒野的地方,您好歹也算是他的长辈!”程岚开始给程国富洗脑。

    程国富原先也是极要面子的人,听了这话,又喝了点酒,神智摇摆。

    “我女儿说得不错,凡事讲证据,什么事都不能凭你一张嘴。”程国富吐着浊气。

    自己儿子被人堵在自家责难,他的颜面也荡然无存。

    段林白哭笑不得,这一家脑残,这是准备要把他扫地出门?

    他刚开口的时候,门外传来声音……

    “程先生说话,真是好大的气派。”

    段林白乍一回头,直接朝傅沉跑过去,“傅三,这家三口人,合起伙来欺负我!”

    身后紧跟着的商场经理,险些凭空摔倒。

    我滴乖乖,谁有本事欺负你啊。

    ------题外话------

    哈哈,段哥哥,就算三爷来了,您也别这么萌啊,上啊……

    段哥哥:口渴了,我需要喝点水

    三爷:……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