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43 她的滋味儿,能让人发疯(5更)

143 她的滋味儿,能让人发疯(5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程岚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心头狂跳。

    她第一眼见到傅沉,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

    初初见他那会儿,她刚从乡下上来,跟着爷爷去傅家走动,当时傅沉正和傅老对弈,十岁模样,已然有大家风范。

    她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宛若天神般的人物,当时就失了心魂。

    只是那时候年纪小,即便喜欢,也不敢说,直至后来傅沉出国回来,想和傅家联姻做媒的人不胜枚举,程家那时候也今非昔比,她才咬了牙,开始对他穷追猛打。

    他喜欢穿深色对襟长衫,抑或是称体精良的西装,像今天这般穿着,她还是第一次见。

    虽然是西装,却不如寻常那般工整,袖口挽起一小截,领口微微敞开,隐约可见一小段脖颈,略显瘦削,寒风窜入门里,将他衣角鼓得猎猎而动。

    凛冬的风,凄冷凌厉,将他头发吹得随意翻飞,狂野肆意。

    神色如常淡薄,只是眉眼间的萧瑟冷峻,凉薄如冰。

    以前是芝兰玉树,温润如玉,现在透着狂妄。

    她心脏不受控制得跳动,眼神定格在他身上,就再也无法挪开半分。

    “三爷?”程国富揉了揉眼睛,酒精作祟,他口齿不清,看着傅沉,神智都有些模糊。

    他怎么会突然来这里?

    “傅三,这一家人真是太不要脸了,还特么贼喊捉贼,要把我扔出去!这么冷的天,我就穿了这么点,这是要谋杀我啊。”段林白叫嚣着。

    “是你自己闯进我们家,你……”程天一捂着脸解释,撞到傅沉的眼,身子觳觫,筛糠般颤了两下。

    他不曾忘记,那个晚上,这个男人说要断他双手时的狠戾。

    语气冰冷彻骨。

    “三爷,您这……”程国富搓着双手,想要谄媚讨好,却又如从下口,

    傅沉偏头看了眼紧跟过来的商场经理,那人立刻叫保安将抓住个一个记者拖上来。

    程岚视线片刻不离傅沉,直至看到那个记者,心跳骤停,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

    “……真的和我没关系,我都和您说清楚了,都是程岚给我的消息,她说万宝汇那边有大新闻,让我们去守着……”

    “你在胡扯什么!”程岚抵死不认。

    “真的是她!十点多给我打电话,我带了几个人过去,然后就看到两个小混混试图猥亵一个小姑娘。”

    记者不傻,程岚如果不认,这黑锅只能自己背。

    他哪儿敢开罪傅三爷,肯定什么都据实相告。

    “胡说八道!三爷,你别听他瞎掰,我又没有预言功能,怎么会提前预知会发生些什么。”

    傅沉挑眉看他,眸深若海,幽邃,透着杀机。

    “你确实没能力提前预知,但你可以撺掇你弟做这个事,他没什么脑子,听你挑拨,找人滋事,如若事情得逞,你再借媒体的手,趁机曝光。”

    “对一个女生来说,被人非礼猥亵,甚至有人羞愧抑郁自杀。”

    “媒体再口诛笔伐,大肆宣扬,程岚?你是想要她万劫不复?”

    傅沉字句温吞,一字一顿,咬得异常清晰。

    “三爷,不是的,我……”

    “手段之恶毒,令人发指。”傅沉语气平静,却又透着迫人的强大气场,扑面而来……

    程岚浑身血液凝结凉透,紧紧攥着手指,“光凭他的一面之词,就能认定背后的人是谁?”

    “我这里有录音的,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录下来了!”那个记者再次跳出来。

    “我们这些人没权没背景,我也怕被人当靶子,所以我自己留了一手,就在我手机里,我可以拿出来对峙的!”

    记者仓皇摸出手机,手指颤抖,半分多钟才解开屏幕锁,放出录音内容。

    “……万宝汇,独家新闻,你只要去那里等着,我保证这则新闻能让你赚足眼球。”程岚声音传来,还透着幸灾乐祸的笑。

    “这人嘛,就是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某个富家小姐,网友肯定感兴趣。”

    “你自己就是做新闻的,不给自己报社,你把消息透给我?”那个记者的声音。

    “因为会牵扯到傅家,你也知道我们两家有交情……”

    那个记者低低笑着,“多少钱?”

    很多新闻买卖,都是明码标价的。

    “我不缺钱,你把这事儿办好了,回头请我吃顿饭就成……”

    录音到这里,戛然而止。

    程岚浑身彻底凉透,遍体生寒,大脑也是一片空白,双腿像是被沼泽缠裹,将她往下拉扯,僵硬发麻,举步难行。

    “程天一,你找人报复宋家妹妹,真觉得自己这事儿没毛病?”段林白哂笑。

    “你就是你姐手中的一把枪,指哪儿打哪儿!”

    “但凡出事,你就是一个活靶子!”

    程天一僵硬的扭头看着程岚,难以置信,呼吸急促着,有点喘不上气。

    “天一,你别听他胡说。”程岚面色惊恐,血色无。

    “听说你之前就利用你弟弟找宋妹妹麻烦,若不是你撺掇,他哪会儿断了手,程天一,你自个儿想想,没她撺掇,你会傻乎乎往傅三枪口上撞?”

    段林白挑眉,“你以为找几个人小混混帮你办事儿,自己不动手,就真能身而退?”

    “那些人拿刀带棒,气势汹汹,那活脱脱就是去杀人,而你作为主谋,杀人未遂,你掂量一下,会判几年!”

    杀人?

    程天一毕竟年纪小,平素嚣张,恃强凌弱,杀人越货这种事也不敢染指。

    被段林白恐吓一番,双腿发软,险些吓尿。

    “……这到底……”程国富脑子混沌,根本反应不过来。

    “就是你女儿撺掇你儿子干坏事,自己黄雀在后,坐收渔利,出事你儿子进局子,她则明哲保身。”段林白最不怕事大,又借着补充了一句。

    “你女儿可能想要你儿子的命。”

    “爸,不是的……”程岚慌张摇头。

    “这种事她又不是没干过。”段林白咳嗽两声,“之前程天一敢找宋妹妹麻烦,不也是她……”

    程国富也不是傻子,他立刻就把所有事情联系起来,冲到程岚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啪——”得一声,那叫一个清脆响亮。

    “混账东西,那是你亲弟弟,这是要把他送上绝路啊!”程国富就一个儿子,宠得要命。

    事已至此,程岚已经无力辩驳,只能咬牙受着。

    “老子供你吃喝,你干的这是什么事,非要把我们家都搭进去才善罢甘休!”程国富抡起巴掌,借着酒劲,下手极重。

    这一巴掌抽过去,程岚身子趔趄,摔倒在地,居然直接晕死过去。

    “傅三,她是不是装昏,以为硬厥过去,就能逃过一劫?”

    程岚确实是转晕,听着段林白的差,气得险些跳起来。

    他就不能少说两句?

    “与我无关。”傅沉转身往外走。

    “傅三,你这就走了?”段林白眨了眨眼。

    “嗯,警察来了。”

    他声音清冽,偏又宛若利器,能隔空杀人般锋芒尽显。

    他们一离开,警笛声呼啸而至……

    整个程家立刻被蜂拥而至的记者团团围住。

    只半天功夫……

    著名杂志主编程岚,恶行曝光

    程家姐弟臭名昭彰,涉嫌谋杀,已被刑拘

    雇凶伤人,程天一罪行累累,已被收押

    ……

    关于程家的消息满天飞,尤其是程天一以前干得那些龌龊事,许多被他侵犯过的姑娘,都找警察报案。

    墙倒众人推……

    程家已如断瓦颓垣之势,岌岌可危,救不回来了。

    **

    傅家二老还没看到新闻,就听说程国富跪在了大院门口,要见他们。

    傅老这人虽念旧,却是个原则性极强的人,既然说了断绝往来,就不会黏黏糊糊,纠缠不清,听说他跪了良久,愣是眼皮都没撩一下。

    “老傅,跪了两个多小时了。”老太太最近心情不错,拿了个戏本子,看得津津有味。

    傅沉可是答应了她,明年带女朋友回来,不然由她处置。

    带女朋友回家,谈两年订婚,结婚生子,她就是走了,眼睛都能闭得死死的。

    “嗯。”傅老拿着小喷壶,对着窗边的几盘花草,喷洒修剪。

    “怕是惹出大事,兜不住了。”

    “难不成我们傅家还得帮他擦屁股,我对他家仁至义尽,就算以后死了见到他爸,我也能挺着腰杆。”

    老太太听了他这番话,笑着点头。

    也就半个多小时,程家出事的消息就传了过来。

    傅老弯腰打量着面前的松柏盆栽,“事情闹得这么大,怕是有人要搞程家。”

    “要是平时行得正、坐得端,怎会让人钻空子,自作自受罢了。”

    两人随便叨叨两句,既然断绝往来,就没想过再度插手,也没深究。

    压根不懂,整件事后面,完是傅沉的手笔。

    **

    这件事在网上能够迅速发酵,还得归功于段林白。

    一家媒体刚发了新闻稿,他立刻就转载点赞。

    并且评论:坏事做尽,自有天收

    这消息本来关注的人并不多,媒体又惯会捕风捉影,消息真真假假,大家都云里雾里,无从得知,段林白这行为。

    几乎是变相承认了这件事。

    他粉丝千万,都是活粉,活跃度很高,一看段林白插手这事儿,转发评论。

    那则新闻瞬间就被顶上了热搜。

    网友再仔细阅读新闻内容,无不义愤填膺,谁都憎恶这种有点臭钱就为非作歹的人。

    大家口诛笔伐,甚至有人人肉出了程岚的公司报社,照片地址,在网上掀起了新一轮的屠版。

    程岚擅长利用舆论风潮,殊不知,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键盘侠攻讦抨击的对象。

    风水轮流转,欠的债,总归是要还的。

    **

    此刻警局内的一众警察算是忙疯了。

    万宝汇商场事件还在调查,程家接连出事,两姐弟都被带了回去,所有媒体记者闻风而动,把警局堵得水泄不通。

    而他们询问找受害人了解情况,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千江坐在椅子上,面前的茶水早就凉透冷却。

    坐他对面一个警察问话,另一人负责记录,“根据监控录像显示,这群人是凭空冒出来的,你们之前并不认识?”

    千江点头。

    “那你最近是否有得罪什么人?”

    千江摇头。

    “刚才医院打来电话,说其中一人颅骨有些骨裂,伤得很重,你即便正当自卫,下手也该有个分寸。”人若是被打死了,就是自卫,保不齐他也得担责任。

    “情急之下,控制不住。”

    “你就没什么想主动和我们交代?”

    他面色冷漠,温吞得吐了两个字,“没有。”

    “您要不要再仔细回想一下,有没有什么细节被遗漏?”

    “吓懵了,不记得了。”

    警察吐血,他毕竟是是受害人,警方又不能像审问犯人一样质问他,险些被气得昏厥过去。

    他们见过许多出事后,歇斯底里,不受控制,甚至精神失常的受害者,像他这种,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还真是头一遭遇到。

    也不是不配合调查,就是特么……

    话太少了!

    **

    云锦首府

    傅沉回去之后,瞧见医生从楼上下来,眉心拧起。

    “怎么回事?”他已经帮宋风晚处理过伤口,医生怎么来了?

    “晚晚回来之后,吐了两次,好像是受了凉。”年叔解释。

    “受凉?”段林白抢了话,“她昨天大晚上的在院子里等我,穿得那么少,肯定着凉了。”

    傅沉剜了他一眼。

    等他?

    脸皮倒是挺厚。

    “三爷,她喝了藿香正气水,刚睡了,我怕她有别的情况,就请医生过来看看。”年叔说道。

    “人没事吧?”傅沉看向医生。

    医生开口,“无事,就是有些着凉,这两天给她吃些清淡的,注意保暖,如果有情况您再通知我。”

    “麻烦了,我让人送你。”傅沉对人素来客气。

    “不用,你们留步。”医生提着药箱匆忙往外走。

    傅沉甩了众人,抬脚上楼。

    **

    宋风晚卧室的门虚掩着,他推门而入的时候,她正裹着被子熟睡。

    室内暖气熏人,加湿器嗡然作响,满屋子都是藿香正气水的刺鼻味。

    他坐到床边,帮她掖了一下被脚,瞥见她一侧嘴巴微微鼓起,余光看到床头的一盒糖果,倒是一笑。

    含着糖睡觉,也不怕噎着。

    他伸手抚上那片柔软的唇,指尖微微用力,将她嘴唇分开,露出一条细缝儿,他手指抵在她的牙上,试图伸进去,把糖勾出来。

    她嘴里温度很高,温软湿热,他刚从外面回来,手指微凉,落在她唇上……

    热度有些烫。

    “晚晚……”傅沉微微俯身,“把嘴张一下。”

    宋风晚睡得晕乎乎,以为年叔又拿药喂她,小嘴一张,他的手指寻着那条缝儿,钻了进去……

    口腔温度太高,那一张一合的小嘴,烫得傅沉心头狂跳。

    “唔——”宋风晚似有察觉到口中有异物一般,舌尖碰了下,轻轻从他指腹滑过,下意识嘬了一口。

    傅沉眸子一沉,这张小嘴,他尝过……

    又软又甜。

    只是每次都浅尝辄止,意犹未尽。

    他抽出手指,整个人贴过去……

    室内很静,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强劲喷薄,他伸手捧着她的小脸,鼻尖轻轻蹭着她的……

    “晚晚——”温言软玉,耳鬓厮磨。

    “唔?”宋风晚昨天熬了夜,停车场惊魂,回来吐了两次,脑子混沌晕厥……

    只听到耳边传来蛊惑性的声音。

    “把嘴张一下……”

    “嗯?”

    “让我尝尝。”

    她感觉有个炙热温软的东西,贴在自己唇上,轻轻舔舐,吮吸,轻咬……

    她呼吸有点热,脑子发胀,浑身都软了。

    她下意识扭动身子,试图摆脱这种束缚,手腕被人按住,禁锢在枕边。

    “别乱动,免得碰到伤口。”

    宋风晚迷迷瞪瞪,还觉得这人很是贴心。

    “真乖——”

    他哄着她,攻入牙关,小心翼翼含着,吮着……

    甜的,软的。

    那滋味儿,能叫人发疯。

    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心底叫嚣着:她好像又做春梦了……

    ------题外话------

    晚晚小可怜,你睁开眼看看,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啊~

    三爷是真的坏,乘人之危。

    千江真的有把人逼疯的本事,段哥哥都被他气得不轻,哈哈~

    *

    今天更新两万字,已经部结束啦,是不是看的很愉快~

    看完更新,记得留言,文订阅的可以加群,将订阅截图私戳给管理,领取额外书币奖励哈,验证群号452568722

    最后求个票票,上架之后,有月票的可以支持月初哈,终于可以求月票啦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