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47 三爷:对你,在意又喜欢

147 三爷:对你,在意又喜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电影院内

    屏幕画面切换,将宋风晚小脸衬得五彩斑斓,她手指紧紧扣着,手心冷汗涔涔。

    她如果知道芙蓉石有这种寓意,打死都不可能送给傅沉的,搞得他这般误会。

    “三爷,我真的没打算暗示什么?”她心头狂跳着,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她被傅沉的话,惊得六神无主,面色仓惶,而此刻黑暗中,她的右手忽然被人握住,她身子一缩,想抽回去,却被他紧紧攥住了……

    “伤口未愈,你抓着手做什么?”傅沉将她攥紧的手指掰开,他的手很大,几乎能尽数包裹住她的,温暖略带湿意。

    “三爷……”他手心怎么和自己一样都是汗。

    “怎么了?”电影声音太大,两人说话不得不靠得近些。

    额间若有似无蹭着,抵着……

    像是着了火。

    暗淡的环境,视线缩小,其他尴尬被无限放大,这种厮磨般的缠绵,让人浑身血液都在叫嚣战栗。

    心悸难耐。

    “我也是正常人。”傅沉贴着她说话,声线低沉中带着沙哑,“我以为你要对我暗示什么,我也会紧张出汗。”

    宋风晚想到之前吃烧烤,段林白的评价。

    她从一开始就把傅沉位置摆的太高,她甚至觉得这样一个人物,应该任何时候都云淡风轻,处变不惊。

    “上回你出事,我就吓得不轻,是人都有七情六欲,相处久了,我对你……”

    傅沉握着她的手,晃一抬头,四目相对,他的眸子被屏幕光线衬得灼灼慑人。

    细细的呼吸声,轻柔炙热,带着固有的檀香味,消极,沉迷。

    让人安心。

    宋风晚屏着呼吸,好似呼吸一旦纠缠……

    就一辈子分不开了。

    他细细摩挲着她的手心,酥麻得要人命。

    “我对你啊……”他恍惚笑着,“总是在意喜欢的。”

    宛若惊雷炸开,有东西一寸寸扼住她的喉咙,窒息般的悸动。

    傅沉嘴角勾着,“怎么?照顾你这么久,你对我都没半分感情?”

    宋风晚回过神,他说的是亲人之间的感情,那总是有的,她点点头,“有感情。”

    “上回问你,你说不讨厌我,这种起来,也能算是有些喜欢吧。”傅沉确实想过直接捅破这层纸。

    只是她最近受的刺激太多,马上又要回云城,他生怕她对自己感情没那么深……

    这般打草惊蛇,她怕是会躲着自己。

    方才她不安受惊的样子,也实在可怜,傅沉终究是……

    舍不得逼她。

    只能步步试探,徐徐图之。

    宋风晚想了一下,又认真点头。

    “你不用总觉得我多可怕……”傅沉握住她的手,忽然放在自己胸口的位置。

    他穿着毛衣背心,质地柔软,手心贴过去……

    他的心跳通过掌心传来,蓬勃有力,越发强劲,甚至一下快过一下,让她的呼吸心跳也不由自知加快,与之同步。

    “感觉到了?”

    “嗯……”宋风晚手心被烫得一片炽热。

    “我只是个普通人,被人触碰靠近,也会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我也会喜欢、甚至爱上一个人。”

    宋风晚认真点头,讪讪的抬了一下肩膀,将手指从他掌心挣脱。

    其实他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表达,自己就是个在普通不过的人。

    说就说呗,还非得演示证明,宋风晚手心搓着。

    燥热难消。

    **

    两人走出电影院的时候,也才下午三点多。

    商场内人流缓缓涌动,大家都穿得较多,走路的时候,难免拥挤碰触。

    傅沉原本是抬手护住她的肩膀,动作非常克制有礼貌。

    待到人多的电梯时,手指往下,握住她的手腕,“别走丢了。”

    宋风晚没这般主动和异性拉过手,总觉得哪里心底怪怪的,可是看他模样有严肃正经,总觉得自己思想那般龌龊,着实有些不好意思。

    两人到车里的之后,傅沉看了眼手机,几乎都是生日祝福的短信,他不介意别人只给他发生日快乐四个字,他就是受不了段林白不知从哪儿给他整了一大段的套词,分明半点心意都没有。

    “现在去哪儿?”宋风晚今天反正是悉听尊便的。

    “陪我去一趟寺里吧,这个时间,可以赶回来吃晚饭。”

    “可以啊。”

    傅沉看了眼手机,一个天气系统APP发来的推送上,赫然写着:

    两个小时后,京城有雨雪,出门请注意安。

    他手指滑动,将那个消息,直接删掉。

    宋风晚手机是新换的,她设置了一下系统,偏头看着傅沉,“三爷,我能蹭一下你的热点吗?”

    “热点?”傅沉挑眉。

    宋风晚想着他以前都是用老年机的,估计连热点是什么都不知道,叹了口气,“你的手机给我一下。”

    傅沉把手机递给她,她还记着密码,解锁就去设置热点,链接。

    “其实就是蹭一下你的流量。”

    “你随便蹭。”傅沉已经开车缓缓出了商场地库。

    宋风晚还美滋滋的蹭着他的流量下载软件,压根不知道……

    几个小时后,风雪载程。

    她已经上了贼船,走到了一条不归路上。

    **

    云锦首府

    过生日吃面条是传统,傅沉即便没去老宅,年叔还是去奔走了一趟,将老太太弄好的面条带了一份回来,晚些傅沉回家,想吃饭,煮一下就行。

    他出门步行,喜欢坐公交,提着面条,哼着戏腔往回走,在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正在不远处徘徊。

    眼睛时不时往门口瞄两下,却又踟蹰不进。

    “姑娘,找人?”年叔打量着她,生面孔,没见过。

    “我……”她咳嗽两声,“您是住这里?”

    她伸手指着大宅。

    “嗯。”年叔点头。

    “宋风晚住这边?”她语气小心谨慎,生怕说错话。

    “对啊,你找晚晚?”年叔倒是诧异,宋风晚住到这里这么久,几乎没人来找过,不过她年纪二十四五,看着又不是学生同龄人。

    “哦,我是她辅导班的负责老师,我叫高雪。”

    高雪是按照宋风晚来上学时的登记地址找过来,这一片就这一栋房子,可是光看占地面积,外部设计,就有种傲视于人的感觉。

    明显是专属设计的私人住宅。

    “是老师啊,快里面请。”年叔压根不懂辅导班发生的事,一看是师长,自然立刻敬重起来,领着她往里走。

    高雪跟着他进门,总是忍不住四处打量,就连门口灌木草植都修剪得宜,更别提内里陈设。

    她知道宋风晚家境不错,但也不懂如此优越。

    “您找晚晚是吧,她出门了,估计会回来吃晚饭,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她刚坐下,就有人捧了热茶过来。

    “谢谢。”高雪拘谨的接过茶水,“不用,这都四点多了,她应该快回来了,我等一下她。”

    “您是过来家访?”年叔还是头一次碰到老师主动上门。

    他从小看着傅沉长大,压根没有老师敢去傅家造访,那时老爷子还没退下来,平时也忙,家长会都是他姐姐代替参加。

    后来据说有一次,有学生喊她傅妈妈,还夸她年轻漂亮。

    回来之后气得不轻,扬言再也不去参加家长会了,自打那儿之后,傅沉的家长会,就变成家里抽签,轮流去。

    “家访……差不多吧。”高雪低头,有些心虚。

    自从宋风晚那日离开,整个辅导班的老师都人心惶惶,老板更是把她叫过去训斥了一顿,说她处事有问题,还让她好好解决这件事。

    她也是犹豫好久,才决定登门。

    辅导班的管理本就不如学校严格,有人上门找学生,基本都是想见就见,她哪里知道会酿出这等祸事。

    **

    宋风晚此刻已经在进山的路上,寺庙在半山之处,走大半盘山公路,再徒步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路上听傅沉说这里过年香火最是鼎盛,只是此刻正值隆冬,进山人少。

    千余青砖,拾级而上,沿路松柏高枝,越往上,越是寒意袭人。

    飞檐铜陵,红绸许愿牌,一路而上,泛着让人惊艳的红光。

    寺庙不大,人又少,只有几个僧侣穿着粗布灰色来回走动,看到傅沉都笑着打招呼。

    “三爷有段时间没来了。”

    “嗯。”傅沉点头。

    “还是给老太太烧香祈愿?”

    “不,这次给我……”傅沉偏头看着宋风晚,“还有她。”

    傅沉在一个小僧侣的带领下直接到了一处大殿内跪拜。

    殿内燃着香火,厚重的沉香味,让人无比安心。

    神佛这东西,素来都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多是图个心安,宋风晚想着自己最近诸事不顺,也跪在傅沉身边,准备图个吉利。

    她闭着眼,双手合一,动作虔诚专注。

    过几天的艺术联考,一定要顺利通过,取得好成绩,也希望最近运气好一些,别总遇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母亲,舅舅和表哥身体健康。

    傅沉已经拜完,偏头看她认真的模样,倒是莫名一笑。

    不知道求了些什么。

    反正他是来求姻缘的。

    他就想……

    和她在一起。

    拜完之后,傅沉又去找大师算命。

    她以为算命这个,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热衷,没想到傅三爷也如此钟情。

    算命这东西,素来有些邪性,她也不懂傅沉算些什么,可能是运势,明年会不会赚钱一类,或者是家里人的事情,总是有些**,她就在外面四处看看,没在屋里等。

    **

    寺庙不大,也就十多分钟,她就转了个遍,还遇到几个五六岁的小沙弥,甚是可爱。

    等她看着时间准备回去之后,发现天空窸窸窣窣飘了雪花,今日山里无风,细雪漫天,趁着庙宇砖瓦,有种别样的美感。

    山里气温低,早梅以含枝欲放,宋风晚拿着手机拍了两张,才搓着手指找傅沉。

    傅沉原先的院子里等她,他穿的不多,称着纷纷扬扬的白雪,更显得单薄清瘦,整个人像是能融入雪中,秀色出尘。

    “三爷,下雪了。”宋风晚发梢衣服,已经沾了点点白雪,小脸红润,堆在高领毛衣里,显得异常可爱乖巧。

    “嗯。”傅沉仰头看天,雪势越来越大……

    他从前上学时,天气预报就没准过,总会淋雨回家,现在的天气预报还是非常准的,他看着漫天飞雪,嘴角缓缓勾起,甚是满意。

    “云城很难下雪,下了也留不住,地上是水,脏兮兮的。”宋风晚难得见到下雪,喜不自禁。

    “晚晚……”傅沉偏头看她。

    “嗯?”宋风晚还沉浸在下雪的兴奋中。

    “我们晚上可能回不去了。”

    宋风晚刚才和笑容满面,一听说晚上回不去,笑容僵住……

    回不去?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们俩今晚要在这里过夜?

    ------题外话------

    哈哈,要住一起了……

    晚晚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三爷的套路。

    *

    有人被标题骗了吗?以为三爷告白了?哈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