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52 小和尚助攻,姐姐喜欢你(3更)

152 小和尚助攻,姐姐喜欢你(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怀生不停咬着勺子,牙齿都硌得生疼。

    肿么办?

    无能为力啊。

    姐姐这么凶,把人都推倒了。

    按理说出家人慈悲为怀,刚才姐姐打人就该阻拦,可是听她们对话,那个瘦竹竿好像更凶。

    师傅教过他,他还小,遇到危险,要先自保,

    他咬了咬嘴唇,其实他就是孩子,压根不懂情情爱爱,是傅沉去求他师傅算八字合姻缘,他听了两句。

    普度大师看到傅沉给他的姓名生辰八字,直接说了声,“中秋时候,老太太过来祈福,还念叨你的婚事,没想到这都要定亲了?”

    给了生辰,谁都会以为是快结婚,来合日子的。

    “不是,我想让你帮我看一下,我们之间的姻缘如何?何时会有大的进展?”

    普度看了眼生辰,“三爷,这姑娘未满十八?”

    “嗯。”

    “您有些着急了。”普度笑道,“是跟您来的那姑娘?”

    傅沉没否认,“目前她还不知,烦请您保密,也包括我家人那里。”

    普度大师笑着点头,现在年轻人谈个恋爱还搞地下情。

    后面如何算姻缘,怀生听了一下,只说两人八字极其吻合之类,他就出去玩了。

    他这才知道,傅沉在暗恋宋风晚,傅沉对他好,他才敢暗戳戳的帮他两下。

    这下好了,被人挑破了。

    三叔,你的心思怕是藏不住了。

    **

    程岚看宋风晚一脸诧异,遥想两人之间互动,虽然傅沉呵护温柔,宋风晚对他并不是那么回事。

    她不傻,怕不是三爷一头热?

    “哈哈——”她忽然放肆大笑。

    这都是命,她喜欢傅沉,穷追不舍,他却喜欢宋风晚,而这丫头却不自知?

    “你疯了。”宋风晚看她痴颠,蹙着眉头,“你莫不是脑子有病。”

    她一直把傅沉当长辈,不敢肖想别的,她却扬言傅沉喜欢她?

    傅沉什么样的美人儿没见过,怎么会喜欢她这种未成年?

    癖好特殊?

    “这都是命,我得不到喜欢的人,他也得不到,哈哈……”

    程岚笑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宋风晚抬起手边的水杯,一杯水泼过去,淋头而下,水温凉透,程岚被激得浑身一颤,头发湿哒哒贴在脸上。

    看着她的眼神,透着狠劲。

    “清醒点没?”

    宋风晚看她一副疯样。

    刚才自己在那儿细数点滴,现在又说傅沉喜欢她?

    这人莫不是疯子,哪有人自爆恶行的。

    “我很清醒,我告诉你,三爷他就是喜欢……”

    宋风晚抬起她那侧的咖啡,又一次泼过去!

    “啊——”程岚气急败坏,咖啡黏腻,淋头浇下,她自然气急,“宋风晚!”

    “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

    可真是疯子。

    “你以为我骗你?”

    “不然呢?设计我,又来污蔑三爷,挑拨我们关系,你到底想干嘛。”

    程岚身子缓过劲儿,双手撑地爬起来,趔趄着朝宋风晚走过去。

    她脸上的咖啡还在不断往下滴,左脸红肿,发丝凌乱,眼窝深陷,笑起来嘴角歪着,像是女鬼。

    “你做什么?”宋风晚拧眉。

    “你喜欢三爷吗?”

    “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不喜欢他?你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他对不对!”程岚自私癫狂,傅沉不爱他,她忽然很想看一下他孤独终老的样子。

    似乎这样,她心底才会觉得舒服些。

    “你告诉我,你绝不会喜欢他?”她张嘴大吼。

    宋风晚往后退了两步,“你疯了!”

    “你说啊,你不喜欢他?”

    她身上脏,宋风晚也怕被她碰到,只能不停往后退……

    “你倒是说话啊,刚才不是挺能说的,你不喜欢他!你说啊!”程岚急了,不断质问叫嚣。

    宋风晚也是被逼急了。

    “我就算喜欢他,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非要告诉你?”

    “你说什么?”程岚一听这话,怒意上头。

    不行,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不能。

    傅沉不了解她感情,都如此呵护备至,她都能想到,两人关系一旦确定,会是什么样子。

    嫉妒,能让人发疯。

    她忽然伸手朝她扑过去。

    “你不能喜欢他,不能!”

    她似是疯了,吓得店内其他客人都落荒而逃,只是她此刻这般样子,别人想去劝架都觉得她很脏。

    宋风晚后退躲避……

    两人从店里,追逐到了店外。

    怀生急忙跟过去……

    **

    宋风晚连连后退。

    忽然撞到了什么,她下意识扭头,只瞧见眼前一抹黑色,她已经被人搂在了怀里。

    程岚扑过去的时候,也只抓到那人衣角。

    衣服上瞬间就染了一大片浓污,宋风晚被他护着,但是半点污渍都没碰到,黑色风衣,将她裹着。

    密不透风般。

    宋风晚抬了下头,只能瞧见傅沉微抿的嘴角,凉意渗人。

    “三……三爷。”程岚看到傅沉,立刻收回手,下意识背过身,整理衣服。

    “你没事吧?”傅沉低头看着宋风晚,她许是方才有些受惊,小脸苏红,想到程岚的话,心头莫名狂跳。

    她摇了摇头,从傅沉怀里慢慢退出去。

    “三叔。”怀生朝他跑过去。

    “你先带怀生上车,这边我来处理,车子就在停车场,从这里坐电梯下去,应该一样就能看到。”傅沉将车钥匙交给她。

    宋风晚迟疑片刻,还是带着怀生先走了。

    **

    看着宋风晚走远,傅沉才低头瞥了眼衣角的污渍。

    “三爷……”程岚对傅沉执念太深,看到他,嘴唇哆嗦着,心脏震颤,说不出话。

    “你爸刚才去我公司找我。”傅沉不紧不慢的脱掉外套。

    抬手松弛领带,他从山上回来,过了一夜,内侧衬衫被宋风晚抓得满是褶皱,毫无精致美感,只是随他动作,有了丝不羁懒散。

    程岚紧盯着他,眼神有些嗔痴。

    “你爸给我跪下了。”

    程岚这才回过神,“我爸?”

    “求我放过你家公司,其实他应该清楚,你们程家这么多年为何发展这么快,是靠着我们家积累的人脉,就算我不动手,公司迟早也会被人吞了。”

    程家公司危机,程国富也是彻底没有法子,才去求傅沉。

    就在公司大厅蹲着,扬言不见到他誓不罢休。

    儿女都被抓,每天还有网友去他公司门口谩骂,傅沉打压,公司资金链熔断,员工离职,程家已是大厦将倾。

    他颓靡狼狈,就蹲在公司大厅地上,惹得前来公司洽谈业务的客人都吓得不轻。

    十方是打算把人直接打出去的,正值上班时间,公司又位于市中心,怕影响更恶劣,打电话和傅沉请示。

    傅沉回去后,把他请到会客厅,他直接就给傅沉跪了,让他放过自家公司。

    “我爸他……”程岚饶是冷血之人,听到父亲给人下跪,也不会无动于衷。

    “他也算是我的长辈,大男人屈膝跪着求我,我答应他不施压,但也不会帮他。”傅沉语气生冷,很是凉薄。

    “你父亲和弟弟,落得这般下场,都是拜你所赐。”

    傅沉压根不会管她会不会难受扎心,字句往她心口戳。

    “把家里搞垮了,你弟弟才多大,被你害的锒铛入狱,你爸四五十岁的人了,居然跪着求我,这就是你想看到的?”

    “事情闹成这样,你还不思悔改,继续纠缠,还敢私下找她?程岚?你是想把你们家都作没了,才肯罢休?”

    傅沉对程家,终是手下留情了。

    他们家的事压根禁不住警方调查,迟早会自食恶果,这种时候,他只要看着程家消亡就好,过度插手,他也担心父亲那边心底难受。

    总归没下死手。

    “我爸给你跪了?”程岚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似乎此刻才意识到,他们程家已经到了何种地步,再也容不得她半分作践。

    “你似乎还不了解现在的形式,你们家资金链早就断了,过几天银行上门催债,没钱还,估计会破产清算。”

    她心头直颤,破产?她怎么都没料到,事情已经糟糕到了这个地步。

    “你爸这些天一直到处求人,但凡他能找到的,哪次不是陪酒陪到深夜。”

    “你但凡有点良心,就该知道,你早就没有任性的资本。”

    “你还想继续下去,我可以陪你玩。”

    傅沉那语气,很轻,却又极致嚣张狂妄。

    程岚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

    “其实……”傅沉轻哂,“这些东西原先也并不属于你们,只是该还回去罢了。”

    程家确实对傅家有恩,老爷子念着,帮衬不少,但是他们家胃口太大,仗着有傅家在后面,不是做生意的料,还硬要下海。

    本分一点,就算往后细数三代,让傅沉帮衬一些,他也愿意。

    人性贪婪。

    傅沉说完动身要走。

    “三爷!”程岚叫住她,声音带着哭腔,“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我哪里不如她?”

    “我七岁的时候就认识你,十七年了,就不能得不到你半分垂怜!”

    傅沉停住脚步,并没说话。

    “就算她不知道?”

    “就算以后得不到?”

    “傅沉,你到底哪里好,哪里好!要不是你,她甚至不能自保!”程岚哭嚎着。

    傅沉偏头看她,忽然一笑。

    “她不需要很好、很强大,我自会护她周;你不用和她比较,她可能有些方面真不如你,但她在我心里,你……”

    “比不了。”

    说完转身离开,路过垃圾桶的时候,随手将外套丢在上面。

    像是遗弃垃圾,一如程岚对他的感情。

    方才……

    那傅沉第一次对她笑。

    程岚掩面大笑,像个疯子。

    **

    傅沉上车的时候,宋风晚和怀生正坐在后座喝奶茶。

    怀生没喝过,刚才尝过一次,路过奶茶店,就一步三回头。

    “还想喝?我再给你买?”

    “不用,我请你吧。”怀生摸出师傅给他的小布包。

    师傅,姐姐送了怀生很多东西,您说过,受人点滴,当涌泉相报,我请她喝杯奶茶,也是应该的。

    弟子今天就奢侈一回,您别怪我。

    现在基本手机支付,店员看他拿着纸币,还愣着一下。

    “我付吧,再给我拿一杯经典奶茶,这份打包。”宋风晚扫码结账,就几秒时间。

    怀生傻傻看着她,手机还能这么用?照一下就好了?

    难怪师傅总是藏着手机不让他玩。

    傅沉上车的时候,就看到手边放着一杯奶茶。

    “三叔,那是姐姐买给你的,特别好喝。”怀生不舍得喝,总是小口抿着。

    “嗯。”傅沉应了一声,“晚晚,刚才程岚和你说了什么?”

    “就说了点以前的事,我都不知道我最近频频走霉运,都是因为她。”宋风晚咬着吸管,自动忽略程岚的“疯言疯语”。

    “三叔,我和你说,刚才姐姐好凶的——”怀生扯着小奶音,表情夸张。

    “是吗?”傅沉插上吸管喝了口奶茶就放在一边,准备开车上路。

    “她动手打人了,可凶了,还把那个阿姨推到了地上。”

    傅沉应着他,他家晚晚没吃亏就好。

    “三叔,姐姐刚才还说她喜欢你!”

    傅沉手中一滑,方向盘一歪,若非及时刹车,就直接撞到车库的柱子上了。

    宋风晚更是差点吐出嘴里的珍珠,她几时说过这种话。

    这小和尚不是出家人,不打诳语?

    怎么开始胡说八道了?

    ------题外话------

    三爷:怀生喜欢喝奶茶?

    怀生:认真点头

    三爷:以后天天买给你喝。

    怀生:^_^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