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55 晚晚调戏三爷?小和尚很色(2更)

155 晚晚调戏三爷?小和尚很色(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风晚回屋睡了会儿午觉,就一直在看书,马上要考试,心里难免紧张忐忑。

    傍晚时分,乔西延才特地过来告诉她,晚上要出去吃饭。

    北方大雪,许多高速公路还在封锁扫雪,看路况情况,这两天就要回云城,让她有空把行李收拾一下。

    “这么快?”

    “你还有几天就考试了,你倒是不急,姑姑已经打电话催了两次,云城那边有考点,已经有不少学生提前过去准备,周围宾馆都住满了。”

    “嗯。”宋风晚低声应着。

    “收拾一下,待会儿出去吃饭。”

    乔西延深深看了她一眼,之前送她过来,还一脸不愿,现在倒是舍不得了?住出感情了?

    若是看考试时间,总是还能缓两天,乔西延真是被怀生的木鱼给敲烦了。

    如果年轻个二十岁,他绝对会胖揍这小子,这个年纪,再同一个孩子计较,太不像话。

    敲木鱼,念佛经,咿咿呀呀,烦人得很。

    这小和尚怕是来克他的。

    主要是毁了一块玉石,他心里憋屈。

    昨夜下了大雪,路面积雪清除,沉雪消融,冷风一吹,让人瑟瑟发冷。

    宋风晚看着手机,才知道今晚居然已是平安夜,明天就是圣诞,大过节的,表哥居然让她奔波回家。

    真是半点情趣都没有。

    他这样下去,何时才能给她找个表嫂?

    想着要过节,她还特意穿了件红色毛衣,裹着白色羽绒服,便下了楼。

    傅沉与乔西延同坐一张沙发,正在看央视新闻频道,偶有交谈,也是讨论时事政治,无趣又乏味。

    怀生则蹲在地上,扯着傅心汉的脸。

    这狗不仅身上肉多,脸上也圆乎乎的,吃了那么多好东西,居然还敢抢他馒头吃。

    他刚想再打它一巴掌,又急忙抽回手。

    心里默念:佛祖啊,弟子罪过,身为出家人,应该慈悲为怀,不该这么记仇,即便它是一只狗,也要慈悲为怀,不应歧视,要关怀众生……

    他念完温柔的抚摸狗头。

    傅心汉龇了龇牙,这摸得它有点害怕啊。

    四人开车出发,地点是乔西延在网上选的,一家风味餐厅,做京城特色菜。

    进了包厢,点了四个菜,还要了个酸菜羊肉火锅,乔西延给宋风晚和怀生点了现榨的热饮红豆汁。

    怀生抱着杯子,小口抿着。

    “喝酒?”乔西延看向傅沉。

    “我信佛,戒酒。”

    乔西延只给自己点了壶热酒,今晚是他要感谢傅沉,总不能他还以茶代酒,显得没诚意。

    宋风晚喝着红豆汁,还在心底腹诽。

    什么戒酒。

    这个大骗子,你分明喝酒吃肉,还近女色。

    要不是那次发生的事情,还真会被你骗了。

    表哥想和你喝杯酒,你装什么清高!

    “晚晚,你看我做什么?”傅沉忽然将视线挪向她,像是一眼能把她看穿。

    这丫头指不定在心里骂自己。

    “姐姐,你真要走啊?”怀生咬着嘴唇,“你不说会陪我吗?我刚来,你怎么就走了?”

    “姐姐要回家考试,这很重要。”

    “考完试就回来了么?”

    乔西延挑眉。

    这小和尚怎么回事?

    “这个……”宋风晚讪讪笑着,“考完试我还有其他考试要准备,估计会很忙。”

    “我听那些师兄说,山下的女人长得好看,但是说话不能信,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我以为姐姐是个例外,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

    怀生撅着嘴,小脸气鼓鼓的。

    怀生很聪明,说话也是高情商,虽然是在责备宋风晚,却变相夸了她漂亮,那个女生都爱听这话,这让宋风晚听着,不觉难受,反而很舒服。

    她挪了位置,挨着他坐下,“姐姐是真的忙,不是骗你。”

    联考结束,很快就开始校招,都是奔赴各大院校考试,各地考试时间不一,她接下来一两个月可能都要在外面奔波。

    “难怪师兄说,女人都是祸水,是孽根源。一定不能碰她们。”

    怀生说得理直气壮,殊不知这脸以后打得啪啪响。

    “姐姐忙完就来找你还不成?”宋风晚要报考京城美院,肯定还得过来。

    “我不信你。”

    “那你要怎么样?”

    “你向佛祖发誓。”

    宋风晚哭笑不得,只能依他,怀生这才拉着她的手,又亲热的喊了声姐姐。

    “姐姐,你的手好滑,和我师父,师兄的都不一样。”

    “是吗?”宋风晚摸着他的手,心底五味杂陈。

    入冬不久,已经生了冻疮,即便方才出门年叔给他抹了手油,仍旧龟裂粗糙。

    傅沉低头抿着热茶,接怀生回来,决定非常明智。

    小和尚很懂得审时度势,很不错。

    乔西延则嘴角一抽。

    这小和尚年纪不大,还摸女生小手。

    口口声声清规戒律,分明就是个小色鬼。

    很快菜就上齐了,乔西延要和傅沉说话喝酒,宋风晚便帮怀生夹了点酸菜羊肉,都是自家人,也不避讳谁先动筷子。

    “快点吃。”

    宋风晚对他越发疼惜。

    怀生犹豫片刻,还是双手合十,先和佛祖请罪,让他饶恕自己又犯了荤腥。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宋风晚看着发笑,乔西延盯着他,却恨不能在他锃亮的小脑瓜上剃上几刀。

    想吃就吃,还非得弄这一出。

    掩耳盗铃给谁看。

    怀生和宋风晚几乎一直在吃东西……

    直到乔西延将一个酒盅推到她面前,给她斟了一杯酒,“和我一起,敬三爷一杯。”

    “让她喝饮料吧。”傅沉眯着眼,这是自家酿的白酒,甘醇,浓度极高,宋风晚的酒量,怕是撑不过一杯。

    宋风晚看了眼乔西延,他仍旧是冷脸不说话。

    “没事。”宋风晚端着酒杯起身,“这些日子承蒙三爷照顾,真的很谢谢您……”

    她说了不少官方套话,傅沉起身,端着茶杯,杯子碰触,叮当作响,宋风晚方才把酒吞下。

    小酒盅,酒量很少,入喉辛辣,她急忙端起饮料,喝了一大杯。

    这酒……

    好烈。

    乔西延不断给傅沉敬酒,点的酒很快就见了底,他这人喝酒不上脸,只是眼神有些飘忽,已显醉态。

    “表哥,差不多了。”宋风晚伸手扯着他的胳膊。

    她就喝了一点点,现在还觉得胸口宛若火灼,浑身冒汗发烫。

    “我去趟洗手间。”乔西延也觉得自己有些醉了,想去洗手间洗把脸清醒一下。

    乔西延走了没多久,宋风晚瞧着茶壶转到了自己面前,她口干舌燥,自己倒了杯水,“三爷,要添水么?”

    “嗯。”傅沉应着,他俩之间隔了一个乔西延,一顿饭下来,都没说上几句话。

    宋风晚起身绕到他那边,帮他倒了水,余光瞥了他一眼,放下茶壶就往他那边凑过去。

    傅沉蹙眉,她忽然靠这么近……

    要做什么?

    宋风晚伸手,在他眼下轻轻拂过,还吹了口热气……

    呼吸带着酒水的浊气,滚烫。

    傅沉喜欢逗他,虽然脸上平静,却也不是不心动,她这般靠过来……

    对他来说,就像是种变相的勾引挑逗。

    小丫头胆子何时这么大了。

    宋风晚蹙眉,指腹在他眼下蹭着,却被傅沉忽然抓住手,他手腕用力,两人距离就瞬间拉近。

    “三爷!”宋风晚大惊失色。

    “你在做什么?”

    “不是,你脸上……”

    “在一个男人脸上乱摸,很危险,知道吗?”

    尤其是他还对你有非分之想。

    “有根睫毛。”宋风晚手腕被他扣着,挣脱不开。

    “擦掉了?”

    “没……没有。”那根睫毛就好像贴在他脸上一般。

    “是嘛?”傅沉冲她一笑。

    “那就继续擦。”

    宋风晚心头一颤,刚才不是说摸他的脸危险?

    还继续擦?

    怀生咬着根酸菜,看了那边一眼,急忙低头……

    阿弥陀佛,非礼勿视。

    ------题外话------

    这根睫毛,可能是个睫毛精,哈哈,擦不掉了……

    三爷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撩她,还有小孩子在,能不能矜持点。

    怀生:非礼勿视。

    三爷:听到了吗?他不会看。

    ……

    今天是周一啦,虽然月票留到26号,评价票啊,推荐票啊,大家还是可以投一下哒_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