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56 三爷:索吻失败,反被踹(3更)

156 三爷:索吻失败,反被踹(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餐厅包厢内

    宋风晚的手被傅沉拽着,半边身子挨着他,手指颤巍巍的在他脸上擦蹭两下。

    这睫毛?

    怎么如此顽固。

    莫非是成精了?

    “还没掉?”傅沉看她有些恼怒,莫名想笑。

    宋风晚气恼,指尖略微用力,睫毛落在指指甲缝里,她抬手一吹,“好啦。”

    傅沉松开她,抬手摸了两下脸。

    宋风晚刚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就听到某人说了一句。

    “这若放在古代,你得对我负责。”

    她拿着筷子的手指一抖,负责?

    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她是好心帮忙。

    再说了,就算要负责,那天雪场他把自己按在窗户上,还……

    宋风晚咬着嘴唇没说话。

    那她那种情况,他岂不是该娶她?

    “师傅说,男女授受不亲,姐姐确实该对三叔负责。”怀生说话,总是一脸真诚。

    “吃你的酸菜!小孩子不懂,别胡说。”宋风晚夹了一筷子菜叶给他。

    乔西延回来后,总觉得宋风晚神色不大对,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没事吧。”

    宋风晚摇头,心底却暗骂傅沉。

    **

    吃完饭,傅沉负责开车,乔西延已显醉态,回家之后,宋风晚就扶他回房休息,瞧着他无奈一排摆放整齐得刻刀。

    在灯光下寒意四溅,忍不住心惊肉跳。

    这睡觉的房间,放着利器?

    他怎么想的。

    宋风晚帮他脱了鞋子,替他擦了把脸,倒了杯水放在床头,才轻声关门出去,回房温习功课。

    傅沉则回书房,和公司高层开了视频会议,无非是汇报平安夜和明日圣诞节活动安排的落实情况。

    会议结束,已经是接近夜里十二点。

    傅沉关了电脑,揉了一下额角,拿过手机,有许多未读短信,无非是祝平安夜快乐之类的。

    他姐还特意给他发了个红包。

    也就几分钟前,他回拨了一个电话过去,电话立马接通。

    “这么晚还不睡?”傅沉拿着电话往外走,准备去楼下喝点水。

    “你不也没睡,前几天给母亲打电话,她说你许了个承诺给她?”

    “嗯。”

    “明年带女朋友回家?”

    “不行?”

    “三儿,告诉姐姐,你看上哪家姑娘了?”

    傅沉脚步一滞,神色如常,“姐……”

    “你从小是我拉扯大的,你在想什么我能不清楚?你从不轻易许诺,更何况是终身大事,若是没目标,没把握,你敢在母亲面前大放厥词?”

    傅沉推了推鼻梁上压着的眼镜,没作声。

    “还没追到?”

    “嗯。”傅沉没藏着,他姐疼他,素来偏帮他,这种事定然不会在父母面前说。

    “三儿,你这样可不行啊,你是不是不会追女生?要不姐姐帮帮你?”

    “怎么帮?”傅沉抬脚往楼下走。

    “追女生你得有耐心,贴心,还要浪漫,大小节日,礼物必备,贵贱不论,得有心意……”

    傅沉听着,并不打断她的话。

    “不过有时候也得霸道强硬点,小女生嘛,多少还是觉得霸道总裁范儿的男人,很有魅力。”

    “虽然嘴上不说,但谁没幻想过被人壁咚强吻啊。”

    “姐……”

    “嗯?”

    “姐夫当年就这么追你的?”

    对方一愣,“胡说八道。”

    “有次你回家,嘴上破皮了,我问你怎么了,你说自己咬的……”

    “傅沉!”这小子真是皮痒了。

    “姐夫一弱质书生,没想到还有如此霸道男人的一面。”

    “傅老三,你丫是不是想造反!”

    真是越大越不受教,小时候多可爱,像个小糯米团子,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你小子给我等着,等我回去就收拾你。”

    对方说完就把电话切断了。

    傅沉无奈,结婚这么多年,按理说,都是已为人母,脾气秉性早该收敛一些,这几年倒是越发张狂无度。

    姐夫只管宠着,把她惯的简直不成样子。

    当年他俩在一起,大家都说不配,她姐强势,家里娇惯,脾气大,穿戴时髦,总给人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

    他姐夫就是一斯文的儒生,满身书卷气。

    也不知这两个人怎么就走到了一起。

    据说是她姐追的他,后来被扑倒的是他姐,具体情况,没人知道,不过两人夫妻关系分外和睦。

    因为骄纵她姐,姐夫历次回门,都要被父亲说教。

    有一回,他直接回了几句,“岳父对岳母也这般呵护,为什么我就不能宠一下自己老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况且这是我的家事,每对夫妻都有各自相处之道,岳父不该过多干涉。”

    气得他父亲直接把他打出了门,让他滚蛋。

    “你个小南蛮子,娶了我闺女,就开始对我说教?”傅老气得差点打他。

    人家慢条斯理的走出门,还和他鞠躬道别,说气大伤身,让他注意休养。

    他爸有脾气都没处发泄,生怕被大院里的熟人看到,显得自己小气。

    姐夫是南方人,他父亲以后就以“南蛮子”相称,这口气一堵……就憋到现在。

    傅沉倒是很小就领略过这位姐夫的脾性,要是真没几分本事,哪能降得住他姐?

    **

    傅沉想起他姐夫当年娶亲的情形,倒是兀自一笑,忽然想着以后自己若是去拜访宋风晚的家人……

    视线落在客厅茶几上,想起前几日看到的一排刻刀,后背发冷。

    听他父亲说,乔家父子俩脾气秉性相似,他父亲更不好惹,乔艾芸这边还好,这乔家父子……

    怕是难了。

    他刚进入厨房,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猫着身子喝水。

    “这么晚还没睡?”

    “唔——”宋风晚水喝一半,差点被呛到,偏头看向傅沉,光线暗淡,她不得不眯着眼,脑子昏昏沉沉,似有千斤重。

    “怎么不睡?”傅沉走过去,垂眸看她,她嘴角还残留水渍,看他的时候,神色迷离,隔着一段距离,都能感觉到她呼出的气息。

    **滚烫。

    “唔?”宋风晚看看他,又继续喝水。

    傅沉盯着她把水喝完,一脸笑意。

    “是不是醉了?”

    “没有。”宋风晚用力摇头,“我这次没有……没、没去你的房间,也没爬上你的床,更没做别的,真的!”

    傅沉点头,“嗯,我知道。”

    “三爷……”

    “喊三哥,这里没人。”

    “唔——”宋风晚看了眼周围,壁灯黯淡,悄无声息,才喊了一声,“三哥。”

    “怎么了?”傅沉俯身,将她已经滑到下巴的水渍擦了一下。

    她脸很烫,那种热度像是能把人指尖给融化,他手指在她下巴停留片刻,终是没收回去。

    “你这人蔫坏,还刮皮!”宋风晚居然连方言都蹦出来了,刮皮?

    傅沉蹙眉,学着她的强调反问,“刮皮?”

    “刮皮来兮的,买个手机,还弄得旧款,有钱人真是抠门!”宋风晚轻哼。

    “嗯,我抠门,还有什么要吐槽的,继续说?”傅沉之前将手机给她,就看她脸上并无半分喜悦,还以为她在惦记旧手机,原来是在吐槽自己。

    “那……”宋风晚抬头看他。

    呼吸的气息很甜,仍旧有股子酒味儿。

    小嘴红艳艳的,一张一合,傅沉喉咙滚动着,看她身子有些趔趄,急忙伸手环住她的腰,“别乱动。”

    “……那个……”她脑子晕晕沌沌,眼底噙着水汽儿,迷离可人。

    “嗯?”

    “程岚说你喜欢我?”这件事一直压在她心里,她此刻脑子混沌着,眼前有些虚像残影,半梦半醒的,借着酒劲儿就问了出来。

    “你觉得呢?”傅沉另一只手还在她下巴上摩挲着。

    指腹上移,落在她的嘴唇上,轻轻搓揉着……

    “你说啊……”宋风晚盯着他,旱地含着水光。

    厨房没开放,只有不远处的壁灯光线传来,黯淡暖黄,照得周围一切都像是无骨一般,风姿绰约。

    她眸底含着水汽,脸颊像是染了风情万种的样子。

    他低头,贴向她……

    想靠近她,想亲她。

    甚至……

    想要她。

    就在傅沉有些情迷之时,宋风晚头一偏,躲过去了。

    傅沉蹙眉,尚未动作,宋风晚一把将他推开,还抬脚踹了他一下。

    “臭流氓,在我梦里,几次三番,当我没脾气?”

    傅沉索吻失败,还被踹了一脚。

    他嘴角抽搐两下,梦里?

    真是醉得不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