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59 三爷表白:我心悦你(2更)

159 三爷表白:我心悦你(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段家父子并未久留,快到饭点的时候,便起身离开。

    众人起身送客,大门打开,凄风萧瑟,卷着冷气狂啸而来,宋风晚打了个冷战,傅沉就站在他身边,偏头与段林白说话。

    窜着寒意,声线消沉低迷。

    宋风晚一直小心翼翼想要避开他,她心里乱得很。

    她也更不敢想会和傅沉发生些什么?

    她与傅聿修订过婚,傅沉是他叔叔,他俩若是传出点什么,这以后她该如何面对傅家人啊。

    老太太对她很好,把她当亲孙女看,这以后出了事,她都不知她会怎么看待自己?

    “傅三,那我先走了。”段林白恨不能立马离开这坑爹的是非之地。

    “晚上见面我们再聊,回家等我电话。”傅沉看着他,神色凉薄。

    段林白简直特么想哭。

    等电话?这是要弄死他啊。

    他能拒绝吗?

    真不关他的事,他哪里知道,自家父亲这么“丧心病狂”,居然把主意打到一个未成年身上。

    旁人还好,那是傅三的人啊,那家伙从小就睚眦必报,指不定会整出什么幺蛾子作弄自己。

    倒霉透顶了。

    两人一上车,段林白就炸了。

    “老段同志,刚才真是过分了,那宋风晚都没成年,怎么能……”

    “我又没让们现在就结婚或者干别的,咋咋呼呼干嘛?”段家父亲冷哼一声,“就是接触一下,是不是思想龌龊,想歪了?”

    段林白气得脸色铁青。

    神特么贼喊捉贼,分明是他没经过自己同意,就擅自做主,惹了傅三,还说自己思想龌龊?倒打一耙。

    “再者说,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对一小姑娘这么殷勤,我以为是喜欢她的,怕脸皮薄,帮一把而已。”

    段林白真是被气得没了脾气,“我脸皮薄?”

    小时候整天拿着棍子抽他,说他脸比城墙厚,现在说他脸皮薄?

    “我瞧着那姑娘不错,难怪傅家一早就定下了,就是傅聿修没福气,虽说订过婚,那也没什么,我是不在意的。”

    “爸——”段林白恨不能一头撞死得了。

    您不在意有个屁用。

    那是傅三的媳妇儿啊。

    “爸,我真的对她没半点想法,我们也不可能,她压根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喜欢什么样的?”

    段林白语塞。

    “自己又不知道,家里给介绍,又不接受,白白呀,到底想怎么样啊……”段父叹了口气,一副被他气得不轻的模样。

    “我这年纪也不小了,马上过年老同学出去聚聚,人家都是带着孙子孙女去的,让我情何以堪?我这年纪大了,就希望早日成家……”

    “毕业后不想从事音乐,半只脚踏进了娱乐行业,我也没阻止,怎么让找对象就这么难?”

    段林白也是无语。

    自己还没找他算账,这苦情戏都演上了。

    日子也是没法过了。

    今晚该怎么面对傅沉啊,穿个防弹衣,多买几份保险得了。

    **

    段家父子离开,忠伯把门关上,老太太就招呼几人坐下吃饭。

    “晚晚,刚才那些话,别往心里去,他就是喜欢,觉得优秀。”老太太看她一直心不在焉,眼神飘忽,以为还想着段家的事。

    “嗯。”宋风晚悻悻一笑,视线猝然与傅沉相撞,又急忙缩了回去。

    惹得傅沉分外不悦。

    “我带怀生去洗个手。”宋风晚拉着怀生往洗手间走。

    怀生双手搓着洗手液,歪头看了眼宋风晚,“姐姐下午就要走了吗?”

    “嗯,姐姐得回去考试。”

    “那好吧。”怀生也懂事,每年都有许多学生或者父母却山里参拜,大部分都是祈求学业进步,考试定然是大事。

    怀生擦了擦手,“姐姐,刚才在躲着三叔吗?”

    “啊?”

    “其实我几分钟前就洗过手了,好像不记得了。”怀生说完就走了出去。

    宋风晚大囧,低头自己洗手。

    低头拧开水龙头的时候,洗手间的门被人推开,她下意识扭头,傅沉已经闪身进来。

    手指反扣。

    “咔嚓——”一声,洗手间落了锁。

    这个洗手间不大,两个人挤进来,略显拥挤。

    今天他要去怀生去学校,穿得正式得体,风姿雅俊。

    “……干嘛?”宋风晚还没想好如何面对他,这人怎么就……

    “在躲我?”肯定的语气。

    傅沉心细如尘,观察入微,况且宋风晚年纪不大,还没学会很好的掩藏情绪。

    “我什么时候躲了。”宋风晚声音飘忽,没有底气。

    “那看着我。”

    “我干嘛非要看。”她按了几下洗手液,低头不停搓着泡沫。

    忽然感觉他朝自己走近……

    待她回过神,傅沉已经站在她身后,双手一撑,身子就贴了过来,像是从后面抱着她,她身子绷紧,手上动作停滞。

    开着暖气,大家都穿得轻薄,隔着削薄的衣料,她几乎可以清晰感觉到那沉稳有力的心跳声,进贴在自己后背,强劲有力……

    一下一下,震得她心尖打颤。

    那种生涩却又无以名状的悸动感,让她手足无措。

    傅沉忽然伸手,手臂环着她,覆盖在她指尖,轻柔的帮她搓着手上的泡沫。

    泡沫滑腻,他的手指,从她指缝中,一一穿过,细致温柔的帮她搓洗,大手包裹着她。

    温情暧昧。

    “三爷,……”宋风晚回过神,想要挣扎。

    傅沉垂头,附在她耳边,“外面很多人,想让人进来看到这一幕?表哥还在外面,我是不介意的。”

    宋风晚立刻停止动作,压低声音,“这人怎么如此无赖。”

    “昨天晚上在厨房……”傅沉还搓着她的手,入手柔滑,他压根不想松开。

    “什么厨房。”宋风晚咬唇,故作不知。

    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昨晚喝多了,在厨房强吻我来着。”傅沉神色轻松,他从进门看她闪躲的眼神就清楚,昨晚的事情,她还记得。

    宋风晚手指微微收紧,又被傅沉依次掰开。

    这人怎么如此无耻。

    “昨晚醉酒,在厨房找水喝,我就是偶然路过,结果却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难不成睡一觉醒了,就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还是记得了?耍了流氓不承认,这种行为不可取。”

    若非昨晚的事情她还记得,真真会被傅沉给骗了。

    “胡说八道,我根本没做……”宋风晚气得浑身发颤。

    她以前都没发现,傅沉还有这样一面。

    “嘘——”傅沉压着她的耳朵,热气铺陈,温言耳语,“外面有人,小点声。”

    “是自己及耍流氓不承认,还诬赖我,到底是谁不要脸啊。”宋风晚气得咬牙,挣开他的手,傅沉不依,手指紧紧握着她的。

    “果然还是记得的,晚晚,说谎可不好。”傅沉身子略微往前,几乎将她整个人禁锢在身体与洗手台中间。

    身体紧贴,毫无缝隙。

    “三爷……”宋风晚气急败坏。

    这人未免太腹黑了,估计拿话激她。

    傅沉纠正,“是三哥。”

    “不要脸。”她说话咬牙切齿。

    傅沉不怒反笑。

    “快点放开我。”骂他,他还笑?简直不可理喻。

    “从我进门,就躲着我,不想见我?”傅沉并未松开她,反而越凑越近。

    宋风晚挣脱无果,只能尽量将身子往洗手台靠,“别靠这么近……”

    “是讨厌我了?觉得我恶心?不想和我有牵扯?”

    傅沉心底是没底的,两人的年龄差毕竟摆在那儿,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只能循循善诱,生怕她受惊跑了。

    “没有。”恶心?宋风晚并没那种感觉。

    “那喜欢我吗?”傅沉低头,声音低沉,像是一种变相的诱哄。

    宋风晚咬牙。

    她印象中的三爷可不是这般泼皮无赖。

    傅沉只要确定这个,心下就轻松许多,微微低头,靠近她的脖子,下巴抵在她肩头,轻轻呵着热气。

    她浑身像是着了火一般,酥麻滚烫,就连气息多带着股温热缠绵。

    宋风晚身子僵硬,不敢随便乱动。

    “三爷……”

    “叫我什么?”傅沉声音透着些许不悦。

    “三哥。”

    “乖——”傅沉低低笑着,他身上的气息陌生且强势,手指还握着她的,轻轻拧开水龙头,帮她冲掉已经所剩无几的泡沫。

    气氛旖旎,将她小脸寸寸染红。

    “下次若再喊错了,可能不会客气。”

    话音未落,宋风晚觉得耳垂有些刺痛。

    她心头颤动,随后耳垂被一股温热包裹,她能清晰感觉到他的舌尖舔着她的耳垂,又从她耳廓上一一扫过。

    湿湿热热。

    酥麻得让她身子轻轻发抖。

    无耻!

    流氓!

    不是说下次不客气嘛,他这又是在干嘛?

    此刻宋风晚手机震动起来,她手上还有水,急忙擦手拿出手机,是乔艾芸打来的,“让开点,我要接电话了。”

    “接啊。”傅沉愣是不松开。

    这人都要走了,能这般温存片刻,他岂会轻易放过。

    宋风晚没办法,只能接起电话,“喂——妈。”

    傅沉还紧贴着她,宋风晚气得脸红发烫。

    “待会儿要走,记得把东西都带齐,被忘了什么,还有傅家那边,一定要好好感谢人家,不能失礼。”

    “我知道。”宋风晚不安的扭了下身子。

    这人怎么越发不要脸,靠得越来越近了。

    “尤其是傅沉,一定要好好感谢人家。”

    “嗯。”

    “那行吧,先忙,我挂了。”乔艾芸没说两句话,就切断了电话,宋风晚刚松了口气,忽然感觉一个温热的触感落在她侧边唇角。

    蜻蜓点水,转瞬即逝。

    轻柔,酥麻。

    她手指一抖,差点把手机扔了。

    “芸姨说得不错,该好好谢我,这个,就当是谢礼。”傅沉离得近,自然把她们母女之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宋风晚气得咬牙。

    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无耻得如此理直气壮。

    “我现在还在上学,而且我一直把当长辈看,压根没想过,要和……”宋风晚急于摆脱现在的窘境,外面断断续续传来对话声,她心底很乱。

    “喜欢林白吗?”忽然打断她的话。

    宋风晚脱口而出,“怎么可能,我压根不喜欢他。”

    “之前说对我没有非分之想,把我当长辈,我允许对我存杂念,有非分之想……”

    “我不急,可以慢慢等。”

    “我们可以慢慢来。”

    “……”宋风晚不知该说什么。

    “我不想让有负担,就想让知道……”

    “我心悦。”

    他声线低迷撩人,一点点往她心坎里面敲。

    傅沉离开洗手间,宋风晚平复了好久的心情,才恍恍惚惚的从里面走出来……

    妈妈,有人在勾引我早。

    ------题外话------

    我觉得此处应该有掌声,O(∩_∩)O哈哈~

    为三爷鼓掌,为二浪默哀……

    段哥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