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60 偷偷摸小手,严师兄的警告(3更)

160 偷偷摸小手,严师兄的警告(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风晚被傅沉突如其来的告白,弄得脑袋发懵,晕乎乎的从洗手间出来。

    “晚晚,怎么这么慢,快过来坐。”老太太招呼她坐下,此刻长方六人桌,仅剩傅沉身边的位置,她只得挨着他坐下。

    说让她别有负担,可自己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晚晚,脸很红……”乔西延蹙眉。

    “我没事。”宋风晚低头吃着东西。

    “待会儿要坐车,多吃点。”老太太不停给她夹菜。

    “谢谢傅奶奶。”

    “老三,怀生入学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嗯,过两天就能上学,先跟班学一下,我再给他找个家教。”怀生错过了学前教育,肯定得补上。

    六个人围桌吃饭,老太太瞧这人多高兴,话也多,饭吃得差不多了,还拉着乔西延说话……

    宋风晚有心事,没什么胃口,吃了两口饭就偷摸摸的拿出手机玩了两下。

    “晚晚,回去好好考试,争取考个好成绩。”老太太笑道。

    宋风晚抬头冲她一笑,急忙把手机塞到口袋里。

    可是儿子一直骚扰我,我怎么好好考试啊。

    就在这时,她刚抽出口袋的时候,被一只温热的手掌覆盖,那只手略为用力,将她紧紧扣住。

    宋风晚大惊失色,心脏跳到嗓子眼,呼吸停滞,就连老太太接下来对她的叮嘱,都没听清。

    窘迫羞涩,却又无可奈何。

    傅沉手指从她指缝轻轻穿过,指腹蹭过她的手心,轻轻滑过,痒的人心尖发麻。

    继而紧紧扣住。

    “嗯,等着的好成绩。”傅沉居然还一本正经的接了老太太的话茬。

    宋风晚有点气急败坏,偏又拿傅沉没办法。

    “老三,也别只说晚晚,呢,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我记得。”傅沉笑道。

    “自己的终生大事,也要上点心,别总对小姑娘板着脸,面无表情,这样怎么娶媳妇儿啊。”

    傅沉的婚事,就是老太太的心头病,每每提起,必然一阵叹息。

    “行了,吃饭吧。”傅老帮她夹了菜,“别每次见面就提这个,孩子也烦。”

    “说他这性子像谁,年轻时也不这样啊,在感情上,就是个闷葫芦。”老太太对此颇为嫌弃。

    “这好的不学,偏学他大哥那样,可是老大24就结婚了,哪像他这么不省心。”

    “这整天信佛吃斋,很多人都以为要出家了?”

    傅沉神色未变,“您要催婚,我们家不是还有个比我大的?”

    “说老大家那混小子?”老太太一提这个,气不打一处来,“那混账东西,说出国谈生意,这都几个月了,还不回来?”

    “快过年了,知道是相亲旺季,出国避避风头。”傅沉语气徐缓。

    “早知道,就不让他走了,就知道忽悠我老婆子。”

    宋风晚佩服三爷转移话题的功力。

    傅家比他大,还未婚的,就是傅家长孙了。

    还没见过这么坑自己侄子,还是亲叔叔吗?

    傅老伸手给自家老伴倒了杯水,余光瞥了眼傅沉,那孩子又得罪他了?

    忽然拿他挡箭下刀?

    “那小子也是过分,整天不着家,就知道工作,赚那么多钱干嘛?比老三还死板,这两人从小整天在一块儿,别的没学好,这臭脾气倒是一模一样,都是榆木脑袋!”

    老太太想起家里这几个小子,气得直上火。

    宋风晚手指动了两下,傅沉却握得更紧了。

    这要是让老太太知道,自己口中这个榆木脑袋,居然在她面前调戏小姑娘,估计得惊掉下巴。

    宋风晚那叫一个憋屈,您儿子哪里不会谈爱,哪里是榆木脑袋,分明是撩妹高手!

    就在她暗骂他的时候,他用指腹轻轻剐蹭着她的手心,忽轻忽重,每一寸都往她最柔软最敏感的地方,简直像是百爪挠心。

    暧昧酥痒。

    宋风晚气急败坏,老不要脸。

    方才就算他表白了,自己也没答应他了,他怎么就直接上手了。

    真没见过这样的。

    宋风晚干脆反过来,在他手心使劲抓挠着,恨不能挠死她一般。

    傅沉低低一笑,趁着无人注意,偏头凑过去,“晚晚,别皮,想抓,待会儿没人再弄。”

    声音宠溺温热,带着丝丝热气,倒弄的宋风晚不好意思了。

    她什么时候皮了,谁想和独处,这人真是……

    她红着脸把手抽回来,低头又夹了几口菜,掩饰自己的尴尬无措。

    傅沉低低笑着,手心被她抓得有些发红。

    旁人自然不会在意这两人的举动。

    倒是怀生,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暗中观察。

    他觉得自从两人昨晚在厨房打啵之后,关系变得似乎不太一样了,他说不出来。

    算了,还是多吃两口肉吧,回家才有力气和佛祖告罪。

    **

    话说云城这边

    乔艾芸中午正在外面餐厅吃饭,对面坐着的人赫然就是——

    严望川。

    其实那日他出现在宋家门口,乔艾芸就知道他的意思,也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真的不谙世事。

    不过她现在和宋敬仁尚未断干净,心里受了伤,哪儿能那么容易接受一个人。

    即便她此刻答应严望川什么,对他也是不公平的。

    索性严望川除却帮她处理了一些事情外,压根没提任何事,认亲宴之后,他也仅在云城待了四天,就回去了。

    两人偶尔会联系,得知他要过来谈笔生意,乔艾芸自然要请他吃饭。

    “宋敬仁还是不肯收手?”严望川对她有意,这份感情存了二十多年,他就默默守了二十多年,所以他根本不急。

    “嗯,前几天还说想和我争夺抚养权。”提起这件事,乔艾芸还气得眼睛发红,“简直无耻,他还有脸跟我提晚晚?”

    她平时没人倾诉,这些事一直压着,看到严望川,总是有些绷不住。

    “我已经妥协让步,就想早点把事情完结,他却偏又得寸进尺,以为我好欺负,我也不是在乎那点财产,我就是不想看着他们阴谋得逞,白白便宜了这混蛋!”

    “嗯。”严望川递了个帕子给她。

    “马上晚晚回来,我怕这不要脸的东西,又要开始作了,他要是敢影响晚晚考试,我非和他拼命不可。”

    “晚晚几号考试?”

    “还有四天。”

    “我留到四天后再走。”严望川摩挲着面前的水杯,“晚晚那边我会帮照应着。”

    “师兄……”乔艾芸心里感激。

    “既然喊我一声师兄,就别说其他的,如果有需要帮忙的,我手机24小时不关机,随时找我。”

    严望川倒是想插手帮忙,但是乔艾芸也是要强的人,离婚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私隐痛处,若非她要求,他不会主动干涉。

    况且他插手过多,难保宋敬仁反咬一口,说她出轨在前,离婚期间,他还是与她保持着距离。

    宋敬仁若是太过分,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乔艾芸点点头,“这段时间多亏和傅沉照应着,要不然我一个人带着晚晚,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哥最近都没出过门,他都不懂我这里发生了这么大事,要不然就他的脾气……”乔艾芸叹了口气。

    “我准备让晚晚考吴苏那边的美院,等高考结束,我就带她彻底离开这里。”

    严望川呷了口水,“艾芸……”

    “嗯?”

    “其实傅沉这个人……”严望川想着他与傅沉初次交锋,他所表现出来的老辣世故,沉稳内敛,让他心里总是隐有不安。

    加上宋风晚年纪尚小,和他一起,论心智谋略,怕是玩不过傅沉。

    他也担心宋风晚吃亏。

    “怎么了?”乔艾芸狐疑。

    “他不简单,又是商人,无利不起早,还是得当心点。”

    **

    另一边

    傅沉看着十方利索的帮宋风晚搬行李,年叔还给她准备了一些零食让她带着路上吃,心底也不是滋味。

    他忽得打了个喷嚏。

    “三爷,外面冷,要不您先进屋?”十方以为他感冒了。

    “无事。”

    傅沉摆摆手,他哪里知道原本统一战线的盟友,在背地偷偷捅了他一刀子。

    ------题外话------

    严师兄,这么做,有些不厚道啊,说好的结盟呢,哈哈~

    晚晚回去之后,除却处理渣爸和渣渣女之外,很快乔家舅舅会登场,严师兄出现次数也会增多。

    三爷现在没有跟回去,不过他肯定会偷摸搞事情的,具体的就不透露了^_^~

    喜欢严师兄的可以鼓掌了,哈哈……

    **

    今天只有三更哈,已经更新结束,最后还是祝大家圣诞快乐~

    感谢大家给月初的打赏,谢谢,笔芯~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