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62 表哥vs严师兄,惨遭欺凌(2更)

162 表哥vs严师兄,惨遭欺凌(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到云城收费站的时候,乔艾芸就打了电话过来,说在家做好了饭菜,让他过去,地址是一处小区单元楼。

    乔西延顺着导航,还走了半截弯路,到小区时已是晚上九点。

    乔艾芸早就在单元楼门口等着,车子停稳,宋风晚就跳下车。

    云城的冬天,寒风亮涩湿冷,温度虽没京城低,她却觉得比那边还冷。

    宋风晚喊了声妈妈,就看到她身后还站了一个人。

    一身黑色西装,外面套了件羽绒服,干练精明。

    “严叔。”宋风晚路上还和乔艾芸通过电话,她也没提严望川在这里。

    “嗯。”严望川生冷的应了一声,表情稀缺,冷峻的有些不近人情。

    即便内敛着气场,看着你的时候,仍旧视线冷厉,宛若鹰隼。

    宋风晚以前在乔家,有缘见过他几次,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高冷模样,所以交流并不多,之前认亲宴他出来帮忙,宋风晚对他印象才略有改观。

    乔西延喊了声姑姑,看到严望川,怔愣数秒,喊了声,“师伯。”

    乔家注重师承关系,看到长辈,乔西延还是很恭敬的。

    他刚打开后备箱,严望川就过来帮忙提行李,“师伯,我来吧。”

    严望川看了他一眼,提着行李往上走,压根不搭理他。

    乔西延似乎已经习惯被他漠视,只是他出现在这里,心底略显诧异。

    乔家那些师兄弟,包括他父亲,都不是喜欢搬弄是非的人,关于严望川与乔艾芸之间的事情,无人提起,他自然也不清楚。

    平素只要乔艾芸到乔家,就没见严望川来过,两人从未打过照面,乔西延自然不清楚他俩之间还有过往。

    只当两人关系一般。

    “西延,我来吧,你开了几个小时车,也很辛苦。”

    乔艾芸刚从他手中接过行李箱,一双宽厚干燥的手伸过来,接过行李箱,径直上楼。

    宋风晚看乔艾芸的手空在半空,还略显窘迫,低头闷笑。

    严叔话不多,却是个实干派。

    “怎么住在这里?”宋风晚从没听过乔艾芸提过,她搬家出来。

    “一个人在家住着太空。”乔艾芸避重就轻,没提和宋敬仁因为离婚闹得沸沸扬扬。

    那个房子虽然是挂在宋风晚名下,宋敬仁和江风雅现在还住在里面,乔艾芸之前虽然放了狠话,让他们滚出去,但离婚官司繁琐,她天天和律师在一起讨论,暂时没精力管他们。

    她只想早些解决离婚,财产分割完毕,他若还赖着不走,自有其他法子让他下不来台。

    离婚之后,她就打算回吴苏,暂时在这里找了个房子暂住。

    **

    高层,1502室。

    推门而入,窗户紧闭,开着空调,两室一厅,收拾得妥帖干净。

    “西延,菜都做好了,你坐会儿洗个手,我再稍微热一下就能吃饭了。”宋风晚在外面住了两个多月,乔西延又难得过来,她自然得亲自下厨。

    “妈,我帮你。”宋风晚脱了外套洗了手,就往厨房钻。

    她许久没吃乔艾芸做的饭菜了,此刻肚子也饿,馋得很,摸了双筷子,夹着醋溜排骨就往嘴里送。

    “客人还在外面,被人看到成什么样子。”乔艾芸这个角度还能看到客厅,恰好严望川也在看他,弄得她又是有些窘迫。

    宋风晚瞥了眼客厅,“表哥是自家人,严叔也是自己人,肯定不会介意的。”

    “你瞎说什么。”乔艾芸气得掐了一下她的胳膊,“出去一趟,谁把你惯的这么没规矩,说什么浑话。”

    宋风晚低头啃着排骨,并没搭腔。

    谁惯的?

    可能是傅沉吧。

    宋风晚嚼着排骨,也不知道今晚他吃了些什么?

    **

    客厅内,乔西延和严望川都是话少之人,相顾无言,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乔西延咳嗽两声,“师伯,我去北边采买了几块石料,还有一些鸡血石,你要不要看看?”

    “嗯。”严望川点头。

    两人讨论起石头,话题自然非常多。

    “师伯,您怎么会在这里?”乔西延终于还是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严望川就这么看着他,一言不发。

    沉默寡言,眼神冷鸷。

    饶是乔西延都被他看得心底发凉,这个话题难道不能问?

    “你父亲没教过你,不该问的别问?”

    严望川说话声音沉闷,像是从胸前发出的共鸣音,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就连他父亲都对这个师兄畏惧三分,更何况是他,自然是惹不得?

    乔西延点头,没再说话。

    这语气已经是威胁警告,他也不会不识趣儿,自讨苦吃。

    “尤其是长辈的事情,别掺和,回去也别多嘴。”

    乔西延不是傻子,他这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

    不要告诉他父亲。

    那他就很清楚,严望川这是对他姑姑有意思,暂时还不想让他父亲知道……

    “怎么不说话,我在等你回答?”严望川眯着眼,摸着手中一块鸡血石。

    “嗯,我明白。”

    乔西延极少被人威胁,偏生他还拿这人没辙。

    “这边事情还没解决完,你爸脾气爆,你回去兜着点。”

    “我知道。”这件事乔西延自然不会说,“师伯,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

    严望川挑眉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乔西延悻悻一笑,低头摩挲着石头,“你看着鸡血石成色还不错吧。”

    乔艾芸可是他姑姑,他这个亲外甥,多问一句,都不行?

    从没见过这般霸道强势的人。

    想追他姑姑,按理说,对他态度也该好点啊?

    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言不合就上规矩,搞胁迫。

    **

    四个围桌吃饭,有两个沉默寡言之人,气氛有点闷,几乎都是宋风晚在说,乔艾芸搭腔。

    “西延,什么时候走?”乔艾芸看向对面的人。

    “明天吧。”

    “那今晚留在这里住,我回头把房间收拾一下。”

    “他今晚跟我住酒店。”严望川直接开口,截了乔西延的后路。

    乔西延能有什么办法,师伯都发话了,他只能应了一声,“嗯,刚才和师伯说好,晚上想和他请教一下雕刻的事情。”

    “那行吧。”乔艾芸也不多留他。

    **

    吃了饭,母女二人送两人到电梯口。

    两人刚到楼下,严望川就摸出车钥匙,准备开车。

    乔西延试探着开口,“师伯,要不坐我的车一起回酒店?”

    严望川瞥了他一眼,“我只开了一间经济大床房,你想和我睡?”

    乔西延一怔。

    “自己找酒店。”说完直接驾车离去,只留给他一路的汽车尾气。

    乔西延在夜色中,神色僵硬,寒风吹来,孤独又凄凉……

    这是亲师伯吗?

    **

    宋风晚简单洗了个澡,家里开着空调,自然不如北方的暖气舒服,被子早就晾晒过,还透着股阳光的味道。

    她钻进被窝就摸出了手机。

    傅沉半个小时前给她发了信息。

    吃完回复我。

    她咬了咬嘴唇,回复了一条,我吃完了,已经准备睡了。

    现在是一个人?

    宋风晚拧眉,不是一个人,她还能和谁睡觉?

    对啊。

    方便吗?

    宋风晚尚未回过神,一个视频会话发过来,她吓得从床上直接跳起来,乔艾芸还在外面收拾东西,房间隔音也不好。

    她心虚的把视频挂断。

    我妈在外面,不方便。

    我只是想看你一眼,不说话也行。

    宋风晚还在犹豫之际,某人视频又一次发过来,她戴上耳机,还是接通了。

    傅沉似乎是在书房,似乎是开着电脑,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白色衬衫,斯文禁欲,分外儒气……

    “你怎么开着电脑?”宋风晚压低声音,调整手机角度,尽量把脸拍得小一些。

    “电脑屏幕大,能把你看得更清晰。”

    宋风晚脑袋轰得一炸,小脸红透。

    这个老男人,怎么会这么撩

    ------题外话------

    晚晚,你敢不敢直接说三爷是老男人?

    三爷能弄到你哭捂脸

    表哥在严师兄还是占不了上风的,这个师伯是真的凶……

    表哥:大半夜开车找酒店。

    严师兄:不然就过来和我睡?

    表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