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63 老男人,撩起来要人命(3更)

163 老男人,撩起来要人命(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卧室灯光昏黄熏暖,床头的加湿器氤氲着一层白雾,将她绯红的小脸衬得越发娇艳可人。

    她手指抠搜着被子,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脸涨得发红,完不敢直视她。

    傅沉倒是一直盯着她看,生怕错漏了什么重要表情。

    以前关系没戳破,傅沉和她说话,还带着长辈特有的骄矜架子,现在无时无刻不在撩她,简直有点放飞自我。

    宋风晚完不知该怎么应对。

    从前和傅聿修是订婚关系,那是一早就订了,平素就是吃吃饭,聊聊天,完没有谁追谁的事情。

    她没经验,有些无所适从。

    “你不是说好不影响我?”宋风晚声音放得很低,生怕乔艾芸发现什么。

    她心跳很快,眼睛时不时往门口瞄,翻身下床,蹑手蹑脚的把门给反锁上了。

    她又偷摸的爬上床,活像做贼,可是对面那人,抬手抚着鼻梁上的眼镜,居然在笑。

    “你笑什么?我做贼还不是因为你。”

    “你刚才说我影响你,是否可以变相理解……”傅沉抚着眼镜,正色看她,“晚晚,你心底是在意我的。”

    宋风晚简直要疯了。

    “三……三哥。”她咳嗽两声,“你真的没谈过恋爱?”

    没谈过恋爱,情话一套一套的。

    “我在心里和你谈过,这个算吗?”傅沉低低笑着,那笑容穿过耳机,更显低沉浑厚,刺挠着她的心尖,又苏又痒。

    完犊子了。

    这人完停不下来了。

    宋风晚觉得自己已经无法与他正常对话了。

    “很晚了,我明天还得去早起看书,得睡了。”宋风晚耳根红得像是着了火,都没敢直视他。

    她恨不能火速结束这段对话。

    “今天傅心汉追了你两条马路。”

    “嗯?”宋风晚光顾着神伤摸石头,压根没注意。

    “怀生今晚还说想你了。”手指操作着电脑,倒是截了不少图。

    “嗯,我也想他。”宋风晚想着小和尚,还不知发笑,吃个肉还念经。

    “我也想你了……”

    傅沉看着她,神色专注认真。

    宋风晚憋红了脸,咬着唇没说话……

    “明天几点起床?”

    “五点半吧。”

    “那你睡吧,晚安。”

    宋风晚道了声晚安,就挂了电话,伸手揉了揉耳朵,还烫得发麻。

    刚设置好脑中,外面传来拧门声,“晚晚,你睡了吗?”

    “还没。”宋风晚急忙爬起来给她开门。

    乔艾芸又抱了一床毛毯扑在她被子上,“你什么时候睡觉开始锁门了?”

    “啊?”宋风晚上学偶尔会睡过了,有时候睡得深沉,叫不醒,房门素来都不上锁,寻常除却乔艾芸也没人会直接进去。

    她心底发虚,“可能是刚才顺手吧。”

    说话都没底气。

    乔艾芸看了眼她还亮着的手机,“别玩了,赶紧睡。”

    送走乔艾芸,她这心跳才稍微平复些。

    每次都弄得偷情一样,真是……

    宋风晚刚钻进被窝,傅沉的信息又来了。

    晚安,我明早叫你。

    她为毛有种已经在和他谈恋爱的错觉。

    **

    云锦首府这边

    十方又给傅沉送了点文件过来,而他已经合上了电脑。

    “三爷?不办公了?”他说过些日子要去云城,让他将亟待解决的文件都拿过来,他在公司忙到半夜,好不容易把文件整理好拿过来。

    他居然关电脑,一副要睡觉的模样。

    您早说,我就不那么拼命了。

    “晚晚睡了。”

    十方怔愣片刻,宋小姐睡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文件放着,我明天处理。”说完就转身回房。

    十方扯了扯头发。

    作息同步?

    真特么绝了。

    两人关系都没确立,这一个人都能狂撒狗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正处于热恋期。

    **

    翌日

    宋风晚刚被闹钟吵醒,傅沉的电话就来了。

    “喂——”

    “该起床了。”傅沉许是刚醒,说话声音比平时更加浑厚撩人,手机贴在耳边,好像他就在自己身边一样。

    “嗯。”宋风晚迷糊得应了一声,“其实你不用给我打电话?就算睡迟了,我妈也会叫我的。”

    “就想听听你声音而已。”

    宋风晚把头缩在被子里,呼出的气息都带着股热意。

    这个老男人,简直要人命。

    傅奶奶还说他是榆木脑袋,她就没见过谁比他更撩人的。

    简直韩剧男主角还苏。

    “行了,你挂电话吧。”傅沉也不耽误她时间,他也清楚,某个小兔子估计害羞的躲起来了。

    宋风晚挂了电话,把头往被窝里拱了拱,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啊。

    从早上开始就这么撩拨。

    她该怎么安心学习?

    妈妈,总有人影响她学习怎么办?

    **

    宋风晚洗漱出去的时候,乔艾芸已经做了早餐,小米粥和鸡蛋饼。

    “吃完饭就看会儿书,晚些我带你去看一下考场,离这里有点远,我提前给你在边上订了酒店,考试那两天,我陪你在那边住。”

    住得近些,也不用早起,能让她休息好。

    “嗯。”宋风晚低头喝着小米粥,“你待会儿要出门?”

    “去一趟律师楼,晚些带你出门。”她与宋敬仁离婚的事情,她并没打算让宋风晚掺和,几乎没和她透露任何事。

    “很难处理?”宋风晚之前在京城那边,看不到乔艾芸的人,说话也是斟酌考虑,现在面对面,才开口多问一句,“他……那边不配合?”

    “涉及一些财产分配,肯定需要时间,你别多想。”

    乔艾芸终是心软些,不想在宋风晚面前说他的不是,离婚打官司,牵扯到钱财,真的会暴露人品,各种偷奸耍滑,无耻下作的手段都用出来了。

    宋风晚知道她不想透露,也没多追问。

    自从那日认亲宴宋敬仁推了自己,过了一周多,才给自己打了电话,她没接,之后打来几次她没管过。

    时间久了,便再没电话打进来。

    **

    吃完早饭,乔艾芸抱着一摞文件出了门,宋风晚就回屋里看书,约莫十点多,手机震动起来。

    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云城。

    她愣了两秒,还是接起了电话,“喂——”

    “晚晚啊,我是爸爸,你回来了吧。”宋敬仁声音带着笑意。

    就和以前一样。

    宋风晚听到他声音,还忍不住鼻尖酸涩,握紧手机并没吱声。

    “你马上要开考试了,爸爸最近很忙没空关心你,晚上我带你出去吃啊,就你最喜欢的那家店。”宋敬仁语气和善,给她一种错觉,就好像之前发生的事都是她的错觉。

    宋风晚咬了咬牙,还是拒绝了,“不用了,我要看书,没空。”

    “就吃顿饭的时间,一个小时,不耽误你学习,我还给你买了很多礼物,前几天不是过圣诞吗?你以前不是喜欢追着我要礼物……”

    宋敬仁耐着性子,温言细语。

    宋风晚脑海中却都是方才乔艾芸消瘦的脸,眸子已然没有以前的神采,取而代之的是黯淡无光,即便抹了化妆品,疲惫仍旧难以遮掩。

    “不去了,你自己吃吧。”

    宋敬仁和她磨了十几分钟,宋风晚态度仍旧坚决。

    “是不是你妈不让你见我?”他语气陡然一变。

    “和我妈没关系。”

    “我们现在还没离婚,我还是你爸,她有什么资格阻挠我们见面……”

    宋风晚手指攥紧,“我说了,这是我的决定,和我妈无关,是我不想见你!”

    她冲着电话吼了两声直接挂断。

    **

    另一边的宋敬仁刚要开口,就听到电话那头一阵忙音。

    “宋总,怎么说?”张秘书低声询问,“小姐答应见你了?”

    宋敬仁气得脸色铁青,并未作声。

    “马上那边的律师又要来了,小姐名下还有股份,若是她站在那边,以后公司分割,怕是对您极其不利。”

    “我知道!”宋敬仁气得将手机直接摔在地上。

    “这死丫头现在连见我一面都不肯,我能怎么办!”

    “我不知道对我不利吗?”

    这家公司是他和乔艾芸白手起家的时候,创立起来的,乔艾芸股份比他略微少点。

    宋风晚出生时,为了讨好乔家,也为了显示,自己追求乔艾芸,不是贪图钱财,他又特意转了一部分给宋风晚。

    平时夫妻一体,自然不分彼此,股份分属不同,但实际都是宋敬仁在掌控,现在不同,离婚分割,宋风晚站在哪边,几乎等于,谁就能拿到公司的话语权。

    他怎么可能不急。

    “宋总,那现在怎么办?”

    “给我查一下她考场在哪里?我就不信她不去考试,我就去门口堵着,不信看不到她了。”

    张秘书看了他一眼,你自己女儿在哪里考试你都不知道?

    哎——

    难怪这种时候,她不会向着你。

    **

    而另一边严望川也刚和合作伙伴见了面。

    “严总,晚上我请客,您赏个脸。”其实他们合作案不大,严望川派个主管过来就行,他能亲自过来,他们也是受宠若惊,自然得好好讨好。

    “不必客气,还有事,先走了。”

    他说话素来直接,他们几天接触下来,也都习惯了。

    助理开着车,瞥了他一眼,“严总,我们去哪儿?”

    “去天盛小区,下午陪晚晚看考场,顺便走商场绕一圈,给她买点东西。”

    助理忍不住咋舌,没作声。

    等严望川从商场出来,抱了一个等人高的大熊,惹得路人频频驻足。

    助理都傻了眼。

    他把熊塞到后座,自己挤身进了副驾。

    “严总,这个……”

    “他们推荐的,说销量最好,女孩子最喜欢。”

    助理咳嗽两声,他百分百肯定,他家严总绝壁被坑了,因为这种最大的,估计就是最贵的,他这种愣头青进入,一看就是肥肉,碰到他都得宰一下。

    再说了,人家宋小姐是去考试,你送点文具还实在,送熊?

    **

    乔艾芸午休结束,打算带宋风晚看考场,尚未出门,就接到严望川的电话,说她门口。

    这一开门,入目就是一个大熊。

    “师兄,你这个……”

    “不是给你的,给晚晚的。”

    有人送礼物,宋风晚自然高兴,双手接过,“谢谢严叔。”

    “你给她买礼物做什么?”

    “祝她考试顺利。”

    “这太不好意思了,你进来坐。”乔艾芸知道他的用意,就是这一把年纪了,突然有人追自己,她都不知该如何自处。

    “你们什么时候看考场,我送你们,正好忙完没事。”

    宋风晚看着她母亲窘迫的模样,忍不住憋着笑。

    严叔这是准备方位渗透他们的生活?

    “太麻烦了……”

    乔艾芸刚好回绝,就听他直接来了一句,“我等你们。”

    直接把她的话给堵死了。

    偏又语气低沉,冷这个脸,乔艾芸以前就怕他,不太敢忤逆这个师兄,现在更是不敢反抗,只得悻悻点头。

    ------题外话------

    后面会有虐渣部分,估计狗粮会少点……

    我决定把三爷晾着。

    太过分了,人家小姑娘要考试了,你从早到晚骚然人家干嘛啊!

    还有严师兄,你要追人,不能板着脸,你是好心送晚晚去考场,弄得好像威胁人家一样捂脸我也是服了你……

    **

    继续求个月票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