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64 严师兄害羞?掌掴渣父

164 严师兄害羞?掌掴渣父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云城天盛小区

    宋风晚抱着大熊,不停戳戳弄弄,一直偏头打量着严望川,从进屋开始,和她说话不超过三句。

    真真是:沉默寡言,表情稀缺。

    端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她也不傻,严望川这般殷勤的往这里跑,定然是有所图的,既然是对自己母亲有意,偏又表现得高冷,生人勿进。

    她实在不懂,这位叔叔走的是什么路子。

    乔艾芸换了衣服从卧室出来,黑色毛衣搭配米白色毛领羽绒服,素来盘起的头发,披散着,别在耳后,烫了微卷,与寻常女强人的装扮不同,更显婉约大气。

    “晚晚,把你准考证拿好,我们马上出门。”乔艾芸将家中电器煤气检查一番,才去玄关处换鞋。

    严望川已经等在门口。

    不发一言,眼睛却一瞬不瞬得盯着她。

    乔艾芸被她看得莫名有些不好意思,她平素要出去工作社交,穿得多为精明干练。

    这是陪女儿看考场,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他一直盯着自己看,让她有些不舒服。

    她换了鞋子,偏头看他,视线相对,他面色僵硬的别开脸。

    脸色冷漠,神情勉强。

    他若是不愿意送他们就直说,这摆个臭脸给谁看啊。

    “师兄,你把我们送过去就好,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严望川蹙眉,呼吸重了一下,略显勉强的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音,“嗯。”

    “你刚才干嘛一直盯着看,我穿得哪里不得体?”她记得从见他第一面开始,他就喜欢这么看着她,冷眸黑面。

    乔艾芸一直看着他,玄关狭小,两人站在一起,中间不足半人距离,她总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一丝蛛丝马迹。

    严望川手指插在口袋中,微微攥紧。

    乔艾芸见他不说话,微微叹了口气,“看你不自在,要不你先走好了,我们自己开车或者打车过去也行。”

    她寻思宋风晚动作磨蹭,真想去房间喊她,严望川却忽然长腿一伸,走到她面前,挡住她的去路,神色仍旧有些冷漠。

    “我送你们。”语气生硬。

    乔艾芸失笑,谁也不想总看人脸色啊,她真想开口回绝,严望川又说了一句……

    “穿得好看。”

    “嗯?”乔艾芸一怔。

    “你今天的穿着,好看。”

    严望川说完这句话,目光游离,看向别处,精短的黑色头发,压根遮不住通红的耳朵。

    乔艾芸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句,弄得她有些不自在,隔了数秒,才勉强说了句,“谢谢。”

    好看?

    所以一直盯着看?

    “我送你们。”严望川声音一直硬邦邦,听不出情绪。

    可是乔艾芸分明看到他耳朵红透,这是她从未见过的,她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严师兄……

    这是在害羞?

    乔艾芸咳嗽两声,他印象中,严望川刻板守旧,冷面寡言,她从未见过他这么一面,倒是觉得这个男人,有那么点可爱。

    宋风晚从屋里出来时,觉着气氛有些不对劲,“妈,严叔,我好了。”

    “嗯,那走吧。”乔艾芸笑了笑。

    严望川走在母女两人身后,听着乔艾芸的笑声,耳朵热度还未消散。

    她以前没在自己面前这般笑过。

    **

    考场设置在云城大学,地处大学城,道路畅通,开车都得四十多分钟,三人到那边,花了快一个小时。

    学校占地几千平,最近来参加艺术联考的学生众多,周围县市都在这一处,学校交通管制,除却教职工车辆,都不许入内。

    “师兄,要不你先回去吧,找考场估计很慢。”学校这么大,乔艾芸都不确定自己何时能出来。

    “你们怎么回去?”严望川停车熄火。

    “打车吧,或者坐公交也行。”大学城这边学生多,自然不缺车。

    严望川抿着嘴,视线淡薄又冰冷的盯着乔艾芸,隔了数秒,才说了一句,“不安,我等你们。”

    “估计得大半个小时,让你等着太不好意思了。”

    经过刚才的事情,乔艾芸倒不觉得他有多可怕。

    一个夸她穿得好看,就会耳红的男人,能对她怎么样。

    宋风晚此刻已经推门下车,站在学校门口的一个地图上,寻找对应考场位置,压根不懂车里的两个人,正在暗中较劲。

    严望川脾气执拗,看着她,还是强硬得说了一句,“我等。”

    乔艾芸点头,这才打算下车。

    “围巾。”严望川拿起被她遗落在一边的围巾递给她。

    “差点忘了。”乔艾芸冲他一笑。

    严望川别扭得转过头,一言不发。

    **

    乔艾芸下车后,就和宋风晚依照路线往里面走。

    傅聿修就是云城大学的,宋风晚以前跟着他来过两次,对这里的路线还是比较熟的,地方不难找,就是学校太大,走过去,还是颇费时间的。

    学校来往进出的人非常多,适逢马上要考试,校外人员剧增,严望川看着母女二人身影消失,才长舒一口气。

    开始反思自己方才的举动。

    实在太失礼了,居然一直看着她,估计又让她不舒服了?

    严望川手指抓着方向盘,他实在不懂,到底该如何做,才能和她亲近些。

    他略显懊恼,刚想降下车窗,吹吹冷风,让自己冷静一下,就瞥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带着小跑进了云城大学。

    严望川拔了车钥匙,下车追出去。

    **

    宋风晚正挽着自己母亲的手,惬意的在校园里逛着,压根不懂后面危险逼近。

    “幸亏我在附近订了酒店,要是考试当天这么来回折腾,我看你天没亮就得起来。”乔艾芸笑道。

    宋风晚笑着点头,“妈,你和严叔刚才在车里说什么啊?”

    “没什么?”

    “你和他以前是不是谈过恋爱啊?”连乔西延都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宋风晚自然更是不知,心底好奇。

    “胡扯什么?他就是来我们家学过手艺,住过一段时间而已。”

    “哦。”宋风晚咬了咬唇,不说就算了。

    “好好准备考试,别胡思乱想。”乔艾芸叮嘱。

    宋风晚抿嘴笑着,忽然觉着口袋中手机震动起来,是傅沉的电话。

    “妈,你等我一下,我去接过电话。”她说着一溜烟就往另一处钻。

    乔艾芸蹙眉,接个电话而已,至于这么偷偷摸摸?还怕她偷听?

    青春期的孩子,总是想要自己的空间和秘密,不愿家长干涉,乔艾芸素来给她空间,知道她乖巧懂事,不会逾越分寸,就没多想。

    宋风晚一边偷摸看着乔艾芸,确定她没跟过来,才接了电话,“喂——你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啊?”

    “和你打电话,需要特定时间才行?”傅沉低低笑着。

    “我和我妈在看考场。”

    “那你说你什么时候有空?”

    “估计得晚上九十点以后吧。”等她回房休息。

    傅沉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我能理解为,这是我的专属时间?”

    宋风晚一噎,这人怎么聊什么都能撩自己一下啊。

    “知道你最近很忙,不该打电话给你,只是有些忍不住。”

    宋风晚余光瞥着乔艾芸,低头看了看脚尖,心里又热又暖,心尖颤颤的,说不出的滋味。

    “我晚些等你电话,这次……”傅沉说话顿了两秒,“我等你,多晚都等。”

    宋风晚咬了咬唇,“我知道了。”

    “那你先忙。”

    宋风晚刚挂了电话,就瞧着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自己视线中,她抬头看了一眼,神色怔愣,是宋敬仁。

    这人毕竟是她父亲,说半点感情都没有,那是骗人的,她手指收紧,鼻尖一酸,眼眶瞬间充盈泛红……

    “晚晚。”宋敬仁冲她笑着,就和从前一样,温文和善。

    傅沉挂了电话,手指不停摩挲着放在一侧的佛珠,眼皮跳了一下,心底隐有不安。

    他并不放心让宋风晚此刻回云城,她父母的离婚事件,现在都没结果,宋敬仁不敢上京城找他要人,估计是在等宋风晚回去。

    待她回去之后,势必会有大动作。

    他提前通知了严望川过去,就是不知道这位严师兄,能不能好好珍惜这次机会了。

    **

    宋风晚此刻面对宋敬仁,心中有酸涩,埋怨,也还有对他的一丝温情,各种情绪猝然涌上心头,脑袋好像抽空一样。

    “晚晚,可算是找到你了,我知道你肯定会来考试,在门口等了你好几天。”宋敬仁上前两步。

    “我知道有些事是我的错,伤害你和你母亲,走到今天这一步,真的我想看到的,之前我做了很多错事,爸爸在这里和你道歉。”

    宋风晚抓着手机,指节微微泛白,她右手手心,旧伤未愈,此刻猝然用力,还略微刺痛。

    似乎是在提醒她,之前他推到自己的时候,神情是那般决然冷漠。

    “这么长时间不见,你就一点都不想爸爸?”

    宋敬仁手指放碰到她,宋风晚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躲开。

    眼底情绪复杂,有着藏不住的憎恶。

    他这一甩,弄得宋敬仁略显难堪,他看了下四周,又怕引起别人注意,压低了声音,“晚晚,我和你妈离婚,原因很多,你不能听信她的一面之词。”

    “一面之词?”宋风晚看着他,似有不解。

    “我知道你妈肯定和你说了我很多坏话,还拦着你,不让我们见面,她就是想得到你的抚养权,继而管理你的财产,和我对抗罢了。”

    宋风晚漂亮的凤眸,微微闪烁两下,“财产啊……”

    “你以为她是真心实意对你好吗?”

    “她也有所图的,她就是想报复我?把事情闹得那么大,弄得我都没法收场,现在还想把公司弄得四分五裂。”

    “她就是存心使坏,你别被她蒙蔽了。”

    宋风晚低低笑着,“原来是这样的啊。”

    “她故意拦着你不让我们见面,压根没安好心,走吧,跟爸爸回家。”宋敬仁伸手拉她,宋风晚却猛地挥手……

    “啪——”的一声脆响,直接打在他手背上。

    用力过猛,指甲在他手背划出两道红肿的血痕。

    宋敬仁这下算是被惹恼了。

    “我耐着性子和你说话,你非不识好歹是吧。”他揉了揉手背,“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跟我回去。”

    他伸手就去拉扯宋风晚,力道极大,压根不顾她是否被拽疼了。

    “宋敬仁!”

    他光顾着拉宋风晚,压根不曾注意有人从背后靠近,听到有人叫他,下意识转头,结果……

    迎面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

    这巴掌结结实实落在他脸上,打得他直接头脑发懵。

    下手重,力道狠,掌掴声,清脆响亮。

    “宋敬仁,你特么还能要点脸嘛!”

    ------题外话------

    师兄,你要珍惜机会,好好表现啊……

    死盯着人家看,你也不能冷着脸啊,能不能稍微笑一下,你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别人欠了你钱。

    **

    双倍月票活动还在继续呀,月票没有投的,多多支持月初哈,么么哒~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