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65 凌虐渣父,师兄进局子?(2更)

165 凌虐渣父,师兄进局子?(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敬仁一门心思想把宋风晚拽走,即便知道乔艾芸在附近,也没放在心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直接打得他懵逼了。

    宋风晚则趁机甩开他的手,跑回乔艾芸身边,“妈——”

    即便她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接听电话,周围仍不乏人群走动,原本她和宋敬仁拉扯就惹来不少人注意,此刻居然动手了,立刻惹得别人偷偷打量。

    甚至有好事者拿出手机,试图录下视频。

    女本柔弱,为母则强。

    宋敬仁敢碰她女儿,乔艾芸自然不会放过她,加上对他的憎恶,集中在这一巴掌上,打得他嘴角直接撕裂。

    “呸——”他吐了口腥甜的血水,“乔艾芸!”

    “我之前就警告过,若是敢找晚晚,我对不客气。”乔艾芸伸手,把宋风晚护在身后。

    宋敬仁伸手摸了下脸。

    这大冬天的,寒风割面,人的皮肤本就脆弱,她下手又狠,打得他左脸发麻,隐见血痕。

    稍微碰一下,顿顿刺痛,疼得他表情险些失控。

    “这也是我女儿,凭什么不让我见她。”宋敬仁恼怒,“别以为我真不敢动?”

    “之前也不是没打过我?还差这一次?”

    “……”宋敬仁被她这话噎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既然已经协商好要离婚,我们就按部就班,依照法律程序走,我不会占便宜,但是属于我们母女的,我也一分不会让给。”

    乔艾芸手腕被震得有些发麻,稍微活动两下,“若是个男人,咱们就大大方方把婚离了,别被背地搞阴招。”

    “既然大家互相看不惯,就痛快的放过彼此,这么下作,只会让我更加瞧不起。”

    学校里多是学生,他这年纪,在一群孩子面前,被人掌掴抽打,实在落不下面子。

    此刻乔艾芸态度却越发强势,激得他心头怒火狂烧。

    想着与她周旋这么久,离婚的时候,一直讨不到好处,更是恼怒。

    “现在我们还没离婚,就算离了婚,我也还是她父亲!”宋敬仁咬牙的时候,牙龈还疼得发酸。

    “有什么资格藏着她,不让我们见面!”

    乔艾芸勾着嘴角,笑容轻蔑。

    “大张旗鼓搞认亲宴的时候,怎么不说这种话,现在来当什么慈父,不觉得虚伪恶心?”

    宋敬仁深吸一口气,“少在这里混淆视听,我现在就想见我女儿?”

    “别以为我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百般阻拦,不让我们见面,别以为我不懂安得什么心,少装什么清高。”

    离婚,必然牵扯到利益分割,每次碰面,都是不欢而散,这样的争吵不知发生了多少次,在彼此面前,就连客套的假面都懒得戴。

    “宋敬仁,贼喊捉贼,真是无耻至极!”

    乔艾芸气得恨不能冲上去狠狠抽他。

    “再敢碰我一下试试,信不信我回头就去验伤,把弄进去!”

    乔艾芸深吸一口气,气得浑身发抖。

    当真卑鄙。

    人在气头上,还哪儿管这么多,她刚要动手,就被宋风晚给拉住了,“妈——”

    她就这么直接挡在了乔艾芸面前,“真想为他进局子?不值得,我和他说。”

    **

    另一边的严望川原本应该紧跟着宋敬仁。

    他是第一次来云城大学,对这里不熟,学校教学楼众多,还有许多小径,他瞧着宋敬仁拐了个弯,等他追过去,人就不见了。

    他心底着急,给乔艾芸打电话,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让他更是有些急躁。

    “那边好像出事了,听说还动手了。”

    “谁啊?”

    “反正不是我们学校的,不是学生……”

    严望川咬了咬牙,“您好,请问出事地方在哪里啊?”

    “在听雨楼后面。”

    “那听雨楼在哪儿?”严望川着急,学校教学楼一眼看过去,都差不多。

    “就一直往前走,那边现在很多人,应该看得到。”

    严望川也顾不得许多,抬脚飞奔过去。

    只得期待着现在人多,宋敬仁不敢太过分。

    **

    此刻

    面对宋敬仁已经变成宋风晚。

    “不是我妈拦着我,是我自己不想见。”宋风晚方才突然见他,心里难免存了些温情,此刻看他与母亲对峙。

    叫嚣威胁,让她觉得恶心。

    “晚晚,别听她搬弄是非,要知道,她……”

    “够了!”宋风晚声音陡然提高,就连乔艾芸都被吓了一跳。

    她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小人儿,她肩膀微微抖动着,显然在极力隐忍情绪。

    宋风晚眼眶泛红,对面这人,他们一起生活了17年,往日点点滴滴浮上心头,她怎么能无动于衷。

    “晚晚……”乔艾芸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她抬眼正视宋敬仁,“我应该谢谢今天找我,让我终于认清了们两个人。”

    “晚晚,妈就是没安好心。”

    宋敬仁听她说这话,以为自己说的话凑效了,还暗自庆幸。

    殊不知宋风晚接下来的话,就给了他狠狠一巴掌。

    “没安好心的那个人是吧,如果不是这番话,我都不懂,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宋敬仁一怔,继而大怒,“宋风晚,放肆!”

    “我是爸!”

    “就像我妈说得,压根不配做我父亲!”

    “……”

    宋风晚往前一步,“说我妈不让我见就是想多分点财产,今天我就把话和说清楚。”

    “们离婚的事情,我妈从始至终都没和我提过。”

    “而且……”她轻轻一笑,“事发到现在,她没有在我面前说过半句不是,就连埋怨憎恶,都不曾提过。”

    “反倒是,一见面,就和我数落她的不是,若非说起财产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我的作用这么大。”

    “呵呵——”宋风晚惨然一笑,“在心里,我不过是现在有些价值而已。”

    宋敬仁从没想过乔艾芸居然没说过他半点坏话。

    在宋风晚面前颠倒黑白,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大张旗鼓想认回江风雅,就该明白,终会舍弃点什么?”

    “当初就没管过我的感受,现在说做了错事……”

    “我不是三岁小孩了,谁真心对我好,谁对我图谋不轨,我心里清楚,今天我就明确的告诉……”

    宋风晚深吸一口气。

    “们离婚,都是我提议的。”

    “离婚后,我也会跟着我妈,我名下的所有财产都任由她处置,就算她想把踢出公司,那也是活该!”

    踢出公司?

    四个字戳到了宋敬仁的痛处。

    他最在意的东西就是公司,听到这话,登时勃然大怒。

    “宋风晚,简直大胆放肆,谁把惯成这样,敢这么和我说话!”

    他说着抬起手臂,朝着她的脸就狠狠抽了一下。

    清脆的巴掌声,吓得周围学生都心头直跳。

    宋敬仁打完,手指发抖,有些懵。

    “宋敬仁,特么疯了!”乔艾芸急忙扯过宋风晚,查看她的脸伤。

    宋敬仁也没想到她居然不躲,就这么不偏不倚,生生挨了这么一下。

    “她是我父亲,这一巴掌算是还他的养育之恩。”宋风晚皮肤白嫩,一巴掌落下,迅速红肿充血……

    触目惊心。

    “宋敬仁!”乔艾芸气得伸手去推搡他,“给我滚,滚开——”

    “什么叫还养育之恩?宋风晚,把话给我说清楚。”宋敬仁伸手推开乔艾芸,扯住宋风晚的胳膊,厉声质问。

    “我养了十几年,付出了多少心血,半点回报都没看到,就想和我断绝关系?”

    在他眼里,宋风晚一直乖巧懂事,很听话,她说出这样的话,他心底震颤。

    宋风晚甩开他的钳制。

    “我就是太心疼,看到每日每夜为公司付出,那时候傅家来提亲,从没那么高兴过,我知道自己生活优渥,享受了别人没有的东西,势必有所付出,可能我的婚事都身不由己,说定亲,我也答应了。”

    “花了那么多钱培养我,说到底就是想让我嫁个好人家帮帮,我真的努力试过了。”

    “到头来,还不是一脚把我踹开。”宋风晚冲他大吼,歇斯底里。

    “我曾经为了,差点搭上自己一辈子,还想让我怎么样?”

    宋敬仁怔愣,面对她的质问,不知该说什么?

    “说啊,还想让我怎么样?成为牟利的工具?直到没有价值再将我踹开?”宋风晚眼泪不停往下掉,却倔强的一直仰着头。

    有些情绪压抑太久,终会在一瞬间全面爆发。

    “我最后一次叫一声爸爸,到了这份上,别再让我继续厌恶了。”

    宋敬仁手指攥紧,饶是无情之人,听了这话也不会无动于衷。

    有个男生一直距离宋风晚很近,举着手机,准备拍了视频发在网上博取眼球的人,此时都收起了手机。

    宋风晚冲他笑了笑,“谢谢。”

    男生反倒臊得慌。

    “我们走。”乔艾芸方才差点被宋敬仁推倒,她也是第一次听宋风晚说这种话。

    小时候觉得她懂事,谁又知道她心里藏了多少事。

    她拉着宋风晚就准备离开。

    “等会儿。”宋敬仁心底一颤,下意识伸手要拽住她。

    ……

    此刻一人已经冲进人群,伸手拉住乔艾芸的胳膊,便把他们母女护在了身后。

    严望川平时有锻炼,身体素质极好,即便跑了这么远,也就略微有些穿着粗气。

    乔艾芸眼眶泛红,宋风晚更是哭红了眼。

    “他打了?”严望川看着宋风晚一侧的脸,明显红肿,剑眉冷凝,说话都带着几分寒意。

    宋风晚稍微摇了摇头,“严叔,我们走吧。”

    “们先上车,这边我处理。”他把车钥匙塞给乔艾芸,示意她们母女先走。

    此刻学校巡逻的保安都已经过来询问情况。

    “师兄……”乔艾芸犹豫。

    “我会妥善处理。”严望川说话严肃,给人一种极大的安全感。

    乔艾芸点头,拉着宋风晚往校门口走。

    “晚晚——”宋敬仁知道,这次放她们走,事情怕是半点回旋的机会都没了。

    严望川伸手拦住他的去路,“宋先生,何必为难女人,我和谈。”

    宋敬仁本想回他一句:特么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替她们说话。

    顾及到严望川的身份,到嘴边的话又被吞了回去。

    “那边,人少点。”严望川指了一处僻静处。

    宋敬仁咬了咬牙,只能跟他过去。

    **

    乔艾芸送宋风晚到车里,将她安顿好,“晚晚,我去看看严叔。”

    她实在不放心那两个人单独相处,只是当时太乱,她实在不愿宋风晚继续待着,就想先送她出来。

    “嗯。”宋风晚点头。

    乔艾芸还没跑到校门口,一辆警车呼啸而至,直接开进了校园里。

    后来乔艾芸再次见到严望川就是在警局里。

    根据当时目击的学生说,严望川扯着宋敬仁的衣服,提溜着他的衣领,把人按在墙上,单方面凌虐,把他揍得鼻青脸肿。

    乔艾芸气结,这就是他所谓的妥善处理?

    ------题外话------

    他还敢问晚晚脾气是谁惯出来的,呵……

    那肯定不是啊,等知道,怕是会后悔死。

    师兄呀,这处理方式真的是……

    简单又粗暴【捂脸】,这就是所谓的妥善处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