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68 调侃严师兄?三爷被记仇(2更)

168 调侃严师兄?三爷被记仇(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严望川的小助理,是真的被吓得够呛。

    他毕业后就跟了严望川,说来也是奇怪,他会选择自己当他助理,理由也非常简单:

    话少。

    他平时的工作,还有其他人帮忙打理,他这个助理,主要负责开车,打理他日常生活。

    不过他平素严于律己,他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工作倒是轻松。

    四五十岁没谈爱,甚至连一个女伴都没有,平素有应酬,对方如果要求带女伴,他就直接拒绝,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随便带个人都行,人家也没要求一定要女朋友什么的,他却从不妥协,对这方面似乎格外计较。

    跟了他这么久,平素除却办公交际,不是健身,就是读书充实自己,私生活干净得令人发指。

    严家的老夫人以前还催。

    可无论用什么手段,他一律采用冷处理,老夫人拿他没办法,已经放任不管了。

    这次严望川突然扔下工作来云城,他已经很诧异,结果还和人动手,直接把他吓懵了。

    他又不是傻子,知道严望川是喜欢乔艾芸的,只是对方不仅结婚,还有个女儿。

    他只能感慨,自家老板太痴心。

    不过您什么都不表示,整天一副死人脸,乔女士真的知道您的一片痴心吗?

    “严总,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说?”助理余光瞥了他一眼,想追人家,可不能这样啊。

    “既然不知该不该说,就别说。”

    严望川一句话,直接把他堵了回去。

    助理悻悻闭上嘴。

    您都不知道您现在特像一个:憨笑的傻大个吗?

    简直没眼看。

    得了,您自个儿乐呵去吧。

    **

    天盛小区

    宋风晚在房间专心复习功课,右手之前受伤,她有几天没画画,担心考试的时候手生,便拿了笔,随便在纸上涂了几笔。

    素描是弱项,免不得多花一些时间。

    她心里还想着严望川今天的反差萌,她还没画过严望川,就打算画一张人物速写,这越画越不对劲……

    这人……

    怎么越来越像傅沉了。

    要命。

    “晚晚?”乔艾芸敲了一下门。

    宋风晚急忙将画纸扯下来收好,“妈,怎么了?”

    乔艾芸给她热了一杯牛奶,“快考试了,多休息,别熬夜。”

    “嗯。”宋风晚心里发虚。

    乔艾芸拿过她放在一侧的几幅素描,她虽不懂画,觉得人物画的像,那自然就是好的,“家里的事别多想,我会处理好的。”

    “嗯。”

    “那我不打扰了,早点休息。”

    乔艾芸担心她因为家里的事情,影响学业。

    殊不知现在影响她学习的另有其人。

    送母亲出门,宋风晚才把收起来的画纸铺平,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她摸过手机,给傅沉发信息。

    【睡了吗?】

    只隔了几秒钟,就有回信。

    【没有。】

    【信息回得这么快?该不会在玩手机吧。】宋风晚喝着牛奶,她自己都没注意,和傅沉聊天已经越发随意。

    【拿着手机,怕错过的信息。】

    宋风晚嘴角慢慢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听着外面没了动静,才钻进被窝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三爷——”

    傅沉蹙眉,略显不悦,白天还亲亲热热喊了声三哥,用不到自己就是三爷?他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

    “都解决了?”傅沉早就从严望川那边得到了消息,只是不能暴露同盟关系罢了。

    “嗯,都不懂严叔多逗,他看着很高冷严肃,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没想到有时候还挺萌的,我今天看到他耳朵红了。”

    宋风晚想起今天的事情,他在警局明明那么横,她母亲刚过去,他就忽然听话起来。

    “……都一把年纪了,还会害羞,我妈给他夹菜,他分明很高兴,还特别扭的说不用了。”

    “都不懂那种反差萌多逗。”

    宋风晚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却不见回复,还以为电话挂断了,“喂,人不在了吗?”

    “在。”

    “怎么不说话?”

    “自己喜欢的人,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我还要高兴的和一起讨论?”傅沉自然知道严望川对他没什么威胁,只是听她一个劲儿说别人,心底不舒服。

    宋风晚愕然,“严叔是我长辈。”

    “以前也把我当长辈。”

    宋风晚被他气得没话说。

    “生气了?”

    宋风晚咬着唇,没作声。

    “我承认自己醋劲很大。”

    不仅是醋劲大,还醋得莫名其妙。

    “我只是太在意,我们现在每天说话的时间太短,我希望这段时间……”他声线低迷,无奈却又宠溺。

    “的眼里、心里,只有我,只关注我,不行吗?”

    宋风晚伸手捂住心脏,又开始了。

    这老男人,到底想干嘛啊。

    “晚晚,不行吗?”他声音刻意压得很低,而且这种语气,实在让人难以拒绝。

    “嗯。”宋风晚应了一声。

    “乖——”

    宋风晚脸爆红,支吾着转移话题,“今天在忙什么?”

    “工作。”傅沉声音顿了两秒,“想。”

    宋风晚觉得话题已经无法继续了,“我要睡觉了,晚安。”

    傅沉低低笑着,“晚安,晚晚。”

    宋风晚挂了电话,钻出被窝,额头,手心,胸口已经热出一层细汗,本来偷偷摸摸就很紧张,他还一个劲儿撩自己,简直了……

    刚挂了电话,微信消息提示,她电话,傅沉给她发了个两个小人么么哒的表情。

    她咬了咬牙,以前连智能机都不玩的老干部,现在连表情包都玩得这么溜?

    喝口牛奶,平复一下心情。

    **

    傅沉发完表情,许久没等到回复,舌尖抵着腮帮,兀自一笑。

    若是下次碰面,就不是仅仅发个表情包了。

    他刚打算睡觉,没想到严望川打了电话过来。

    “喂——”傅沉与他说话,语气自然不若方才温和。

    “听说特意帮我叫了律师,麻烦了。”严望川声音也是一惯冷硬。

    气势上旗鼓相当的两个人,说话语气也是寸步不让。

    “晚晚给我打电话,她担心。”

    “嗯。”

    “这次的事情,宋敬仁吞了这口恶气,就怕还会憋着损招,涉及到财产分割,他不会就此却步,还得多注意。”傅沉提醒。

    他和严望川这么几次接触,对他也有几分了解,性子很直接,谈生意可以,却并不擅长谋算人心。

    宋敬仁现在快被逼急了,他这种人保不齐会做出什么事。

    “我清楚。”

    “对了,严总,您是不是压根不懂如何讨好女人,如何追求芸姨?”

    严望川捏紧手机,面色不虞,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我们是盟友,要不要和我说一下,我帮支支招?”

    “劳您记挂!不需要!”说完就把电话直接挂了。

    他语气生冷,态度也是异常强硬。

    严望川知道自己短板在那儿,可是被晚辈指出来,他还是不舒服,语气也越发冷涩。

    傅沉挑了挑眉。

    两人几次接触,他都沉默寡言,甚至连半分情绪都未曾外露,两人说话素来都是单刀直入,绝无半点拖泥带水,现在这是……

    生气了?

    真是难得。

    蛮有趣的。

    傅沉调侃完严望川,心安理得的睡下,要与自己媳妇儿作息同步。

    严望川此刻正站在酒店窗边,漆黑的玻璃窗,倒映着他的脸。

    冷涩阴鸷,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教他?这小子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大口气?自己活了这么大岁数,需要他教?还是在嘲讽他?

    傅沉,这小子果然是个不能深交的人。

    少年老成,老谋深算,还一肚子坏水,改天和晚晚碰面,还是得提醒她一下。

    与这种人交往,务必谨慎。

    ------题外话------

    三爷,我劝善良。

    和严师兄说话还是客气一点……

    别真被人嫉恨上,以后怕是有哭的。

    三爷:……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