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69 三爷:找死?那就送他一程(3更)

169 三爷:找死?那就送他一程(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翌日,云城利亚酒店

    严望川刚从酒店健身房回来,一身轻薄的黑色运动衫,脖子上挂了条浅色毛巾,拿着运动水杯,一边喝水一边往回走。

    到房间门口,看到乔西延,神色依旧冷峻。

    “师伯。”乔西延看他一身打扮,侧目多看了两眼。

    这么冷的天还坚持出去健身,真的自律。

    “有事?”

    昨天发生的事情,没人和乔西延提起,他自然不懂。

    “准备回吴苏,特意和您辞行。”

    “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就好。”严望川走到门口,输入密码,瞥了他一眼,“不是要走?”

    乔西延错愕,连房门都不让他进?

    严望川许是想到了什么,好歹是乔艾芸的侄子,“进来吧。”

    “谢谢师伯。”乔西延舒了口气,那么多师伯中,就他性子最古怪。

    “吃早饭了吗?”严望川随手扯了脖子上的毛巾,动作利索。

    “还没,打算去找姑姑和晚晚一起吃。”

    “那我送你过去。”

    “我叫了车,还在酒店外面等着,不麻烦您。”乔西延自小就怵他,倒不是多怕,毕竟辈分大,又确实难缠。

    “我送你。”严望川态度强硬。

    “那我打个电话,和司机说一下。”乔西延讪讪笑着。

    他十几岁的时候去南江,到他家里住了几天,回程的时候,他就说几句话。

    “我十几岁的时候,已经独自一人背着行李去找你爷爷学艺了。”

    “男孩子,不能惯,别那么娇气,要自立。”

    “我给你钱,自己去车站吧。”

    乔西延一脸懵逼的攥着钱,打了车去车站。

    回家之后,父亲打电话准备将他臭骂一顿,唇舌交锋,他并没反驳一句,只是挂电话之前,说了一句。

    “你太娇惯孩子了。”

    他爸气得够呛。

    后来他去南江找严家定制首饰,才无意中从他以前的一个助理口中得知:

    那日严望川在他出门后,就开车跟着,直到他到达车站,还特意打了电话给熟人,让车站那边的人多注意他一下。

    目送他上车才回去。

    乔西延看似怕他,但更多的是敬重。

    他并不是个不近人情的人,若非如此,也不会这么多年,两家还有生意往来。

    他神游之际,严望川已经冲了澡,换了身衣服,剪裁得体的西装,衬得他肩宽腰窄,颜色铁灰,成熟内敛。

    **

    严望川开车送他到小区单元楼门口。

    这一路上,无人说话,他听着早上的车内电台,无非是说最近冷空气南下,注意防寒保暖。

    “师伯,我爸经常年到您,您有空去吴苏玩。”乔西延解开安带。

    他没作声。

    “那我先走了?”

    乔西延指了指外面,某人还是不作声,真是尴尬。

    “师伯,都来了,要不上去坐坐?”

    “可以。”严望川说完,直接将车子开到一侧画线区,停车熄火,动作潇洒流畅,一气呵成,不带半点迟疑停顿。

    乔西延伸手摸了摸鼻子。

    您这敢情就是在等自己说这句话啊。

    也太闷骚了吧。

    想上去直接说啊,还非等他开口?

    **

    乔西延提前打了电话过来,乔艾芸知道他今天要走,煮了粥,又去楼下买了几屉包子,还特意炒了盘小菜。

    约莫七点半传来敲门声……

    “门没关,进来吧。”乔艾芸正摆放碗筷,瞧着乔西延进来,还嘴角含笑,瞥见另一人进来,倒是略显诧异。

    “我去和师伯辞行,他正好有空送我过来,我就邀请他上来坐坐。”乔西延咳嗽两声。

    “嗯,我不好推辞。”严望川将门轻轻关上。

    乔西延险些喷了。

    这搞得好像他强行拽他上楼一样。

    “还没吃饭吧。”经过昨天的事情,乔艾芸对他脾性也有些了解,对他说话也变得随意许多,“坐下一起吃吧。”

    “麻烦了。”严望川一点都不客气。

    乔西延舌尖舔了舔嘴角,他好像被坑了。

    “严叔,表哥早。”宋风晚穿着粉色的厚睡衣从房间钻出来。

    她去厨房帮忙盛饭,还狐疑得多看了两眼严望川。

    昨天晚上**点才走,这一大早就来报道。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乔艾芸只是庆幸自己怕乔西延不够吃,包子买了很多,早餐要是不够分,也是尴尬。

    “晚晚,你这左边的脸怎么有些肿。”乔西延精攻雕刻,眼神儿很好。

    “啊?”宋风晚伸手摸了摸脸,昨天宋敬仁下手很重,回家用鸡蛋揉了大半个小时,到了晚上才消肿,“可能是昨天半夜喝水,有点浮肿。”

    乔西延的脾气,若是知道昨天发生的事,绝壁会冲到宋家给他难堪,事情只怕没完没了,她后天就考试了,在这之前不想横生枝节。

    “嗯。”乔西延点头,“校考你准备报哪儿?”

    “目前是吴苏那边,还有京城美院。”宋风晚低头喝粥。

    她说完这话,明显感觉到三个人的视线都齐刷刷射向自己。

    乔艾芸:“晚晚,事情处理完,你高三毕业,我就打算带你回吴苏定居,京城太远。”

    乔西延:“是啊,你一个女孩子跑那么远干嘛?乌苏那边美院不差。”

    严望川:“京城人多,人心难测,是虎狼之地,你一个人,不安。”

    ……

    宋风晚咬了咬嘴唇,“我就是去考试,能不能考上还是一回事,再说了,我也没定下来一定要去啊。”

    怎么三个人突然统一战线了?

    虎狼之地?

    有那么可怕?

    “校考多试两家也行。”乔艾芸笑着,“先吃饭吧,好好准备联考。”

    宋风晚点头应着。

    她最想去的还是京城美院,此刻这情形,她也不打算提这个,免得被群攻,还是安心准备考试,若是考上了,自己坚持,母亲也是没办法的。

    严叔也真是,平时一声不吭,这时候居然发表意见。

    京城不是还有三爷吗?

    还有谁能吃了她不成?

    **

    早餐之后,宋风晚循例在家备考,乔艾芸正和乔西延叮嘱事情,无非是让他照顾好自己哥哥,让他多注意身体之类。

    倒是严望川接了个电话,就匆匆离开了。

    他刚到楼下,就看到自己助理,在寒风中已经冻得瑟瑟发抖。

    “严总,您可算是下来了?”

    “到底谁把消息捅过去的。”严望川声响凛冽,堪比寒风。

    小助理急忙抬手,“我发誓,您的任何行踪我都没和老夫人透露。”

    “我知道不是你,先让人打听一下。”

    “那现在……”

    严望川坐上车,先给自己母亲打了个电话,刚接通,对面老太太语气就非常不悦,“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

    “妈。”

    “要不是听人说起,我都不懂你居然进了局子,打架?望川,除却婚事,你从没让我操心过,我能不担心吗?打你电话还不接。”

    “刚才静音没听到。”

    “你在云城是吧,因为乔老那女儿?”

    严望川没作声。

    “当年她要嫁人,婚约作罢,你是答应的,回来又差点把自己折腾出毛病,我真搞不懂你,这么多年,你不找对象,就是心里放不下她……”

    “这一晃眼二十多年了,她都结婚有孩子了,你这小子怎么这么死心眼!”

    “算是栽在她手里了!当年我就不该同意你去乔家学艺。”

    ……

    “妈。”严望川本就嘴笨,完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就想和她在一起?”

    “嗯。”

    “那你先回来,好好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老太太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严望川盯着手机看了许久,他是独子,至今未婚,本就觉得愧对母亲,对她要求自然很少违逆。

    “严总?”助理转头询问。

    “订机票,回南江。”

    助理点头,打电话订票,“您好,帮我订两张最快的,从云城飞往南江的机票……”

    “一张。”严望川提醒。

    小助理一脸懵逼。

    “你留下盯着她,有事通知我。”

    小助理僵硬的扭了扭脖子,他这是被抛弃了?

    **

    南江严家

    严老夫人挂了电话,不住叹气。

    “老太太,先生做事一向有分寸,您别太担心。”

    “那是没遇到他在意的人和事。”知子莫若母。

    “不过先生也是奇怪,这么多年,多少姑娘想嫁到严家,那位都结婚生孩子,他怎么就对她念念不忘?她也配不上我们先生啊。”

    她这话说完,严老夫人睥睨了她一眼,“乔家的女儿,轮得到你来评论配不配?管好你的嘴。”

    女佣吓得脸发白,“老太太,我不是说她不好,我就是……”

    “管不好嘴,就不用在严家做事了。”

    “对不起,我……”

    “还不赶紧下去!”边上一个老姑姑急忙扯着她下去。

    老太太就一个儿子,若是不喜欢乔艾芸,以前也不会想娶她进门,偶尔私下念叨,也不敢当着严望川的面,生怕戳了他的心,久而久之,也就不提她了。

    也不知这心里对她是怨多,还是恨多。

    抑或有些怜惜。

    先生那脾气倔,还死心眼,老太太若是不答应,就怕两人关系日后会生变……

    “黄妈。”

    “老太太。”方才那位老姑姑急忙走到她跟前。

    “你去找人帮我问问,刚才和我说话的冯家夫人,最近都和谁接触了?”她是早上出门遛弯,从别人口中得知自己儿子进了派出所。

    “我明白。”

    “我都没收到消息,有人就紧赶着把事情往我这里捅,这是打算拿我这个老婆子当枪使啊。”严老夫人低头摩挲着手上的玉镯。

    “您是说,这是有心人故意的?”

    “防着点总是好的,我们严家从不对外树敌,但也不允许别人算计我老婆子。怕是有人想借我的手,牵制望川,对付乔家那丫头……”

    “那您还把先生叫回来?”黄妈一脸不解。

    “我需要和他当面聊聊,才能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不是小事,电话里说不清。

    老太太见惯了风雨,看事也是通透,若是她儿子离开两天,乔艾芸就“活不成”了,这样的人,以后就算进了严家,也难撑大局。

    **

    乔艾芸得知严望川离开,还是在他登机以后。

    她发了个信息给他。

    这几天谢谢你了,手上受伤还是要多注意些,一路平安。

    这是她第一次给自己发信息。

    严望川盯着信息反复看了几次,直到空姐催促,他才勉强关掉手机。

    **

    之后几天,倒是平安无事,宋敬仁也没来找麻烦,因为宋风晚要考试,乔艾芸最近极少和律师碰面,想等她考试之后再处理离婚事情。

    宋敬仁也没作妖,她还想着,不是良心发现,就是上会被打怕了,总归能让她安心几日。

    考试前一天,吃了中饭,她就收拾了东西,和宋风晚住进了云城大学附近的一家连锁酒店。

    她们抵达酒店的时候,酒店大堂几乎都是十七八岁的学生,男男女女,也有家长陪同,在一块儿讨论明天会考什么内容。

    即将考试,宋风晚也略显紧张,架起画架,总有些心神不宁。

    “不想画就休息会儿,看看电视,之前复习的不错,要有信心。”乔艾芸笑着给她打气。

    “嗯。”饶是如此,宋风晚心底也是无比忐忑。

    天色刚黯淡下去,乔艾芸就带她出去吃了饭,天寒地冻,在外并没久留就回了酒店。

    约莫**点的时候,乔艾芸手机震动起来,是玉石店的经理,她平时帮忙经营打理乔家旗下的几家铺子。

    “曹经理,这么晚有事?”她已经提前通知过他,最近要陪女儿考试,没急事不要找她。

    “刚才我们在盘货准备关门,几个人冲进来,非说白天在我们这里买了假货,还把柜台给砸了。”

    乔艾芸拿着手机走出房间,“假货?这怎么可能?”

    玉石确实质量参差,有好有差,但是一分钱一分货,你花5000块,绝对不会给你4000块的货。

    “我们也和他们解释了,对方不听。”

    乔艾芸隐约还能听到打砸争吵声。

    “我们的产品都有证书的,里面的成分都是标注得一清二楚,上架销售也都严格检查,怎么会有假货。”

    “对方一直说我们店大欺客,完不听劝,还把店砸了,商场保安都拦不住,我已经打电话报警,您有空还是过来看看吧。”

    “我明白。”

    乔艾芸和宋风晚打了招呼,让她早点休息,就匆匆出了门。

    宋风晚一脸茫然,都这么晚了,出什么事这么慌张?

    **

    京城,云锦首府

    傅沉此刻正盯着怀生写作业。

    他错过了学前教育,现在正在补习拼音字母,写得歪七扭八,不堪入目,傅沉瞥了两眼,“为什么有人能把拼音写得这么丑。”

    “我刚学,肯定不好看,你对孩子要有耐心。”

    傅沉轻哂,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等以后三叔家有了孩子,您也会嫌弃他写字丑?”

    “写的不好就是不好?还能硬夸?”傅沉说得理所当然。

    殊不知这以后傅三爷的脸,被打得啪啪响。

    “三爷,有情况。”十方推开门,招呼他出去。

    傅沉看了眼怀生,“继续写,我出去一下。”

    怀生抿抿嘴,手指用力,铅笔芯断了。

    傅沉刚出去,十方就急忙开口,“云城那边有动作了。”

    “嗯。”

    “严总前两天回南江,目前还没回去,而且他这次动作不小,还扯到了乔家的玉石铺子……”

    “既然扯到了乔家,就得通知一下乔家人。”傅沉轻笑。

    “您是说乔少爷?”

    “乔先生既然闭门不出,信息闭塞,就找人把消息递进去,怎么做,你应该清楚。”傅沉希望乔家人出面,但不是乔西延。

    这件事,有人比他更合适。

    “我明白。”

    傅沉低头摩挲着佛珠,眼底暗光涌动。

    某人要是紧赶着找死,他不介意送他一程。

    搞事情,还真会选时间。

    ------题外话------

    不出意外,明天开始虐渣父,吼吼~

    很快乔家舅舅就登场啦,有人期待不……

    三爷很快就会找晚晚去了,嘿嘿,以后你敢说自己孩子写字丑,怕是会被晚晚打死捂脸

    剧透一点:严师兄的母亲不是坏人,这点不用猜啦,只是心里有些疙瘩,这点大家应该都能理解吧

    **

    再次谢谢大家给月初的票票和打赏,谢谢^_^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