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70 机关算尽,严师兄被包养?

170 机关算尽,严师兄被包养?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酒店内

    宋风晚洗漱完,又温习了一遍老师上课强调的注意点,检查明天要用的东西,一直等到十点,才接到乔艾芸的电话。

    “晚晚。”

    宋风晚明显听到她电话那边还有呼啸的风声,“妈?你什么时候回来?”

    “玉堂春这里盘货出了点问题,我过来看看,可能要晚些,你先睡,别熬夜,明早想吃什么……”

    “都行吧。”宋风晚知道她不想多说,也没追问。

    两人又说了两句,才把电话挂断。

    宋风晚想着玉石店盘货,总不至于出大问题,也没多想。

    **

    云锦首府

    傅沉和宋风晚发完晚安信息,偏头看着对面的十方。

    “事情现在如何了?”

    “闹得很大。”十方摊了摊手。

    “卧槽,您都不懂,那几个人压根不是什么买得起玉石的人,家里虽然不穷,但极为贪财,吝啬扣门,压根不会花大几千去买玉镯。”

    “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搞事情。”

    傅沉腕上挂着沉香佛珠,指腹摩挲着垂落的那块芙蓉石,不发一言。

    “到那边,不由分说,就先把店砸了,打伤了几个店员。”

    “保安没拦住,乔女士过去的时候,也被挠了几下,好像脖子上伤了。”

    傅沉眯着眼,“现在那边什么情况?”

    “都被警察带走了,这种事情,到最后只能是协商赔钱,这家人平时那么吝啬,现在倒是大方,一口就答应赔偿,就说不想坐牢。”

    这一看就是有人设计好了。

    “呵——”傅沉轻哂。

    若是赔偿的钱不是他们自己出,去警局喝个茶还能赚来一笔不菲的收入,这种事自然有人做。

    “一家五口,还有一个男孩才15,男孩晚些应该会被送回家。”十方咋舌。

    “太特么缺德了吧,明搞不成,就来阴招,还是在这种时候,特么的。”

    “自己说是假货,就能去闹事,把人店给砸了?”

    傅沉摩挲着芙蓉石,“现在芸姨情况如何?”

    “从派出所出来,又去了趟医院,看一下受伤员工,应该待会儿就回酒店了。”

    “挑着女儿要考试,最忙的时候搞事情,这特么不是成心不让人安生吗?”

    “宋小姐要是知道这件事,肯定心里不安,要是耽误考试,这不成心要毁了她的前程嘛……”

    傅沉那双幽沉冷峻的眸子微微眯着,“毁她前程?”

    “我能毁他一辈子。”

    “他已经宣战了,这件事怕是不会善终,怕是才开始……”十方耸肩,一脸无奈,“为了财产,至于吗?”

    “不牵扯到利益,不会暴露人性。”傅沉撩着眼皮,眸底神色未明。

    **

    翌日

    可能是马上要考试,心底难免紧张焦虑,闹钟没响,宋风晚就醒了,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傅沉的信息已经来了。

    别紧张,考试加油。

    后面还有一个加油的表情包。

    宋风晚低声笑着,给他发了个点头的表情,就赶紧起来换衣洗漱。

    她走出房间的时候,乔艾芸正在准备早餐。

    “还没到时间,怎么起这么早?”乔艾芸仍旧穿着昨天的衣服,房间空调温度高达20度,她脖子上还缠着围巾。

    虽然在笑,可是神色明显憔悴,眼睛浑浊,盘满红血丝。

    “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宋风晚走到她身边。

    “你考试,我还跟着紧张,昨晚回来就睡不着了,生怕睡过时间。”乔艾芸笑着,“你赶紧再去检查一下东西,准考证什么的,都别忘了,马上就能吃饭。”

    “嗯。”宋风晚满腹狐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考试之前,考场部处于封锁状态,去的太早也进不去,宋风晚吃了早餐,窝在酒店看了会儿书,开考前四十分钟才从酒店出发。

    乔艾芸一直送她到学校门口,里面是径直送考人员进入的。

    “上午结束,直接回酒店,我做好饭等你。”

    宋风晚点头。

    “别紧张,要相信自己。”乔艾芸叮嘱半天,才让她进去。

    **

    美术考试只有一天

    上午考素描加速写,下午则是水粉,宋风晚进入考场后,自然心无旁骛,认真考试。

    中午回酒店,乔艾芸也并无异色,还特意给她做了条鱼。

    考试时间素来压缩得很紧,宋风晚几乎没喘息,就进入了下午的考试。

    乔艾芸送她进了考场,长舒一口气。

    待她身影消失,才打了车,直奔律师楼,昨晚的事情,还有不少后续情况,亟待解决。

    无非是关于赔偿和员工医疗费的赔付问题,关系到金钱问题,这事还牵涉一些民事追责,乔艾芸早上联系了律师帮忙处理。

    当她到律师事务所,准备和律师一起去派出所的时候,却发现事情已经朝着不可预期的方向发展。

    女律师叫耿瑛,四十出头,穿着精干的小西装,将一段视频放在了乔艾芸面前。

    乔家的玉石店,国范围就只有6家,都开在市中心的黄金旺铺,昨晚发生打砸的事情,已经被人拍下发到了网上。

    截取的部分,就是那一家人质问他们出售假货,还和员工发生争执的画面。

    网友评论都是各执一词。

    “玉堂春是老字号了,怎么会买假货,我每年都在那里买东西送人,从没发现有假货。”

    “我看这家人就是去敲诈的吧,毕竟假一赔十。”

    “那么大的店,可能真的有些残次品,像我这种不认识玉石的,就是由着他们忽悠,我以前旅游时候花几万块一块玉,回家找人鉴定,他们说最多就两三千。假玉太多。”

    “可能好坏掺和在一起买的,毕竟不识货的人多,没想到这次出事了吧,而且玉堂春东西是真的贵。”

    ……

    耿瑛双手抱臂,看着乔艾芸,“发生这么大事,您昨晚怎么没第一时间联系我?”

    “发生得太突然了。”乔艾芸看着网友评论,眉心拧紧。

    “您现在是在打离婚官司,如果一旦您的声誉受损,对方完可以拿这点攻击,可能有些证词就没可信度了。”

    “法官采用证词证物,势必会对当事人的信誉度进行考量。”

    “玉堂春是你在经营,现在却在卖假货,这件事若是不好好处理,对方说您是个满嘴谎言的骗子,我怕提供的所有证物,可信度都会大打折扣。”

    乔艾芸昨晚忙到夜里三四点,一夜未睡,脑子有点晕。

    她想过,整件事有幕后推手,故意搞破坏,压根没把事情与离婚官司扯到一起。

    相比较几十万的赔偿,离婚官司牵扯到的过亿财产分割,这就是小钱。

    “混蛋!”乔艾芸气得身子发抖。

    “这件事在网上发酵,事情真假不说,对你声誉肯定不利。”

    “我明白。”

    “那我先跟你去警局处理后续问题。”耿瑛拿起外套,公文包就跟她往外走。

    **

    两人刚出律师楼,立刻就被一大群记者围住。

    那群人显然在这里等了一会儿,看到乔艾芸出来,立刻扛着长枪短炮,一窝蜂的部涌入。

    “乔女士,请问您真的出轨了吗?”

    “您和照片中的男人,是否真的有私情,您现在打离婚官司,一直强调宋先生出轨在先,你们之间是不是早就开始各玩各的。”

    “玉堂春爆出假货,听说您还包养小白脸,请问接下来的离婚官司到底要怎么进行。”

    “请问照片中的男人是谁?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啊,宋小姐真是宋先生的亲生女儿吗?”

    ……

    乔艾芸脑子有一瞬间是懵的。

    她以为这群记者跑过来,问的是关于玉堂春假货的事情,这突然冒出来的出轨、小白脸又是什么?

    直到她听到有人提起宋风晚,这才直接炸了。

    完不顾挡在她面前的耿瑛,直接抬手打掉那个记者手中的话筒。

    “这位记者,有些话不能乱说。”

    “您这是恼羞成怒了?”周围都是同行,大家还扛着摄像机,“你这是想我动手?”

    “我就和你动手那又怎么了?”乔艾芸脸色铁青。

    “你就不怕我们报警?”

    乔艾芸哂笑,“报警?就是警察来了,你敢当我面说我女儿不是,我也不会放过你!”

    一群记者显然没想到乔艾芸敢当着镜头发火,往后退了两步,不敢上前。

    “说我什么都行,别带孩子。”

    耿瑛拉着乔艾芸往车子走,那群记者没敢追上去,只能看着两人离开。

    耿瑛开车,确定后面没有车子跟上来,才长舒一口气。

    而此刻乔艾芸手机上,已经传来了不少新闻。

    基本都是她和严望川的,不过他的脸部都被打上了马赛克,认不出是谁,只有她的分外清晰。

    所有事情一环扣一环,若是还不清楚背后的人是谁,乔艾芸就真的脑残了。

    “宋敬仁,你特么无耻!”乔艾芸气得眼眶通红。

    “那个男人……”耿瑛作为她的律师,自然得清楚两人的关系,不然对方要是开庭的时候,提出什么致命性的证据,案子就完了。

    “我们就是朋友,他是我师兄,我们之间没什么。”乔艾芸捏紧手机。

    “对方设计好的,我怕这样下去,离婚时候,抚养权争夺都很困难。”

    “简直龌龊!”

    “想想办法吧。”耿瑛叹了口气,离婚官司她打过很多场,到最后把孩子都牵扯进来的,实属罕见。

    为了点钱,真够丧良心的。

    **

    南江严家

    严望川得到助理发来的消息,衣服都没换,从楼上狂奔下来。

    一下楼,就看到自己母亲正坐在客厅,似乎在等他。

    “妈。”

    “去云城?”严老夫人抬眼看他。

    “已经牵扯到我了,您之前说得不错,我想帮她,时机不对,被人拿了把柄。”他站在那里,冷着脸,笔直站着,岿然不动。

    眼神坚毅,似乎她说什么,都无法撼动他的决定。

    “我们严家注重声誉,他是笃定我不可能让你站出来,承认那个人‘奸夫’是你,也是机关算计。”

    “妈。”

    “别一副死人脸对着我,搞得我像是恶妇,去吧去吧。”老太太一脸不悦。

    “谢谢妈。”严望川说着驾车出门,直奔机场。

    **

    从机场出发的,并不只有他一个人。

    京城机场候机大厅内

    傅沉随手翻着一本杂志,神色闲适,任凭风雪来袭,也处变不惊。

    “三爷,严先生从南江出发了。”十方弯腰,附在他耳边,压低声音,小声说了几句。

    “嗯。”

    “乔家那位也出门了。”

    此刻广播提示飞往云城的航班开始登机。

    傅沉将杂志合上,勾了勾嘴角。

    等他到云城,赶到学校,刚好能赶上她出考场,所有时间都卡得刚刚好。

    ------题外话------

    咳咳,要虐渣了,有木有很鸡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