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71 三爷心机太深,壁咚晚晚(2更)

171 三爷心机太深,壁咚晚晚(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傅沉刚上飞机,就收到最新消息。

    “三爷,乔女士决定召开新闻发布会了,就在今天晚上八点。”十方刚收到消息,就看了眼身侧的人。

    傅沉已经翻开一本《大明咒》,神色温和,不惊不动。

    “嗯,时间可以,差不多大家都到了。”

    “也不知这她手上到底有多少证据,就怕弄不好,赔了夫人又折兵。”乔艾芸之前行为处事,太过温和,十方难免担心。

    “芸姨不是手段不够,是一直没用,她做事考虑太多,若是和宋敬仁一般,罔顾人伦,你想过晚晚现在的处境吗?”

    十方一怔。

    父母离婚,各种撕逼,最后受伤的还是孩子。

    “之前严望川揍了宋敬仁,他没追究,心里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定然是憋着大招。”

    “他居然敢公开照片,那上面就是严先生,他就不怕严家追究?”这点十方非常不理解。

    傅沉翻了一页经书。

    “他用了手段,把消息捅到严家,严望川不得不先回南江。”

    “现在牵扯到婚外情,出轨,若是严望川自己不出面,谁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这种事一旦深入为主,大家自然觉得两人之间肯定有猫腻。”

    “况且两人还有过婚约,严望川这么年私生活非常干净,他若跳出来,对他和严家都是打击,怕是他母亲都不会同意。”

    十方压根没想得那么深入。

    还觉得宋敬仁简直大胆,简直是在找死。

    经过傅沉分析,才觉得宋敬仁为了这一天,环环相扣,机关算尽。

    “所以严先生一旦跳出来,大家就以为他和乔女士就是有一腿,怕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妈的,手段真特么脏。”

    “现在连宋小姐都牵扯进去了,甚至有人怀疑她的身世,还特么帮他洗白,说两人各玩各的,半斤八两。”

    傅沉低头看着佛经,宋敬仁的那点手段,他心中早如明镜。

    “而且传统思想,男人出轨,很容易被原谅,似乎理所当然,女人一旦出轨,那就该浸猪笼,天打雷劈。”

    “三爷,你都不懂,现在网民说话多难听。”

    “特奶奶的,这宋敬仁简直该死。”

    ……

    傅沉叹了口气,他就不能消停点?

    “先生,不好意思,麻烦您把手机关掉。”空姐过来提醒,“麻烦您说话小点声,谢谢配合。”

    十方这才停止嘴炮,傅沉方才觉得世界清静了。

    若非千江前些日子右臂受伤,轻微骨裂,需要静养,他才不想带十方出门。

    一个男人一张嘴,比五百只鸭子还聒噪。

    **

    整个云城因为经历玉堂春售假、乔艾芸出轨事件后,已经满城沸燃。

    经由乔艾芸发声,要举行发布会,在寒冬中,群情高亢,都在期待接下来的后续,不少网友也在等着她发声。

    玉堂春是乔家创办的玉石店,百年老字号。

    在几十年前,国家经历战乱,刚恢复和平,对外建交,甚至作为国礼对外馈赠,加上乔老的生平事迹被人扒出来,整个乔家都被盯上了风口浪尖。

    “乔家是真的堕落了,卖假货简直丢人。”

    “真相如何都不知道,大家还是不要先急着下定论。”

    “玉堂春这么多年一直走下坡路,不是没道理的。”

    ……

    关于乔艾芸的攻击性言论,那就简直不堪入目。

    就连荡妇之类的字眼都开始频繁出现。

    “发布会这边我会帮你盯着,你去接女儿吧,不过外面记者很多,你走后面,避开点。”耿瑛正在汇总材料。

    今天这个发布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直接关系到后续的离婚事件。

    她不得不重视。

    “我明白,麻烦你了。”乔艾芸朝她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开。

    耿瑛盯着她背影看了半晌,无奈得叹口气。

    因为帮她打离婚官司,她已经从不同途径收到了威胁信息,换做别的律师,恐怕已经知难而退了。

    同样身为女人,看过她提供的资料,耿瑛就决定接案子了,能患难,富贵之时百般算计,人性最丑陋的一面,暴露得干净彻底。

    乔艾芸刚想从后门出去,发现就连后门都被记者堵住。

    就在她心里着急之际,接到了傅家的电话。

    “喂,傅老。”此时接到长辈电话,乔艾芸难堪的不知如何面对。

    “新闻我都看到了。”

    换做平时,他是不会关注这类新闻的,牵扯到了乔家,他肯定得上点心。

    “我对不起父亲,让他一辈子的心血被人糟践。”她声音颤抖着。

    宋敬仁这次真的是每一下都踩着她的底线。

    “这不能怪你,有人存心设计,防不胜防。”所有事情发生的太凑巧,傅老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关窍。

    “嗯。”

    “我让老三过去帮忙了,最起码晚晚那边你别担心,我会让老三照应着,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可以让老二和她媳妇儿帮衬点。”

    “不用,我自己可以,谢谢您。”乔艾芸一听宋风晚有傅沉照应,再也没什么,比这个更加让她放心。

    “这时候您能帮我,真的太感谢了。”

    傅老笑了笑,“当年没有你父亲,就没有我们傅家的今天,这些就是举手之劳。”

    “你的性子一点都不像你爸,他的性格雷厉风行,若是他在,怕是那小子活不过今晚。”

    乔艾芸听他调侃自己父亲,倒是忍不住笑出声。

    若是他父亲听到这话,怕是棺材板都压不住要跳出来和他理论。

    “行了,你去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傅老说着挂了电话。

    锦上添花谁都会,雪中送炭才最难得。

    乔艾芸眼眶泛红,又是傅沉,真是欠了他太多。

    不过他去接晚晚,那边她就不担心了。

    **

    傅家老宅这边

    老太太一直挨着傅老,听他将电话打完。

    “这个姓宋的,真不是个东西。”老太太气得不行,“就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真缺德。”

    “行了,安静等消息吧。”

    “幸亏老三通知我们,不然我们都不懂出了这么大事。”

    京城距离云城相隔千里,两位老人又不上网,有些消息自然闭塞一些。

    “希望老三赶得上,能帮点忙。”老太太叹了口气。

    傅老摩挲着手机,“老婆子,你说老三对宋家的事情是不是太过上心了?”

    “除却他那几个朋友,就连自家的小辈出事,他都不管不问,按照他的脾性,就算收到消息,也该置之不理才对。”

    “还亲自过去,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老太太一听这话,顿时炸了。

    “你怎么说自己儿子的,老三在你眼里,就是那么凉薄无情的人?”

    “还不对劲?我看你就是闲得慌,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老三有什么问题?”

    “现在事实就是乔家确实出事了,他通知我们难道不对,他对我们家有恩,帮忙有问题?连自己儿子都猜忌,你今天是不是没吃药?你这老糊涂。”

    傅老被怼得没话说。

    他就是说一下心里的想法而已,她这横眉冷眼的,活像要吃了他。

    太可怕了。

    惹不起。

    “我去吃药。”他起身离开沙发。

    老太太冷哼,“那是你儿子,你都把他当什么人了,你的政敌?还不对劲?难不成他去帮忙,还能有其他动机。”

    “宋敬仁这个丧尽天良的混蛋,做的龌龊事,是个人都看不过眼。”

    “他帮忙,太正常不过,他今天要是坐视不理,我就不认这儿子了。”

    ……

    傅老倒水吃了点降压药,尽量缩小存在感。

    以后傅沉和宋风晚关系曝光……

    二老才惊觉,傅沉这厮为了方便“偷情私会”小姑娘,算计了他们很多次,拿他们当幌子。

    打着帮忙的旗号,正大光明去见宋风晚。

    所以事情爆发,傅老差点被气得晕过去。

    谈恋爱,拿他当幌子,自己一世英名,却被亲生儿子毁得干净彻底。

    **

    宋风晚下午考完水粉,走出考场的时候,由于冬天天黑的早,天色已经灰败黯淡。

    深灰的天空,吹着寒风,凉意瑟瑟,让人十分不舒服。

    她戴上围巾帽子,上了个洗手间才缓缓往外走。

    很多考生三三两两还在讨论方才考试表现如何。

    宋风晚打开手机,还没等查看未读信息,傅沉的电话就打来了。

    他还真会卡时间。

    “喂——”宋风晚手指冻得发红,考场空调不制热,窗户还透风,差点没把她冻死。

    “考试结束了?”

    “嗯,已经出来了。”她刚才去洗手间,需要排队,耽误了不少时间,很多考生都已经走出校门,错开了人流高峰期。

    “走到哪儿了?”

    都是学生,又是冬天,都捂得严严实实,根本分不出谁和谁。

    “还没到门口,怎么了?”宋风晚低头擦了擦鼻子,鼻尖居然被冻出了清水,她低头翻了纸巾擦鼻子……

    “感冒了?”

    宋风晚一愣,下意识抬头,就看到傅沉就站在距离校门口,身高优越,在人群中越发惹眼。

    她心头一热,刚朝他走了两步,傅沉已经更快的朝她走过来,不待她反应,就将她一把搂进了怀里。

    “唔——”宋风晚大惊之色。

    疯了!

    乔艾芸说好要来接她的,要是被她看到,就完蛋了。

    “你干嘛,你快松开。”宋风晚伸手推搡,急得声音都变了。

    傅沉低低笑着,蹭了蹭她的毛线帽,“怕什么?芸姨有事来不了,我来接你。”

    “我妈……”

    “把你吓得脸都白了。”傅沉松开她,将她围巾往上拉了一寸,牵着她的手往外走。

    “三爷……”周围还有很多人,她何曾在公开场合和人拉过手,羞得慌。

    “是三哥。”

    宋风晚脸微微发烫,怯生生的查看四周,生怕遇到熟人。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怎么还关注称呼这种东西。

    “手很凉,我给你捂着。”傅沉攥着她的小手,指腹轻轻搓着她的手背。

    宋风晚想把手抽出来,可是太暖和了,她舍不得,就由着他牵着。

    路过校门口的时候,还遇到了不少记者,宋风晚只露出两只眼睛,他们看到傅沉,多看了两眼,毕竟这么好看的人不多见,压根没注意跟在他边上的就是他们要等的人。

    宋风晚和乔艾芸打了个电话,确定她有事,委托了傅沉,才安心跟他走。

    傅沉轻哂:丫头片子,难不成以为他是人口贩子?

    乔艾芸当时怕她考完试太累,订了两个晚上的房间,所以她的东西都还在酒店里。

    宋风晚和傅沉自然先回酒店。

    她刚拿出房卡开门,房卡刚插入房门内侧控制电源的凹槽内。

    她整个人忽然被一股大力推进去,房卡蹭落,方才打开的灯,尽数熄灭……

    宋风晚下意识惊呼一声,整个人就被压在了墙上。

    “嗙——”的一声,房门合上。

    ------题外话------

    三爷,我觉得现在……

    咳咳,不是撩妹的时候,你觉得呢?

    傅老要知道自己被儿子算计,估计要家法伺候三爷,哈哈,三爷是正大光明过去的,很强势捂脸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