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72 虐渣:让你永无翻身之日(3更)

172 虐渣:让你永无翻身之日(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酒店房间,静谧无声。

    未曾彻底合上的窗帘,一丝光线渗透进来,孱弱微然,只能依稀看清房间陈设轮廓。

    “三……三哥?”宋风晚倒吸口气,鼻息间有种不属于自己的味道。

    后背抵着微凉的墙,他整个人贴过来,禁锢着她的身子,近在咫尺的热气,落在她脸上,温柔灼热。

    他微微靠近,微凉的鼻尖蹭在她脸上。

    “晚晚。”

    “唔?”宋风晚整个人往后紧贴,不敢妄动。

    “的脸好烫,像是在发烧。”

    宋风晚咬了咬唇,“靠得太近了。”

    她伸手,试图将她推开,双手落在他胸口,就被他一手按住。

    隔着羽绒服,似乎都能感受到喷张的心脏跳动。

    手心逐渐发烫。

    “有没有想我?”鼻尖蹭着,皮肤轻轻碰触,惹人心悸,“嗯?想了么?”

    “先放开我。”宋风晚声音越发绵软娇弱,两人身子紧贴着,驱散寒意,莫名多了些温情暧昧。

    傅沉借着暗淡的光线,看着近在咫尺的唇,喉咙滚动着。

    有点干热。

    “先挪开点,压得我不舒服……”宋风晚急着推开他,他身子稍微抽离半寸……

    她心头一松,压迫感抽离,方才觉得舒服些,某人却忽然抓着她的手,按在她头顶上方,欺身压过来……

    “三……唔——”

    淹没无声。

    压着她的唇,并为深入,就这么紧贴着,也足够她心悸不止。

    傅沉在她唇角啄了一口,“啵——”的一声,宋风晚心跳紊乱,小脸绯红一片。

    “晚晚,对不起。”傅沉错开头,贴在她耳边,低声厮磨。

    道歉?

    这又是什么路子?

    “我实在没忍住。”

    宋风晚血气上涌,气得要命。

    而某人已经抽身离开,捡起地上的房卡,插入凹槽,伴随着滴滴答答的电源连接声,整个房间亮如白昼。

    “别站在门口,快进来坐。”傅沉打量着房间,就是简单的小公寓,两居室。

    他顺手将宋风晚的考试用品都拿到桌上。

    宋风晚气急败坏,这到底是谁的屋子啊。

    “的手机呢?”傅沉忽然朝她伸手。

    “嗯?”

    “刚才不是说快没电了,我帮充电,先去换个衣服,我带去吃饭。”

    宋风晚画了一天的画,身上难免蹭了些颜料。

    她刚摸出手机,就看到一个微信内容。

    浪里小白龙:【妹妹,新闻我都看到了,别怕,有什么事可以找哥哥,哥都帮!】

    “手机给我?”傅沉挑眉。

    宋风晚从昨晚开始就觉得不对劲,原本说好,今天考试结束,和乔艾芸吃烤肉的,她爽约就算了,连傅沉都来云城,还有段林白的话。

    她立刻打开手机,她的各种软件推送虽然是关掉的,但是一点开,各种头条还是有的。

    关于乔艾芸要举行发布会的消息立刻就蹦了出来,下面各种事情原委的链接层出不穷……

    “晚晚。”傅沉看她的样子,也知道瞒不住了。

    宋风晚抱着手机,看了五六分钟才把事情捋清楚。

    “是他干的?”她看向傅沉,要个答案。

    “芸姨不想牵涉进去,她已经在处理,会有人帮她,这点别担心。”

    “我就想过去看看,让我在这里等着?”她会疯的。

    傅沉看她焦急的模样,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发布会还没开始,去换件衣服,我带过去。”

    宋风晚抬脚往卧室跑,换了个外套,拉链都没拉上,匆忙跑出来,“好了,我们走吧。”

    “都没开始,不用这么急。”傅沉弯腰,帮她系上拉链,贴心的帮她戴好围巾,低声叮嘱,“这是大人的事情,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别冲动。”

    “嗯。”宋风晚认真点头,扯着傅沉就往外走。

    这人可真是磨叽。

    **

    华茂酒店

    发布会尚未开始,现场已经挤满了人,各路媒体占好位置,架好设备调整镜头,等着乔艾芸出现。

    七点五十左右,乔艾芸和耿瑛在两个保安的护送下走上了发布会的舞台上。

    镜头聚焦,闪光灯持续了约莫五六分钟。

    “玉堂春到底有没有卖假货啊,毁了乔老的一世清誉,要脸嘛?”

    “那照片是真的吧,一边和现任丈夫离婚,一边和其他男人同居,要脸不?”记者总是无孔不入的,不知从哪儿翻找出严望川出入她单元楼的照片。

    “嘴巴能干净点吗?她还没说话,要是想搞事情,就滚出去。”

    也有过来围观的记者群众,实在听不得难听的污言秽语,忍不住出声阻止。

    “这么帮她,该不会是她请来的吧。”

    “发布会都没开始,就在这里带节奏,我看才是居心不良。”

    ……

    而此刻宋敬仁就在现场,躲在角落。

    “宋总,我们还是走吧。”张秘书紧张得要命,这要是被人发现,就完了。

    做贼都心虚,事情如何,除了宋敬仁,他最清楚。

    “急什么,我想看看事情闹到这个份上,她还能做什么?”宋敬仁戴着口罩,眼底阴鸷狠辣,眼角还有藏不住的淤青尚未消散。

    “可是……”张秘书挡着脸,生怕被人认出来。

    “我要看着她身败名裂,想夺走我的东西,还弄了个严望川对付我,真当我好欺负?”

    而此刻……

    傅沉和宋风晚已经到了酒店二楼,这边有个主控室,负责发布会舞台灯光一类,可以清晰看到台下发生的一切。

    **

    晚上八点准

    耿瑛拍了拍话筒,“好了,麻烦大家安静一下,我们发布会要开始了。”

    所有人安静,等着乔艾芸开口。

    她试了一下话筒,“首先感谢大家这么冷的天为了我特地出来,这次开发布会,最主要的是想阐明一件事。”

    “一件事?乔女士,不应该是两件?假货?出轨?”记者早就迫不及待。

    “您这么打断别人的话,是否太不礼貌。”乔艾芸眯着眼,她今天穿了一身黑,里面白色衬衫,头发盘起,利索干练,给人的感觉就非常凌厉。

    “若是再有下次,我马上让人请出去。”

    “我既然公开露面,必然会把所有事情给大家一个交代,我尊重公众,才会开发布会,在这段时间里,麻烦大家也给我一定尊重。”

    乔艾芸冷静大方,说话不紧不慢,徐徐而来。

    就是刚才一副狗急跳墙的几个人,都不好意思和她咋咋呼呼。

    “首先来说一下昨晚玉堂春出现假货的事情,我知道我说什么大家都是不信的,所以我把当时打砸店铺的当事人请来了。”

    众人以为乔艾芸可能会声泪俱下的解释一番,没想到一来就放大招。

    直接就跳到当事人部分。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在两个保安的护送下走到台上,她穿得异常朴素,面对镜头,局促紧张,双手垂在两侧,不停扯住衣服,眼神仓皇失措。

    “这个人相信大家都认识吧。”乔艾芸将她请到自己身边,“就是当时打砸玉堂春的其中一人。”

    “昨晚一共5个人,都被警察带走了,其中的一个孩子未成年不便拘留,她就是这位孩子的母亲,也是当天去店内买玉镯的人。”

    “她当时并未动手,也没参与打砸,我和派出所联系之后,保释了她。”

    乔艾芸简单讲事情说了一下。

    “那现在是否可以和大家说一下事情经过。”

    那妇人攥着话筒,指尖发颤,在警局待了一夜,面容枯槁,没有半点血色。

    “我都和警察说了,和我们一家没关系,都是有人给钱让我们去闹事的,他说了事成之后,我们最多就是被关几天,就给我们一百万。”

    记者:“谁说的?”

    “宋敬仁!”她说得异常笃定。

    台下一片哗然。

    宋敬仁躲在角落,更是气急败坏。

    真特么胡说八道。

    “宋总,您冷静点。”张秘书拉着他,现在冲出去就完蛋了。

    记者提问,“怎么能确定是宋先生?”

    妇人舔了舔因为紧张,略微发干的嘴角,“之前他要认回私生女,到处都是新闻,整个云城谁不认识他啊,他那天虽然戴着墨镜,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宋敬仁差点没气得晕过去。

    认亲宴,大力宣传,确实是他的主意,见面那天,他戴着墨镜,谁曾想这妇人眼睛如此毒辣。

    记者:“所以的意思是,宋先生,高价雇佣们一家,恶意去玉堂春搞破坏?”

    “我都不知道什么玉堂春,是他派人把我们带过去的,让我们按照他说的做。”

    记者:“那现在为什么站出来反咬他一口?良心发现还是乔女士给了们更高的价钱?”

    乔艾芸听到这话,没作声。

    “是他先骗我们的,他说到时候只要赔偿损失,我们一家都不会有事,现在他们要起诉我们,还说要让我进去坐牢,把我儿子送到少改所,这根本和他说的不一样!”

    妇人提起这个,异常激愤。

    记者:“口说无凭,得给我们提供证据啊,不然谁相信?”

    “证据?”妇人眼睛胡乱瞥着,似乎有些慌了神。

    “若是没证据,这压根构不成指控,谁都知道他们夫妻在闹离婚分财产,谁知道是真是假?”记者提出合理猜想。

    “给我留号码了,我出来后一直想联系他们来着,一直找不到人。”妇人哆嗦着从口袋中摸出手机。

    像是要急于证明自己没说谎,直接就把电话拨了过去。

    现场很安静,等着电话接听。

    却不曾想从会场后方传来手机铃声。

    众人一扭头,就看到一个男人正慌乱无措的拿着手机,等他再想关机时,为时已晚。

    “这不是宋总嘛!”有记者,一眼就认出那个拿着手机的男人,身侧正是宋敬仁。

    “那位张秘书吧?他们怎么会来这里?”张秘书负责帮宋敬仁安排诸多事宜,经常和媒体打交道,记者大多认识他。

    宋敬仁怎么都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曝光,气得直上火。

    这个蠢东西,手机好歹调个静音啊。

    “就是他们!”妇人激动的指着宋敬仁。

    乔艾芸轻笑,“宋总,既然人都到了,躲在那里干嘛,请吧。”

    宋敬仁此刻已是骑虎难下,要是事情不解决,这些记者都不会放过他,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台。

    ……

    耿瑛给宋敬仁和张秘书分别递话筒。

    “就是他,是他指使我的,和我真的没关系,别起诉我,也别告我儿子。”妇人扯着乔艾芸的衣服,开始推锅。

    “少胡扯,我什么时候派去砸人店铺了。”

    “号码是他给我的。”妇人一看他不认账,有些着急,伸手指着张秘书。

    张秘书被吓得有些懵了,不知该说什么。

    反倒是宋敬仁格外冷静,“一派胡言,乔艾芸,我看简直疯了,是把小张的电话给她,故意来陷害我的吧?”

    “是发现事情洗不干净,找我出来背锅,污蔑我?”

    “我们好歹夫妻一场,为了打赢离婚官司,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宋风晚站在主控室内,听到这话,气得眼睛通红。

    太卑鄙!

    简直恬不知耻。

    “所以今天出现在这里,是想做什么?”乔艾芸不急不躁。

    “咱们毕竟当了二十多年夫妻,对我无情,我不能无义,我是想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谁曾想……”

    宋敬仁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众人又把视线对准了乔艾芸,毕竟仅凭妇人一面之词,实在不足为信。

    “这件事我已经报案,警方已经脸调查,当时这家人带去店内的高仿玉镯也已经送去检测。”

    “镯子拿到店内,这家人心虚,不敢让我的员工触碰,那上面除却他们一家的指纹,似乎还有点别的,如果们压根不认识,应该也不会采集到们的任何信息吧?”

    镯子这东西,表面光滑,若是不清洁干净,很容易留下皮脂。

    “警方根据她的证词,已经在摸排们见面地方的各种监控,现在天网那么发达,应该很快会有好消息。”

    “们如果问心无愧,不如现在就把手中的话筒给我,我想上面就有指纹,现在就去派出所检测。”

    宋敬仁还没动作,只听到“砰——”的一声,刺耳的电流声响彻整个会场。

    原来是张秘书一听手中的话筒会成为致命的证据,慌乱之间,手指一松,话筒落在了地上。

    耿瑛站在边上,刚要弯腰捡起话筒,张秘书一把将其推开。

    “小张,和宋敬仁不同,就是个普通的工薪层,要是出事,被他拖出来顶锅,抓进去做几年,这辈子就完了。”

    乔艾芸轻笑。

    “宋总——”张秘书哆嗦着嘴巴,“我不想……我……”

    宋敬仁直接转身,一巴掌抽过去。

    张秘书趔趄着,整个人摔倒在地。

    “她就是吓唬的,没看出来吗?蠢货,胡说什么?”

    张秘书脑子抽空,看着所有镜头闪光灯对准自己,更是慌得不行。

    记者也不傻,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乔艾芸说这话,确实有些夸大其词的成分,若是不做贼,压根不用怕。

    “乔艾芸,有本事就拿出证据来,少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宋敬仁气得脸色铁青,手指攥紧,横不能上前掐死她。

    乔艾芸从口袋中摸出一个U盘,走到他面前,“这里面有我几个小时前找私家侦探查的信息,包括和这家人见面的视频监控,就出现在城南一家小餐馆内。”

    “我要是只有这么一个证人,敢开发布会?”

    “宋敬仁,死到临头,还嘴硬,和这家人非亲非故,却私下会面,是真的想让我把视频公诸于众,让好好解释一下嘛!”

    宋敬仁轻笑,“胡说八道,我和他们一家,什么时候在城南见过面?”

    “那是在哪里!”

    “我们是在城……”乔艾芸问得太急,不给他思考时间,宋敬仁几乎脱口而出,又被他生生吞了回去。

    记者倒吸一口凉气。

    完犊子,彻底暴露了。

    乔艾芸直接把U盘甩在他脸上,“真特么无耻。”

    “——”宋敬仁气得伸手要打她。

    居然用激将法,故意诈他。

    “今天要是敢碰我一下试试,这么多记者在,若不是做贼心虚,就打啊!”

    宋敬仁气得浑身发抖,手举到半空,愣是不敢落下。

    倒是乔艾芸抬手,冲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一下。

    “啪——”

    耳光清脆响亮。

    “我太了解了,我吃准会过来,我手里确实没们碰面的证据?那又如何?”

    事情发生太短,乔艾芸没时间查证据,就是寻求警方,也需要时间,这步棋很险。

    她还是赢了。

    “也说了,我们多年夫妻,这么多年手上到底干不干净,比我清楚?真觉得做得某些腌臜事,我完全不懂?”

    “我想让这辈子翻不了身,不是难事。”

    **

    傅沉站在中控室,舌尖抵着腮帮。

    他以为乔艾芸手中有多大的筹码,原来是空手套白狼来了,不过若是对宋敬仁没有足够了解,也成不了事。

    宋敬仁还是太自负。

    这女人狠起来,真是惹不起。

    ------题外话------

    我已经预感到会有一大波刀片朝我飞来……

    o(╥﹏╥)o

    我要哭晕在厕所了,我真不会故意卡的,是最近情节咬得真的很紧(╥╯^╰╥)

    **

    我已经不敢求月票了,默默滚了……

    **

    推文:《侦婚:大叔娇宠妙探妻》情雪凝钰

    然而,一场变故,让他不告而别。从此,她把婚约作废,并将他拉入心底的黑名单。

    10年后,她18岁,他30岁。

    她是史上最年轻的重案组督察,他是警方特邀的犯罪心理学教授。

    犯罪现场,他有备而来,步步紧逼,将她“咚”在墙角:

    “知道单方面悔婚的下场吗?”低沉的嗓音带着邪魅蛊惑,“我敢保证,从现在开始,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敢要!”

    恶魔的笑容缓缓浮现,他给她的爱情和婚姻,下了最“甜蜜”的诅咒。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