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73 狠揍渣男,碰乔家你还不配

173 狠揍渣男,碰乔家你还不配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想让这辈子翻不了身,不是难事。”

    乔艾芸语气强硬,凤眸灼灼,落着寒光,微微仰头看着宋敬仁,眸底没有半点温情。

    此刻华茂酒店的会场内,前来凑热闹的群众和媒体记者都睁大眼睛,有些瞠目结舌。

    对他们来说,宋家是云城豪门,都说有钱人家很乱,夫妻反目,摆上明面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之前认亲宴的风波,还牵扯到傅家,只是在上流社会小范围传播,个中曲折,普罗大众知之甚少。

    可是现在不同,他们全程参与了撕逼过程,此刻俨然热血沸腾。

    “卧槽,要是宋敬仁派人干的,那就太不要脸了吧。”

    “连自己老丈人家都不放过,真没良心。”

    “我就说玉堂春怎么可能售假?简直胡扯。”

    “二十多年夫妻,用这种下作手段,真特么龌龊!”

    ……

    底下的议论声宛若声浪,越发高涨,像是要把宋敬仁吞没。

    **

    当众被一个女人威胁掌掴,作为男人,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乔艾芸却不管他,拿起话筒,“经过刚才的事情,事情真相到底如何,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了。”

    “在这里我和大家保证,我们玉堂春的所有玉石都是经过质检认证,有合格证书,大家如果有疑问,大可以去工商部门举报,发现一件假货,十倍赔偿。”

    “这次的事情,我会走法律程序,维护自身权益。”

    记者追问:“乔女士,那网上的那些照片……”

    乔艾芸嗤嗤一笑,看着身侧面色铁青的男人。

    “事情一环套一环,大家还不清楚么?这是有人想让我身败名裂,我出事,最大的获利者是谁,大家不是最清楚?”

    所有人镜头焦点,瞬间集中在宋敬仁身上。

    宋敬仁心头好像有股怒火直往头顶窜,面色铁青,刚才被打得侧脸,鲜红的手指印,隐约可现,红肿斑驳。

    “乔艾芸,别特么把脏水往我身上泼!”

    事已至此,宋敬仁再装似乎没什么必要,脏字都用上了。

    “我说什么了?我说那个人是了吗?”她斜眼睥睨了他一眼。

    居高临下,如视敝屡。

    鄙夷不屑,偏又带着傲慢无度。

    “宋总,这么猴急的跳出来干嘛?”

    “怎么着?做贼心虚?”

    底下立刻传来一阵低低的嗤笑声。

    “妈的,不打自招,就没见过比这个更蠢的。”

    “狗急跳墙了吧,乔女士可没指名道姓,还说自己秘书蠢,他特么才是傻子吧。”

    “网上那些照片要都是他弄的?这人为了利益,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

    宋敬仁手指攥紧,指节泛白。

    “乔艾芸,那照片难不成是我伪造的?难不成是我逼着和他出双入对?”宋敬仁面对镜头。

    “照片真伪,大家可以拿去检测,到底是真是假。”

    “别特么自己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全场哗然。

    这句话说得过于恶毒,还是用来形容自己妻子。

    大家没心情辨别他话中真假,只是将视线都集中在乔艾芸身上。

    觉得这个女人过于可怜。

    她端站在那里,腰杆挺得笔直,岿然不动,只是攥着话筒的手指青白发抖,眼角已被怒意染成一片血红。

    宋风晚就站在中控室,一听这话,转身就往楼下冲。

    “晚晚?”傅沉蹙眉。

    十方正专心看戏,完全没想到宋风晚会跑,压根没拦住……

    **

    现场经过一片短暂的沉寂后,乔艾芸朝着耿瑛使了个眼色。

    耿瑛才将一个文件袋递给他,余光瞥了眼宋敬仁。

    乔艾芸低头将牛皮纸袋慢慢打开。

    “这些东西,原本我是不打算拿出来的,既然闹到这个地步,我也不用帮遮掩……”

    她从里面翻找出一摞照片,一张一张放在记者的镜头面前。

    几乎都是宋敬仁和各色女人的亲昵照,还是不同时期的,有的照片上,宋敬仁还非常年轻。

    “照片是吧,我这里多的是……”

    “乔艾芸,特么疯了。”宋敬仁瞳孔放大,伸手要去抢夺照片。

    乔艾芸一个转身,将所有照片甩在他脸上。

    “哗啦——”一声,几十张照片,沸沸扬扬,落得满地都是。

    照片锋利的棱角从他脸上划过,刺痛钻心。

    “宋先生,说我婚内出轨,来给我解释一下,这些女人都是谁。”

    “我当年就是太年轻,说公司起步,出去交际应酬,逢场作戏,我就信了,倒是告诉我,什么样的逢场作戏,要爬到女人床上!”

    “难道是喝多了?不省人事?”

    乔艾芸哂笑。

    “这话信吗?不省人事还能在床上和其他女人翻云覆雨?宋总,我真佩服您!”

    宋敬仁一侧的脸被照片割出一道细长的伤口,一滴血珠滚落。

    他身子颤抖,听着下面众人的议论谴责,脸色更是凄厉惨白。

    “我就说,这些有钱人私生活很乱的,管不住下半身,怪谁?”

    “这乔女士也忍太久了吧。”

    “可能是为了家庭孩子,现在很多女人都这样,日子得过且过,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觉得生活还能继续,这次算是伤透了心!”

    ……

    “这都是假的,全部都是假的!”宋敬仁气急败坏。

    “那这个呢?”乔艾芸从牛皮纸袋里拿出一张略微发黄的纸张,上面写了很多东西,距离太远,记者镜头捕捉得都不清晰。

    手写的半页纸,还有签名手印。

    “这……”宋敬仁神色惊恐,仓皇无措。

    直接伸手,扯过那页纸张,试图将其揉碎……

    “反正是复印件,撕吧。”

    “乔艾芸,居然还留着这种东西,……”

    “对啊,这是第一次出轨给我写的认错书,是不是很意外我还保留着?”乔艾芸嗤笑,“那之后,确实对我很好,对晚晚也不错,我也说过,这种东西不必留着。”

    “我还是给自己留了一手,如果咱们好好过日子,这东西这辈子都见不了光,可是想和我鱼死网破……”

    “那我还有必要给脸吗?”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特么还写过认错书?

    ……

    宋风晚正从楼梯上一步步往下走,安静听着发布会现场的动静。

    每一步都像是踩在玻璃上,似乎她记忆中的一切都变得支离破碎……

    再也拼凑不出一幅完整的画面。

    眼眶通红,手指颤抖的几乎握不住扶手。

    ……

    **

    此刻发布会的舞台上

    宋敬仁手指打颤,伸手指着乔艾芸,“……狠。”

    他心里清楚,经过这次事件,自己将会彻底名誉扫地。

    “若想说这一切都是我伪造的,那和大家解释一下,江风雅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那是大张旗鼓要认回来的女儿?总不会要帮别人养女儿吧?”

    “她的年纪比晚晚还大?倒是解释啊。”

    乔艾芸苦笑,“当年脱离家里,和出来创业,有时候两三天才能吃上一顿饱饭,说不想让我们孩子这时候出生,跟着遭罪,我还觉得顾家。”

    “谁能知道,在外面,连特么私生女都生了!”

    乔艾芸抬起话筒,就朝他脑袋猛地砸过去。

    她手指颤抖,砸得偏了,没落在他脑袋上,而是砸到地上,闷声作响。

    宋敬仁也没想到,乔艾芸会把他所有老底抖出来,嘴唇气得打颤,面对底下记者质疑的目光,找不出一个完美的说辞。

    “宋敬仁……”乔艾芸面对他,深吸一口气,稍微平复呼吸。

    宋敬仁刚偏头看她一眼。

    不曾想迎面就是一记耳光。

    不少记者都忘记拍镜头,不禁懊悔。

    “卧槽,打得好!”

    “往死里打,这特么人渣。”

    一些义愤填膺的人,都恨不能冲上去踩他一脚。

    宋敬仁脸被打偏,嘴被轻轻撕裂。

    “我当初年轻,被的花言巧语蒙蔽,总想着再给一次机会,其实男人这种东西……”

    “一次不忠,终身不用。”

    “这巴掌是欠我的。”

    宋敬仁深吸一口气,强压着怒意,抬手揩了一下嘴角的血渍,尚未抬头……

    乔艾芸甩起另一只手,又是狠狠一下。

    “啪——”的一声脆响。

    “这是替晚晚打的,为了对付我,居然利用舆论,说她不是女儿?罔顾人伦,不配做他父亲。”

    “乔艾芸!”宋敬仁被打得急了,抬头冲她叫嚣着。

    “特么别以为我不真的不打女人?”

    “上回不就打了晚晚,亲生女儿都能下手,自然不差一个我?”乔艾芸面色讥诮。

    “……”

    宋敬仁手指攥紧。

    被人戳着脊梁骨的滋味,宛若架在火上烤,滋味煎熬。

    乔艾芸揉了揉手腕,冲他一笑,忽然抬手,迅雷不及掩耳……

    狠狠一记掌掴,这次下手最狠。

    有些记者镜头内的,都能清晰看到一点血水从宋敬仁口中喷出。

    “这是替我们乔家打的,我们家的清誉也是能损毁的?碰我们家?也配?”

    凤眸慑人,傲然而立。

    众人似乎习惯了叫她宋夫人,乔女士,似乎都忘了,她还是乔家唯一的大小姐……

    当年的乔家何其风光,作为乔老的女儿,理当有这般做派。

    **

    宋风晚到后台的时候,还没动作,突然一个人从暗处走出来,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整个人扯到角落,避开记者镜头。

    傅沉一直跟在身后,大步一跨,伸手按住那人的手腕。

    “放手。”

    有灯光一扫而过,宋风晚才看清暗处的人……

    “严叔?”

    严望川看了眼傅沉,手指一松,放开宋风晚的胳膊,傅沉旋即放手。

    “严先生。”傅沉算着时间,他也该到了,他一心关注宋风晚的情况,压根没关注严望川。

    两人对视一眼。

    严望川眸色冷漠:这小子,手劲儿还挺大。

    傅沉伸手将宋风晚往后面拉了半寸,自己横在两人中间,保护欲十足。

    严望川不理会他,继续盯着台上。

    傅老一世英名,怎么会生出这般幼稚的儿子。

    他瞧不起傅沉幼稚的行为,殊不知自己以后比他还幼稚可笑,这都是后话了。

    “严先生,什么时候到的?”傅沉挑眉。

    严望川看着台上,不搭理他。

    傅沉舌尖舔着腮帮,不理他?

    真够可以的。

    脾气够大。

    “严叔,您什么时候到的啊?”宋风晚见气氛尴尬,帮忙解围。

    “到了五六分钟,大人的事情,别掺和,现场太乱,之前有人拍照还会打码,现在很多媒体是现场直播,别入镜。”严望川叮嘱。

    “我知道。”宋风晚乖巧点头。

    傅沉挑眉,这区别对待的是否过于明显?

    **

    而此刻台上的宋敬仁已经被打得上了火。

    反正所有老底都被乔艾芸摊开,他算是名誉扫地了,怎么着都不会让她好过。

    “呵——一直在指责我,关于那些照片,倒是给我解释一下啊,那个男人是谁?一起吃饭,还特么同居?”

    “既然说们没关系,敢告诉大家,他是谁吗?让大家去证实们真实的关系,光靠一张嘴,说没关系就没关系?”

    “那个男人的名字叫什么,乔艾芸,我赌没这个胆子说!”

    乔艾芸确实不敢。

    她不想把严望川扯进去。

    这混蛋,简直卑鄙。

    台下的严望川眸色幽深,缓缓从阴影中走出来……

    ------题外话------

    哎嘛,每次虐渣,我都好兴奋怎么破,我真觉得自己有些变态【捂脸】

    其实关于乔女士对待家庭的态度,可能有些人会觉得她过于软弱,前面不够果决,其实我们生活中很多这样的女人,婚姻不如意还是强撑着,为了孩子,为了维持表面的和睦,或者是怕周围人说三道四,总觉得凑合一下,日子还能过,乔女士就是这些女人中一个而已……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