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74 严望川:这男人太爷们儿(2更)

174 严望川:这男人太爷们儿(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严望川刚要走出阴影,从一侧伸出的小手,拽住他的衣角。

    “严叔?”

    宋风晚手指拧紧,将他衣角紧紧拧在手心里,冲他摇摇头。

    乔艾芸明显不想把他牵扯进去,他此刻出去,被捆绑的就不止是他,还有整个严家。

    宋风晚虽然年纪不大,也知道意味着什么,母亲不想他出面,她自然得拦着一点。

    “别担心,我做事有分寸。”严望川的脸半边落在阴影里,半边被灯光照亮,忽明忽灭,有种消寂沉灭的苍凉感。

    “你做事有个鬼分寸!”宋风晚脱口而出。

    他要有分寸,就不会被抓到警局里。

    严望川脸一僵。

    宋风晚悻悻地松开小手,扯住了傅沉的衣服,语气有些畏怯,“严叔,我……那个……”

    她以前哪儿敢这么和他说话,也是最近关系走得近,他严肃刻板,偏又别扭会害羞,宋风晚对他就没那么的惧意,说话也随性了些。

    “没关系,之前确实是我没把握好分寸。”

    严望川第一次被小辈指责,老脸一红,幸亏光线不明,看得不甚清晰。

    他嘴角抽搐着,莫名有些不好意思。

    太丢人了。

    “嗯,下次注意就好。”宋风晚小声嘀咕。

    傅沉暗中伸手,轻轻握住宋风晚的小手,还下次注意点?

    这丫头莫不是太皮了。

    谁惯出来的性子,敢和严望川这么说话?

    **

    此刻的南江严家

    严老夫人靠在沙发上,戴着老花镜,手中还捏着一根细针,穿着红绳,在一方白布上,绣了几个花枝,此刻眼睛盯着电视屏幕,一瞬不瞬。

    特意找人搜了云城当地某个电视台,正在放发布会现场的实时报道。

    不过有主持人和嘉宾分析,镜头切来换去,看得她眉头直皱。

    “这主持人真是烦人。”老太太叹了口气,将绣品扔在一边。

    “您喝点水,这都九点多了,您要不早点休息?”黄妈给她递了杯参茶。

    “睡不着,你说这姓宋的,真不是个东西,那丫头当年怎么就非要嫁给他哦?”

    “我们望川哪里比他差?”

    “我们家望川个子高,模样帅气,还会赚钱,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怎么就瞧不上他?”

    老太太冷哼,对解除婚约的事情,心底总是有个结。

    黄妈看她生气的模样,忍不住发笑,“老太太,您要听实话?”

    “什么实话?”

    “先生嘴笨。”

    严老夫人端着水杯的手指一顿,咳嗽两声,这倒是实话。

    “年轻小姑娘谁不爱听个甜话,他总板着脸,要不是当年解除婚约,他回来那般作态,我都没看出来他喜欢乔家小姐。”

    “行了,别说了。”严老夫人打断她的话。

    真相最伤人。

    怎么生了这个笨嘴拙舌的东西。

    这次要是铩羽而归,那就真的丢死她老严家的脸了。

    “这小子是不是还没到云城啊?这时候还不出现?”老太太喝了口热茶,着急上火。

    “老太太,先生这时候出现,那就回不去了……”

    “回去做什么?原本两人就清清白白的,我们严家还怕别人说三道四?艾芸分明不想把我们家扯进去,要不然怎么会被那混蛋逼成这样。”

    老太太伸手扶了一下老花镜,“我们严家还能躲在一个女人后面?”

    “再说了,他俩有什么事情,能让那些人掰扯?”

    黄妈点头笑着,“您还真肯定他俩没什么啊,都说两人同居了?”

    “他是我儿子,什么德性我还不懂?当年住在乔家,一个屋檐下,和她说话都不敢,同居?呵——”

    那语气嫌弃得很。

    “那如果先生和乔小姐以后在一起了,您不反对?”

    “谁说我不反对了,谁告诉你的!我还气着呢!”老太太冷哼。

    生怕黄妈不信,过了几分钟,还补充了一句。

    “我很生气,气了二十多年!”

    **

    云城,华茂酒店

    发布会上,宋敬仁吃准了乔艾芸不敢说出公布严望川的身份,步步紧逼。

    “说啊,刚才不是口齿伶俐,现在怎么哑巴了,你倒是告诉大家,和你一起吃饭,一起回家的男人是谁?”

    “你别太无耻。”乔艾芸压根没想到他会拿这点攻击她。

    太卑鄙。

    “到底是谁无耻,一直数落我,你倒是把自己的事情说清楚啊,既然你和他没关系,干嘛不大大方方说出他的名字?”

    “遮遮掩掩,还不是做贼心虚。”

    “你俩背地里定然是发生了不可告人的事情,是不是?”

    底下又开始议论纷纷。

    若是没关系,大大方方澄清就好,乔艾芸却一脸为难。

    方才两人交锋,她一直处于上风,遇到各种污蔑指责都处变不惊,怎么现在反倒畏首畏尾?

    大家很难不往别的方向猜测。

    乔艾芸咬牙,抬手就要打他。

    巴掌尚未落下,宋敬仁抬手,直接攥住她的手腕,方才他心虚,乔艾芸的掌掴来得又快又猛,他躲避不及。

    这次自然不可能乖乖认怂。

    乔艾芸拧眉,试图把手腕从他手心抽出,可是男女力量悬殊,挣脱不得。

    “你!”

    “恼羞成怒,就想动手?你以为我这次还会站着任你打?”宋敬仁知道自己抓到她的痛处,笑得阴恻恻。

    “再继续叫嚣啊,我们半斤八两。”

    “你有什么资格指着我的鼻子骂!”

    宋敬仁早就看不惯这两人的关系,那严望川明显对她有意思,三番两次帮她出头,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好。

    有人就是这样,自己拥有不珍惜,放弃之后,还不许被人碰?

    “你说,你俩是不是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乔艾芸扯着嘴角,笑容轻蔑,“自己肮脏,就别把所有人都想得和你一样龌龊。”

    “那你说啊,那个野男人是谁?”

    他笑得有些张狂无法无天。

    耿瑛站在一边,急得心头上火,既然说没关系,提一下那个人是谁有什么关系,有必要这么维护吗?

    只是照片中和她吃饭的男人,个子很高,总是穿得西装,称体精良,宽肩窄腰,看得出来气质教养极好,不是随便拉个人就能挡枪的。

    野男人?

    乔艾芸抬起另一只手要打他。

    宋敬仁却想从她身上讨点利息,居然抬起另一只手,就要打她……

    这手刚抬起来……

    底下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屏住呼吸。

    卧槽!

    终于要打起来了。

    宋风晚站在暗处,心里着急,偏生傅沉一直拽着她的手,不让她乱动……

    而此刻一个黑影从她面前一晃而过,就连站在台边上负责维持秩序的保安都没反应过来,已经冲到了台上……

    “嗳——”保安从腰间抽出警棍,试图阻拦。

    “急什么……”十方伸手拦住他。

    “你又是谁?”保安看了一眼他身后还有两个穿着黑衣的壮汉,拿着棍子的手略微收紧。

    “我们不是来捣乱的,别激动。”十方挑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妈的,凭什么三爷非要他带两个保镖,难不成他一个人还震慑不住几个保安?

    傅沉当时就说了一句,“你以为你是千江?”

    绝杀。

    气得他彻底没了脾气。

    您是爷,您说什么都对。

    **

    所有人都以为这对夫妻即将在国观众面前,直接打起来,那就太难看了。

    不过作为吃瓜群众,总有种看热闹不嫌事儿的心理。

    “我靠,该不会真要和女人动手吧,丢男人的脸。”

    “他这种人渣还有脸?刚才乔女士不是说了吗?连女儿都打,真特么禽兽。”

    “败类,我特么都想上去揍他一顿。”

    ……

    就在群情激奋的时候,耿瑛作为律师,一直站得距离乔艾芸很近,她本想上去劝架,只觉得一道黑影从自己身侧穿过……

    像是一阵风,呼啸而过,将她精短的头发都扬得四下翻飞。

    宋敬仁的手几乎已经挨到乔艾芸的脸,被人狠狠箍住。

    那人力道极大,像是铁臂般,要把他腕骨捏碎。

    “唔——”宋敬仁手臂疼得发软,瞬间失了力。

    痛楚之感瞬间传遍身,“松开!”

    他声音又粗又沉,带着一股难言的沧桑感。

    宋敬仁上回被他打怕了,听到严望川声音,身体下意识做出反应,松开对乔艾芸的所有钳制。

    乔艾芸没想到严望川这时候会出现,看向她,略带诧异。

    “去我身后站着。”

    “师兄……”乔艾芸脑子都要炸了,要是真被误会,他被当成野男人,她的罪过就大了。

    严望川看着她,神色冷峻。

    她没办法,只能往她后面站了站。

    “你……”宋敬仁诚然没想到他敢直接站在镜头前。

    心里有些快意,却又堵得慌,因为乔艾芸真的就乖乖站到他身后了,刚才还言辞严肃,一脸倨傲的和自己对峙,此刻褪去坚硬的外壳,神情都软了几分。

    “你以为被我教训两次,你应该不想见我了?”

    宋敬仁手腕扭动两下,严望川扭动了一下手腕,手指松了又紧。

    就在他还在挣脱的时候,对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一拳。

    “嗙——”的一下。

    宋敬仁直接被打倒在地,脑袋被撞得发懵,身上的骨头被撞得像是要裂开了。

    半边脸,青紫斑驳,像是被打得扭曲变形。

    足见力道多猛。

    拳风强劲,像是带着厉厉寒风。

    生猛狠辣。

    宋风晚倒吸一口凉气,这就是严叔所谓的分寸?

    拿捏得真不错。

    她此刻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上回见宋敬仁,还觉得酸涩,此刻却有些莫名的释然感……

    他不值得。

    宋敬仁脑袋被打得发懵,隔了一分多钟才回过神,一侧的张秘书试图去扶他,却被更为狠戾的视线给瞪了回去,缩在一边,不敢动作。

    底下的记者群众,紧张得吞了吞口水。

    “卧槽,这一拳打得真是特么带劲。”

    可是他视线锋利,面色冷厉,睥睨着宋敬仁,让人不敢逼视。

    大家根据身形轮廓,几乎肯定了他的身份。

    严望川松了松手腕,恨不能将他碾碎。

    “我就是照片中的男人,他口中的野男人——我叫严望川。”

    “师兄。”乔艾芸心底咯噔一下。

    “躲在女人后面,那还算是个男人?”

    乔艾芸张了张嘴,他也没提前说一声,现在这情况,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严望川伸手扯了扯领带,就这么正大光明的站在了舞台上,任由记者抓拍。

    严家很低调,知道他名字的人更是不多,可能偶尔会在一些财富排行榜上见过,也都是匆匆一瞥。

    若是百度搜索,那自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记者素来消息灵通,这边他自报家门,马上关于他的详细资料就尽数汇总出现。

    这两人要是特么偷摸在一起,还能这么站在镜头前?

    胆子太大。

    不过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严望川这种行为,才是真爷们儿!

    ------题外话------

    我觉得可以撒个花了~嘿嘿

    师兄,你这次可别丢老严家的脸啊,你妈都嫌弃你。

    严师兄:……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