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76 乔疯子:很克制,没要他狗命

176 乔疯子:很克制,没要他狗命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冬日的云城,凛风沉沉,华灯如昼。

    宋风晚坐在车里,车子疾驰,斑驳的霓虹,将她侧面衬托得忽明忽暗,光阑陆离,她心底有些酸涩,却又有种如释重负之感。

    车子行驶到市中心的时候,有些堵车,她的手机震动起来,“喂,妈。”

    “还想吃烤肉吗?”乔艾芸以为撕破脸面,自己定然没心情吃饭,没想到当众撕掉他的伪面,居然前所未有的轻松。

    “严叔吃么?”

    “他无所谓。”乔艾芸问过他,仍旧是死板着脸,半天不说话,“问一下傅沉?”

    宋风晚偏头看向傅沉,“三爷,吃烤肉吗?”

    傅沉刚撩了一下眼皮……

    “他说他吃。”

    傅沉挑眉,他刚才说话了吗?

    这丫头干脆帮他代言得了。

    “那就去市中心那家,喜欢的炭烧烤肉。”忙活一晚上,一晚上,所有人都没吃饭,她又叫上了耿瑛,让宋风晚招呼上十方。

    这让十方受宠若惊,他又不敢在傅沉面前放肆招摇,只能给千江发了信息,说乔艾芸请客吃肉。

    千江低头看着面前的白菜清粥,抿了抿嘴,把手机直接关掉。

    傅沉手机也开始不安分的震动起来,无非是段林白开始在群里蹦跶了。

    【怎么都如此安静啊,大家一起嗨起来,今晚直播看得真是酸爽。】

    【我就说嘛,这男人要是管不住下半身,就特么和禽兽没两样。】

    【就该一巴掌拍死。】

    ……

    他还发了无数个揍人的表情包,直至傅沉发了一条信息。

    【段林白,等我回去,请去滑雪。】

    段林白只觉得后背凉嗖嗖的,卧槽?

    滑雪?荒郊野岭的,这厮是要对自己干嘛?

    他今晚可乖了,什么都没做啊。

    傅沉轻哂,他确实没做别的,就是给宋风晚发了条信息罢了。

    一群人到了烤肉馆,乔艾芸要了个包厢,此刻已经过了饭点,人少,包厢也多,若是寻常,定然是要提前预定的。

    傅沉太客气,严望川又太闷,十方不敢点,点菜事宜就由几个女士完成。

    服务员开始上碳火的时候,有火星忽然蹦出来,溅到乔艾芸手边,差点烫到她。

    几个男人做一边,严望川座位离她有些远,他激动的直接站起来。

    “女士,不好意思。”服务生急忙道歉。

    “没碰到。”乔艾芸蹙着眉头,眼皮直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

    宋敬仁在酒店保安的护送下,跌撞摸爬上了车,中途还被人踹了几下,明显有人混水捞鱼,趁机揍他。

    人太多,他根本找不到谁私下动手,只能气得干瞪眼。

    “宋总,我送您去医院吧?”张秘书畏怯的提议,直到此刻还心如擂鼓。

    “那么多记者,去医院?是觉得我今晚不够丢人?”宋敬仁气得狠踹他两下,“回家!”

    宋家别墅虽是独栋,但这边治安好,还是在别墅区内,之前办认亲宴,那是他同意,为了造势,才让媒体记者进入,若是他不想,保安自然不会让他们进来。

    再没有比家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那今晚的事情我们该怎么应对……”

    “应对什么,先回去!”宋敬仁现在说话,半边脸疼得几近麻木。

    他以为回去就安全,殊不知危险正在一寸寸逼近。

    **

    另一边的乔西延,一边开车,余光还打量着身侧的人。

    去宋家,要经过城中,几步一个红绿灯人行道,车开得极为缓慢。

    “爸,这宋敬仁确实不是个东西……”

    “畜生。”某人纠正他的措辞。

    “嗯,是畜生,待会儿见面了,还是得控制点,犯不着为了这种人干傻事?”

    “爸是那么不克制的人?”

    乔西延悻悻一笑,您何时克制过。

    转眼车子已经快到宋家,他们两家是姻亲,乔西延的车子以前经常出入别墅区,保安没阻拦,直接放行通过。

    “爸,马上就到了。”

    “嗯。”

    “待会儿……”

    “不是这么没眼力劲儿的人,没看到我不想听说话吗?”

    乔西延愕然。

    “对了,关于隐瞒我的事情,这笔账我会和细算。”

    乔西延手指抓紧方向盘,他就知道,这件事上,他早晚得有一死,到时候只能求姑姑、表妹帮自己说说好话了。

    车子停在宋家门口的时候,屋内灯火辉煌,窗户上氤氲着水汽,看不清内设,依稀可见人影幢幢。

    乔西延车子刚停稳,身侧的人已经啪的一声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怒意横沉。

    他急忙下车追上去。

    张秘书刚把宋敬仁送回去,等医生过来,方才准备离开,一打开门,就看到有个黑影冲过来,待他走到门廊处,灯光照过去,他才看清那人的脸。

    男人四十出头,精瘦干练,穿着精炼的黑色布衫,走路带风,眸色寒沉,他手中还攥着……

    刀?

    他心头直跳,这不是……

    乔家那位当家的。

    灯光从刀口滑过,寒意四绽。

    “……”张秘书不敢说话,怯生生的让开一条路。

    “张叔叔,我送您吧。”从里面传来娇嗔的女孩声音,江风雅刚走到门口,恰好和迎面而来的人打了个照面……

    她穿着漂亮精致的蕾丝睡裙,屋内开着地暖,暖意袭人,她发间还别着一个精致的水晶发卡,她最近一直在学如何装扮自己,端看外表已经有些富家小姐的做派。

    “那个……您是?”

    男人太瘦,微眯的黑眸,好似蕴蓄着千军万马之势,看得江风雅心头直颤,利索的寸头,冷冽阴鸷。

    衣衫单薄,却依然身姿如峰,傲然挺拔,睥睨着她,眼底透着憎恶不屑,那犀利的眉眼,让刺骨的寒风都黯然失色。

    他不理会江风雅,直接往屋里走。

    “先生,您到底是谁啊?”经过玄关处江风雅伸手试图挡住他的去路。

    “滚开!”

    “私闯民宅,信不信我报警。”江风雅在这里住了十几天,俨然已经把自己当主人自居了。

    “大小姐……”张秘书急忙跑过去,将她扯到一边,“这是乔先生,您快闭嘴,别胡说了。”

    “乔……”江风雅就觉得,这个男人看着有几分面熟,以前在宋风晚房间看过他的照片。

    宋风晚的亲舅舅——

    乔望北。

    “鸠占鹊巢,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乔望北斜了她一眼。

    “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可能前面十几年过得确实不如意,但是以此作恶,就是心肠歹毒,看着挺漂亮一小姑娘,不干人事。”

    “还大小姐?不觉得心虚?”

    江风雅小脸霎时一白,娇弱的身子瑟瑟轻颤,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就算您是宋风晚的舅舅,也没资格在别人家大呼小叫吧。”她第一次见乔望北,就被羞辱,心里自然气不过,再说,马上都要离婚,他压根没资格来这里。

    “我没资格?那又算个什么东西,能这般没皮没脸的住在这里?”

    他语气尖酸,说话刁钻,每一次都能准确戳到她的痛处,江风雅说不过他,只能气得干瞪眼。

    乔望北轻哂,“宋敬仁都不敢对我大呼小叫,也配?”

    乔西延已经追了上来,瞧着他爸张狂无度的模样,伸手摸了摸鼻子。

    这江风雅莫不是傻子,他爸正在气头上,她还直接往枪口上撞,不是诚心找死吗?

    **

    宋敬仁原本正躺在二楼卧室,由私人医生帮忙处理身上伤口,听到楼下传来争执声,以为有人追到了家里闹事,更生恼火。

    这都回到自己地盘,还能让人骑在自己头上大呼小叫?

    不顾医生阻拦,穿了拖鞋就往楼下走。

    “……又是谁在外面大呼小叫,们这些人是死人吗?把人给我打出去就好了,都干站在这里干嘛!”

    宋敬仁还未走到一楼,就看到家里的几个佣人站在客厅,却愣是不敢动。

    “我特么养们是吃白饭的!”

    他今晚已经窝了一肚子气,看谁都不顺眼。

    “还敢上我家闹事,我倒想看看,谁的胆子这么大……”

    宋敬仁走到一楼,看到玄关处站着的两个人,方才因为生气涨得通红的脸,瞬时变得青白交织,神色惊惧,活像见了鬼。

    “谁?我特么是大爷!”乔望北攥紧手中的刻刀,直接朝他冲过去。

    宋敬仁身子趔趄,往后退了两步,后背撞在楼梯扶手上,身子一歪,险些摔倒,衣领被人揪扯住,整个人被人提起,直接按在墙上。

    “……怎么……”

    “宋敬仁,当年娶我妹妹的时候,我是不是警告过,要是敢辜负她?我就要了的狗命!”

    乔望北指尖冰凉,攥着他的衣领,力气极大,衣领锁住他的脖子,勒得他有点喘不过气。

    “我……”宋敬仁本能反抗,手指刚碰到他的胳膊,一个冰凉的触感已经抵在他的脸上。

    刀锋森然凌厉,尖锐的刀锋刚碰上,刺破皮肤,一滴血珠沿着刀刃滚落。

    他被吓得直接白了脸。

    周围几人更是不敢乱动,江风雅站在一侧,大口喘着气,神色惊恐。

    宋敬仁余光隐约可见刻刀,吓得肝胆俱裂,“冷静点……”

    “冷静?连私生女都敢接回家,把我妹妹和外甥女赶出家?谁特么给的胆子!”

    “宋敬仁,这两年我没找麻烦,是把我当死人了?”

    “还是觉得我们乔家没人了?”

    他说话呼出的浊气都带着森森凉意,拿着刻刀,不停在他脸上拍着。

    宋敬仁吓得双腿发软,这东西多厉害,他在乔家是见识过的,削铁都不费事,况且是搞他?

    寒意从脚底升起,他双腿发软。

    “刚才的发布会我看了,我真是想不到,这种怂货,居然还敢出轨?刚才不是很爷们儿,口口声声要跟我妹妹动手?”

    “碰她一个手指头试试?”

    “看我能不能把手指一根根剁了!”

    他的刻刀落在他手背上,吓得他浑身虚软。

    “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我的错……”宋敬仁从进乔家开始,就被他收拾了一顿,两人一直不对付。

    乔望北脾气又倔又爆,一言不合,就直接上手了。

    他这种手艺人,手劲儿贼大,宋敬仁年轻时在他手上都没讨过半点好处,更何况是现在?

    “一句错了就算了?特么耽误了我妹妹一辈子……”乔望北说着居然举刀就要冲他脸戳过去,刀锋对准他的眼睛。

    宋敬仁瞳孔放大,眼看着刀锋寸寸逼近,吓得他差点尿了。

    “啊——”江风雅伸手捂住眼。

    乔西延眯着眼,一颗心也悬在了嗓子眼。

    他爸疯起来,他拦不住,只能摸出手机给乔艾芸发信息……

    **

    乔艾芸正发愁面前的一盘肉该怎么解决。

    严望川不说话,却给她烤了一堆肉,她食量不大,吃得本就不多,某人却不听,上了一盘生肉,烤熟之后,一半都落入了她的盘里。

    还有小辈孩子在,乔艾芸臊得慌。

    最主要的是,他压根不会烤肉,还有些已经糊了,实难下咽。

    就在她发愁的时候,手机震动两下,乔西延的信息。

    她点开了一看。

    【宋家,我爸在杀人。】

    她吓得直愣愣的从椅子上跳起来。

    “妈?”宋风晚舔了舔嘴角的酱汁,什么事?反应这么大。

    “舅舅来了,在别墅那边。”她扯了衣服就往外面跑。

    傅沉放下筷子,可算是来了,他还以为这父子俩迷路了。

    “来了就来了呗,怎么吓成那样?”耿瑛是这里面最不了解乔望北的,拿了衣服,急忙追出去。

    “我舅舅有个外号叫‘乔疯子’,发起疯来,没人拦得住。”宋风晚床上羽绒服就往外跑。

    倒是傅沉与严望川对视一眼。

    严望川眸色很深,料定乔望北出现绝非意外,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某人通知的,因为听到他过来,就连他都稍有讶异,只有傅沉如常淡定。

    好像一切都是预料之中一样。

    傅家善攻人心,尚谋略,傅沉亦是,年纪不大,心思如此深,可怕至极。

    **

    宋家别墅

    眼看着刀锋逼近,宋敬仁吓得大脑一片空白,就连挣扎都虚软无力,本能闭着眼睛,可是预期的痛楚并未出现。

    他眼皮抖动,颤巍巍的睁开眼,刀锋已经逼近他的瞳孔,半厘米左右,距离精准,只要往前一寸,就能让他变成瞎子。

    “别抖,自己撞上去的话,可不关我的事。”乔望北笑容沉沉。

    这特么是个怂货。

    宋敬仁后背紧贴墙面,不敢妄动。

    “别怕,的眼珠子,我给留着,我还怕弄脏了我的刀。”乔望北抬手将刻刀往一侧墙面一戳,刀口直接刺破砖石,牢牢嵌入墙内。

    “……”宋敬仁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大口喘着粗气。

    却不曾想接下来乔望北拧着手腕,手指握拳,冲着他的脸就狠狠砸了几拳。

    力道极狠,双眸染血,显然是带着极大的怒意。

    他打了几下,松开手。

    宋敬仁气息奄奄,离开他的桎梏,像是一滩烂泥瘫软在地上。

    “这房子我没记错的话,是登记在晚晚名下的话,们应该没资格住在这里。”

    死一般的沉寂。

    “那个谁,还愣着干嘛,还不过来扶着爸,立刻给我麻溜的滚出去。”乔望北瞥了眼江风雅。

    她身子一颤,急忙跑过去扶起宋敬仁,“爸,您慢点儿……”

    “那个……乔先生,都这么晚了,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收拾……”江风雅从没见过这般疯狂的人,吓得声音发颤。

    “带东西进来了?这里什么是的?还想带走什么?”乔望北认真看她

    “我……”

    “走!”宋敬仁是真的怕他,恨不能赶紧远离他。

    “们的那些垃圾,我回头会让人清理出来扔出去的,们要是想要,明早可以去垃圾桶边捡。”

    乔望北眸子发红,杀人的心都有了。

    ……

    乔艾芸一群人赶到宋家的时候,乔西延点了外卖,乔家父子正围桌吃饭。

    “哥——”乔艾芸穿着粗气,寒风把她脸吹得通红。

    “吃过了吗?这个酸汤肥牛不错。”

    “哥,把他……”

    “放心,我很克制,没要他狗命。”

    十方最后一个进门,听到这话,险些摔倒。

    他口气……

    真狂妄。

    ------题外话------

    我只想说,这样的舅舅给我来一打,哈哈

    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啦,嘿嘿,时间过得好快呀~

    和们一起又过了一年,一年最后一天我还是在码字【捂脸】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