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77 三爷调情:不想我?惩罚你(2更)

177 三爷调情:不想我?惩罚你(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家别墅

    暖气熏暖,乔艾芸一路上提心吊胆,险些去掉半条命,生怕自己哥哥做事没分寸,真要了宋敬仁的命,某人居然心安理得的在吃东西?

    她环顾四周,“他人呢?”

    “被我赶出去了,这又不是他的房子,他有什么资格住在这里?”

    乔望北低头吃东西,语气像是在闲话家常,“这种畜生,不让他滚出去,留着他过年?”

    “你别这么盯着我看,没要他的命,就说明我很克制,我这些年,脾气真的收敛很多。”

    乔艾芸点头,他哥从不骗她。

    “舅舅。”宋风晚紧跟着进屋,冲到他身边,一把搂住他。

    “咳咳——我在吃饭,你这丫头是要噎死我?”乔望北蹙眉放下筷子,拍了拍她的手背。

    “您来了也不提前说一下。”宋风晚扯了凳子,紧挨着他坐下。

    “来得比较急,你今天不是要考试,感觉怎么样?”乔望北对宋风晚分外疼爱。

    他一直都认为应该“穷养儿子富养女”,他又没女儿,就格外宠溺这个外甥女。

    乔西延余光瞥了一眼自己父亲。

    刚才还凶神恶煞,要举刀杀人,此刻已经乐得合不拢嘴了。

    “感觉不错。”

    “回头舅舅送你个礼物。”

    “送我什么?我不要石头。”乔望北要送东西,就不许人拒绝,宋风晚和他亲厚,说话自然随意。

    “石头还不好?眼光太高。”

    乔望北余光环视了一眼已经进屋的几个人,看到严望川,眸子闪烁两下,“师兄。”

    “嗯。”严望川应了一声,神色如常冷漠。

    只是目光对视之间,火星四溅,分明有暗流涌动。

    “……”乔望北目光落在傅沉身上,眯着眼,似乎是在搜索信息,隔了数秒才开口,“傅家的老三?”

    “乔师傅,您好。”

    傅沉和他实属同辈,按理说喊声大哥都不为过,他却不想将自己与宋风晚之间的辈分拉开,折中喊了声乔师傅。

    他是手艺人,别人这么称呼他,他反而觉得舒服。

    “我以前见你的时候,你才十几岁吧。”

    “嗯。”

    “这些日子多亏你照顾晚晚,谢谢。”乔望北和他非常客气,他与自己同辈,总不能拿对待小辈的口吻和他说话,“这次你特意过来……”

    “我父亲不放心,让我过来看看。”傅沉面不红心不跳的打着自家父亲的旗号招摇撞骗。

    “劳傅老记挂,你回去和他老人家说一声谢谢。”

    两家老爷子关系好,但是乔老过世后,乔家就显得没落,傅家有三子一女,都是人中龙凤,傅老当年还身居高位,自是不能比。

    关系走得太近,难免被人说故意巴结傅家,乔望北清高,心气儿傲,干脆窝在一方小天地里专心雕刻。

    “父亲说有空让您多去走走,他很是想你,只是身体不好,不太方便南下,不然早就去吴苏了。”傅沉与他说话相当客气。

    “谢谢老爷子,我有空会去。”乔望北知道傅家二老关心自己。

    这些年走动确实不多,但逢年过节,傅家总会打电话问候,乔望北也觉得不好意思。

    “那你们先聊,我就先走了。”傅沉没久留,时间也不早了,他们一家人肯定有话要说,目前来说,他还是外人,留在这里实在不便。

    “西延,你送一下……”乔望北刚开口,宋风晚已经站起来。

    “舅舅,我送三爷吧。”

    “嗯,也行。”乔望北低头吃饭,以为宋风晚在傅沉那里住了几天,关系近点也正常,压根没多想。

    **

    宋风晚送傅沉到门口,路灯落下,将人影拉得修长。

    到了门口,相顾无言,宋风晚偶尔抬眼瞄他两眼,“那个……”

    “外面冷,去车里坐会儿。”傅沉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车子。

    “可是……”宋风晚扭头看了看屋子,心虚忐忑,那种偷情的感觉,让她心跳不自主紊乱。

    “就说一会儿话,好不好?”傅沉低头俯身看她,又开始低声诱哄,“我就想和你单独待会儿,在你家门口,长辈都在,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宋风晚犹豫着,还是挪着小碎步跟他上了车。

    上车之后,两人都坐在后面,十方贴心的将车内的暖气打开,又把里面的灯关了,才退了出去,安静站在不远处。

    车厢狭小,宋风晚安静坐着,手指搓动着,有些莫名的紧张。

    又有些无法言说的小悸动,视线时不时看向外面,生怕有人走出来。

    “车膜很暗,从外面看不到的。”傅沉说着脱了外套。

    “你……你干嘛脱衣服?”宋风晚蹙眉,声音有些发颤。

    “热。”傅沉挑眉,车厢不大,暖气很快充盈四散,热度逐渐攀升,“你不热?”

    “一点都不热。”宋风晚略显紧张的抓紧衣服。

    傅沉轻哂,“你那么紧张干嘛?难不成我还能在车里对你做什么?”

    他说完往她那边挪了一寸。

    他直视着她,鼻梁挺直,睫毛细长,光影从车窗折射进来,将他的脸衬托得邪肆消沉,有种无法言说的美感。

    宋风晚下意识往后靠。

    “你躲什么?”

    “我……啊——”宋风晚刚开口,傅沉一只手不知何时绕到她身后,勾着她的腰,猝然用力,将她整个人拉向自己。

    她的鼻尖撞到他脸上,温温热热。

    “整整五天。”他气息灼灼,吹在她脸上,反复流连。

    “嗯?”

    “见不到你,度日如年。”傅沉微微偏头,嘴角几乎压着她的耳朵,呵着热气,她身子一缩,轻轻颤抖着,有种异样的感觉从脚底蔓延,身子酥软得像是不属于她。

    他的唇点点流连,从她白嫩的脸蛋开始,一点点蹭着……

    “你说这是为什么?”

    “三……”宋风晚觉得自己应该推开他,可是身子却软得没力气,“三哥。”

    “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你?”傅沉低低笑着,“晚晚,你说这是为什么……”

    他垂着头,声音嘶哑。

    “你别这样,压着我有点难受。”车厢太小,宋风晚觉得快要窒息了。

    傅沉不为所动。

    “想我了吗?”

    “没有。”宋风晚挣扎,浑身像是发了烧。

    “小没良心的。”傅沉笑着。

    “我不是。”宋风晚冷哼。

    “枉我那么想你?你却半点都不想我?我需要惩罚你!”他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像是要亲过去。

    “想了,我想了。”宋风晚急忙改口。

    “乖——”傅沉额头抵着她的,指腹摩挲着她小巧的下巴。

    “奖励你的。”

    他说着偏头,在她侧脸轻轻碰了一下。

    车内太暗,他的唇好像着了火,热得像是要把她脸融化,轻轻柔柔,落在她脸上,经久停留,热度一点点钻进她的心里……

    如火肆虐,一路烧到心底。

    宋风晚算是明白了,只要他想,自有千百种理由占她便宜。

    “晚晚……”

    “唔。”

    “发生任何事都别怕,三哥会护着你的?”

    傅沉伸手,把她轻轻抱到怀里,“无论何时。”

    宋风晚心尖一颤,额头抵在他胸口,颤巍巍点头,眼眶湿润,“谢谢……”

    也不知抱了多久,傅沉拍了拍她的后背,“行了,回去吧,很晚了,今天早点睡。”

    “嗯。”

    傅沉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宋风晚脸微微发烫,推开门,快步跑下车,进门的时候,还差点撞到要回去的耿瑛。

    耿瑛和乔家父子说了一下目前离婚案的情况,耽误了点时间,不然就和傅沉差不多时候回去了。

    “你这丫头,怎么莽莽撞撞的。”乔艾芸正好送耿瑛出来。

    “阿姨对不起。”宋风晚做贼心虚啊,声音都略显慌乱,“外面太冷了。”

    “赶紧进屋,瞧你脸冻得,那么红。”乔艾芸催促。

    宋风晚脸红得更厉害了。

    十方刚上车,发动车子驶离别墅区。

    这两人分明都没开始谈恋爱,这空气里怎么都是恋爱的酸臭味?

    也不知在车里暗戳戳做了什么?

    不过看他家三爷心情不错,估摸着没少占便宜。

    傅沉之前已经把情况和父母说过,自然不必再打电话,拨了个电话回云锦首府,年叔接的电话。

    “三爷……”

    “年叔,怀生睡了吗?”孩子住在他家,他此时离开,始终不放心。

    “八点多的时候,老太太亲自过来,把他接走了。”

    “换洗衣物呢?”

    “都带上了,您放心吧……”

    得知怀生被母亲接走,傅沉才放宽心……

    十方看他打完电话,才开口说道,“三爷,去酒店?我已经订了房间。”

    “去什么酒店,到二哥家。”傅沉垫着手中的佛珠,指尖摩挲着。

    “二爷不在家,需要提前给二夫人打电话吗?”

    “二嫂估计打麻将去了,直接过去吧。”

    孙琼华没什么爱好,喜欢打点麻将,玩得数额不大,就是消磨时间罢了,通常都要玩到夜里十一二点。

    **

    云城傅家

    傅聿修自然知道宋家出事,之前认亲宴出事,孙琼华对他管得很严,禁止他和江风雅接触,但是两人还就读于一个学校,总会偷摸碰面。

    私下联系就没断过。

    今晚出事,本来牵扯不到江风雅,他都上床睡觉了,接到江风雅电话,说她被人赶出来,身无分文,连身份证都没带,想让他帮忙。

    他想着母亲回来很迟,他出去一个小时左右,不会有任何问题,快速穿了衣服,拿了车钥匙往外狂奔。

    人都没上车,瞧着一辆车子疾驰而来,刺目的车前灯让他眼前短暂晕眩,他眯着眼,一晃神的功夫,车子已经停在了他家院子的草坪上。

    当他看到那牛气哄哄的京城牌照,吓得身子一抖。

    傅沉推门下车,看了他一眼,“深更半夜,这是要去哪儿?”

    十方憋着笑,他就说嘛,三爷怎么突然要来二爷家,敢情是算计好的。

    傅聿修此刻一阵后怕,要是自己已经出门,三叔过来,没看到他的人,在他母亲告上一状,他就死定了。

    “没有啊,有点饿,想出去吃点宵夜。”

    “是吗?”傅沉眯眼看他,视线冷厉。

    “现在不饿了,三叔,您快进屋吧。”傅聿修攥紧车钥匙,要命了,怎么这个时候过来。

    简直比半夜撞鬼还可怕。

    其实宋敬仁和江风雅被赶出来的时候,张秘书早就吓跑了,江风雅一个人扶着宋敬仁走出别墅区,打车到了附近的医院。

    得亏她睡衣口袋装着手机,不然她连打车去医院都没钱。

    她也才18,很多事应付不来,只能打电话求救。

    只是可怜她在医院走廊上蹲了一夜,也没等到傅聿修。

    **

    宋家别墅

    乔艾芸和宋风晚去楼上收拾房间,宋风晚自打去京城,还是头一次回自己房间,显然已经有人住下了,就连墙纸都焕然一新。

    楼下的乔家父子和严望川面面相觑。

    “西延,上楼帮你姑姑。”乔望北吃完饭,慢悠悠放下筷子。

    乔西延知道他俩有话要说,将外卖餐盒收拾好就上了楼。

    乔望北眯眼,严肃地打量着面前的人,“师兄,我们聊聊。”

    ------题外话------

    三爷,你……胆子太大!太可怕了,你是真不怕死啊。

    三爷:不行吗?

    我:您开心就好,嘿嘿……臭不要脸

    话说舅舅要和严师兄深入交流了,哈哈~

    Ps:最后说一句,三爷算计人真的相当精准,傅聿修小心肝怕是被吓的直颤吧……深更半夜活见鬼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