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78 舅舅vs严师兄,神仙打架(3更)

178 舅舅vs严师兄,神仙打架(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家别墅内

    乔望北手中垫着刻刀,刀子在他指尖转动,能翻出许多花样,灯光落在刀锋上,偶尔迸射出寒光,刺目夺人。

    严望川在乔家住了几年,对这些雕刻刀具太熟,也心知他不会伤到自己。

    神色冷然,淡若寒风。

    没有半点畏惧。

    其实从他俩从见面开始,就不对付。

    按理说,严望川拜师晚,入门迟,理当喊他师兄,父亲偏说严望川打小就喊他师傅,又比他虚长两岁,愣是让他喊严望川师兄。

    乔家与严家是世交,两人年纪相差无几,又都是独子,身世背景相似,自然会暗中较劲。

    只是严望川只学习辨玉,不学雕刻,无法一较高下。

    乔望北心气高,多次挑衅他,严望川不理他,一拳打在棉花上,激不起半点风浪。

    十三四岁那年,两人打了一架,具体原因他记不清了。

    他以为严望川瘦瘦巴巴,定然好欺负,最后被按在地上的人却是自己。

    后来他才知道,严望川勤于锻炼,看着瘦弱,打架却是好手。

    以后乔望北就不敢挑衅他了。

    平时闷声不响的,那次差点把他打死,乔艾芸看到他被打得凄惨,吓得哭了半宿,他爸还笑着骂他活该。

    乔望北是独子,头上还有几个师兄,他最小,雕刻天赋极高,心高气傲,从没被人这么搞过,自此以后他这心底总是有些怕他的。

    后来两人关系熟了,乔望北问过他,为什么那次打他打得那么狠。

    严望川说的话,差点没把他怄死,“从我进门,一共挑衅我45次。”

    他差点没气昏过去,这特么暗戳戳的,都记着呢。

    太可怕了吧。

    “母亲说,比我小,我又寄住在们家,定然要对客气点。”

    “那还打我?还那么狠?”

    “如果不打,我就会一直忍着,要是一旦动手,就要打得彻底怕我。”

    乔望北听到这话,后背凉嗖嗖的,十几岁的孩子,打得他彻底怕他?这是魔鬼吗?

    此后他的心底总是有些阴影的。

    ……

    话说此刻两人正坐在客厅内,相顾无言。

    就这么互相看着,一言不发,像在暗中较劲,谁都不肯先松口。

    最后还是乔望北没忍住,他心底有些懊恼,明知道面前这人最能隐忍,自己和一个闷葫芦较什么劲儿啊,也是被那畜生气糊涂了。

    “师兄,这次还是得谢谢及时出现,帮了艾芸。”

    先礼后兵,该道谢的还是要谢谢。

    “我都不知道出了这么大事,赶来太迟。”

    “幸亏出现,不然宋敬仁那混蛋,指不定如何嚣张。”

    ……

    乔望北说了半天,他愣是不吭声,隔了良久,他才开口。

    “也不是看在面子上,不用道谢。”严望川靠坐在沙发上,一说话,险些把乔望北气死。

    乔望北失笑,就没见过有人这般嚣张狂妄的。

    “师兄,是想追我妹妹,难道不应该对我客气一些?”

    严望川挑眉,“需要我帮端茶倒水?”

    乔望北怔愣。

    他还真不敢。

    乔家注重师承门第,既然喊声师兄,就得敬重。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以前对也很客气,结果并不如意。”严望川指的自然是在乔家学艺的那几年。

    意思就是,对他再好,最后都没追到乔艾芸。

    总结起来,就是:讨好他,没用。

    乔望北被他这话说得,一时哑口无言。

    隔了几分钟,才清了清嗓子,“师兄,我是真没想到这次会出现……”

    “来了好几次了,不知道而已。”

    乔望北怔愣。

    “事情发生这么久,这个当哥哥却无知无觉,实在不称职。”

    “醉心雕刻也要关注家庭,尤其是自己的亲人,方才我看西延对很怕,对自己儿子,还是要好一点。”

    乔望北哑然,一个没结婚没儿子的人,居然在教他怎么当个好父亲?

    明明是他来质问他才对,现在这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我们还是来说一下艾芸的事情,师兄,是真的还喜欢她?”乔望北还是需要确认一下。

    喜欢,情爱这种话,严望川说不出口,只是一直盯着他看。

    就像是在看智障。

    明知故问。

    乔望北吸了口气,“可是现在这情况,宋敬仁那种人渣,就怕还会搞出什么幺蛾子,可能离婚还需要些时间……”

    “我等。”

    二十多年都等了,不在乎这点时间。

    “我打算在云城多待一下,直到他俩离婚,出面,总归不方便,该回避的时候,也要回避……”乔望北调整语气,不断暗示自己,他就这个臭脾气,别和他一般见识。

    严望川,“哪里不方便?”

    “说哪里不方便啊?”乔望北被他气得哭笑不得。

    离婚期间本就敏感,要不是他俩走得太近,也不会出现照片事件,害乔艾芸在网上被骂成那样。

    他自己心里没点数嘛,还有脸问他哪里不方便?

    他捋起衣袖:耐心,别和他一般见识。

    “我们很清白。”严望川解释。

    乔望北笑着解释,“我知道,但这个时候,还是需要避嫌,这也是考虑到对的影响。”

    “我不在乎。”严望川若是在意别人的眼光,早就结婚生子了,这么多年,不少人背地里都说他不行,他去个医院,别人都以为他肾虚,其实就是循例体检而已。

    “不在乎,总得考虑对艾芸的影响吧,还想这次的事情发生一次?”乔望北气得直拍桌子。

    顾忌到乔艾芸,严望川神色严肃,点了下头。

    “那听的,我不出面。”

    乔望北嘴角抽了抽,这要是他儿子,他早就上手。

    简直欠抽。

    严望川并不在乎他怎么想,“说一下的想法?”

    “刚才律师说了,我打算先收集证据,争取让他净身出户,想拿着钱出去养那个私生女?门儿都没有。”

    “净身出户,没有法律依据。”严望川一直都冷静客观。

    “这事儿不用操心,我已经有办法了,以前想着怎么说都是晚晚亲身父亲,不好弄他,刚才看直播才知道,他居然还敢动手打她?虎毒不食子,这还是个人吗?”

    “不也经常对西延动手?”

    “我那是爱的教育,没孩子,不懂。”乔望北大手一挥。

    严望川眉头拧紧,“以后我会对晚晚好的。”

    乔望北一噎,谁问这种事了?

    ……

    乔艾芸正收拾房间,听到乔西延说那两个人正在楼下,她生怕出什么事,急忙往楼下跑。

    就看到两人面面相觑,不知在较什么劲儿。

    “房间收拾差不多了,哥,还睡以前过来,常住的那个房间。”

    “嗯。”乔望北起身,“师兄,今晚要不要留下住?”

    他私心是偏向严望川的,他本就不喜欢宋敬仁,平常压根不走动,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

    严望川对乔艾芸多痴心,他是清楚的,自然想给他俩制造机会。

    却不曾想严望川直接说了一句,“不用,我住酒店,已经订好房间了。”

    乔望北咳嗽两声,“那艾芸,送送他吧。”

    “不用,外面冷。”

    乔望北错愕,就是这么追人的?

    真是绝了。

    乔艾芸看他哥要冒火的眼神,忍不住憋着笑。

    “师兄,我送。”乔望北扯着他往外走……

    两人刚走出大门,乔艾芸就听到两人对话声。

    “没看到我在给制造机会?”

    “刚才说,让我们保持距离。”

    “我……”紧接着她听到乔望北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严望川,特么是不是缺心眼!”

    乔艾芸扑哧一声笑出声。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严望川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能把他哥气成这样的,他是第一个。

    **

    云城傅家

    傅聿修忐忑得帮傅沉倒了杯水,他有心事,心底发虚,年纪不大,总归藏不住事,傅沉一眼就把他看透了。

    水温都没注意到,差点把自己的手烫到。

    其实傅沉并没打算来这里。

    他原定是住酒店,只是乔望北把那两个人赶出家门,没在他预期中。

    他原来的计划是乔望北能赶上发布会,加上严望川,有个世纪大混战,能把宋敬仁直接碾死,那自然更加好玩,可惜人算总归有些纰漏。

    而且这次发布会,他才知道,宋敬仁居然打过他家晚晚?

    呵——

    他可能真的是活腻了。

    江风雅被赶出来,必然会找人求救,他能想到的就是傅聿修。

    自然要把这条后路彻底堵死。

    “三叔,喝茶。”傅聿修将茶水递过去,指尖被烫得通红。

    “嗯。”傅沉不咸不淡应了一声,架子端得很高。

    傅聿修把茶杯放下,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心里着急。

    “三叔,您怎么这么晚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他笑得谄媚,深更半夜过来,太特么吓人了。

    “想来就来了。”

    傅聿修悻悻一笑,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江风雅打电话的时候,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要说这么冷的天只穿了睡衣出去,冻得浑身发麻,宋敬仁又在医院,她很害怕,他实在坐不住。

    傅沉坐在沙发上,低头玩手机,神色闲适,不搭理他。

    “三叔,什么时候换手机了啊。”傅聿修试图和他搭腔。

    傅沉瞥了他一眼,“我还不能换手机了?”

    “不是,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您不是一直不愿换智能机嘛。”

    而且这是苹果几代?好像也不是最新款?当真摸不透他。

    傅沉挑眉,“我有义务告诉?”

    傅聿修嘴角一抽,笑着摇头,他哪里知道,此刻傅沉正在和宋风晚斗图。

    他嘴角勾着一点笑,小丫头片子,表情包还真不少。

    他还得找段林白再弄点表情包,不够发的了。

    傅聿修看他心情不错,怯生生的说了一句,“三叔,我还是觉得有些饿了,想出去吃个宵夜,您想不想吃什么?我帮带?有一家羊肉汤很不错,冬天喝点羊汤还挺好的。”

    “十方刚才说他饿了,带他出去吧。”

    十方立刻冲他一笑,“聿修少爷,我可以负责开车,您想去哪里吃宵夜?”

    傅聿修张了张嘴,“要不我去买吧,十方大哥想吃什么?”

    “怎么能让出去买?要不告诉我,想吃什么,我去买吧。”十方笑得异常温和。

    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居然和三爷玩心眼?

    他家三爷想让那宋敬仁和江风雅今晚冻死街头,今晚就绝不会让他有机会单独出门。

    “我……”傅聿修压根没有正当理由独自出门,有些着急上火,偏又没办法。

    两人在客厅僵持着,约莫十一点,孙琼华回来了,许是打牌赢了点,看着心情不错。

    “老三啊,怎么来了?聿修,这孩子也真是的,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孙琼华故作恼怒。

    “忘了。”傅聿修一心想着如何逃出家门,哪里还顾得上通知孙琼华。

    “二嫂,来得突然,打扰了。”

    “一家人,和我客气什么?”

    “刚才过来的路上,听说宋家出事了,宋敬仁被乔家人从房子里赶出来了。”傅沉说话温吞。

    “我打麻将的时候,听人说了点,宋敬仁被赶出去了?这个还真不懂。”孙琼华略显诧异,她很精明,宋敬仁被赶走了,更遑论江风雅。

    她心底已经有了些计较。

    “父亲向着乔家,聿修,可别做傻事。”傅沉语气漫不经心。

    “怎么可能,聿修和她早就断了。”孙琼华淡淡笑着。

    “那就好,刚才我看出门,还以为想去帮忙来着,若是父亲再生气,这次可能就不是打到住院了。”傅沉笑得分外祥和,“二嫂,那我先回房了。”

    “嗯。”孙琼华笑道,可是一转眼,看向傅聿修的目光,又透着审度打量。

    傅沉虽没明说,意思她很清楚,孙琼华以前还觉得傅沉为人过于凉薄,没想到这次居然会出声提醒她。

    看来也不算是太冷漠无情,好歹傅聿修是他侄子,他这个做叔叔的,还是关心他的。

    孙琼华笑着,还觉得傅沉人不错。

    傅聿修却险些吐血。

    之前认亲宴后,她母亲对他进行全方位监控,他想给江风雅打个电话都难,更别提见面了,最近对他约束才宽松一些,他家三叔这话一出……

    他母亲势必会加强对他的控制。

    他家三叔和他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要这么坑他?

    这是要玩死他啊。

    十方看着傅聿修半死不活的样子,暗自偷笑。

    还是太年轻啊。

    三爷想要碾压他,轻轻松松。

    还是借别人之手,几句话而已,吹灰不费。

    **

    傅沉到了房间,直接给宋风晚打了个电话。

    宋风晚和他斗完图,刚洗了个澡,别墅内有地暖,自然比开着空调舒服,她正拿着举着吹风机对着镜子吹头发,看到来电显示,嘴角弯弯……

    她跑到外面,把门锁上,才按下接听键。

    “喂,三哥……”

    傅沉听她这么称呼自己,心里像是被什么熨烫过一样,通体舒畅,“嗯,还没睡?”

    “收拾一下房间,刚洗了澡。”

    “这两天有事吗?”

    “应该没有吧。”刚考完试,家里又出了事,乔艾芸让她在家休息两天,学校都别过去,等风头过去,最近那些媒体记者肯定到处在蹲守。

    “把时间留给我。”

    “这个我得和我妈说一下……”

    “嗯,想和一起跨年。”

    宋风晚忙着考试,已经晕了头,这才惊觉,已经12月底了。

    “新的一年,想第一天就和待在一起。”

    傅沉做事很注重仪式感,他觉得新年伊始,与她一起,有个好的开端比什么都重要。

    跨年自然比不上农历新年,但也算是一个重要日子。

    宋风晚心脏突突跳着,闷声应着,跨年的话,那得等到12点。

    她尚未答应傅沉,居然已经开始思考,该怎么和母亲商量,才能允许她十二点的时候,还不回家。

    ------题外话------

    其实之前表哥对上严师兄的时候,我就提过,舅舅是有点怕严师兄的……

    严师兄这种人,我该怎么来形容。

    乔舅舅:就特么是个缺心眼!

    严师兄:……

    **

    18年最后一天啦,其实今天虽然三更,字数却有一万二,就是我没分章而已,不然我分个四五章发,们也等得难受,哈哈,我就合了四千多字一章发啦~

    提前祝大家新的一年顺顺利利,感谢大家之前一年对月初的支持,新的一年,也要继续支持我哈,咱们一起加油,群么么(* ̄3)(ε ̄*)

    **

    说个小插曲~

    我被我弟给嫌弃了……

    我:“今晚跨年,我们去买点东西回来煮火锅。”

    我弟:“头好油,不想和出门。”

    我:“……”

    (╯‵□′)╯︵┻━┻

    我码字费脑,就容易头油,怎么样,想打架是不是!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