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79 乔舅舅筹谋,搞死渣父

179 乔舅舅筹谋,搞死渣父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风晚趴在床上,和傅沉打了近一个多小时电话,直至乔艾芸敲门,催促她关灯睡觉,她才按了开关,钻进被窝。

    乔艾芸在她房门口站了一会儿,房间隔音效果好,听不到里面的动静,直至门的缝隙渗透出来的光亮消失,她才转身离开。

    她偏头看了眼腕表:这都快十二点了,她不睡觉忙活什么?

    她以为宋风晚是考完试太激动,估计在玩手机干嘛的,哪里会想到自己女儿在偷摸给打电话。

    宋风晚刚考完试,难免有些亢奋,从考场监考老师的奇葩做派,一直吐槽到云城大学透风的窗户,像是有说不完的话。

    傅沉靠在床边,嘴角浮着淡淡的笑。

    直至十二点,宋风晚才咳嗽两声,“三哥,都这么晚了啊。”

    “嗯。”

    “我好像太能说了。”

    “没事,我喜欢听你说话。”

    宋风晚咬了咬嘴唇,“不早了,我们还是睡吧。”

    “一起?”傅沉挑眉,声线哑哑,像是在她耳边厮磨一般。

    宋风晚耳根细微发烫,“嗯,睡吧。”

    说要睡觉,两人还磨叽了十几分钟,才挂了电话。

    傅沉看了眼通话时间。

    :52:00

    连通话时间都是爱你的……

    这是他俩第一次打这么长时间的电话,值得纪念。

    傅沉极少这么晚睡,挂了电话,已然没有睡意,打了近两个小时电话,难免口干舌燥,他去楼下倒了点温水,余光瞥见窗外似乎飘起了雪……

    他走到窗边,路灯光线暖黄黯淡,雪花细碎,像是盐屑,被寒风吹得卷席如浪,四下翻飞。

    云城偏南,雪下得不大,入地即融,倒也别具美感。

    他正打算回房的时候,听到楼上传来关门声,紧接着是蹑手蹑脚的下楼声,分明在克制着力道,生怕被人发现。

    他眯着眼,瞥见一个黑影下来,根据身形他也猜得出是谁。

    傅沉并未开灯,隐身在暗处,摩挲着手中的水杯,看着他脚步轻缓的摸到门边,连鞋子都不换就要开门出去。

    “深更半夜,你在干嘛!”

    傅聿修手指刚碰到门把手,听到背后传来低沉幽邃的声音,吓得魂飞魄散。

    双腿一软,差点跪了。

    傅沉随手打开边上的落地灯,他的身影瞬间被照亮。

    “三……三叔?”傅聿修僵硬的转过身,声音发颤,嘴唇哆嗦着,吓得一片青白。

    真特么绝了,他家三叔深更半夜,干嘛不睡觉啊!这都凌晨一点多了,他一个人在客厅,还特么不开灯?

    “这么晚出去干嘛?”傅沉没想到傅聿修这般鬼迷心窍。

    为了江风雅,居然半夜做贼。

    “没什么啊……”他声音都虚软无力,此刻心脏还跳得一片紊乱,三魂七魄都要被吓飞了。

    “既然没什么,就回去睡觉,我还以为你要出去见谁?”

    “哪有,这么晚,我能看谁啊。”傅聿修简直特么想哭。

    他上辈子绝壁是欠了他家三叔的,这辈子才被他这么凌虐。

    傅沉慢条斯理喝着水,安静看着他。

    那眼神似乎看透一切,他恨恨的咬牙,只能麻溜的滚回房间。

    傅沉无奈摇头。

    他实在想不通傅聿修为何会被江风雅迷了心窍。

    其实傅聿修的性格并不像傅家人,一直活在温室,自然不知世道险恶,有个如此强势的母亲,生活太顺遂,缺少磨砺。

    脱离家里,或许连自己都养不活,还妄想做别人的救世主?

    傅沉兀自一笑,太可笑,若是他再这般执迷不悟,迟早得摔大跟头。

    江风雅心机深沉,宋敬仁若是彻底败了,她势必会寻找新的靠山,傅聿修是最好的选择,到时候就怕又是一场风波……

    傅聿修喝完剩余的温水,方才转身上楼。

    接下来的几天,除却宋风晚,所有人都很忙。

    玉堂春售假事件在乔艾芸开完发布会之后得到澄清,警方介入,通报案情进展,确系栽赃,那一家人除却那个未成年的孩子,都已经被拘留。

    只是警方尚且找不到宋敬仁参与其中的证据,光靠发布会的对话和犯人证词,并不足认定他就是主谋。

    经由这次的时间,玉堂春再次被推上了公众视野。

    百年老店,纯手工雕刻,玉石形态别致生动,与机器加工打磨得完不同,适逢快跨年,不少人都去购买玉石,生意订单比往常多了好几倍。

    生意照顾不过来,乔西延只得先回吴苏主店帮忙料理,乔望北则留下来帮乔艾芸打离婚官司。

    宋敬仁这边就不太好过了。

    那天被乔望北从家里赶出来,他也只穿了单薄的睡衣,旧伤未愈,又被他暴揍一顿,身体疼得几近失去知觉。

    送到医院当晚感冒发烧,差点去了他半条命。

    幸亏江风雅衣不解带得照顾他,这让宋敬仁大为感动……

    乔望北来了,他心里害怕,一时找不出好的方式对付他,每日头疼欲裂,就在这时候公司还出了问题。

    张秘书跑到医院的时候,他正斜靠在病床上吃早饭……

    “宋总,大事不好了!”他推门而入,声响震天。

    在他被赶出家门的时候,张秘书扔下他不管,宋敬仁对他,心底已经颇有微词。

    不开除他,无非是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帮忙处理,此刻换秘书,工作都交接不过来。

    他捏紧手中的筷子,瞥了一眼张秘书,“鬼吼鬼叫的干嘛?”

    “宋总,完了,这次真的……”张秘书脸色发白,大口喘着粗气,说话断续。

    宋敬仁最近心情烦躁,最听不得这种晦气话,他直接抬起面前的餐盒,直接朝他扔过去。

    “妈的,你再胡说一句试试!”

    江风雅被吓得一激灵,站在一侧不动弹。

    一盒白粥,尽数落在张秘书衣服上,粘稠白糯,滚烫灼人,张秘书呼吸一窒,不敢大声造作。

    “说啊,又出什么事了,我告诉你,要是没有天大的事,我非揭了你的皮。”宋敬仁气得直接扔了筷子。

    一大清早,窝火又晦气。

    “今早公司董事部都来公司了,说要召开董事会。”

    “胡说八道,我还在这里,开什么董事会。”宋敬仁冷哼。

    “我私下打听了,是夫……是乔女士通知的。”

    宋敬仁瞳孔微微放大,“她凭什么!”

    “除了您意外,她是最大的股东,是有权利召集董事股东。”张秘书低声说道。

    “她想干嘛!”牵扯到公司,宋敬仁就完坐不住了。

    “我听说,她对许多人说,您说生病住院,不能打理公司,而公司不能一日无主,所以……”

    “混账!”宋敬仁气得抬手就把床头的一个果篮打翻,“乔艾芸是想趁我不在,把我踢出公司?门儿都没有。”

    “这是我多年的心血,还能落在她手里?”

    “我就知道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这个贱人!”

    “爸,您冷静点,这公司是您打拼出来的,她想夺走,哪有那么容易啊。”江风雅出声安抚他。

    她比宋敬仁还紧张,心头砰砰乱跳,她才做了几天大小姐而已,她不想这么快被打回原形。

    “现在是什么情况?多少人过去了?”宋敬仁踢了被子,直接下床。

    “几乎都过去了。”张秘书声音畏怯。

    “这群狗东西,我平时对他们不薄,现在看我失势,就特么要把我一脚踹开,混蛋。”宋敬仁连衣服都没穿,就往外面走。

    “爸,您穿个衣服啊。”江风雅心头直跳。

    心里恨透了乔艾芸。

    张秘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心底不是滋味,咬了咬牙,还是追了上去。

    “你在后面磨磨唧唧干嘛,还不先去楼下开车。”宋敬仁瞥了张秘书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之前发布会上,要不是他没关手机,又被乔艾芸几声恐吓露了怯,事情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真特么蠢。

    张秘书咬了咬牙,从一边跑楼梯先下楼。

    云城傅家

    傅聿修这几天快疯了,这段时间正好要跨年,学校也没什么课程,他几乎不用去学校,同学很多都结伴出去旅游了,他还被困在家里。

    傅沉偏又不走,整天不出门。

    孙琼华给他的任务就是:伺候好傅沉。

    伺候?

    这完就是被傅沉当奴才使唤啊。

    傅沉不出门,他连大门都迈不出去,他抄写佛经,就让他在边上负责研墨翻页,这日子过得太特么憋屈了。

    “三爷……”十方敲了敲门,似乎有话要说。

    “聿修,你先出去吧。”傅沉低头抄经,头都没抬。

    傅聿修如释重负,妈的,和他待在一起,简直要窒息了。

    六点钟起床,散步,喝茶,抄经,看新闻联播,这还是人过得日子吗?

    他和他母亲抱怨过,孙琼华直接说:“你就是太浮躁,跟着你三叔,好好磨磨性子,和他打好关系,对你只有好处,你就忍着吧。”

    此刻得到傅沉特赦,他急忙笑着跑出去。

    十方确定他走远,才关上门。

    “三爷,乔家那边有动作了。”

    “嗯?”

    “乔女士昨晚联系了公司股东,今早开董事会,想趁着宋敬仁不在,罢黜他的位置。”

    傅沉瞥了眼一侧佛经,专心抄录。

    “宋敬仁已经从医院出发,赶往公司,他在公司影响力很大,我觉得乔女士想赶走他,很难。”

    十方客观分析,乔家没有一个人是做生意的料,公司又是宋敬仁一手创立起来的,想撼动他绝非易事。

    “虽然大股东和董事都去了,我看事情还是很难。”

    “乔望北也过去了,我看这八成是他的主意,现在抢夺公司绝非上上策,您说这乔先生是不是过于冲动了?”

    十方实在看不透,就算公司真的落到他们手里,也是经营不起来的。

    宋敬仁势力太大,在公司还很有声望,那群跟着他打拼江山的人,都是公司的中流砥柱,他一走,弄不好会带走一大批骨干,这样的公司抢回去只能等死。

    “你太小瞧这位乔先生了,你真以为他志在公司?”傅沉搁下笔。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等着看好了,我早就说过……”傅沉拿起刚抄录好的佛经,细细打量,“乔家,绝对是被所有人低估了。”

    “这对父子可不好惹。”

    十方挑眉,不置一词。

    “他明显是想把宋敬仁彻底搞死。”

    目前的局面十方是完看不透,只能跟着点头,三爷难得开口夸人,他看人自然是不会错的。

    “三爷,既然乔家父子那么厉害,那您以后想娶宋小姐岂不是难上加难?”

    傅沉指尖一抖,冷眼看他。

    “话太多,滚出去!”

    十方咋舌。

    他不过说了一句实话而已,怎么还生气了。

    ------题外话------

    209年……以虐渣开始,哈哈~

    祝大家新年快乐,元旦快乐~

    一月第一天,手中有保底月票的支持一下月初呀,谢谢大家啦~

    潇湘页面有月票红包,投了月票记得领红包呀,笔芯笔芯~

    新的一年,还得麻烦大家多多支持啦,一起加油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