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81 几路围剿,逼到崩溃(3更)

181 几路围剿,逼到崩溃(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从民政局出来,宋敬仁满脸喜色,还试图和乔望北握个手。

    闹成这样,两看两相厌,估计以后也不会碰面了。

    乔望北瞥了他一眼,满脸鄙夷,小丑模样,拍了拍乔艾芸肩膀,“走吧。”

    乔艾芸一直冷着脸,似乎对乔望北的自作主张十分不满,直接上了自己的车子,宋敬仁哂笑,为了芝麻丢了西瓜,她肯定不舒服。

    不过现在整个公司都被他控制在手里,他的一颗心算是彻底落了地。

    “小张,回医院。”

    “宋总,咱们没车,我去叫个出租。”张秘书一脸为难。

    宋敬仁脸一僵,方才想到所有不动产都交割出去了,算了,这点小钱压根不算什么。

    两人刚上出租,宋敬仁电话就响个不停,都是公司高层打来的。

    这群狗东西,消息收到这么快?来恭喜他?

    他咳嗽两声,接起电话,“喂——”

    “宋总出事了,有两个厂商说我们公司产品不合格,拒绝收货,如果不能如期收到货款,这个月工资就发不出去了。”

    宋敬仁蹙眉,“那就好好查一下产品哪里出问题了,早点出货啊。”

    他刚挂了电话,手机又震动起来。

    “宋总,有媒体说我们公司涉嫌偷税漏税,网上好多人在讨伐我们。”

    “瞎说八道,哪家媒体,一派胡言,给我发律师函,我要告它告到死,简直特么无中生有。”

    “可是现在很多去年都订好的客户,都要和我们解约,他们连定金都不要,就是要解除合约。”

    “怎么会这样,你把所有合作人信息给我,我打电话问问……”

    ……

    几分钟后,那个员工居然发来了六十多个合作商信息。

    手机一眼都看不完,这中不乏过亿的订单,要是同时出问题,公司就完了。

    他找了一个其中特别熟的客户,打了两次电话,那人才接听。

    “喂,牛总,我是宋敬仁啊。”他态度低微,求人办事,自然要放低姿态。

    “宋总,您有事啊?”

    “到底是因为什么,你们要和我们公司解除合作,这产品都要做好了,马上都能出货了,您这不是……”

    “这是公司内部决定,我也没办法啊。”那人和他绕圈子,显然不愿说实话。

    “我们十几年交情,您何必拿这种话搪塞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总啊,我们是老朋友,这次真不是我不帮你,你说你得罪谁不好,怎么得罪京家了?”

    “京家?”宋敬仁愕然,“我压根不是认识这家人啊。”

    “现在好几路人围剿你,南江严家的,京城的京家……”那人说了好几个豪门大户,除却严望川,他都不认识,这特么都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人家没直接说,不过都放了风声,说商场允许正当竞争,容不得……”那人支吾数秒,才说了两个,“人渣。”

    宋敬仁头脑发昏,一时说不出话。

    “宋总,那点定金大家宁愿不要,也不敢得罪这几个大户啊。”

    “我知道。”这些人宋敬仁平时压根高攀不上,尤其是这京家……

    八竿子打不着啊,动动小指都能碾死他,怎么非得和他这种小公司作对?

    “你那个女儿不是和傅聿修关系不错嘛,怎么现在连傅家都插手了?”

    “傅家?”宋敬仁挑眉。

    “……我就是听人说,傅三爷直接下的命令,我估摸着整个金融圈,谁都不敢碰你,好了,不说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牛……”宋敬仁话没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再拨过去,已是转接语音信箱。

    “混蛋!”宋敬仁气得差点摔了手机。

    光是一家打压就算了,这么多家一起,谁家公司都受不住,和他做生意的都是些小企业,和这些名门自然是扯不上关系的,但是你得表态啊,不然就会沦为一起打击的对象……

    墙倒众人推的滋味他是感受到了。

    “宋总,还去医院吗?”张秘书声音细微,生怕惹恼他。

    “去什么医院,回公司。”

    张秘书不好意思的和司机说道,“师傅,麻烦您送到市区的宋氏集团。”

    等他俩上车,司机才发现,这不是前段时间在电视上大出风头的世纪渣男嘛,本想拒载的,可是人都上车了。

    现在在他车上还颐指气使,他干脆停了车,“不好意思,我要交班了,那边太远,去不了,你们下车吧。”

    宋敬仁瞳孔放大,“你……”

    “一共9。5,扫码还是现金。”司机师傅看他气的上火,丝毫不理会。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这是要赶我下车?”宋敬仁这辈子何曾受过这种窝囊气。

    “现在整个云城谁不认识您啊,我一小市民哪儿敢得罪你啊。”

    “呵——”宋敬仁哂笑,刚要和他理论,张秘书已经付钱拉着他下车,“宋总,您和他计较什么?传出去不好听。”

    宋敬仁深吸一口气,也是,和这种人计较什么。

    殊不知那司机在他下车后,打开对讲机,“兄弟们,那个宋敬仁在天宫路打车,大家注意点。”

    宋敬仁和张秘书在冷风中吹了一个多小时,愣是没等到一辆空车……

    **

    另一边

    乔艾芸和乔望北一上车,相视一笑。

    “哥,我刚才戏演的怎么样?”

    “可以。”乔望北将协议递给她。

    “收好了,这里面有不少房子不动产,没想到那混蛋背地里还买了几块地,留着还是变卖,你自己决定。”

    “要是没打算,随时都能回吴苏,那边永远都是你的家。”

    乔艾芸眼眶微微泛红,“嗯,我打算变卖一些不动产,用晚晚名义存点钱,好的地段商铺、房子、地皮之类的留着给晚晚做嫁妆吧。”

    “也不知道西延什么时候结婚,现在结婚据说要不少彩礼。”

    “我这个做姑姑的,也得帮衬点……”

    乔望北挑眉,“我们家不缺钱,彩礼还能不够?”

    还让她操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个当父亲的多没用。

    “你给他准备了什么?石头?”

    “嗳——”乔望北一听这话不高兴了,“石头怎么了,你知道哪些石器多值钱吗?我们家宝贝那么多,让他抱个去提亲还不够?”

    那都是他的心头肉啊。

    乔艾芸哂笑,“识货的当宝贝,不知道的,你让西延抱着石头去,会被他老丈人打出去的。”

    乔望北冷哼,“这钱是你们应得的,留着傍身,我们乔家不缺这点钱。”

    乔艾芸笑了笑,乔家宝贝是真不少,就是几代人爱玉成痴,藏了不少珍品,许多都没法用金钱衡量。

    “对了,你之前和我说,你要怎么对付宋敬仁来着?”

    “咱家人脉多的是,就是寻常用不到罢了,你都不懂这些年多少人找我弄东西……”

    乔艾芸低低笑着,并没搭腔。

    “我说真的,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谁不知道啊,但凡和父亲有些交情的,一看到你俩离婚,彻底解绑,肯定得表一下态,弄死他还不容易。”

    乔艾芸点头,反正至此之后,他是死是活,都和她没关系。

    “前些天晚晚说想吃火锅,去超市买点东西回去吃?”乔艾芸提议。

    “那我叫上师兄。”

    反正现在离了婚,乔望北也能正大光明撮合。

    乔艾芸咳嗽两声,他哥什么意思,她心里很清楚,只是……

    未免太刻意了一点。

    两人到超市的时候,乔艾芸推了车去选食材,乔望北已经给严望川打了电话。

    “师兄,机会我给你制造了,你别空着手来。”

    严望川蹙眉,不能空着手?

    “你知道的,今晚吃火锅,你早点过来。”

    “我知道。”严望川拧眉,不能空着手?那带什么过去?

    乔艾芸扭头招呼距离自己百米远的乔望北,他拿着手机走过去,“有事?”

    “帮我问一下师兄喜欢吃什么?”她知道乔望北肯定在和严望川通电话。

    “你自己和他说。”乔望北直接把手机递给她。

    严望川还在思考待会儿送点什么过去,突然听到乔艾芸声音,立刻正襟危坐,“师兄,你喜欢吃什么?”

    还在等严望川布置任务的助理,瞧着自家严总,面色冷肃,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还略显诧异,这是在搞什么?

    “我不挑食。”

    乔艾芸挑眉,“那我随便买点?”

    “嗯。”

    “行吧,我把手机给我哥了。”乔艾芸把手机递给乔望北,他怔愣的接过手机,有些怄火。

    给他制造机会,都不知道珍惜,多说两句话也好啊。

    这人搞毛啊。

    **

    天色渐暗,此刻已归属乔家的别墅内已经烧起了火锅。

    乔艾芸弄了点鱼头,弄了一些红枣枸杞之类熬了锅清汤,宋风晚则喜欢吃红汤的,弄了现成的火锅底料煮汤。

    这边一家其乐融融,宋敬仁则已经忙得焦头烂额。

    离婚之后,宋氏股票呈断崖式狂跌,直接跌到停板,公司股东董事一直逼着他,让他赶紧想办法,外面又有几家豪门在威逼。

    内忧外患,将他逼得几近崩溃。

    天一黑……

    张秘书低声问他,“宋总,大家都下班了,您也回去休息一下吧,身体要紧,办法可以慢慢想。”

    他张了张嘴……

    江风雅中午收到消息,已经搬了东西先回宿舍住,而他……

    除了这家公司,居然无处可去。

    也是今天他才知道,乔家居然和京城京家都有牵连,这种极品人脉关系,他居然毫无所知……

    真特么可笑。

    **

    而此刻另外这边……

    火锅都已经煮沸,就等着客人来,离婚事情圆满解决,乔艾芸心里高兴,不仅叫了严望川,还打了电话给傅沉和耿瑛。

    耿瑛说离婚的案子还有一些后续事情需要整理,就不过去了。

    傅沉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妈,我出去买点饮料吧。”宋风晚穿了羽绒服,拿了钥匙就往外走。

    她刚打开门,就看到严望川和傅沉居然都到了,两人正站在距离门口几米远的地方,面面相觑,不知在干吗?

    “严叔,三……三爷。”宋风晚差点顺嘴喊三哥。

    屋内两人听到动静走出来一看。

    乔望北差点没气得昏厥过去。

    严望川提了两瓶茅台酒……

    傅沉反而抱着一束花。

    “芸姨,恭喜,这是送你的。”傅沉选了一束白茶,高雅圣洁,包装得十分精美。

    “谢谢,我很喜欢,让你来吃饭,还让你破费,真不好意思。”乔艾芸许久没收到花了,有些受宠若惊,笑得合不拢嘴。

    “应该的。”

    严望川捏紧手中的礼物,余光瞥见乔望北的眼神,手指收紧几分:吃火锅,带酒水过来,有问题?

    乔望北伸手一拍脑袋,差点没气到吐血。

    难道自己暗示的还不够?

    提着酒来,你特么真是来吃火锅的啊。

    ------题外话------

    舅舅,你不能怪师兄,他真的是来吃火锅的【捂脸】

    你的暗示明显不太够啊,笑死个人……

    舅舅怕是要被气死了。

    乔舅舅:缺心眼!

    **

    持续求月票呀,留言活动一直在继续,别忘了留言哈~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