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82 木讷的师兄,段浪vs怀生(4更)

182 木讷的师兄,段浪vs怀生(4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屋外寒气袭人,室内火锅沸燃,窗户上都熏出了一层水汽……

    宋风晚捞起红油锅里的几叶菠菜,涨了点麻油,一边喝可乐,一边吃得津津有味。

    傅沉挑眉,他以前都没发现这丫头如此重口。

    乔艾芸心里高兴,吃了火锅,还喝了些小酒,被热气熏得面若桃色,严望川没吃什么,尽看她了……

    偶尔视线交汇,他又匆忙别开头。

    活像个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耳后隐有绯色。

    乔望北低头吃着羊肉,气得直上火。

    看就大大方方看,你躲什么?

    一把年纪,还装纯情,真想孤独终老啊。

    让人看着干着急,还不如人家小辈会做人。

    白活四五十岁。

    “芸姨,有个事情想和您商量一下,是关于晚晚的。”傅沉放下筷子,神色郑重。

    宋风晚一看他这般神色,一颗心悬起来,他该不会要……

    “晚晚怎么了?”乔艾芸已经被他几句好话哄得晕头转向。

    “我和晚晚……”

    “咳咳——”宋风晚被一口辣椒呛到,咳了半天,呛得浑身冒火。

    “你这孩子干嘛呢?”乔艾芸给她递了杯水,宋风晚灌了一大杯,才觉得嗓子眼火意散下去。

    “傅沉,你说,你和晚晚怎么了?”

    “之前答应她,考完试带她出去滑雪,本来您在忙,我不打算提这个,现在事情忙完,我就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地点在国外,免签证的,还有我一个朋友,加上一个孩子,一共四个人。”

    “如果你觉得不稳妥,就当我没提过。”

    傅沉说话非常客气,而且逻辑清晰明了,是他原本答应宋风晚的,这件事并不是临时起意。

    乔艾芸看向宋风晚,“是这样?”

    “嗯。”宋风晚心虚的点头,貌似是有这么一回事,她最近一直在思考如何与母亲开口,才能让她出去跨年,不曾想傅沉直接帮她开了口。

    理由还如此正当。

    “会不会太麻烦了?”乔艾芸总觉得一直在麻烦傅沉,特不好意思。

    “不会……”

    “晚晚,你想去吗?”乔艾芸自己不好回绝,还是得问一下宋风晚意见。

    宋风晚咬着菜叶,闷声点头。

    乔艾芸接下来也有些事情要忙,财产交割,房产过户,要跑很多部门,也得忙活一阵,压根顾不上宋风晚,马上要元旦了,学校也放假,她还想让她去吴苏那边住几天。

    傅沉若是肯照顾她,她出去玩两天,放松一下也好。

    “那这样吧,你们这次出国的费用我出,这个你就别和我计较了。”乔艾芸看向傅沉。

    傅沉点头,看了眼宋风晚。

    她垂着头,小脸不知是被辣的,还是害羞,涨得通红。

    严望川看着傅沉,他完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能够睁眼说瞎话,他分明是意图不轨。

    “你出去玩,舅舅也资助你一点。”乔望北笑道。

    “谢谢舅舅。”宋风晚没想到傅沉想带她出国,心情忽然荡到了天际,觉得整个身子都轻飘飘的……

    “刚才你说还有个孩子,你朋友家的小孩?”乔艾芸随口问着。

    “不是,寄住在我们家的一个孩子,庙里的……”傅沉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乔艾芸听他说完,一个劲儿夸他。

    傅沉又顺利在她面前刷了一波好感。

    严望川挑眉,低头戳着碗,几根菜叶已经被他戳得稀巴烂。

    以前只觉得这小子老奸巨猾,没想到还是个油嘴滑舌的东西。

    吃完火锅,乔艾芸已经喝了不少酒,有点微醉,平时放不开,今天心情好,喝酒自然有些没节制。

    “晚晚,你和我一起收拾一下桌子,师兄,麻烦你送艾芸去楼上休息,右手边第一个房间。”乔望北开口。

    他都已经做到这样了,他要是还不开窍,他就真的要绝望了。

    严望川走到乔艾芸身边,“走吧,送你回房。”

    “不用,我自己能走。”

    “我送你。”

    “真不用,自己家,睡着都能摸回去。”乔艾芸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思,只是两人一直以来都很生分,突然要亲近起来,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接受的。

    严望川站在她面前,岿然不动,宛若一尊大神。

    乔艾芸没办法,“行了,我让你送,走吧,上楼。”

    严望川点头。

    乔望北气得差点把手里的盘子丢过去。

    “师兄,楼梯抖,她喝了酒,你稍微扶一下。”他声音一字一顿,像是处于崩溃抓狂的边缘。

    严望川犹豫片刻,抬手托住她的胳膊,“走吧,我扶你。”

    傅沉瞥了一眼,低头憋着笑。

    ……

    一分钟的功夫,大家就看到严望川从楼上下来。

    乔艾芸躺在床上,闷声笑着,他居然只送自己到门口,就让她好好休息,然后转身走了……

    紧接着她听到楼下传来乔望北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怎么下来了!”

    “我不下来要干嘛?”

    “……”乔望北显然被气得够呛,“你还有脸问我?”

    “我是你师兄,你和我说话要注意点。”严望川突然严肃起来。

    “你这辈子就当我师兄好了。”

    真是气死他了。

    宋风晚憋着笑,倒了杯温水递给严望川。

    “谢谢,我不渴。”

    宋风晚笑出声,水差点洒出来,“麻烦您给我妈送杯水上去,她喝了酒,可能有些不舒服,您陪她说会儿话吧。”

    严望川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僵硬的接过水杯,别扭的重新上了楼。

    乔望北将擦桌布一甩,气得说不出话。

    乔艾芸脑袋有些疼,衣服都没脱,裹着被子靠在床头,严望川叩门进来,放下杯子,也不说话,两人相顾无言。

    他就这么在床头站着……

    盯着她,一瞬不瞬。

    耳根泛红。

    乔艾芸也想看看,他到底能有多闷,过了好久,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水要凉了。”

    当真是个闷葫芦。

    宋风晚和傅沉出发去国外是12月31号一早,三个多小时飞机,到那边正好可以吃中饭。

    三天两夜。

    乔艾芸帮她收拾了不少行李,生怕她去那边冻着。

    “太多了,三爷都给我准备好了。”宋风晚觉得行李太多,有些累赘,出去几天,还得托运行李,费时费力。

    “你怎么能事事依赖人家,这么麻烦他,你也好意思?”

    宋风晚咋舌。

    就是没好意思直说:他在追我,肯定殷勤啊。

    临行前,乔艾芸还不停叮嘱她,要听话别给傅沉惹事。

    乔望北则塞了张银行卡给她,“好好玩,也要注意安。”

    “谢谢舅舅。”宋风晚也不客气。

    倒是严望川走到她面前,低声说了句,“好好玩,注意傅沉。”

    宋风晚身子一僵,不知如何回答,只能笑着点头。

    等宋风晚上车后,还一脸狐疑,严叔干嘛要让她提防三爷?

    而此刻国外雪场

    段林白和怀生提前一天到这里,30号夜里十一点多酒店,洗漱完已是夜里一点多。

    怀生生活完能自理,段林白一个劲儿夸他懂事。

    只是第二天一早,他就崩溃了……

    京城时间五点半……

    他的房间响起了木鱼声,还有咿咿呀呀的念经声。

    之前上飞机安检的时候,他就觉得奇怪,谁特么出来旅游带个木鱼,好嘛?他应该那时候就把这破木鱼丢在机场的。

    “怀生,你在干吗?这么早你不困吗?”段林白努力保持微笑,强忍着想要将他扔出窗户的冲动。

    “做早课,我昨晚和你说了啊,你也同意了,段叔叔,您睡吧,我还要念一个小时,你不用陪着我。”

    “我……”段林被刚要蹦出的一个脏字又被吞了回去,在孩子面前不能说脏话。

    昨晚怀生确实征求过他的意见,他哪会儿困得不行,脑子晕乎乎的,况且他哪里知道,他是来真的啊。

    “您快睡吧,天还没亮。”怀生一脸天真。

    段林白抓狂:你也知道天没亮啊。

    “你这样我有点睡不着啊。”段林白性子直,直接就问了,意思就是他打扰他了。

    怀生眨了眨眼,“那说明你还不困,我以前困得时候,站着都能睡着,你现在躺在床上还不想睡,说明还是不够困。”

    段林白仰面躺在床上,他想剖腹自尽。

    傅沉,你是不是故意派这个小和尚来搞我的?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孙悟空那么怕唐僧了,这真能念死人啊。

    ------题外话------

    我这乌龟一样的码字速度,你们真的要好好珍惜四更君啊。

    今天更新结束了哈,大家别忘了帮我投月票;留言活动还在继续,冒泡都能领奖哈~

    最后再祝大家元旦快乐,2019年一切顺利,然后一直爱我,哈哈~

    师兄,你多学学三爷……

    白瞎了乔舅舅一直给你制造机会,你这样真的很要命啊,哈哈~

    有人想念段哥哥和怀生了吗?

    怀生在成功惹毛表哥之后,即将要气死段哥哥了……

    段哥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