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83 严师兄开窍?正经的小唐僧(1更)

183 严师兄开窍?正经的小唐僧(1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12月31日,经过多日灰霾的雾色,云城难得是个艳阳天。

    乔艾芸站在门口,目送傅沉车离开,才不舍得转身准备进屋,冬日的眼光落在身上,不觉得有暖意,寒风吹来,冻得她打个哆嗦,正打算进屋,就被人叫住了……

    “艾芸。”严望川站在距离她三步远的地方,冷着脸,不知要干嘛?

    乔望北自觉地先进了屋。

    “怎么了?”明天元旦放假,今天是最后一个工作日,她约了宋敬仁去交割财产。

    还有几套房子要过户,估计要忙一天。

    严望川迟疑片刻,走到自己车边,打开副驾车门,从里面抱出了一束玫瑰。

    乔艾芸脸登时一阵臊得慌。

    她不是什么小姑娘了,又离过婚,不再年轻,这把年纪忽然被人追求,她心底也有些异样。

    乔望北站在窗边,看到严望川捧出一束玫瑰花,低头拨弄着刻刀,可算是开窍了。

    他要是再送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他就真的想一把飞刀射过去。

    弄死他得了。

    活该孤独终老。

    其实严望川是瞧不上傅沉的,觉得他心思重,老奸巨猾,但是那天他送了一束白茶,乔艾芸一直抱着,那模样分明是喜欢的。

    他抱着玫瑰走到她面前,把花递给她,“送。”

    乔艾芸站在原地,有些囧。

    面前这人板着一张脸,若不是怀里抱着花,她还以为是来催债的。

    “谢谢。”隔了数秒,乔艾芸还是伸手把花接了过去。

    “这个。”严望川又从口袋摸出一个丝绒盒子,上面还印着严氏珠宝的字样。

    “这个我真不能收。”严记珠宝只做高端定制,他家的东西,最便宜的都是几万。

    “不喜欢?”

    严望川蹙眉。

    傅沉这小子的话果然不能信。

    他思忖了半天,还是打电话问了傅沉,如何才能让她开心,毕竟傅沉吃火锅那天,确实哄得她高兴。

    傅沉说,没有女人不喜欢鲜花珠宝的。

    这小子果然是在坑自己?

    严望川第一次送礼物,就被拒绝,此刻心情复杂,呈现在脸上,更是冷意肃杀。

    他站在那里,攥着盒子,浑身凉意渗人。

    “也不是不喜欢,太贵重了,这花我收了。”

    “不贵。”严望川纠正。

    “这个我真不能要。”这些日子本就麻烦他,乔艾芸哪好意思拿他东西。

    “我亲自设计的,本来就是要送的,两千多块钱。”

    他很固执,脾气又倔,东西拿出来,他是断不会收回去的。

    两人在门口僵持了两分多钟,乔艾芸没办法,只得伸手接了过去,“谢谢,改天我请吃饭。”

    “我今天就有空。”严望川说得严肃又正经。

    乔艾芸一愣,“那今天一起吃饭?”

    “好。”

    严望川顿时觉得人生圆满了。

    乔艾芸深吸一口气,抱着花往屋里走。

    她待会儿要出门,把玫瑰放在客厅,珠宝拿上楼,顺便换身衣服。

    乔望北看到严望川大手捞过玫瑰花,将原本插在客厅茶几上的白茶花提起扔掉,将自己的玫瑰插入了花瓶里。

    他眉毛一挑。

    真是闷骚又别扭。

    乔艾芸到楼上之后,打开首饰盒,一根手链,还镶嵌着宝石,没有二三十万买不到,两千块?他在逗她?

    她拿了一些证件材料,准备出门办事情,乔望北急忙开口,“师兄,艾芸要出门办事情,还得和那个宋敬仁碰面,今天不是没事吗?陪她一起去吧,估计会很忙。”

    乔艾芸刚想拒绝,严望川已经拿了车钥匙,“走吧。”

    ……

    上车后

    乔艾芸才开口询问那个手链的价格,“……师兄,那个手链真的太贵重,而且根本不是两千块的东西。”

    “二十二年前,是这个价。”

    乔艾芸一愣。

    这是他二十多年前要送给自己的礼物?

    他刚才又说是他自己设计的,她那手链款式繁复,设计的分外喜庆讨喜,就怕是当年两人有了婚约,他准备送自己的。

    她心底有些酸涩,偏又有股暖意。

    一直有人惦念自己的感觉,很好。

    她偏头看向窗外,“真是没想到会给我送这些……”

    今天的送礼风格,完全不是他的作风。

    “不喜欢?”

    “也不是,就是觉得不像的风格。”

    “我想让开心,我的风格可以变。”

    乔艾芸眼眶一热,差点落泪。

    待她如此,她真的值得拥有这样的男人吗?

    严望川余光瞥了她一眼,见她一直看向窗外,似乎不愿和自己说话,微微蹙眉,自己方才说错了什么?

    ……

    乔艾芸和宋敬仁约在云城行政大楼前,这边算是一个综合性的办公区域,各个政府部门都在这边设了办公点,很便民。

    宋敬仁临时买了一辆宝马,因为要见乔艾芸,还特意收拾了一番。

    他这些日子被公司事情搞得焦头烂额,吃不下饭,到处求人,以前那些他瞧不上的小企业都闭门不见,近日银行频繁上门催债,若是逾期不还款,恐怕公司就得清盘破产……

    他这些日子算是见识到了乔家的人脉,他动了心思,想求一下乔艾芸。

    他特意收整了一番,即便穿着西装革履,却也不负往昔的风发模样,从骨子里散发的丧气,让他给人一种消沉颓靡感。

    乔艾芸下车后,严望川坚持要陪她,她没办法,只能让他跟着。

    宋敬仁原本看到乔艾芸过来,喜不自禁,只是瞥见她身后的人,一张脸登时垮掉。

    对比之下,相形见绌。

    只是此时她和乔艾芸已经离婚了,纵使心里不舒服,也不能宣之于口,气得他身子直颤。

    严望川瞥了他一眼。

    西装,宝马车,还戴着价值百万的腕表?

    是打击力度还不够?看样子还得加把劲。

    鬼知道宋敬仁不过是弄些东西充充门面罢了。

    有严望川跟着,宋敬仁就是想和乔艾芸多说两句话都不行,他忍了很久,张了张嘴,“那个……晚晚怎么样?”

    乔艾芸瞥了宋敬仁一眼,一副看脑残的模样。

    我女儿如何,关何事?

    她压根不理他,拿了号码牌,排队办正事。

    严望川看他吃瘪,心里乐了,只是脸上却一派肃穆。

    **

    宋风晚到机场、登机之前都和乔艾芸打了电话,上了飞机,找空姐要了个毛毯,戴了眼罩,就准备睡了。

    她上回出国,还是十岁那年,说是出去玩,就是跟着宋敬仁出差,都在酒店过了,这次能出去,自然兴奋,昨晚睡得迟,到飞机上便睡意昏沉。

    傅沉偏头看她,居然就这么睡了?

    很快他就听到身侧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手中还拿了本《清心咒》,这心底却总是无法平静。

    他手指在佛经扉页上轻轻摩挲着,又往宋风晚那边挪了半寸,手指轻轻蹭着她的……

    她好像无知无觉,傅沉小指一勾,将她整个手攥在手里,温热绵软,手感非常好。

    他们坐的不是头等舱,他俩和十方,正好坐在一排,十方正戴着耳机,余光瞄到傅沉偷偷摸人家小手,忍不住咋舌。

    这才出门多久啊,就忍不住开始动手动脚?

    “唔——”许是手被攥着有些不舒服,宋风晚温吞的嘤咛一声,调整了一个姿势,原本靠在窗边的头,歪向傅沉。

    傅沉伸手,长臂从她脖颈处穿过,将她整个人拨到自己肩侧……

    宋风晚头抵在他肩头,稍微挪了一下,胳膊挪动,横在傅沉胸口。

    他身子一僵,继而抿嘴一笑。

    傅沉垂眸就能清晰看到她柔嫩浅粉的唇,泛着诱人的光泽。

    他喉咙滚了滚。

    垂眸低头,在她唇边啄了一口。

    坐直身子,就看到十方正盯着他。

    一记冷眼射过去,十方悻悻坐好。

    我靠,那眼神是要杀人灭口?

    **

    飞机抵达机场,还需要坐车才能到达滑雪场所在的小镇。

    滑雪场位于海拔两千多米的地方,需要依靠高山缆车或者徒步爬山道进入。

    滑雪胜地,却空旷避世。

    宋风晚趴在缆车上,俯视下面,雪山松涛,天空蓝得一碧如洗,让人身心开阔舒畅。

    “林白和怀生已经到酒店住下了,他们在餐厅,待会儿先吃饭,再休息,这边还有个温泉,喜欢的话,晚上可以去泡泡。”

    傅沉低头查看段林白的信息。

    他的微信傅沉是屏蔽的,打开微信,才发现他居然给自己发了99+的信息。

    剔除表情包,剩下的话几乎都是在骂他。

    【傅三,特么就是个混蛋,到底从哪儿弄来的小和尚,老子要快被他搞死了。】

    【我真的会杀人的,不知道这个小唐僧的肉香不香?】

    ……

    【特么别装死,给我出来,给老子出来!】

    傅沉挑眉,骂了自己17次,然后发了一百多个表情包刷屏,他是以为自己完全不看手机吗?

    **

    傅沉一行人下了缆车,徒步百米,到达酒店,酒店一共两层,看着不大,有点名宿的感觉,轻奢风格,低调典雅。

    宋风晚整个人缩在围巾里,寒风肆虐,吹得人直打颤。

    三人到酒店后,一推开门,宋风晚就看到一个蹭亮的小脑瓜子。

    “姐姐——”怀生正喝着奶茶,瞧见宋风晚,跳下去,冲过去一把抱住她的腿。

    “什么时候到的啊?”

    “昨天夜里,那个叔叔带我来的。”他指着靠在火炉边取暖的段林白。

    他裹着毛毯,双眸黑眼圈很重。

    “段哥哥。”宋风晚笑着和他打招呼,“昨晚没睡好?”

    段林白悻悻一笑。

    这小和尚五点钟就爬起来念经,他能睡个屁啊。

    “今天起得太早。”段林白起床气大,此刻还心情不爽。

    傅沉走过去,抬脚踹了他一下,怎么说话的?

    段林白立刻坐直身子,这日子也是没法过了。

    “其实我们洗了澡,段叔叔一直不睡觉,一直趴在床上玩手机,怎么都不听劝。”怀生一副教训孩子的模样。

    段林白是夜猫子,熬夜很正常。

    “他一直在手机上看小姐姐,还给人刷什么礼物。”

    女主播?

    宋风晚看向段林白,神色有些不对劲。

    “小和尚,可别胡说,那都是我公司团队的,我就是随便看看。”段林白平日也要工作的,哪有空看什么女主播啊。

    只是公司下面弄了个主播平台,他视察一下他们工作罢了,他也看了很多男主播啊,这和尚怎么只记得那几个女的。

    既然进了人家直播间,又是小老板,总得刷个礼物意思一下。

    “那些小姐姐,一直要给他亲亲,么么哒……他好轻浮……”怀生可是个正经的小人。

    在他心里,段林白已经是个不三不四的人了。

    段林白呕血,谁给他一把刀,他要宰了这和尚。

    ------题外话------

    师兄开窍?不存在的,哈哈~

    二浪子要被怀生气死了,毁他清誉啊……

    **

    日常求个月票呀,嘻嘻~

    昨天的奖励都已经下发了哈,大家注意查看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