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85 三爷:睡我?今晚试试?(3更)

185 三爷:睡我?今晚试试?(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傅沉的吻很急,下了狠劲儿。

    含着她的唇,反复吮吸,呼吸声落在自己耳边,深沉粗重,听得她心尖直打颤。

    周围都是人,摩肩擦踵,所有人都在叫嚣狂欢,带动着她,让她浑身血液都在沸腾燃烧,这一切对她来说,都过于刺激。

    她素来乖巧,何曾这般大胆过,紧张,心悸,躁动不已。

    唇齿反复碾磨,像是要将她浑身的力气抽干。

    宋风晚被动得仰着头,踮着脚,脖子有些酸。

    傅沉像是有所感觉,手臂搂着她的腰,将她整个身子提起,往前一寸,身子紧贴……

    双脚踩在他的脚面上,她微微蹙眉。

    “靴子很厚,不疼,这样你会舒服些。”傅沉咬着她的唇,含混得说道。

    宋风晚浑身骨头像是酥软了一般,脚趾不自觉的蜷缩着……

    他呼出的热气落在她脸上,烫得人心慌。

    “三哥……”宋风晚心慌,想离他远些。

    光是这般靠着,她已身不由己。

    “嗯?”他的唇贴着她额角的一片皮肤,热度烫人。

    方才经过狂欢,周围的人更加兴奋热切,周围几乎都是拥抱亲吻的小情侣,宋风晚小脸像是发了烧,额头抵着傅沉胸口,心若擂鼓。

    “晚晚……”傅沉低声喊她。

    “嗯?”

    宋风晚还没抬头,他居然低头,寻着她的唇,再次吻住……

    唇边摩擦,宋风晚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被动的接受,含着,咬着,方才他用力太狠,他的唇角有些撕裂,此刻又被咬了一下,她微微蹙眉,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傅沉眸色沉沉……

    “晚晚,你勾引我。”

    宋风晚还没反应过来瞳孔放大,他……

    居然抵开他的牙关,把舌头……

    伸进来了。

    两人舌尖无意触碰了一下,像是有股电流,两人同时触电般的颤了一下。

    宋风晚小脸通红,整个脑袋都是昏呼呼的……

    没认识傅沉之前,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她会在大街上和人拥吻,还是这种湿漉漉的吻,让人心肝直颤。

    傅沉微微抽开身子,宋风晚气喘吁吁,唇角红润湿亮,好像还勾着点暧昧的银丝……

    他喉咙滑了滑,低头又在她唇边啄了两下。

    宋风晚睫毛轻颤,脸色通红。

    她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就这么被他亲了一次又一次……

    他会按着她的后脑勺,托着她的腰,将两人身子紧紧压在一起。

    会含着她的唇,仿佛吮吸舔咬,酥麻窒息。

    会不停在她耳边喊她名字,一遍又一遍,暧昧旖旎……

    直至周围的人开始狂欢,傅沉才放开他,将她拉出人流,宋风晚大口喘息,死里逃生般的喘着粗气……

    **

    傅沉和段林白汇合,原本打算坐高山缆车回酒店,这个镇上的所有人似乎都在狂欢,缆车那边贴了个停运通知。

    没办法,四人只能在镇上找酒店住一夜。

    怀生已经困了,段林白抱着他,已经累得走不动了。

    这小子绝逼是来坑他的啊。

    镇上的酒店,几乎都已经客满,找到一家,只有一个标间,段林白直接要了,“我和怀生住这里,我真的不行,走不动了,你们再找别家吧。”

    他这小身板,抱个五六十斤的孩子,这特么简直比扛煤气罐还累?

    特奶奶的,可怜他的腰都要累断了。

    傅沉只得带着宋风晚继续找酒店。

    索性下一家就有房间,不过只剩下三间大床房。

    宋风晚虽然英语不错,但是只能听懂一些简单的词汇,这些人说话还带着口音,她压根不懂他们说了些什么,就看到傅沉摸出身份证递给前台。

    “我的需要吗?”出国在外,证件护照都随时带着。

    “不用。”

    “不需要登记我的?”

    “一张床的房间,登记一个人就够了。”

    宋风晚身子一抖,一张床,是几个意思?

    “只剩一间大床房了。”

    “我们可以去别家……”

    “他说镇上就他家还有空房,不睡,今晚就没地方住了。”傅沉说得坦荡直接,完不像是说谎。

    宋风晚傻了眼。

    这和之前去雪场那次还不同,那好得是个套房,各自有床,这大床房该怎么睡啊。

    前台很快帮他们办理了入住,还送了早餐券。

    傅沉道谢,直接朝着电梯走去。

    宋风晚硬着头皮跟上去。

    今晚可怎么过啊。

    **

    两人到房间的时候,因为都开着暖气,傅沉摘了围巾防风镜,动手脱外套……

    偏头看着站在门口,还没进屋的人。

    “愣着干嘛?进来吧。”

    宋风晚一边打量房间,一边往里走,欧式装修风格,房间正中间就是一张两米宽的大床,白色床单,上面还放着一束玫瑰,以及酒店的问候函。

    一侧的床头柜上,还有一瓶红酒。

    厕所与洗手间连在一起,几平方而已,不过对外却只用了一层磨砂玻璃隔开,从外面,隐约都能看到里面的陈设。

    这该怎么洗澡上厕所啊。

    “这房间还可以哈。”宋风晚悻悻一笑,其实装潢环境还是不错的。

    “嗯,床很大。”傅沉挑眉。

    宋风晚一噎,谁问你床了。

    傅沉从一边的衣柜里拿了衣架,将衣服挂起来,又拿着热水壶,准备去烧水……

    宋风晚四处走动,到处翻开,直至她打开床头柜,看到里面的东西,脸蹭的一红……

    这些酒店都是怎么回事?

    “在看什么?”傅沉走过去。

    “啪——”宋风晚猛地将抽屉合上,“没事啊。”

    “不脱衣服?”傅沉挑眉,“快一点了,不困吗?”

    “还好。”

    傅沉点头,不置可否,转身给段林白打电话,无非是问他两人安顿得如何了。

    宋风晚伸手摘了围巾,帽子,头发被围巾压得软塌塌的,贴在头上,有点丑。

    宋风晚护着脑袋,去洗手间照镜子,抓了几下头发,试图让它蓬松一些。

    努力几次之后,头发仍旧软塌,她翻了皮筋,绕了个丸子头,一转身,才看到傅沉不知何时站在洗手间门口。

    “耳边有个头发没扎上去。”傅沉指了指她右耳。

    宋风晚摸了一下,还真有一缕头发,她随便将头发缠在上面,“那个……你让一下,我要出去了。”

    “我若不让呢?”傅沉挑眉。

    从进屋开始,她就很窘迫,傅沉存了心逗她。

    宋风晚蹙眉,她哪里见过傅沉这般无赖,有些恼怒,而傅沉已经抬脚挤进了洗手间。

    “你进来干吗?”洗手间太小,一个人尚能转身,两人就太挤了,他一弯腰,就能够到她的唇……

    而事实上,傅沉也确实这么做了,将她按在墙上,慢慢加深这个吻。

    宋风晚脑袋晕乎乎,心悸难安,她能清晰感觉到,自己心跳得非常快。

    直至感觉到他的手指忽然摸到锁骨处,手指游离,她大惊失色……

    伸手护住胸口,“你……你干嘛?”

    “衣服脱了,你不热?”傅沉轻笑,声音低哑轻颤。

    小丫头这是什么眼神,他是那么流氓的人?

    “我不热。”

    “你出汗了。”

    宋风晚大囧,撞开傅沉,夺门而出。

    傅沉低低笑着,拧开水龙头,洗脸刷牙,这房间不适合洗澡,从外面虽不能看得一清二楚,但大体轮廓总是能看到的。

    ……

    傅沉出去的时候,宋风晚已经脱了外套,穿了件柔粉色的高领毛衣,黑色紧身裤,踩着一双保暖的厚底长靴,一直裹到小腿,衬得双腿越发修长。

    “你去洗洗,我先上床。”傅沉眯着眼,神色如常淡定。

    宋风晚咬着唇,简单清洗一下。

    她出来的时候,傅沉靠在床边玩手机,她贴着床边坐着,心脏跳得飞快,像是要蹦出嗓子眼。

    这房间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个凳子,怎么看今晚都得睡在一起了。

    “关灯吗?”傅沉忽然开口。

    “别!”宋风晚脱口而出。

    关灯干嘛?

    乌漆嘛黑的,太可怕了。

    “那你……”傅沉放下手机,“赶快进被窝吧。”

    宋风晚脱了靴子,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钻进去,因为身上穿了很多衣服,进入被窝,并不觉得暖和。

    “又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了,你紧张什么?”傅沉偏头看她。

    床很大,两人中间似乎还能再睡两个成年人,她到底在怕什么?

    “我没紧张。”

    上回在山上,就算是一个炕上,也是一人一床被子,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傅沉抬手,关了自己一侧的床头灯,房间光线瞬间黯淡,他身子下移,已经躺下。

    宋风晚紧张得吞了吞口水,身上穿了太多衣服,完无法动弹,睡觉更不舒服,她干脆在被子里开始脱衣服。

    傅沉余光一直打量着她……

    一回摸出一条裤子,一会儿又是一件毛衣……

    她到底穿了多少衣服?

    直至她自己觉得舒服了,才躺下,半边身子紧紧贴着床沿,不敢往傅沉那边挪动半分。

    “晚晚……”傅沉忽然开口。

    宋风晚身子一颤,“嗯?”

    “手给我。”

    “怎么了?”宋风晚犹豫着,朝他那边伸了伸手胳膊,微凉的小手被他一把攥住。

    “这么凉?”

    “待会儿就暖和了,捂捂就好……”

    宋风晚话没说完,傅沉忽然用力,将她整个人扯到了怀里。

    其实两人身上都穿了不少衣服,都是质地柔软的,身子靠在一起,软玉温香,抱了满怀,傅沉呼吸一沉……

    攥着她的手,贴在胸口。

    “暖和了?”

    他声音越发低沉。

    “嗯。”宋风晚闷声点头,他身上还穿着毛衣,即便这边,掌心贴着,还是觉得热度滚烫。

    她挪了一下身子,想调整一下姿势……

    “别动。”他低声,声音轻颤,略带训斥。

    宋风晚顿时僵住。

    他声音贴得很近,隐约还能听到外面狂欢的声音,她手指动了动,在他胸口蹭了一下……

    “三哥,除却第一次在我家,我们之前见过吗?”宋风晚总觉得他的声音分外熟悉。

    “见过。”

    “哪里?”她怎么不记得了。

    “在云城的酒吧,你扬言要睡我那次,记得吗?”

    宋风晚呼吸一窒,浑身像是有火在烧。

    什么鬼?

    他怎么会知道。

    “当时你去洗手间,有对情侣在亲热,你看得很起劲,我带你离开的。”

    宋风晚当时喝的断片,许多事情都记不清了,经过他这么提醒,所有事情都串了起来。

    “三哥,那天其实……”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件事她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她做梦都不想到,会被傅沉听到那种话啊,真是丢死人了。

    “晚晚……”傅沉头往她那边挪了半寸,鼻尖蹭着她的,温言细语,耳鬓厮磨,攥着她的手,指腹还不停摩挲着,似是挑逗……

    “嗯?”宋风晚脑子都炸了。

    那种话怎么会被傅沉听到,大脑一片空白,完无法思考。

    “想睡我的话,今晚可以试试。”

    ------题外话------

    终于写完一万字了,我要去床上躺尸了,真想切腹自尽,嗷嗷~

    一个来着姨妈的单身狗,写这么虐狗的情节,我……

    (╯‵□′)╯︵┻━┻

    三爷,为你的福利,你帮我拉个月票吧,不然……

    三爷:拒绝。

    我:……

    **

    求一波月票,最近还是双倍月票,有月票的支持一下月初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