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87 严老夫人来了,悍妇形象(2更)

187 严老夫人来了,悍妇形象(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云城

    新年伊始,昨夜云城的烟火鞭炮声响了大半夜,乔艾芸昨夜将家中收拾了一番。

    无非宋敬仁的衣物,还有一些生活用品,该扔的扔了,还有一些则用编织袋打包好,原是打算寄给他的,宋敬仁偏说要自己来拿。

    乔望北直说扔垃圾桶得了,还给他打包,闲的。

    乔艾芸只是一笑,这人念想一旦断了,就真觉得这人可有可无了,收整衣物,就像将她的过往一并打包好。

    她把编织袋放在门口玄关处,看了眼腕表,她和宋敬仁约了十点,此刻时间还早。

    “我去店里看看,宋敬仁要是敢对怎么样,再给我打电话。”乔望北穿了外套,准备出去。

    玉堂春之前被人打砸,新年第一天,重新开张,还有一些元旦活动,他这个做哥哥的,以前没管过店里生意,这次自然要去看看。

    “嗯。”乔艾芸倒不怕宋敬仁做什么,他要真敢妄为,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乔望北去厨房翻了半天,拿了一根擀面杖放在门后,“他要是敢对动手动脚,或者出言不逊,就把他打出去。”

    乔艾芸笑着点头,“那先去店里,我忙完就过去。”

    乔望北又叮嘱了她一番,适才离开。

    **

    乔艾芸等到十点一刻,还不见他的踪影,刚想给他打电话催促,就听见门口传来车声,她打开门,就看到一辆白色老旧的面包车停在自家门口。

    四个轮子裹着泥水,半边车身都是污浊,看到来人推门下车,她微微蹙眉。

    从车上下来三个男人,其中一个约莫六十,身材臃肿,穿得单薄,头发稀疏,看着她的眼神,怨怼又带着凌厉。

    “表叔。”乔艾芸吸了口气,这是宋敬仁的亲戚,平时住在乡下,走动不多,但红白喜事,或者盖楼买房,必然要来这里跑一趟。

    宋敬仁好面子,即便是远亲,只要过来相求,总会给钱。

    乔艾芸是不乐意的,为了这件事没少和宋敬仁争执。

    不借钱,他们就会说:发达不认穷亲戚,进行道德压迫,若是拿了钱,他们觉得理所当然,不提还钱的事,反而来得越发殷勤。

    乔艾芸与他们平常没来往,这时候过来,又一脸怒气,怕是来者不善。

    为首的老者,听她喊自己,冷哼一声,不待她招呼,就大步进了屋子。

    乔艾芸看着白瓷地砖上的一排脚印,咬了咬牙,还是先忍了一口气。

    “表叔,您怎么过来了?”即便是宋家的亲戚,也是长辈,她还是客气的招呼他们,给三人倒了茶。

    “艾芸啊,我听说和敬仁要离婚?”这位表叔说话端着架子,他在宋家那边算是大家长,位份很高,自然有点颐指气使的模样。

    “嗯。”

    “们结婚二十多年,有什么迈不过的坎,非要闹到离婚,还在电视里打他,他是个男人,让他以后怎么抬起头来见人。”

    他忽然发难,乔艾芸眉心微皱。

    “别怪表叔说话难听,我们宋家还没出过这样的媳妇儿,居然打自家男人?还吵着要离婚。”

    “家丑不可外扬,倒好,非要把家事闹到明面上,现在整个村子里都知道我们宋家出了个厉害媳妇儿!”

    乔艾芸轻笑。

    “那您知不知道他在外面都做了什么?”

    “他连私生女都明目张胆的领进门,在您眼里,这就不丢宋家人?”

    “还是说,这等丑事在们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长者没想到她敢顶嘴,一拍茶几,直接跳起来,“他是男人!”

    “男人?所以他出轨不是犯罪,女人就该下贱?活该受罪?”乔艾芸对他早就不满,他说话更是彻底惹恼了她。

    “表嫂,您怎么说话的。”边上的两个小辈也起身斥责她。

    “今天我来这里,先不谈和敬仁的事情,我听说俩离婚,他把宅基地都给了?还要把地给卖了?”宋家表叔叱问。

    “嗯。”乔艾芸没否认。

    宋敬仁把他所有不动产给她,自然包括他在乡下的宅基地。

    宋家表叔一听这话,直接就炸了。

    “那是祖上留下来的地,是我们宋家的,有什么资格变卖,这是对祖宗的大不敬。”

    “这地是他给我的,自然由我全权处理,若论大不敬,宋敬仁才是那个让宋家祖宗都蒙羞的人。”乔艾芸一句话直接顶了回去。

    宋家表叔冷笑,“我就知道,这女人从来就没瞧上我们宋家,现在好了,暴露本性了吧,居然对我这么说话。”

    “以前那种贤良淑德,我看就是装的。”

    “我告诉,要敢动我们老宋家的地,我就跟拼了。”

    ……

    好说不行,就开始威胁。

    乔艾芸早就受够了这家人,深吸一口气。

    “您若是说完了,大门在这里。”

    她语气冷涩,分明就是在驱逐他们。

    宋家表叔气得身子发抖,“这是我们宋家的房子,有什么资格赶我走?简直反了天了……”

    乔艾芸冷笑,“不走是吧,那我们就好好算算账。”

    “这么多年,您儿子结婚,女儿嫁人,家里翻修新房,就连爸死了,都要来这里敲诈一笔钱,作为长辈,您要过脸吗?”

    “我和宋敬仁已经离婚了,看您是长辈,才对您客气,以礼相待,可不是让在这里撒泼,指着鼻子骂我的?”

    “有脾气,找那个侄子去,没资格数落我,我也没理由受这份气。”

    “要真赖着不走,我打电话报警,别弄得您难堪!”

    乔艾芸冷着脸,半分好脸色都不曾给他们。

    “特么怎么和我爸说话的。”

    边上一个中年男人跳出来,直接要和乔艾芸动手。

    她此刻站的地方离门口很近,直接拿起乔望北之前拿的擀面杖就朝他打过去。

    人都是**凡胎,怎么打得过棍棒,乔艾芸一棒子下去,打得他嗷嗷直叫。

    “疯了,简直反了天!”宋家表叔一看儿子被打,气得直跺脚。

    边上的另一人也急忙上去帮忙。

    乔艾芸拿着棍子,不见半分留情,若敢过来,必然揍得亲妈都不认识。

    她举着棍子,冲着几人就一顿猛揍,她心头有火,这些年为了维持这个家里,与这些人周旋讨好,她早就憋不住了,正好趁着这时候好好泄泄火。

    “哎呦,疯了,有人要杀人啦。”宋家表叔六十多了,自然不敢上去帮忙,推门往外跑,试图喊人求救。

    ……

    刚打开门,没跑两步,就差点撞到一个男人怀里。

    “……您帮帮忙,快进去看看,那个疯妇要杀人了。”

    此刻躲在暗处的宋敬仁,一直在伺机而动,他看到自家表叔出来,正打算进去帮忙,有人已经快他一步进了屋子。

    怎么特么又是他!

    这严望川整天不上班,就围着乔艾芸转吗?

    严望川一听杀人之类的话,又听见屋内都是争执叫喊声,生怕乔艾芸被欺负。

    结果他一进屋子,就看到她举着棍子,居然把两个成年男人,打得连连求饶。

    她像是杀红了眼,完全停不下来,客厅内更是一片狼藉。

    “艾芸。”严望川走过去,一把按住她的手臂,再这么下去,得出人命。

    乔艾芸头发凌乱,呼吸不顺,显然是气急了。

    那两个人一看有人阻拦,才长舒一口气,可算是得救了。

    这女人疯起来,简直特么不要命啊。

    “还敢说我是疯子,到我们家颐指气使,们算个什么东西,还想和我动手?”

    “被打到了?”严望川询问。

    “就是被碰到两下,还好。”乔艾芸随手拨了一下头发,双方争执,被抓到碰到都是不可避免的。

    “宋敬仁家里的亲戚,不许我卖宅基地,跑来指着骂我。”

    “还想动手打我,也是嚣张,仗着人多,觉得我是女人好欺负呗。”她说话带着急喘,断断续续的……

    严望川面色越发阴沉。

    那两人刚准备从地上爬起来,不曾想这个他们眼中的“救世主”,忽然抬脚……

    猛地朝他们踹过去。

    力道凶残,与乔艾芸这种女流之辈自是没法比。

    乔艾芸打到后面已经没了力气,下手不如一开始那么重,这男人一脚踹过来,活像是要把他们骨头给踹散了架。

    “啊——”其中一人惨烈叫喊着。

    这特么又是谁啊。

    宋家表叔以为自己找了人帮忙,不曾想这人更狠。

    二话不说,直接就上手了。

    “……,是那奸夫?”宋家表叔这会儿才想起来,他在电视上出现过,站在乔艾芸那边的。

    严望川眯着眼,奸夫?

    “爸,报警呀,报警……”其中一个男人已经被打得惨叫连连。

    爸?

    严望川自然不会和六十多岁的老人动手,那就拿他儿子泄泄火。

    弄到最后,原本是严望川来劝架,反倒变成乔艾芸紧紧拽着他。

    这人下手太重,真想把他们打残啊。

    这要是真出了事,就他们的尿性,肯定得赖着他们。

    ……

    约莫十多分钟后,保安连同警察出现在家门口。

    “警察同志,们可得给我们做主啊,这女人和他姘头都是疯子,看看他们把我儿子打的……”宋家表叔看到警察,扑过去,就是一顿哭嚎。

    民警眯着眼,他们就是管理这个片区,一看到严望川,立刻头疼。

    这特么怎么又是他啊。

    “姘头?再说一句?”严望川语气冷硬。

    “警察同志,您瞧瞧,这都什么事啊,我们好声好气和他们说话,却变成这样……”

    “好声好气说话?”民警挑眉,看向乔艾芸,“们谁先动的手?”

    “是她,还拿着棍子。”宋家表叔先声夺人。

    民警看他撒泼耍横的模样,也知道这老人不算好惹,偏生乔家客厅内一没监控,二没其他证人,双方证词不一致,他们都不好调解。

    “没有其他人在场吗?”民警询问。

    乔艾芸摇头,出事之后,家里的佣人都被遣散了,就连良婶都给她放了假回老家休息,自是没有旁人能见证。

    “这个……”民警一阵头疼,看样子又是个难缠的案子。

    “这样吧,们都和我回局里做个笔录。”

    一群人正打算出去,才瞧见门口站了两个人……

    站在前面的老太太穿了件暗紫色绣花棉衣,簇新的木槿花,大朵大朵,十分惹眼,金边眼镜,齐耳短发,烫了时新的花卷,显得分外洋气,拄着一根细拐杖,神色淡然又沉静。

    “警察同志,我算是证人,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在外面,透过窗户,基本都看到了。”宋家种兰花,特意弄了个大的落地窗,便于花草采光,白天窗帘都是拉开的。

    严望川一听这声音,身子就僵了。

    乔艾芸更是心头一颤,这不是……

    她都看到了?

    她刚才可是拿着棍子追着人跑啊,这次算是没脸见人了。

    二十多年不见,她此刻定然觉得自己变成悍妇了。

    ------题外话------

    严老夫人的表情:(⊙o⊙)…

    乔妈妈是:(╯︵╰)

    严师兄:(T_T)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