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88 考虑一下我,以结婚为前提(3更)

188 考虑一下我,以结婚为前提(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云城某茶室内

    乔艾芸指尖发颤,捏了一点铁观音,放入紫砂壶,冲了点沸水,等茶叶泡好,才开口,“严伯母,您喝茶。”

    他们一行人刚从派出所出来,有严老夫人证词,那群人就是想诬赖她都没办法,本来还想讹点医药费。

    这严老夫人是个硬茬,直接来了一句。

    “要赔偿?那我们干脆打官司,看看你们在别人家里这般作态,动手打人,损坏了不少家具,需要如何赔偿?”

    “你们若不怕吃官司,就直接走法律流程好了。”

    “我也很想看一下,你们这伤,能花几个钱的医药费?”

    乔艾芸虽然拿着擀面杖,但她毕竟是个女人,下手再重,就是红肿淤青,伤筋动骨不至于。

    “开口要一百万,验伤之后,不值这个钱,我会要告你们讹诈!”

    “一百万?我也想看看你们够判几年的?”

    这群人到了警局还想撒泼打滚,严老夫人态度强硬,那三个人一听要坐牢,立刻怂了,连医药费都没拿,和解之后就滚蛋了。

    老夫人则看了一眼乔艾芸与严望川,“你们两个跟我出来。”

    到了茶室后,待严老夫人坐下,乔艾芸才敢在她对面入座,严望川则挨着自己母亲。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

    严老夫人端起紫砂茶杯,慢慢喝了一口,“这茶不错。”

    乔艾芸拢了一下头发,刚才打人有点狠,头发都乱得不行,虽然整理了一番,还是觉得无颜见人。

    “您喜欢就好。”

    “你有心,还记得我喜欢喝铁观音。”老太太叹了口气,“还是女儿贴心,我家这愣头青,我就不指望了。”

    乔艾芸没作声。

    “我们很多年没见了吧?”老太太神色沉静。

    “二十多年了。”

    “你变了不少。”

    乔艾芸身子一僵,以为她在提方才的事情,脸上臊得慌,“伯母,我去下洗手间。”

    “嗯。”严老夫人盯着她的背影,不得不感慨,还是漂亮的。

    乔家人都长得不错,几乎都是一双凤眼,漂亮大气,乔艾芸年轻时有人说她长得太媚,怕是不安于室。

    老太太却不这么认为,模样是天生的,漂亮又不是罪过,她就喜欢漂亮的人儿,看着舒服。

    “妈,您怎么来了?”严望川这才开口询问。

    “你之前在电视上大出风头,现在我出门,但凡认识的人都问我,你是不是好事将近了,你觉得我该怎么说?”

    严望川语塞。

    “我出门避避风头。”

    “就是没想到,二十多年不见,这丫头怎么变得如此泼辣,看她打人那股子狠劲儿,我滴乖乖,差点把我心脏病吓出来。”

    老太太说着,端起杯子,喝口茶水,压压惊。

    严望川:“您也变了。”

    “嗯?”老太太一乐,我哪里变了?

    “头发弯了。”

    老太太一笑,“哎呀,这不好久没见她了嘛?我为了来云城,特意订做了新棉衣,又烫了个头发,我也得打扮一下啊,不然多失礼。”

    “显老。”

    老太太一怔,“你立刻给我滚!”

    严望川岿然不动,私心觉得自己母亲实在难伺候。

    **

    转眼间,乔艾芸已经回来,她洗了个手,又稍微收拾了一番。

    “艾芸啊,你觉得我这头发如何?”老太太挑眉。

    乔艾芸有些愣住,怎么扯到头发了,“很好看,这发型显得您很年轻。”

    老太太狠狠瞪了严望川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

    看见没,这才是会说话的。

    嘴笨的要命。

    严望川皱了下眉:为什么女人就是不愿意听实话?

    “呦,你这手是伤到了?”老太太眼尖,瞥见她藏在袖中的手腕,有些青痕。

    “可能是碰到了,没事。”她拢起袖子遮挡。

    “望川,去买点药。”

    “不用,过两天就好,不用涂药。”乔艾芸急忙推辞。

    “去啊,愣着干嘛。”老太太冷哼,这个没眼力劲儿的,没看到她想和她单独聊会儿吗?

    严望川起身,“我去买药。”

    说完就走了。

    留下两个人,老太太一脸堆着笑,乔艾芸却有些无地自容,当年解除婚约,是她父亲去的,她没脸去严家,此刻自然无颜面对她。

    “你最近发生的事我都知道,这人嘛,还是得向前看。”

    “嗯。”乔艾芸手指摩挲着茶杯,完不知该怎么和她交流。

    “婚都离了?手续都弄好了?”

    “嗯。”

    “以后有什么打算?”

    乔艾芸抿了抿嘴,“近期还会留在云城,等晚晚毕业吧,可能回吴苏。”

    “南江不错,要不来这边?气候也好,你们这地方冬天怪冷的。”老太太笑得慈眉善目。

    乔艾芸不傻,也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自然听得懂她的意思,“目前还没考虑过。”

    “没考虑?”老太太蹙眉,“我们家望川还没……”

    她咬了咬牙,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

    乔艾芸低着头,脸通红,没作声。

    **

    中午的时候,乔望北听说严老夫人过来,从店里赶回来,四人订了餐厅吃饭,之后就是各自回家。

    乔家兄妹,目送严家人离开,才转身回自己车内。

    乔艾芸这才长舒一口气,一顿饭吃下来,紧张得要命。

    “……怎么回事,有人上门闹事?”乔望北发动车子。

    “嗯。”乔艾芸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这宋家人还是真是阴魂不散,以为守着点宅基地就算是敬祖宗?简直迂腐!”自己守不住祖业,怪得了谁?

    乔艾芸拧着眉,“其实我和他敢交割财产,这个宅基地要变卖的事情,我就是办理过户的时候,咨询过房产局的人,我就是动了念头,根本没对外说啊。”

    “呵——这就奇怪了,宋家那些人怎么知道的!”

    是谁通知的宋家人,一清二楚。

    乔望北眸子一沉。

    车厢内顿时一片死寂。

    隔了数秒,乔艾芸才叹了口气,“他到底想干嘛?”

    乔望北没作声,手指抓紧方向盘,眸色犀利深沉。

    **

    另一边

    严老夫人和严望川刚上车,老太太就炸了。

    “你这混小子,你到底来这里干嘛的!”

    开车的小助理被吓了一跳,抓着方向盘的手,吓得微微出汗。

    严望川没作声。

    “你是不是到现在都没和她表白?”

    某人依旧沉默。

    “你倒是说个话啊,是不是什么表示都没有?”

    “那你让家里给你寄什么首饰之类的,又是送谁的?难不成你背着艾芸,在外面还有其他女人?”

    “给她。”严望川可算是开口了,“没有其他女人。”

    语气铿锵有力。

    “东西都送了,你都没和她开口说点什么?”老太太蹙眉。

    他没说话,那就是默认了。

    “我到底生了个什么东西啊,你这是要气死我,我刚才还和她提议要不要来南江发展,人家说压根没考虑,我就猜到是你根本没提过。”

    “严望川,你作为男人,不主动,她哪里知道你心底到底怎么想的,最起码把话说清楚了,要是觉得你不错,她嘴上不说,也会考虑一下。”

    “她还有个孩子,肯定想得多,以后到底能不能来南江,如何生活之类的……你这闷声不响的,还指望她先开口问你?我就问你,她该如何主动和你提?”

    小助理吓得瑟瑟发抖,我滴乖乖,老夫人还是厉害的。

    这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啊。

    都不带停顿的。

    “我以为你来云城这么久,肯定和她提过了,你不知道她说没考虑的时候,你妈我多尴尬吗?”

    “妈,别说脏话。”

    老太太一愣,气得更加恼火,“我是说你妈妈!指的是我自己!我很尴尬!”

    严望川点头,继续聆训。

    “你说你四十多了,连个媳妇儿都没有,你以为我真不着急啊,这丫头多年不见,真的变了不少,你们私下接触的时候,她也这般泼辣厉害?”

    “不是。”严望川摇头,“这都是意外。”

    “那就好,我生怕她以后家暴你,你这一把年纪了,不禁打啊。”

    严望川脸又一次黑透。

    前面的助理憋着笑,快笑抽了。

    “望川啊,别怪我多事,虽说她离过一次婚,但是现在这社会,离婚也不是什么大事,她长得漂亮,也有钱,肯定有人追,你必须抓点紧。”

    “你不是一直很讨厌她?”严望川神色冷漠,“说她拒绝与我们严家联姻,没眼光。”

    “我……”老太太被他噎得一时没说出话。

    那个年代,悔婚之类,确实不少人会说三道四,老太太心里自然不畅快。

    “您现在不气了?”严望川追问。

    “谁说我不生气了,我凭什么不生气,气得要命!哼——”老太太冷哼一声,掐腰看向窗外。

    严望川蹙眉,一时捉摸不透她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为什么女人说话,总是晴雨不定,难捉摸。

    不过有件事她说得不错。

    总不能一直僵着,她现在离婚了,肯定要为以后打算,他需要让她明白,也该考虑一下自己了。

    只是如何开口……

    问傅沉?

    总和一个晚辈请教,实在张不了口。

    助理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排的两人。

    严总平时很少开口,却也能一句话把人噎死,老太太显然气得不轻,而他自己也冷着脸,那严肃的模样,活像在思考国家大事。

    **

    乔艾芸回去之后,看到玄关处的几包编织袋,有些头疼。

    她此刻宰了宋敬仁的心都有,这些东西没扔,也算留点情分,这种时候,居然还算计她?

    “这东西给我吧,我帮你处理。”乔望北眯着眼,似乎有了打算。

    “嗯。”乔艾芸刚才举着擀面杖,用力过猛,此刻手臂还酸痛,想回房休息。

    她回屋之后,给宋风晚打了个电话,无非是问她在干嘛,她刚能独自滑雪,和她没说两句话,就把电话挂了。

    她无奈笑着,觉得女大不中留,出去玩一圈,都不黏她了。

    经过一早的事情,她头疼得要命,她低头看着严望川给她买的药膏,抹了点在淤青处,想起他刚才发狠的模样,兀自一笑。

    此刻正值午睡时间,她手臂胀痛,揉了两下胳膊,就睡下休息了。

    **

    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都黑了,她手机上有许多短信,还有不少未接来电,她之前在派出所,手机特地调成静音模式,之后又见严老夫人,就忘记调整过来。

    除却宋风晚打了两个电话,就是张秘书的。

    这宋敬仁的秘书,给她打什么电话啊。

    她先查看了未读信息。

    先是张秘书的。

    夫人,求求您发发善心,快来公司看看吧,乔先生到公司,冲到宋总办公室,把门反锁了,把宋总按在里面狠狠揍了一顿。

    夫人,里面动静太大了,再这么下去,肯定得出事呀。

    我求求您,您赶紧过来看看吧。

    ……

    十来条信息,都是下午两三点的,此刻都接近六点了,自然是来不及了。

    她刚准备下床,就看到下面还有一个人的信息。

    来自严望川。

    考虑一下我,以结婚为前提。

    ------题外话------

    嘿嘿,严家这对母子是真的好玩……

    严师兄和乔舅舅都是干大事的人,哈哈

    **

    继续求月票呀~

    严师兄需要票票鼓励,是吧师兄!

    严师兄:(T^T)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