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92 师兄很无赖,三爷很流氓

192 师兄很无赖,三爷很流氓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想和结婚。”

    简短6个字,乔艾芸瞳孔微缩,一脸错愕。

    站在电梯内的严老夫人更是险些惊掉下巴,视线与乔艾芸相抵,均是被吓得手足无措。

    “严伯母……”乔艾芸这辈子都没想过,四十岁的时候,还能被人求婚。

    而且这求婚人,还是她前半辈子最怕的人之一,冷着脸,醉了酒,还被他母亲给撞破了,这活了四十多岁,她第一次觉得臊得慌。

    脸涨得通红,无地自容。

    “要不先上楼说。”严老夫人提议,酒店大堂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地方。

    况且严望川此刻,一看就有些神志不清,木头一样杵着,简直丢他们老严家的人,他爸年轻时也有些木讷,但也不像他这般啊。

    “好。”乔艾芸手腕被他攥着,想要挣脱进电梯,某人愣是不肯松手。

    这让她气急败坏,就这么牵着进入电梯。

    气氛瞬时变得十分尴尬。

    严老夫人站在后方,这两人站在前面,还牵着手。

    乔艾芸与宋敬仁的婚姻早在她发现他出轨时就名存实亡,这也是为何他们之间只有一个孩子的原因。

    宋家许多长辈都很守旧,觉得必须要一个男孩,可乔艾芸已经觉得他很脏,就是同床都恶心,更别说再要个孩子,宋敬仁即便心里想要个男孩,也不敢逼她。

    两人之间鲜少有亲昵举动,最多偶是出席活动挽手臂,和人这般牵手,乔艾芸这老脸红得不成样子。

    他手心滚烫,俱是热汗,饶是这样他也不肯松开半寸。

    “师兄……”乔艾芸声音微弱,“能不能松开点。”

    严望川盯着她,一言不发,显然是不想了。

    “手心都是汗,难受。”

    严望川松开手,手腕得以解脱,她长舒一口气。

    余光瞧见严望川从口袋摸出面纸,反复擦了手心,又朝她伸手,“没有汗了。”

    乔艾芸嘴角一抽,这是个什么操作?

    后面的严老夫人在经历巨大的震惊后,觉得心里甚是安慰,可算是开窍了,就是这说话做事,怎么还这么死板。

    严望川就这么一直伸着手,弄得乔艾芸心底紧张。

    索性电梯已经到达楼层,她先一步走出去,手腕被人一勾,下一秒又落入那个热到烫人的手心里。

    她老脸一红,臊得无地自容。

    “想干嘛?”他平时那么正经严肃,怎么喝多了,这般无赖流氓,况且还有长辈在。

    “牵手。”他说得理直气壮。

    “师兄,我觉得不太合适,我……”

    “我要和结婚,没有不合适的。”

    乔艾芸瞳孔放大,结婚?

    “望川啊,先回房。”严老夫人心里很宽慰,笑得合不拢嘴。

    严老夫人和严望川并未住在一起,到了房间门口,老太太拄着拐杖,一边扶着眼镜,“望川,门卡呢?”

    “口袋。”严望川手指紧紧抓着乔艾芸,片刻不松。

    “在哪边?”老太太伸手准备去摸房卡。

    某人不乐意了,“要她拿。”

    老太太这心底说不出什么滋味,她这个当妈的,碰一下都不行?

    这下子弄得乔艾芸紧张了,只能伸出另一只手去他口袋摸房卡,开门后,老太太打着哈气,“我这年纪大了,实在困得不行,艾芸啊,我们家望川就交给了,我先去睡了。”

    “伯母——”乔艾芸急得额头都是细汗,怎么就跑了?那她怎么办?

    严望川力气很大,她挣脱不了,只能先随他回房。

    **

    他住的就是酒店的标准的大床房,收拾得非常干净,桌上还放着电脑文件,亦是收整得妥帖整洁,就连挂在衣架上的西服都是熨烫过的,可见平素生活多克制。

    乔艾芸这辈子就谈过一次爱,遇到了宋敬仁这种渣男,除却他,她就没和异性独处过,况且现在还是在酒店里。

    “师兄,现在可以松开了吧。”

    “我不是师兄。”严望川严肃的纠正她。

    “不是我师兄是什么?”乔艾芸轻笑。

    “我不想做师兄。”

    乔艾芸讪讪笑着,这以后谁要是再给他灌酒,她就和谁急。

    平时压根不这样啊,怎么一喝多,什么情话都敢说了。

    “先松开我,我都进屋了,跑不了。”

    “先答应和我结婚。”

    “我……”乔艾芸气得恨不能打他一顿,怎么这么无赖。

    她转念一想,自己干嘛和一个酒鬼较真,干脆顺着他的话,“行,我答应。”

    “真的?”

    “真的,现在能松开我了吧。”

    严望川似是有些不舍,“再牵一分钟。”

    乔艾芸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任由他牵着,这么一牵手,不知多少个一分钟过去了。

    后来还是她哄了半天,某人才松开手,脱衣服上床。

    他平时克制习惯了,即便醉酒,还手指颤抖的要把衣服叠放整齐,然后才平稳的躺在床上,就连睡觉姿势都标准克制的要命。

    酒精作用,他躺下之后,很快就睡着了,他的外套已经脏了,都是酒味,乔艾芸微微蹙眉,干脆拿着衣服,去4楼洗衣房帮他清洗了一下。

    酒店这种洗衣房,还有烘干机,倒是便捷。

    只是衣服彻底洗完,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

    她回去之后,严望川还在熟睡,姿势都没变过,她把衣服折叠整理好,帮他倒了杯水,才离开酒店。

    她这一路上,还想着待会儿要和乔望北好好算笔账,殊不知他坐在车里,早就睡着了。

    气得她没了脾气。

    **

    国外雪场

    宋风晚也担心段林白的眼睛,回屋之后,查了许多关于雪盲症的资料,基本一夜没睡,约莫五点多,怀生起来念经,她就穿了衣服去傅沉房间。

    这是酒店,亦是民宿风格,不需刷卡或者密码解锁,进屋后,只要从内侧反锁房门即可。

    傅沉夜里要经常给段林白换冰袋,房门没锁,宋风晚手指一拧,就推开了。

    房间漆黑一片,只有窗帘拉开一条细缝,雪色透进来,将屋内陈设看得一清二楚。

    段林白躺在床上,还在熟睡,傅沉则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背着光,看不清他的脸,约莫是睡着了。

    宋风晚轻声走到傅沉身边,弯腰拾起从他腿上滑落的毛毯,轻轻盖在他身上,又盯着段林白看了半晌,转身要走的时候,手腕被人拉住。

    “晚晚。”傅沉嗓子沙哑,直接站了起来。

    宋风晚转过头,借着雪色,光线暗得几乎无法视人,只能依稀看到他的眸子,深沉黑亮,嘴角微抿。

    “起这么早。”傅沉余光瞥了眼窗外,夜色昏沉,路灯都没熄灭。

    “睡不着,段哥哥没事吧。”她压低了声音,生怕吵醒他。

    “应该没大碍,可能要失明一段时间,天亮我和他乘最早的缆车去医院,在当地先检查,没有大碍,我再送他回京,这次我不能送回家了。”傅沉往她那边挪了半寸,靠得近一些。

    “没关系,给他看病要紧。”

    “昨天的事,还害怕?”段林白突发雪盲,谁都措手不及,傅沉都没来得及安慰她。

    “之前挺害怕的,现在没事了。”

    “过来一点。”傅沉嗓音沉沉。

    “嗯?”

    “声音太小,快听不清了。”

    宋风晚怕吵到段林白,就乖巧的往他那边挪了一点……

    傅沉眸子越发幽沉,这次分开,怕是又要许久才能见到,他微微弯腰,头俯下来……

    尺寸距离,两人呼吸暧昧纠缠,宋风晚气息紊乱,带着一丝甜腻,傅沉身上还散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沉冽清晰,无孔不入。

    这房间还有人在,宋风晚下意识偏头要躲。

    傅沉眸子收紧……

    “段哥哥还在。”宋风晚手指微微攥紧,周围黯淡到她看不清傅沉的神色,两人呼吸旖旎纠缠。

    此刻她的心神都被他勾了去,他的鼻尖蹭着她的,削薄的唇已经在她唇边游离厮磨……

    这种暧昧,最是磨人。

    宋风晚心尖颤颤,唇角发麻,身子更是有点软。

    “别这样,会把段哥哥吵醒的。”她思绪紊乱,只有声音勉强抵抗。

    傅沉低低一笑,借着雪色,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对准……

    直接吻住。

    宋风晚都没来得及惊呼,声音被彻底封死。

    傅沉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彻底拥入怀里,宋风晚双手扯着他胸口的衣服,恨不能将那轻薄的毛衣扯碎。

    “别乱动,小点声,会吵到林白的。”傅沉含着她的唇,轻轻吮吸,慢慢舔咬。

    弄得她浑身发麻。

    宋风晚伸手想推搡他,奈何某人力气实在太大,撼动不了。

    “乖,别动,我就亲两下。”

    “咱们小点声。”

    宋风晚气急,都这种时候,还这般无耻。

    傅沉将她彻底禁锢,宋风晚没法挣脱,也不敢用力挣扎,只能接受他温柔热切的吻……

    她觉得自己快被傅沉逼疯了,房间还有人啊,她生怕段林白醒过来,一颗心悬到嗓子眼,紧张到心跳紊乱,整个人思绪也是乱糟糟的,傅沉则趁机攻城略地,恨不得连她呼吸都夺了去……

    小腿酥软的战栗,她只能靠在傅沉身上,寻求依靠。

    直至她受不住,闷哼两声,傅沉才稍微松开。

    只是却没彻底离开,唇与唇轻轻触碰,若即若离。

    “段哥哥还在,怎么敢……”宋风晚气得直咬牙,简直要被吓疯了。

    傅沉伸手搂住她,削薄炙热的唇,贴着她的耳廓,声音低沉暧昧,“尝过一次,就想得发了疯。”

    “……”宋风晚双眼紧闭,身子发颤,“这是耍流氓。”

    “嗯。”傅沉没否认,“若是下次肯配合我,我会更高兴。”

    宋风晚气得想踹他,而她也确实动手了,抬脚,就踩在了傅沉脚背上……

    傅沉倒吸一口凉气,反倒把他搂得更紧了。

    “胆子大了!”

    “活该。”

    傅沉轻声笑着,牵着她的手往外走,“走吧,差不多要日出了,雪原的日出很壮观。”

    宋风晚也不能在这个房间发作,只能任由他牵着自己走了出去。

    **

    这两人刚走,床上的人才长舒一口气。

    “卧槽,差点憋死老子了。”

    “以前都没发现傅三这厮这么流氓,这小嘴皮子溜得很,到处吃人豆腐。”

    “还把我当死人?害得我都不敢大喘气。”

    段林白下意识伸手去摸手机,这才惊觉,自己眼睛看不到了,现在这社会,不能玩手机,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知过了多久,怀生摸到了他的房间。

    “段叔叔,醒了吗?”段林白能感觉到他爬上了床。

    “又怎么了?”

    “是不是很无聊,要不我给念段经文?”

    段林白嘴角抽了抽,等他眼睛好了,要把这小和尚大卸八块,清蒸红烧再油炸。

    ------题外话------

    嘿嘿,们猜师兄醒过来之后要干嘛……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