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95 段林白?我没上他!

195 段林白?我没上他!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月的云城,前几日下了点小雪,夕阳的余光透开,天色淡墨,白雪沉天,像是化不开的水墨。

    宋风晚刚出机场,疾风生寒,吹得她直打哆嗦。

    “我昨晚和你妈求婚,她答应了,这事你怎么看?她说要征求你的意见。”

    严望川说话简单粗暴,吓得她半宿都没回过神。

    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感觉自己出去几天,世界都变了。

    到了车边,怀生先爬上车,十方和严望川则在搬运行李,宋风晚急忙把乔艾芸扯到一边,“妈,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和严叔真的在一起了?”

    “他和你求婚,你还答应了?”

    “这么大事,你都没和我说一声,什么时候的事啊。”

    乔艾芸头都要炸了,“根本不是!”

    “可是严叔不会说谎啊。”

    “这件事有点复杂。”

    “那你说得简单一点。”

    “我被他坑了。”

    宋风晚狐疑,这些日子下来,她对严望川也有些了解,不是那种会玩心眼的人啊,坑她?她不信。

    “乔女士,宋小姐,上车了。”十方关上后备箱。

    他们有两辆车,严望川自己的,还有傅家的一辆。

    “晚晚,你带怀生坐那辆车,我有话和他说。”乔艾芸此刻恨得牙痒痒,死死瞪着严望川,恨不能将他生吞了。

    宋风晚急忙扯着怀生上了另外一辆车,十方开车,紧跟在严望川后面。

    **

    严望川驾车,驶出机场的时候,乔艾芸吸了口气,偏头看他。

    “师兄,你刚才在晚晚面前说这些做什么?”

    “不是你说,需要征求她的意见?”严望川目视前方,说话依旧严肃,面无表情。

    “但是你说这些之前,是不是应该和我商量一下,她还是个孩子,我和他爸刚离婚,你觉得她一下子能接受得了?”

    严望川余光瞥了她一眼,淡淡“嗯”了一声。

    乔艾芸长舒一口气,嗯?

    完事了?

    “我一个人独来独往习惯了,我会改,以后有什么事我都和你商量的。”

    乔艾芸急得咬牙,“我们俩的事情,八字没一撇,你现在这样,让我很为难。”

    “晚晚是好孩子,她会理解你的。”

    乔艾芸险些惊掉下巴,她的意思分明不是这个。

    “你放心,虽然我没孩子,但我会对她好的。”严望川语气笃定,像是做了一个极重的承诺。

    乔艾芸叹了口气,“其实我和宋敬仁在一起,很早就发现他出轨了,他给我写了保证书,当时我婆婆还在世,她也哭着求我,说宋家丢不起这个人,而且我当时也怀孕了,就打消了离婚的念头。”

    “我婆婆一直和我说,只要孩子出生,宋敬仁肯定收心,可是结果并不是这样……”

    “总觉得日子撑一撑,总能过下去,想给晚晚一个完整的家,直到那女孩找上门,我才知道自己这些年的苦撑多可笑。”

    “晚晚对我很重要……”

    严望川认真听着,过了良久,忽然靠边停了车。

    乔艾芸偏头看他,发现他也在盯着自己看,眸色深沉,一如往常的冷冽锋利,好像又带了点莫名的情愫。

    “艾芸……”

    “怎么了?你别这么看我,这都过去了……”她低头苦笑。

    严望川却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他心头一惊,下意识要缩回手,他手很大,宽厚带着粗茧,手心热得烫人,带着足以将人融化的热度。

    熨的她心头直颤。

    “你……”这人怎么回事,忽然就动手动脚了。

    “我不会出轨,只会对你一个人好。”严望川语气郑重。

    乔艾芸鼻尖酸涩,猛地将手指从他手心抽出,偏头看着窗外,不发一言。

    过了数十秒,他又补充了一句。

    “我会加倍对你好。”

    乔艾芸苦涩笑着,说不出何种滋味。

    虽说对宋敬仁感情消磨殆尽,但她也没整理好要立刻接受另外一个人,如果只想寻求一个依靠,或者找个人搭伙过日子,严望川确实是不二人选。

    但他等了自己二十多年,这份感情太重,她不敢轻易接受他。

    怕自己承受不起,也怕辜负了他。

    **

    另外一辆车上

    宋风晚倒是很开心母亲和她分开乘车,正好可以给傅沉打个电话。

    傅沉一行人刚下飞机,正乘车去京城医学院。

    医学院位于大学城,毗邻郊外,与机场相隔甚远,开车也得两个小时。

    不过段家托人动用了私人飞机,宋风晚的飞机未达云城,他们已经下了飞机。

    “你们还没到医院?”宋风晚搓揉鼻尖,方才寒风吹得她鼻子又干又冷。

    “还有十多分钟。”傅沉看着边上的段林白,一脸嫌弃。

    “那……”宋风晚咬了咬唇,“我再陪你十分钟吧。”从机场到家里,也得一个多小时。

    傅沉低低笑着,“好。”

    待他挂了电话,车子已经驶入医学院内。

    开车的是千江,按照段家发来的定位信息,在学校里摸索半天,才找到眼科所在的医学楼。

    傅沉伸手摘掉段林白的耳机,“到了,下车吧。”

    这眼睛都看不到了,心情还这么好的,也是头一次见。

    之前在国外医院,医生还特意叮嘱他,说这类得了雪盲症的病人,突然失明,心情波动大,可能会抑郁,还可能极度暴躁失控,让他务必关注病人的身心健康。

    而他边上这个,听了一路的嘻哈rap,手舞足蹈,完不像个病人。

    京城多雨雪,地面湿滑,车门打开,是千江背着他上楼的。

    段林白看不到,手指在千江脖子处摸了两下,确定那是脖子才伸手搂紧他,身子腾空失重,他心肝一颤,看不到的滋味实在难受。

    千江身体素质好,走路也稳当,只是……

    这某人手指在他胸口乱摸干嘛?

    “呦,千江,你这身材不错。”

    “真不愧是军人出身,平时也有肩上吧。”

    “这肌肉一块一块的,不错不错。”

    ……

    千江看了一眼身侧的傅沉,用眼神示意他:他能把这人丢下去吗?

    傅沉咳嗽两声,“忍忍。”

    “忍什么?”段林白轻哼,“我现在是病人。”

    “我就没见过比你欢乐的病人。”所有人都急疯了,就他一个当事人乐颠颠的。

    “我这是苦中作乐,你以为我不难过嘛,男人嘛,都是在心里默默哭泣的。”

    傅沉轻笑。

    信了你的鬼话。

    **

    傅沉一行人到达房间的时候,专家医生早就等候多时。

    千江将他放下地,段夫人急忙跑过去扶住他,“小白呀,你这……”

    得知失明和亲眼看到,是两回事,段夫人眼眶一红,眼泪一个劲儿往下掉。

    “林女士,别哭啊,我又不是真瞎。”段林白伸手在空中摸了两下,拍试探性的拍了拍母亲的肩侧,“你这哭得我难受啊,我可不能流泪的,你别刺激我。”

    “别哭了,让医生赶紧给小白看看。”段父扶着自己老婆往边上走。

    立刻有个医生走过来,“段公子,你别怕,跟着我的指示往前走。”

    段林白下意识伸手往前摸,其实他心里比谁都忐忑。

    而另一边,方才负责斟茶倒水的女医学生,正和几个同学站在边上。

    雪盲症不是绝症,他们倒不是来看专家会诊的,只是今天来的都是眼科领域的大牛,就和现在许多人追星一样,这些人就是他们的偶像,他们自然得来凑热闹。

    段林白被几个医生扶着,小心谨慎的坐在凳子上。

    清癯白瘦,穿着明黄色冲锋衣,头发许是落了些霜,几缕头发贴在耳侧,发梢滚着水珠,肩宽腿长,微抿着唇,显然尚未适应黑暗,走路都是用脚尖先试探着。

    生得无关风月,干净爽利,饶是失明看不到,身上也有股子嚣张邪性的味儿。

    “段公子,你别紧张。”坐在他对面的医生,取下他的护目镜。

    他看不到,眼神不聚焦,深褐色的眸子,斜眯着,透着股无措,偏又强撑着,有那么一瞬间的气息,分外拐杖,有瞬间敛了气息。

    “我知道。”段林白深吸一口气。

    “那我们先帮你检查,你别乱动。”

    段林白能感觉到自己眼皮被人用手指撑开,不过他们做了什么,面前到底有几个人,他无从得知。

    “嗳,真的是段林白啊,长得太好看了吧,你看他的皮肤,比女人还白,像是抹了粉,我一直以为网上的照片他是磨了皮。”几个医学生靠在角落,小声讨论着。

    “我从来没看过一个男人能把明黄色穿得这么干净清新。”一个女生伸手抵了抵身侧的人。

    “木子,看过这种极品,我们医学院那些男生简直不能看。”

    “刚才和他一起进来的,也好帅……”

    一侧的几个男学生,偏头不说话,这模样是天生的,有些长相气度那是整容都整不来的。

    一个女生自己说了半天,忽然发现自己好友,半天没说话了,再偏头看她,她正低着头,拼命装蘑菇,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许佳木,你没事吧?”她压低了声音。

    许佳木偏头,恨不能将头缩在好友的怀里。

    “你不舒服吗?”

    “不是。”许佳木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她一心扑在学业上,宿舍墙上贴的都是眼部病例分析图,她只听过段林白这个人,却从未见过。

    她哪里知道,自己和他会有这等孽缘。

    “你和段公子认识?”好友小声说着,“我听说他在外面风评很不好,身边都是些网红明星,木子,你和他……”

    “他是不是对你做什么了?”

    许佳木咬着唇,“应该是我对他做了什么……”

    好友木然,“你对他?”

    怎么看这两人都是两个世界的啊,大学校园,超市浴室什么都有,许佳木搞实验的时候,足有五个月未曾踏出校门,更不会出去玩,怎么会认识段林白?

    而且许佳木又说,她对段林白做了什么?

    她不得不往某些方面想,段林白长相是公认的漂亮,网上想睡他的人千千万,“许佳木,看不出来啊,你平时闷声不响的,居然是个干大事的。”

    “嗯?”许佳木正努力缩小存在感。

    “你是不是把他给……”

    许佳木错愕。

    仿佛清白受辱,气得牙齿至打颤,“我没对他做那种事,你思想真龌龊。”

    “吓我一跳,我以为你把他上了,毕竟你胆子那么大。”学医的,就没几个胆小的。

    许佳木气得直咬牙,“我没上他!”

    愤怒之际,声音明显提高一些,段林白眼盲,耳朵自然灵敏一些。

    这是谁在说话,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

    傅沉就站在段林白身侧,也偏头打量了一眼许佳木,这身形……

    莫名有点眼熟。

    ------题外话------

    许佳木取名由来南方有佳木,十年蔚成林,为成林……

    咳咳,只可意会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