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96 浪荡东西,失明还撩妹?(2更)

196 浪荡东西,失明还撩妹?(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眼科医学楼内

    几个专家正挨个查看段林白的眼球状况,听着后面几个人细细碎碎交头接耳,有人回头训斥,“安静点。”

    几人立刻贴墙站好,许佳木方才还在想,如何趁机溜走,转念一想,段林白失明看不到,怎么会认识自己,又壮着胆子,直起腰。

    “傅三爷,您坐会儿,我们还得会诊。”几个专家都检查完毕,现在正围在一处交流病情。

    其中一个老教授指了指一侧的凳子,示意傅沉坐下,“佳木,过来倒点水。”

    许佳木身子一僵,还是听话的走了过去,拿了纸杯,倒了两杯热茶,一个放在傅沉面前,另一个则放在段林白手边。

    “谢谢。”傅沉方才进门就注意到她了,长得突出是一方面,还有她奇怪的举动,所有人都盯着他俩看,这姑娘却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

    活像白天遇鬼,撞了邪。

    之后一直畏畏缩缩,分明是做了亏心事。

    这人他肯定不认识,那就是段林白的熟人?

    这模样可不是相熟的啊。

    许佳木倒水过来的时候,他还仔细打量了一下,确实有些眼熟,却又一时想不出在哪儿见过。

    “段公子。”许佳木刻意沉着嗓子,将水杯放在他手中。

    段林白看不到,手指胡乱抓着,差点把纸杯碰洒,许佳木叹了口气,握住他的手……

    段林白浑身一僵,他看不到,也知道面前站着的是个女生,手心温软,轻轻抓着他的手,然后将一杯温水放在他手心,“水不烫,你先捂下手,我去给你找个吸管。”

    若是失明一段时间的人,自然清楚如何将食物送到嘴边,段林白显然还不行。

    方才碰到他的手,发现他手背冰凉,手心还有冷汗,看着淡定,其实也紧张忐忑,许佳木对他没什么好印象,酒吧门口搭讪,会是什么好人。

    不过医者慈悲为怀,她还是心软几分。

    一分钟后,许佳木寻了个吸管,放在水杯中,“吸管在里面,你手指摸一下,用吸管喝水方便。”

    刚失明的人,喝水吃饭都能弄一身,他这般干净爽利的人,估计也不想如此狼狈吧。

    “谢谢。”段林白一手拿着杯子,一手去摸索吸管,试探性的往嘴边送,喝了口温水,嗓子眼熨帖舒服。

    段林白哪儿有那么心宽,刚才紧张的口干舌燥,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水。

    “还需要吗?”许佳木知道他看不见自己,心底稍稍宽心,从他手中接过几近见底的纸杯。

    “不用。”段林白眉头微微皱起,“我们是不是认识?”

    许佳木手指一抖,纸杯被捏得变了形。

    “怎么可能,不认识。”她将纸杯扔到垃圾桶,继续靠墙站着,心脏砰砰乱跳,想是即将撞破纤细的肋骨。

    就是第一次看死人,她都没这么紧张过。

    她饶是再不问世事,也听过这个人啊,再看今天这阵仗,也知道这人自己惹不起,早知道,当初就……

    下手轻一点了。

    段林白本就不确定,听她一说,就没往心里去。

    反而是段父,一个劲儿叹气,“这浪荡东西,眼睛都看不到了,还顾着撩妹,他这么能耐,怎么到现在还是只童子鸡。”

    “你给我滚!”段夫人还拿着纸巾擦鼻子,边上这人就絮絮叨叨,数落自己儿子,她哪里受得了。

    “你别哭,我就随口一说。”他伸手试图搂着妻子,却被她一把推开,弄得他很是尴尬。

    **

    过了几分钟,专家会诊出了结果,正和段家人围在一起,叙说病情。

    “就是雪盲症,没有其他并发症,只要好好调养,视力会逐渐恢复,你们不必担心……”医生先给他们吃了定心丸,才继续分析。

    众人注意力被集中,许佳木才长舒一口气,刚一抬头,瞬间被一双沉静如水,偏又暗藏锋芒的眸子锁住。

    四目相对,那人视线温和淡漠,又带着洞察一切的敏锐。

    她心头一跳,慌乱得低下头。

    傅沉忽然勾唇一笑,低头喝了口水。

    会诊结束,医生开了点药,嘱咐段林白定时去医院复诊。

    “这些药寻常药店就有吧?”段夫人拿着药物清单,虽然长舒一口气,还是异常紧张。

    “可能有一些比较难买,我让我的学生回头买了给你们送去,这些药哪里有售,他们更熟。”老教授,将清单直接递给了许佳木。

    她愣在原地,不动弹。

    “佳木?”老教授蹙眉。

    许佳木硬着头皮走过去,接过药物清单,“先买一周的量,等下次检查看情况更改药单,对了,他刚失明,有很多地方不适应,你给他重新弄个盲杖,顺便教他使用。”

    “嗯。”许佳木闷声点头。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小姑娘,真是谢谢你了。”段夫人感激得不行,加上她方才给段林白递吸管的举动,温暖贴心,对她印象极好。

    “不客气。”许佳木捏紧手中的纸张。

    **

    会诊结束,段夫人先陪段林白回去,傅沉则单独乘车,先回老宅和父母说一声,段家父亲则留下招待今天专程赶来的专家,请他们吃个饭。

    傅沉刚上车,就嘱咐千江,“帮我查一下那个叫佳木的女生。”

    千江手指抓着方向盘,眉头皱紧,“三爷,虽然您是爷,我还是觉得有必要提醒您一下。”

    “嗯?”傅沉低头给宋风晚发信息,说一下段林白的情况。

    “那位女学生长得确实不错,但您也不能因为宋小姐不在,就见异思迁。”

    傅沉眸子一厉,“你说什么?”

    “从进屋开始,您一直盯着她看,程我都看到了,还笑得不怀好意。”

    傅沉一直留千江在身边,就是欣赏他的耿直。

    “千江,我真的忍你很久了。”他每次给他汇报宋风晚情况,虽是如实转述,但也险些把他逼疯。

    “忠言逆耳。”千江神情如常冷漠,“不道德的事,我不做,我不会帮你调查那个女生的。”

    傅沉轻笑,他这是找了个助手,还是请了个大爷。

    “我对她没意思,我怀疑他是那天揍了林白的女生,我看过监控,身形很像,而且她举止反常,让你调查一下而已。”

    千江抿嘴没说话。

    “你先查着,就林白被打当天的,有情况你和我说,没情况就不必汇报了。”

    千江点头,“既然这样,那行吧。”

    傅沉轻哂,难怪十方一直想揍他,真有把人逼疯的本事。

    此刻许佳木则骑着自己的小电驴,穿梭在寒风中,给段林白去买药。

    简直造孽。

    不就打了他一顿吗?难不成是要她还债?

    买药,又买了根四节胶把盲杖,花了700多块,简直肉疼。

    **

    此刻的云城

    宋风晚一行人已经到了家里,怀生是第一次到这里,陌生环境,难免拘谨,乔望北生得黑口黑面,怀生不敢亲近他,一直紧紧拽着乔艾芸的衣服。

    这家人为什么都如此可怕。

    刚才那个冷面叔叔就很吓人了,这里面怎么还有个黑面神。

    他怯生生喊乔望北一声,“叔叔好。”

    乔望北淡淡应了一声,想上去摸一下他的光头,没好意思下手。

    “把外套脱了,阿姨给你拿点零食垫垫肚子,马上就能吃饭了。”乔艾芸喜欢小孩,对怀生自然关怀备至。

    惹得严望川脸更黑了。

    自己对她不好?为什么对自己就没半分好颜色?

    “怀生,你先去洗个手。”乔艾芸指了指一侧的洗手间。

    怀生刚要过去,衣领忽然被人提溜起来,整个人半边身子几乎腾空,他胡乱瞪着小腿。

    “走,我带你去。”

    怀生一扭头就看到严望川一张脸冷脸,差点吓哭。

    师傅救命,山下太可怕了,这叔叔要吃人,我想回庙里。

    ------题外话------

    某个寒风中骑着小电驴的佳木同学,我跟你说,这都是命,哈哈……

    心疼怀生一秒,你放心,叔叔不吃小孩,真的捂脸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