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98 三爷太坏,坑侄子吓坏小姑娘

198 三爷太坏,坑侄子吓坏小姑娘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段家门口

    夜,黑得纯粹,静默无声。

    只有两只狗在草坪上追逐,做着一些难以描述的姿势。

    许佳木脸红透,攥着电瓶车的手指微微发抖,眼睛不知看向何处。

    两只狗嘿咻嘿咻。

    这狗……

    好色啊。

    狗狗眼睛在夜色中泛着幽光,她的视线猝不及防和傅心汉对视,它忽然朝她叫了两声。

    显然是不满意她一直盯着自己看。

    “傅心汉?”段林白拿着盲杖,在地上不停摸索,却不敢再往前一步。

    许佳木移开目光开口:“你家的狗,正在那啥……”

    “嗯?”段林白循声稍微调整方向,面对许佳木,刚才狗突然跑了,他心里着急,压根没注意有人就在自己不远处,“你是刚才把我撞倒,在我身上骑了半天,道了歉就跑的人?”

    许佳木蹙眉,这下流胚子,只记得这些,他怎么不提自己还给他送了药。

    “对,是我。”许佳木有求于人,极不情愿的答应了一声。

    “你……在哪儿?”段林白伸手去摸她,“你,你过来扶我一下。”

    许佳木停好车,走过去,伸手将胳膊递到他手边,段林白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像是忽然抓到救命稻草,用力捏了几下。

    确定是人的胳膊,才放心抓住。

    “你说我的狗在干嘛?”

    “交配。”许佳木咳嗽两声。

    段林白嘴角一抽。

    “傅三,你家狗又在耍流氓了。”段林白忽然大喊一声。

    傅心汉一听傅沉的名字,瞬间从那个母狗身上弹射开,简直像是离弦之箭,速度非常快。

    “你这蠢狗,你特么在干嘛呢,一来就撩妹,我打不死你……”段林白气得抓紧手中的盲杖。

    许佳木简直惊呆了。

    这狗是有多怕这个傅三爷啊,飞奔弹射,速度之快,简直要闪瞎她的眼。

    这种时候打扰它,这狗以后会不会不行啊。

    傅沉听到声音,走到屋外,傅心汉已经讨好的走到他身边,装傻卖萌得摇着尾巴。

    他走到段林白身边,伸手扶着他的胳膊,“许小姐,您怎么又回来了?”

    “我电瓶车没电了,想问一下这里有没有充电的?”许佳木硬着头皮开口。

    “电瓶车?”段林白以前骑过那玩意儿,被摔了一跤,就再也没碰过,“我家好像没有。”

    “许小姐,要不你再等我两分钟,我待会儿送你回学校。”傅沉忽然提议。

    段林白诧异,傅沉极少和人主动说话,况且还是个女生。

    “不用,要是实在没有充电的,我也能骑回去。”许佳木可不敢坐傅三爷的车,之前不认识他,后来听人提起京城那座经融地标,加上他父亲,典型的权贵子弟。

    傅沉:“骑回去,怕是要到后半夜,这一路很难打车。”

    许佳木讪讪笑着,“真不用,谢谢您。”

    “等我两分钟。”傅沉抚着段林白往屋里走。

    许佳木站在原地,怔愣许久,传闻说这位傅三爷面慈心狠?

    现在看来,也是好人啊。

    许佳木又不是什么绝色美女,傅沉看她神情,没有丝毫僭越或者让人不舒服,根本不会对她有非分之想,图什么啊?

    她浑身上下最值钱的就是一部三千多的手机。

    段林白在傅沉搀扶下,趔趄摸索着往前走,“傅三,你该不会对她……”

    “小姑娘冒着寒风给你送药,我正好要回家,去医学院只是顺路,送她一程,今晚京城零下**度。”

    “你不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人啊?”段林白还是不信。

    傅沉不回答他的问题,“傅心汉留下来陪你,我就先回去了。”

    “这蠢狗,妈的,把我丢了出去和人啪啪啪,我要它有何用!”段林白现在想来还觉得憋屈。

    “傅心汉,你在哪儿,我告诉你,你要是再出去勾三搭四,等我眼睛好了,第一件就是带去,把你那地方给……”

    傅心汉狗身一抖,趴在地毯上瑟瑟发颤。

    **

    傅沉和段夫人打了招呼,就出了段家。

    许佳木与他一道坐在车后排,车子宽敞,两人中间的距离,足以容乃两个人,一路上都没什么人说话。

    傅沉一直低头在和宋风晚发信息,偶尔发出一声低笑。

    许佳木偏头打量着他的,手机灯光将他侧脸衬得越发清隽淡雅,斜靠在座位上,由内而外散发的骄矜雍容,那是电视上那些男明星无法演出来的尊贵。

    这是在和女朋友发信息?

    笑得一脸宠溺。

    不是说傅三爷至今未婚,更没交往对象?难不成传言都是假的?

    直至车子快到医学院,许佳木才开了口,“三爷,谢谢您送我回来。”

    “许小姐。”傅沉偏头看她。

    “嗯?”

    “去年12月8号,去过九号公馆吗?”

    许佳木浑身僵硬,脸色发白,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将羽绒服边角拧出一层褶皱。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许佳木心跳骤然加快,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他提议送自己回来,应该就是确认这件事的吧。

    她的大脑,宛若惊雷炸开。

    车厢内光线暗淡,她却能清晰感觉到,那个男人视线敏锐犀利,一直死死盯着自己。

    隔了许久,她才哑着嗓子开口,“傅三爷,那晚……”

    既然他主动开口,还特意提到九号公馆,必然是调查清楚了,自己再解释也是没用的。

    “许小姐,到了。”傅沉偏头看着窗外,京城医学院大门出现在视野中。

    许佳木看不透眼前的人,伸手摸着车门,没找到开门的地方,还是千江帮忙打开车门。

    “傅三爷,谢谢。”许佳木说完,跳下车,逃也般的躲进学校。

    千江上车后,转头看向后方,“三爷,您吓到她了。”

    其实千江调查一圈下来,许佳木那个团队小组确实在8号那天,在九号公馆附近有活动,他们是去唱K,揍段林白的人,并无法准确定位,傅沉不过是试探她罢了。

    傅沉耸肩,“开车回家。”

    “这件事不用和段公子说一声?”

    “说了就不好玩了。”

    千江调转方向盘,他这种直性子的人,实在难理解傅沉的想法。

    大半夜,恐吓人家小姑娘很好玩?

    许佳木这一晚,做了一夜噩梦。

    都是段林白,梦到他眼睛好了,带了一群人,来学校围剿她,追着她跑,吓得她出了一身冷汗。

    **

    翌日一早

    宋风晚起床吃了早餐,收拾东西就去了画室,联考成绩很快就会出来,各大院校马上就要出招生简章,她必须争分夺秒。

    她到画室的时候,早上六点半,里面已经坐了一大半人,看她回来,问了她一下联考感觉如何,还有来请教素描技巧的。

    高三学生都很忙,五点多起床,有些要熬到夜里一两点,压根没空管外面发生的事,对宋家的事情,入耳却不过心,看待宋风晚,也没那么多有色眼镜。

    在画室,老师会及时通知各大美院的招生情况,有些院校联考之前就开始报名,名额有限,他们整天复习,哪有空整天盯着网页看消息。

    宋风晚投入复习,中午都没回家,就在边上小餐馆吃了碗牛肉面,许多学生都是啃面包,凑合一下。

    傍晚天黑,她意外接到孙琼华的电话。

    她和傅聿修订婚的时候,虽然加过电话,却极少有交流,怎么会这时候找她。

    “喂,阿姨。”宋风晚拿着手机走出画室。

    “晚晚啊,还在学习?”孙琼华语气很温和。

    “嗯。”

    “我去你家接怀生,正好想请你和你母亲吃顿饭,你看一下,抽出一个小时就好,我已经让人去接你了,估计快到了。”

    孙琼华已经将事情安排好,压根不给宋风晚拒绝的机会。

    “吃了饭,我马上让人送你回去,不耽误你学习。”

    宋风晚只得点头同意,挂了电话,就给傅沉打了个电话,“三哥?傅聿修的母亲要接怀生过去住?”

    “我母亲安排的,知道你们家最近事情也多,太麻烦你家了,过几天二嫂会来京城参加宴会,刚好送怀生。”

    “她能照顾好怀生?”孙琼华强势,以前就瞧不上她,她担心怀生过去遭人冷眼。

    “我二嫂有些迷信,不敢为难和尚,而且这是母亲打电话亲自安排的,她更不敢。”傅沉笑道。

    “那行吧。”宋风晚明显有些不情愿。

    在她看来,傅沉二哥一家,就像是龙潭虎穴,那么可爱的怀生住进去,岂不是羊入虎口,肯定得遭罪。

    “她说要请我吃饭,也不知想干嘛?”宋风晚小声嘀咕。

    傅沉眯着眼,乔家这次做事如此高调,京家亲自出面,二嫂自然坐不住,估摸着是借着给宋风晚赔礼道歉为由,试探乔家虚实吧。

    **

    宋风晚把画具清洗一下,手指冻得通红,一边搓着手一边往外走。

    画室门口,确实停了一辆她非常熟悉的车。

    傅聿修的。

    “宋风晚。”傅聿修降下车窗,和她打招呼。

    宋风晚只能硬着头皮上车,气氛有些尴尬。

    傅聿修原本也不想来接她,但是只有这样,他才能抽空出来和江风雅碰一面,此刻也是刚和她分开。

    孙琼华原本就想让他们修复一下关系,傅聿修主动提议要来接宋风晚,她立刻点头同意,还以为自己儿子终于懂事,能体会她的良苦用心。

    傅聿修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宋风晚,“听阿姨说,你刚去国外玩了一圈,好玩吗?”他试图缓和气氛。

    “还行。”宋风晚低头玩着手机,漫不经心的应着。

    “听说你是和我三叔一起去的?你们关系很好?”

    “你怎么不亲自问三爷?”宋风晚勾着凤眼,透着丝狡黠。

    怂货,你有本事找三哥去啊。

    傅聿修嘴角抽搐着。

    “你放心,我经常和三爷打电话,你的问候我会帮你带到的。”宋风晚冲他笑了笑。

    傅聿修抓紧方向盘,“这就不用了,三叔那么忙,不敢打扰他。”

    妈的,这丫头居然和他家三叔经常打电话?还要打小报告?

    这不是要坑死他吗?

    “傅聿修,你为什么那么怕三爷啊?”宋风晚很好奇。

    傅聿修讪讪笑着,没作声,那种被虐的黑历史,他开不了口。

    宋风晚见他不说话,低头给傅沉发信息。

    傅沉很快回了一条。

    他小时候偷我零食吃,我把他私藏不及格试卷的事情告诉了二哥,他被二哥吊着打了一顿。

    “扑哧——”宋风晚憋着笑。

    吊着打,这么狠?

    这做叔叔的,太坑了吧。

    **

    两人车子离开画室,角落里一辆出租车,一双怨毒的眸子,看到宋风晚的时候,迸射出了一道阴冷的暗光。

    “师傅,麻烦跟上去。”

    江风雅手指不停扣弄、蹂躏着膝盖上的单肩包。

    刚才分开,他不是说,有急事,陪家人吃饭?

    他的急事就是陪宋风晚?难怪和她说话的时候,一直心神不定。

    宋敬仁是靠不住了,她不能再失去傅聿修。

    ------题外话------

    昨天的有奖问答奖励都已经下发了哈,大家说得都差不多,就没有一一回复留言。

    我只想说一句,咱们傅心汉不要面子的吗?

    满屏都是它撩母狗,嘿咻嘿咻的,狗子也要脸的好嘛!

    傅心汉:嗷嗷——

    话说三爷,告诉别人私藏试卷,打小报告什么的,真的坏捂脸

    你们发现晚晚变坏了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