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99 白莲花作妖,舅舅动怒(2更)

199 白莲花作妖,舅舅动怒(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云城兰欧酒店

    宋风晚到包厢的时候,孙琼华和自己母亲、舅舅都在,怀生正抱着一杯热奶茶,小口嚼着里面的珍珠。

    她依次问好。

    “多日不见,晚晚长得越发好看了,坐我这里吧。”孙琼华急忙起身拉着她坐下。

    她安排的位置,边上就是傅聿修的。

    用意明显。

    乔望北眯着眼,手指轻轻敲打着玻璃桌面,锐利的视线牢牢锁住傅聿修,看得他一阵心慌。

    “阿姨,我想和姐姐一起坐,哥哥,你能给我让个位置吗?”怀生忽然开口。

    “可以。”傅聿修如蒙大赦,急忙往边上挪了个位置。

    乔家人他只接触过两次,他第一次见到乔望北的时候,他就曾警告过他,要是敢欺负宋风晚,饶不过他。

    乔望北生得精瘦干练,眸子锐利,宛若猎豹,那股子野性,比乔西延更甚。

    视线锋利,看得他心惊肉跳。

    “聿修,你还愣着干嘛,倒酒啊。”孙琼华拧眉,这小子关键时候发什么呆啊。

    傅聿修刚拿酒站起来,乔望北直接开口回绝。

    “不必,这酒我们乔家人受不起。”

    尚未开始吃饭,乔望北就狠狠给了他一巴掌,傅聿修抓着酒瓶的指尖略微泛白。

    “乔先生,这孩子不懂事,之前确实做了些错事,我们这次也是来给您赔礼道歉的。”换做以前,孙琼华断不会对乔家人如此低声下气。

    现在知道乔家人低调,还不知有多少人脉关系,即便以后不能交好,也不能和他们成为敌人。

    “他已经成年,不小了,退婚这么大事,不和长辈商量,就私下决定,不愧是傅老的孙子,胆子够大。”

    乔望北冷哼。

    “对不起。”出门之前,母亲再三叮嘱,别再惹恼乔家人,傅聿修饶是心底不爽,也只能低头认错。

    “鱼目混珠,什么东西都当宝贝。”

    傅聿修脸色忽青忽白,即便现在乔望北起身给他几巴掌,他也要立正站好。

    “乔先生,孩子知道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孙琼华端起酒杯,“我敬你一杯。”

    乔望北端起面前茶杯,“以茶代酒。”

    也算是变相驳了孙琼华面子,半点都不客气。

    “傅二夫人,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一直瞧不上我们晚晚,说实在的,我也看不上你儿子。”乔望北说话直接犀利。

    孙琼华脸上笑容有些挂不住。

    “你亲自上门求和,傅家的面子总要给的,但是其他事情,就别想了。”

    “好马不吃回头草,况且……”

    “这还是一棵坏草。”

    孙琼华打得什么主意,大家都一清二楚,他得趁早打消她的念头,他没上门揍她儿子一顿,已经很给面子,再想结交?

    门儿都没有。

    孙琼华强行从嘴角扯出一丝微笑,“先吃饭吧,饭菜都凉了。”

    乔望北可不是宋敬仁,只知道一个劲儿巴结讨好傅家,这可硬茬狠角色。

    半分面子不给,说话字句带刺,这种明朝暗讽,简直比直接打他们脸还难堪。

    这顿饭吃得傅家母子都很不是滋味。

    **

    宋风晚待会儿要去画室,吃了几口饭,就打算回去。

    “聿修,你送一下吧。”孙琼华先开了口。

    “我也想去。”怀生立刻跳起来。

    有怀生跟着,傅聿修自然不敢对宋风晚做什么,乔艾芸叮嘱她两句,就让三人离开。

    孙琼华处事圆滑,有手段,即便刚才被人乔望北说得难堪,还是和乔艾芸聊得热络,都是女人,肯定有些共同话题。

    傅聿修开车送宋风晚去画室,车子开到半路,接到了江风雅的电话,他犹豫片刻,直接按掉了。

    过了十几秒钟,一条短信过来。

    聿修,救命!

    傅聿修蹙眉,戴上蓝牙耳机,回拨过去,电话接通,那头就是她的哭声,甚是凄惨。

    “风雅?”他急忙转了一下方向盘,陡然急刹,靠边停车,“风雅,怎么了?”

    宋风晚看他一脸紧张,微微挑眉。

    那女人又作什么妖?

    两人对话她听不清,只听到傅聿修说了一声,“……你等着,电话别挂,保持联系,我马上过去!”

    他说着,开车疾驰飞奔,去的是大学城方向。

    宋风晚皱眉,这人载着她是要去哪儿?

    他车速很快,一直在打电话,一直不搭理她。

    直至车子停在了云城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吃街边。

    宋风晚之前来这边考试,对这一带摸得还算熟悉。

    他急着跳下车,连车钥匙都没拔,就朝着一个巷子里狂奔。

    “姐姐?”怀生趴在窗口,一脸狐疑。

    “去看看。”宋风晚也好奇,江风雅会搞出什么幺蛾子,能让傅聿修如此紧张。

    她牵着怀生下车,压根没管他的车锁没锁,反正偷的又不是她家的车。

    她循着刚才傅聿修消失的方向找过去,隔着很远就看到几个人影纠缠在一起。

    ……

    “啊——爸,您别这样。”江风雅哭得声嘶力竭,声音都喊哑了,头发凌乱,身上一片狼藉,衣服都被扯破了,棉絮翻飞。

    宋风晚略微走近一些,就看到一个她并没见过的中年男人,正伸手揪扯着江风雅的头发,“臭丫头,找到亲爹,就想甩开我?”

    “我没有——”

    “老子养了你十几年,你拍拍屁股就想走?把我当什么了?”中年男人生得五大三粗,嘴边胡子不知多久没刮了,双目赤红,拽着她试图将她拖出巷子。

    “考上大学就了不起了?你给我出来,我要让大家看看,你是怎么找了亲爹,不要老子的。”

    “和你妈一样下贱,你妈给我戴绿帽子,你还特么想跑?你个小贱人。”

    男人操着一口浓重的口音,说话更是粗鄙不堪。

    “你给我放开她。”傅聿修自然要出来英雄救美。

    “我教训我女儿,关你屁事,你特么谁啊。”江志强冷眼打量着傅聿修。

    “我是她男朋友。”

    “呵——”江志强打量了一眼傅聿修,手指用力,强行将江风雅扯过来,“臭丫头,你不是和男朋友分手了吗?你骗我?”

    “我……”

    “啪——”她话都没说完,那个男人,扯着她的头发,一巴掌抽过去。

    宋风晚心头直跳,急忙把怀生搂进怀里,不让他继续看。

    “你特么疯了。”傅聿修手指握拳,朝他冲过去。

    江志强猝不及防,脸上挨了一拳,气得直跳脚。

    “艹,你这龟孙子!”他松开江风雅,抬脚就踹。

    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

    都不是什么练家子,说不上谁占优势。

    “你就是她那个便宜男朋友吧。”

    “妈的,和她妈一样,又贱又婊,就知道勾引别人男人,还特么想一脚踹开老子。”

    “不要脸的小贱人,还敢叫你过来?”

    ……

    “别打了,爸——”江风雅冲过去劝架,抱住江志强,却因此让傅聿修得空,狠狠踹了他一脚。

    江志强发了狠,猛地挣开束缚,扭头对着江风雅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响亮的耳光声,伴随着江风雅哀嚎啼哭,听得人心尖直打颤。

    傅聿修气炸了,冲过去,两人又扭成一团。

    只听到江风雅忽然扯着嗓子一句,“警察来了!”

    江志强猛地推开傅聿修,趔趄着身子跑出巷子,从宋风晚身边经过时,两人视线相撞,他满脸血污,一侧眼角被打得红肿出血,只有那双眼睛。

    颓靡阴鸷,暗藏凶光。

    “聿修。”江风雅跪在地上,查看傅聿修的情况。

    “我没事,你怎么样?”

    江风雅哭着摇头,“……那是我养父,我不知道他怎么忽然找过来,我很害怕,我不知道该找谁,我真的很怕……”

    “没事,我来了,别怕……”傅聿修把她搂在怀里,不断安抚,心疼不已。

    怀生听到没了动静,探头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江风雅看向巷子口,宋风晚就站在那里,逆着光,灯光将她身影拉得修长,两人四目相对,她的眼神有种志在必得的笃定。

    像是在和她耀武扬威。

    “姐姐,她是谁啊?”

    宋风晚哂笑,幽幽开口。

    “脑残。”

    她早就说过,这种渣男,是她扔了不要的,还把她当假想敌,脑子被驴踢了吧。

    亏她刚才还觉得她有些可怜。

    现在只觉得她那养父下手太轻,怎么没一巴掌抽死她?

    “姐姐,不能说脏话。”

    “我没说脏话,是实话。”

    怀生瘪瘪嘴。

    **

    傅聿修将江风雅拦腰抱起,坐车去医院,直接无视了宋风晚和怀生。

    “姐姐,我们怎么办?”怀生紧紧牵着宋风晚的手。

    宋风晚掏出手机,直接给乔望北打了个电话。

    “喂——晚晚。”乔望北似乎还在吃饭,说话含混不清,“他已经送你到画室了?”

    结果宋风晚接下来的话,气得他脸都青了。

    “他把我和怀生丢在半路了,我现在在大学城这里,没有车回去,你得过来接我一下。”

    乔望北正低头吃饭,拍桌而起,筷子直接被震飞,气得额角青筋直跳。

    “你再说一遍?他把你丢在半路了?”

    孙琼华正和乔艾芸说话,他拍桌子的时候,就被吓得心头一跳,现在又听见这话,脸都僵了。

    “你把地址定位发给我,我马上去接你。”

    乔望北挂了电话,穿上外套,拉起乔艾芸就往外走。

    “乔先生,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孙琼华一脸懵,“怎么聿修就把晚晚丢在半路了?这其中是不是有些误会啊。”

    “有什么误会,回去问你儿子!”乔望北冷哼。

    “还口口声声说,他已经知错,改了?现在把两个孩子丢在外面,这么冷的天,这是人干的事儿嘛。”

    “别再登门了,更别提什么道歉,要是再让我看到他,我非打死他。”

    乔望北拉着乔艾芸快步走出包厢。

    孙琼华立刻给傅聿修打电话,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她只能给家里人打电话,“立刻给我城搜,马上把少爷给我找到!”

    **

    乔望北和乔艾芸赶到大学城的时候,宋风晚正和怀生坐在一个小吃摊边,吃着烤肉串。

    “你可吓死我了,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把你们载到这里啊。”乔艾芸看到人,悬着的心才彻底落了地。

    “那个哥哥接到电话,就跑了过来,英雄救美,他自己做了英雄,就把我们丢了。”怀生啃着一个烤鱿鱼,吃得满嘴酱汁。

    “英雄救美?”乔望北眯着眼。

    “对啊,两人还抱在一起来着。”怀生一脸天真,他可没说假话。

    谁就读云城大学,还会和傅聿修抱在一起,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乔望北怒火中烧,额头青筋突突直跳。

    “这傅聿修,简直欺人太甚。”

    ------题外话------

    小白花怕是想太多了,晚晚都有三爷了,还能看上傅聿修这个怂货?

    真是脑残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