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203 师兄:我身体好,能要孩子(3更)

203 师兄:我身体好,能要孩子(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要孩子?

    乔艾芸被茶水呛着嗓子眼,捂着嘴不停咳嗽,脸都涨红了。

    严望川抬手拍了拍她的后背,他极少关心人,动作僵硬,力道也控制不好,只能尽量温柔些。

    “我说要个孩子,你这么激动啊。”严老夫人松开握住宋风晚的手,给她递了张面纸。

    乔艾芸伸手接过,尴尬的擦了擦嘴角。

    宋风晚垂头,原本还吓得不轻,此刻看母亲的样子,明显比她还震惊。

    一脸窘迫,害她差点笑出声。

    严奶奶到底哪只眼睛看到她母亲是激动,分明是被吓得啊。

    “艾芸,你今年多大来着?39?还是40?”

    “过完年40。”严望川开口。

    以前结婚早,乔艾芸19就跟了宋敬仁,隔了几年才生了宋风晚,那时候也才22。

    严老夫人笑道,“高龄是有些危险,你们如果想要孩子,我回头找中医给你调理一下身子。”

    “您是说魏老先生?”严望川再次开口。

    “嗯,我以前身子亏损,就是他帮我治的,真的是妙手。”

    “可以。”

    ……

    母子俩一唱一和,好像乔艾芸立马就要生孩子了,而某个当事人,却一直插不上话。

    幸亏服务生碍事上菜,两人才停止话题。

    宋风晚现在可算能理解,为什么母亲说自己同意求婚,是被坑了。

    “艾芸,我回去就找人给你们准备婚事,我们家在南江边有套房子,临江的,之前买来投资,当婚房怎么样?”

    “对了,那块还是学区房。”

    “以后真的有孩子,上学都不用操心。”

    乔艾芸拿着筷子的手轻轻发抖,“伯母,您吃菜。”

    “不过如果要孩子,就趁早啊,你们都老大不小了。”

    她手指一抖,夹在半空的菜险些掉在桌上。

    “要孩子这个,还得你俩商量,我反正是无所谓的。”

    严老夫人心宽,她早就做好了自家儿子打光棍的准备,平白多出个漂亮孙女,已经很高兴了,自己儿子以后能有个伴儿,她走了也安心。

    这年代,不少人认钱唯亲,多少人子孙满堂,年老了依旧膝下冷清。

    不是说和你一个姓,有血缘关系,就真的能对你好。

    严老夫人早就看开了,她也想给严家留个后,但这种事无法强求,如果真的有个亲孙子,那自然是锦上添花,再好不过。

    “晚晚给我当孙女,我们老严家也算有后了,我没什么遗憾的。”

    “嗯,我们商量。”严望川搭腔。

    乔艾芸咳嗽两声,放在桌下的手,扯了扯严望川的衣服,他就不能少说两句,干嘛什么话都要接一句。

    “晚晚啊,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严老夫人忽然cue了一下宋风晚。

    宋风晚正低头喝着牛肉羹,听到这话,下意识看了眼乔艾芸,“这个……我还没想过。”

    她都17了,现在来个弟弟妹妹,那得差多少岁啊。

    “可以现在想一下。”

    “呵呵——”宋风晚干笑着,她真的不敢想。

    **

    宋风晚快速吃了饭,很快回到画室,他们三个人边吃边聊,自然要耽搁不少时间。

    她回去的路上,路过奶茶店,点了杯双拼,拿出手机,给傅沉打了个电话。

    傅沉当时正在吃饭,接到电话,拿着手机走出餐厅。

    孙琼华只听到一句喂,那语气分外温柔。

    她嫁入傅家的时候,傅沉才是半大的孩子,老爷子亲自教养,风姿仪态自是与常人不同,那时候的他已经学会内敛情绪。

    她初入傅家,自然要讨好每个人,这个小叔子,年纪小,本以为小孩子定然好拿捏,谁知道无论她如何示好,对自己的态度始终很淡。

    “聿修,你三叔是不是有情况?”

    傅聿修此刻满腹委屈,不想出国,偏又不能反抗,没心思关心别人,“不清楚。”

    “总觉得有些奇怪。”孙琼华肯定敏锐些。

    “前些日子你奶奶还问我,有没有认识的好姑娘给他介绍,后来又说不用了,说他今年会带女朋友回家,也不知真假?”

    傅聿修低头拨弄着米饭,嘴里苦涩,“应该不会,谁那么倒霉会被他看上。”

    他压根想不出来,面慈心狠的三叔,和人谈恋爱是什么模样。

    “别胡说,这话要是被你爷爷奶奶听到,能打断你的腿。”孙琼华蹙眉,口不择言,真是什么都敢说。

    “我就随便说说。”

    “我还想把你外婆家的表姐介绍给他的,怕你三叔看不上。”

    “肯定看不上。”他外婆家的表姐就是娇宠的大小姐,长得也一般,不化妆简直没眼看,照片靠P图,他家三叔眼睛又不瞎。

    “好好吃饭,别说话!”孙琼华气闷。

    傅沉拿着手机已经走到外面。

    “吃完饭了?”

    “嗯,买杯奶茶就回画室。”

    “休息一下再画画,别太累。”

    “我知道,就是这顿饭吃得太吓人了?”

    傅沉笑了下,“严老夫人为难你了?”

    这位老夫人他没见过,却听过父母提过。

    严家这位老爷子过世较早,那时候严望川怕是才十几岁,孤儿寡母,那么大的家业,不知多少人觊觎,她一个人也撑下来了,仔细想来,怕是不简单。

    “那倒没有,严奶奶人很好,就是提到让我妈和严叔给我生个弟弟妹妹,你说我都要18了,再给我来个弟弟?”

    “我也是老来子,我出生的时候,大侄子能跑能说了。”傅沉挑眉,这丫头对老来子有什么意见?

    “我又没说你。”宋风晚咬了咬唇,他怎么还杠上了?“如果我妈和严叔真的在一起,生不生孩子,我也管不着啊,就是觉得怪怪的。”

    “怪?”

    傅沉忽然想到,要是他俩真的有个孩子,那这小屁孩岂不是和自己同辈?

    叫自己姐夫?

    弄不好和自己孩子相差岁数都不多,他此刻忽然能够理解,他每次喊自家大哥时,他为何总是阴沉着脸。

    这滋味,确实有些酸爽。

    “主要是我压根没想过,没有一点防备,简直吓到我了,不过严奶奶人真的蛮好的,还送了我东西,刚才我看了一下,是个玉坠,估计挺贵的,又拒绝不了……”

    傅沉听说严家对她不错,也就安心了,乔艾芸毕竟离婚过,又带着孩子,严望川条件好,即便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也有不少愿意嫁给他的,严家顺利接受,那自然最好。

    宋风晚提上做好的奶茶,为了和傅沉打电话,在画室外面站了很久。

    直至傅沉听说她站在外面,才催她挂了电话。

    宋敬仁一直就站在不远处,他不知道宋风晚在和谁打电话,可是那种明媚阳光的笑容,仿佛能驱散严寒,让严冬都瞬间多了些色彩。

    就连对奶茶店的店员都笑眯眯的,凭什么对他这个亲身父亲就冷脸相对?

    难不成是巴结上了严家?

    这种豪门大户,就是宋氏集团最如日中天时,也没法比。

    一家人一起吃饭,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就像是真的祖孙三代,这让他怒火中烧,他只看到宋风晚时不时和严望川说话。

    严望川话不多,却时常给她夹菜,甚至帮她剥虾去壳。

    宋风晚出来的时候,乔艾芸本想送她的,最后是严望川送她到了门口,两人还站着说了几句话。

    他似乎听到宋风晚喊了他一声“爸爸”。

    他浑身发抖,怒火在心底蔓延,他恨不能冲上去就给严望川一拳。

    这是他女儿,关他什么屁事。

    乔艾芸还一直和他有说有笑,怎么着,是真的要结婚了吗?

    他现在变成这样,都是拜他们所赐,他都要破产,穷困潦倒,凭什么他们还能谈笑风生。

    滔天的恨意淹没了他,他恨不能弄死这对狗男女,哪里还管自己这次过来,是有求于人啊。

    **

    此刻原本的宋家别墅,已经正式更名为乔家。

    乔望北接了个电话,傅家打来的,无非是问家中是否有人,待会儿要来接怀生,孙琼华也会一并过去赔礼道歉。

    电话是傅沉打的,他帮过宋风晚,乔望北自然不会给他甩脸色,还准备晚上招待他一下。

    听说孙琼华也一起,脸色都变了。

    从房间拿出刻刀,一字排开,对着阳光,挨个检查。

    “乔叔叔,您在干嘛啊?”怀生正趴在桌上练字,他秋后会正式上小学。

    “磨刀杀人。”

    “佛祖说:不能杀生,要慈悲为怀,杀生业障非常重,会下地狱的。”怀生说得极其严肃,这是佛教“五戒”,不杀生是第一条。

    “凡被肯定是人者,皆不可杀。”

    乔望北挑眉,这小屁孩是在和他说教?

    “如果这人是畜生,不配为人呢?”

    怀生秀气的眉头拧成一团,昨晚姐姐也说,脑残不是脏话,他现在说这人是畜生,不是人?

    他一时饶不过来。

    直接走过去,把乔望北的刻刀部收起来,藏在身后,“我不管,杀人是重罪,造黑业,会堕为鬼道或下地狱,我出家人,不能眼睁睁看着你犯错。”

    乔望北哭笑不得。

    他最多就是恐吓一下傅家人,哪能真的下手啊,这小和尚怎么如此较真。

    “把刀给我。”乔望北黑沉着脸。

    “不。”怀生语气笃定。

    “你这混小子,你给不给,信不信我抽你。”乔望北生得黑口黑面,精瘦凌厉,不说话的时候,都很吓人,此刻还恐吓他。

    怀生眨了眨眼,眼底似有泪水,似乎是被他吓到了,还是仅仅攥着刀,“不给。”

    “你这小子,就是找打是不?我耐心有限,真的忍你很久了。”一大早起来敲木鱼,乔望北喜静,差点崩溃。

    他板着脸,凶神恶煞,怀生瘪瘪嘴。

    隔了数秒。

    眼泪啪啪往下掉……

    乔望北傻了眼。

    自家那小子,是打死都不会红眼的,他怎么还哭了?自己也没动手啊,他又不会哄孩子,有些手足无措。

    “我不要刀了,你别哭了。”

    怀生红着眼点头,“我是在帮你,你要和我说谢谢。”

    乔望北此刻是真的想抽他了。

    **

    乔艾芸这边

    他陪同严望川,把严老夫人送回酒店,老太太有午睡的习惯,两点多,眼皮子就撑不住了。

    她接到乔望北的电话,知道待会儿傅沉会过去,自然得赶着回家,帮怀生收拾东西。

    她本想自己回家,老太太坚持,只能让严望川送她。

    两人刚上车,严望川就冷不丁来了一句,“你想要孩子吗?”

    他喜欢乔艾芸,自然希望能有个属于他俩的孩子,这点他不否认。

    “嗯?”乔艾芸低头系安带。

    “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孩子,你想要吗?”

    “我觉得我们这个年纪……”乔艾芸都没想好自己和严望川的关系该何去何从,自然没想过要孩子,这种事也不能急啊。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严望川紧接着的话,吓得目瞪口呆。

    “我身体好,还能生。”

    乔艾芸恨不能一巴掌呼死他,她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你能生,你自己去生啊!

    ------题外话------

    三爷估计也开始郁闷了,哈哈

    乔舅舅顺利吓哭孩子,在这里心疼表哥三秒钟,哈哈,你的生活环境真的很艰难。

    最后我要说一句!

    师兄,咱们说话委婉点捂脸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