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206 三爷师兄联手,完爆渣渣(3更)

206 三爷师兄联手,完爆渣渣(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东方画室

    约莫五点半,画室内的学生,陆陆续续出门吃晚饭,宋风晚稍微收拾了一下画具,伸手捏了捏酸痛的后颈,翻找出放在口袋里的手机。

    学习时间,都是调成静音模式,这刚摸出来,满屏的信息和未接来电,几乎都是傅沉的。

    他知道自己的作息,从不会这时候找她,她拿着手机走出教室,准备给他回电话。

    这都没走出去,他的电话再度打来。

    “三哥,怎么了?”宋风晚压低声音,站在走廊上。

    “你在哪儿?”电话接通,傅沉紧绷的神经略微松弛。

    “在画室啊,你不是说六点左右过来?这么早找我?”

    两人本就约好一起吃晚饭,傅沉要去接怀生,所以时间会迟一些,所以约了六点。

    “你们画室有人吗?”

    “很多人啊。”天冷,很多学生自带了饼干面包,压根不想出门,适逢快校招,画室基本24小时有人在。

    “那你待在教室里,不许出来!”

    “怎么了?”宋风晚从他语气中嗅出了不寻常的味道。

    “等我过去接你,在这之前,你别一个人单独出来,就是上厕所,也拉上一个同学,听到了吗?”傅沉再三叮嘱。

    “嗯。”宋风晚乖乖应着。

    心里有预感出了什么事,可是傅沉不说,她也没再追问,便回到了教室里。

    **

    画室外面

    江志强躲在画室斜对面的巷子里,蹲在地上,嘴里叼着根烟。

    张头张脑,像个贼。

    他五点就到这儿等着,半个小时过去了,进进出出的学生很多,却都没看到宋风晚的影子,他彻底没了耐心。

    直起身子,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直接进入画室。

    此刻进出的人太多,压根没人管,老师也都不在,他进去无人阻拦。

    画室有三层楼,十几间教室,想找个人也并不容易,他只能挨个教室去看。

    等他找到宋风晚所属教室时,已是七分钟之后了,宋风晚正和几个同学围在一起聊天,他眯眼打量着她。

    之前在大学城遇到的时候,就觉得这女娃娃长得太漂亮。

    眼睛水灵灵的,细皮嫩肉,唇红齿白,这有钱人家的小姐,果然是娇生惯养的,皮肤嫩得好像能掐出水。

    要是能尝一下,这滋味儿肯定十分**。

    那双贼眼,在她身上细细打量。

    下流至极。

    他嘴角勾着淫邪的笑意,已经在脑海中反复模拟污秽不堪的画面,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笑得分外淫荡。

    他下意识舔着嘴角,反正宋敬仁刚才自己也说了,这有钱人家,就算发生绑架的事情,也只会竭力隐瞒,那就算他和这女娃娃发生关系……

    估计问题也不大。

    这宋敬仁上了他老婆,这口怨气他至今无处发泄。

    小丫头,你别怪叔叔,这是你爸欠我的,活该你要帮他还。

    宋风晚感觉到有人在盯着她看了,她看了眼教室门口,无人,她又猛地转过头看了眼后门……

    空无一人。

    “晚晚,你怎了?”一起聊天的几个女生看到她有些异常。

    “没事。”宋风晚狐疑,难不成自己多心了?

    **

    此刻的画室洗手间内

    江志强刚打算开口喊她出来,然后把她拖走了,这还没开口,一双手从他后背伸出来,捂住他的嘴,按住他的胳膊,将他拖进了洗手间。

    他竭力挣脱,可是那人手臂粗壮,钢筋铁骨般无法撼动。

    人被拖进洗手间,他瞥见有两人走进来,一人进来前将正在清洗的牌子挂上,反手把门给锁了。

    此刻画室内学生不多,倒是无人注意。

    千江一松开手,江志强急忙挣开他,闪身到角落,一脸戒备,“你们是谁?”

    傅沉眯眼打量着他,“宋敬仁让你来的?”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江志强就是个混子,说谎胡扯,都是信口拈来。

    “听不懂?”傅沉轻笑。

    千江一把扯住他,再次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十方锁好门,伸手揉了揉手腕,“我都好久没动手了……”

    他说着走过去,对着他的腹部,就是狠狠一拳,江志强闷哼一声,紧接着,拳头就如同暴雨梨花般落下,疼得他直哼哼。

    偏生手脚被身后的人束缚住,只能被动挨打。

    “听不懂是吧,我特么打到你能听懂。”

    “你刚才眼睛朝哪儿看呢,那是你能看的人嘛,还特么色眯眯的。”

    “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

    千江板着脸,“你能闭嘴吗?”

    都开始动手了,还瞎bb什么。

    直至傅沉抬了下手,千江才松开,江志强被打得呕了血,弄得千江满手都是,他颇为嫌弃的在他衣服上擦了几下。

    “现在知道是谁派你来的?”傅沉居高临下的盯着他。

    “是宋敬仁,是他。”江志强这种人,也敢不懂什么道义,见风使舵,情况不妙,自然招了,“都是他说的,让我把他女儿弄回去……”

    “你们还有别的计划?”

    “没有没了,他就让我来绑他女儿……”江志强跪在地上,捂着肚子不断咳嗽。

    傅沉摸出手机给严望川打电话,通知他已经没事了。

    “……现在,能让我走了吗?”江志强比谁都崩溃,这都没等动手,就被人暴揍一顿,他心里也憋屈。

    他压根不认识这三个人,这特么都是谁啊。

    “继续打,留口气送去局子里。”傅沉说着转身走出去。

    这次动手的就不是十方了。

    而是千江。

    他的力道狠,拳拳要命,十方站在边上,从口袋里摸了盒木糖醇,嚼了两颗。

    江志强只能蜷缩着身子,尽量避免他打着要害部位,嗷嗷直叫。

    十分咋舌:我滴乖乖,太狠了吧。

    也是他咎由自取,活该。

    本来就不是个好人,偷鸡摸狗,滥赌成性,这次还往他家三爷面前凑,这不成心找死?

    **

    乔家别墅

    乔艾芸已经把怀生东西打包好,正在客厅静候傅家人的到来。

    严望川却一反常态,站在窗口,盯着那几盆兰花,面色凝重。

    出门接了个电话,回来之后,只说出去一趟,摸着车钥匙,连外套都没穿就跑了出去。

    “师兄!”乔艾芸抱着他的羽绒服出去时,车子都跑得没影了,“这出什么事了,这么急。”

    “可能公司有急事。”乔望北压根不懂出了事,只知道怀生小和尚即将被送出去,他喜上眉梢。

    还思量着待会儿他走了,要和严望川一起出去泡个澡。

    **

    出租屋内

    天已经完黑沉下来,空气阴冷压抑,时间也指向了六点整。

    宋敬仁一直等不到消息,心里着急,来回在屋里踱步。

    江风雅坐在沙发上,心急如焚,这件事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她都会被连累,弄不好真的要亡命天涯,她不能坐以待毙。

    “爸,我出去打个电话,这房间里信号不太好……”

    “去吧去吧。”宋敬仁一心想着待会儿江志强把人带来,该如何敲诈乔艾芸,哪里还顾得上她。

    江风雅没拿钥匙,虚掩着门就走了出去。

    她爬了几层楼梯,站在楼梯口的窗边,拿着手机的手指,轻轻发颤……

    她必须为自己谋出路。

    如果江志强成功把宋风晚绑了,即便有了钱,以后也是逃犯的命,如果没绑,被发现,那后果更惨,乔家绝对会找上门的。

    她见识过乔望北的厉害。

    拿着刀,那是真敢杀人的狠角色。

    惹不起。

    爸,你可别怪我,我不想和你一起去送死……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看到一辆黑色路虎停在单元楼下,宋敬仁租的是老式小区,6楼层,站在这边可以清楚看到楼下的一举一动。

    她瞧见一人推门下车,直奔着他们所在单元楼而来。

    直至他逼近楼门口,借着路灯,才看清这人的脸。

    江风雅莫名有些腿软,寒风吹来,后背寒渗渗的。

    她应该去通知宋敬仁才对,可是双腿像是灌了铅,根本挪不动……

    十几秒后,她听到一声闷响……

    “Duang——”的一声。

    门被踹开,撞在墙上,又是一记炸响,吓得小脸惨白。

    老旧的楼层,似乎整栋楼都猛烈晃了一下,她双腿虚软,扶着墙支撑着身体。

    **

    宋敬仁还在房间踱步,房门被人踹开,也是被吓得惊惧发颤,再定睛一看来人是谁。

    遍布伤痕的脸,更是青白交织。

    “……你……”宋敬仁心底暗叫坏了事。

    这肯定是被发现了。

    果然这种混子流氓,是办不成事的。

    严望川大步朝他走过去,神情萧瑟,眼神肃然。

    阴沉森冷,散着凉意。

    “你来这里干嘛?”宋敬仁嘴唇哆嗦,想起之前被他暴揍过两次,身体本能畏惧的往后退。

    可是严望川动作更快,直接一脚就踹在他胸口。

    宋敬仁单薄的身子,像是离弦之箭般,撞到后面的沙发上,撞到后背,疼得他冷汗直流,像是活生生被撞开撕裂,胸口剧痛。

    身子绵软的贴着沙发下滑,吐出一口血水。

    面部五官更是疼痛,扭曲变形。

    严望川胸口这口气方才得意纾解,“宋敬仁,我警告过你,再碰他们母女一下,我要你好看。”

    宋敬仁疼得说不出话。

    方才被江志强狠揍一顿,哪里受得住严望川这一脚。

    “你要是再背地搞这些腌臜手段,就算你是晚晚的生父,我也要了你的狗命。”

    宋敬仁一个劲儿摇头。

    这个男人目光阴鸷暗沉,说话更是半点情绪不露,真的会弄死他的。

    ……

    只是严望川再想动手的时候,外面传来的警笛声,他略微蹙眉。

    他和傅沉说好,等他过来收拾这混蛋一顿,再报警抓人。

    不然他这口气出不来,真的能憋死。

    虎毒不食子,这混蛋,连亲生女儿都敢下手,当真没人性。

    只是他们都没动手,这警察怎么来得这么快。

    **

    伴随着一群警察冲进屋里,宋敬仁直接被带走。

    严望川则跟着回去录了份口供。

    江志强被千江扭送到了警察局,方才他承认宋敬仁指使他绑架宋风晚的事情,也被傅沉录音,事实证据都很清楚。

    宋敬仁身上这伤大部分都是江志强殴打所致,念在严望川也是心里着急,口头警告一下,并没做出什么处罚。

    不过宋敬仁被捕,牵涉到乔艾芸母女。

    两人都被请到警局,了解一下情况。

    他俩方才得知,发生了这么多事……

    人是傅沉抓的,有傅三爷在,这局里都重视三分,必然是要严惩凶犯。

    京城来的人,谁惹得起。

    **

    兵荒马乱,折腾到天亮,一群人才离开警局。

    傅沉并没去乔家,在警局门口就和他们分道扬镳。

    回程路上,十方才开了口。

    “三爷,这江风雅真特么够狠,自己报警抓了生父养父,还要亲自指认两人,他们锒铛入狱,她倒是一点事都没有。”

    “即便当时谋划她确实在场,但是并未参与,还亲自报警指认,真是够毒。”

    “宋敬仁公司账目不清,怕是轻易不能出来,那个江志强还有案底,惯犯更是从重量刑。”

    “江风雅是重要证人,警方还得派人守着,就是二夫人想出手将她逐出云城,也不敢与警方为敌。”

    傅沉手指不停转动着佛珠,他确实没算到江风雅会走这一步。

    世人畏鬼神,殊不知……

    最毒是人心。

    ------题外话------

    渣父顺利领盒饭,撒花撒花~

    今天大家都不留言了,我感觉是憋着要给我寄刀片的o(╥﹏╥)o

    晚晚也什么事情没有发生,渣渣计划没得逞,自食恶果,所以想要给我寄刀片的,可以歇歇了捂脸

    下面应该就是师兄要追老婆了捂脸,喜欢师兄的可以期待一下啦

    我觉得先领证再办事,再谈生孩子比较好,师兄非要倒着来,先谈生孩子,我对他也很无奈呀……

    *

    最后说一句

    有月票的支持一下月初哈,评价票,推荐票,什么票票都是要,群么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