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207 三爷护短,小和尚腹黑爱坑人

207 三爷护短,小和尚腹黑爱坑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云城乔家

    一行人回到家,乔艾芸揉着胀痛的额角看向宋风晚,“晚晚,吃了早餐再休息,今天就不去画室了。”

    “嗯。”宋风晚也不知傅沉瞒着她的事居然是这个。

    从宋敬仁策划认亲宴,媒体给她和母亲泼脏水,到后面曝光母亲与严望川的照片,她就明白,这个父亲并不如她所想的那么爱她。

    即便如此,她也没想到,他会丧心病狂到让人绑架她。

    乔望北接他们回来的路上,买了些菜粥蒸饺,宋风晚拿着筷子,刚咬了一口蒸饺,胃里翻腾的厉害,她跑到洗手间,趴在洗漱台吐了一会儿……

    昨天晚上就没吃,胃里没东西,干呕的痛楚,刺激着喉咙。

    乔艾芸刚准备过去看一下,就听到洗手间传来哭声,惹得她眼眶通红。

    她在派出所内,警方让她看过江志强,问她是否认识,那人目光猥琐下流,举止腌臜龌龊,即便在派出所都不老实。

    她都不敢想,如果真的出事,宋风晚会遭遇何种厄运。

    宋风晚蹲在地上,伸手捂着嘴,尽量让自己不哭出声音,越是隐忍,听在外面几人耳里,那简直比凌迟还让人难受。

    “妈的!”乔望北拿着一包烟,仅穿着一件薄毛衫就走了出去,严望川也紧跟着出去。

    师兄弟二人,站在门口,抽了根烟。

    “虎毒不食子,这混蛋连畜生都不如。”乔望北抽着烟,在警局的时候,他就差点冲进去暴揍宋敬仁,可惜被警察拦着,他动不了。

    “这可是他亲女儿,你看到那个人渣么?那副猥琐样,晚晚要是真落在他手里,我……那傅沉下手也是轻了,要是我,非特么弄死他。”

    “这狗娘养的畜生!”

    ……

    乔望北掐着烟的手指,因为极度愤怒,轻轻颤抖。

    严望川靠在墙边,垂头吸着烟,他动作比乔望北优雅许多,只是熬了一夜,眼底俱是红血丝。

    待天色大亮,宋敬仁涉嫌绑架已被刑拘的消息,瞬间传遍云城,媒体和讨债的人齐聚派出所,即便警方没公布案件具体情况,众人似乎都嗅出了一点不寻常的味道。

    消息敏锐些的人,已经从各种渠道得知他要绑架的是他亲女儿。

    严老夫人得知消息,本想去乔家探望,想着宋风晚此刻怕是自己都没回过神,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傅家二老则是天亮时收到的消息,感慨一番后,打了电话,让傅沉多去关心一下。

    **

    云城傅家

    傅沉回去的时候,天,微微亮。

    孙琼华昨天是打算等傅沉一起去乔家赔罪,殊不知乔望北提前打了电话,让她去接怀生,并未说明缘由,她接了怀生回来,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宋家出了事。

    自然也要唏嘘短叹一番。

    “老三,宋家这个……是真的?”孙琼华还是难以置信。

    傅沉点头。

    “简直造孽,幸亏当初接触婚约,要不然牵扯到我们家,我都不敢想。”对她来说,他们只是差点结为姻亲的对象,自是没什么感情的。

    语气带着看戏人的凉薄,这让傅沉听着很不舒服。

    “不知道宋风晚那丫头以后该怎么办,家里出了这种事,这以后……”

    傅沉手指猝然收紧,攥紧佛珠,“她会很好。”

    “嗯?”孙琼华一怔,“怎么突然这么严肃?”

    傅沉偏头看她,“二嫂,你觉得她以后会怎么样?”

    他眼神温和,却透着生冷凌厉,一夜未眠,眼角寒意更甚。

    “我就随便一说,你也知道,这种事瞒得住普通民众,这稍微有点能力的家庭,调查一下,就知道她家出过这种事,对她自然也会……”

    很多家庭选媳妇儿,很看重原生家庭,双亲离异,父亲下狱,传出去怕是她以后找对象都难。

    傅沉沉声说道,“你管得太多了。”

    孙琼华莫名其妙。

    “二嫂,我素来觉得你与寻常女人不同,不会私下议论,嚼人舌根,没想到也会私下议论别人是非。”

    “不是,老三……”孙琼华蹙眉,她就随口说两句,怎么就生气了?

    “她以后会过得比谁都好。”

    孙琼华勉强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

    他们认识二十多年,她算是看着傅沉长大的,还是头一次见他与自己这般模样。

    情绪外露,毫不掩饰。

    “妈,三叔,你们在说什么?”就在她沉思的时候,傅聿修从楼上下来,此刻消息还没在网上传开,他自然不懂。

    “没事,怀生呢。”思绪被打断,孙琼华直接岔开话题。

    就傅沉的脾气,若是继续这个话茬,保不齐就会直接给自己甩脸子。

    这位小叔子,连他丈夫的面子都不给,她是他二嫂,平时里总是恭敬些,若是惹毛了,都敢顶撞老爷子,更何况她?

    “怀生……”傅聿修提着这个小和尚就一肚子火。

    小和尚接过来的时候,孙琼华再三叮嘱,他的奶奶和三叔很喜欢这孩子,让他务必尽心尽责照顾。

    傅家马上要出国,许多房间都收整好,不再住人,又是男孩子,孙琼华就让怀生与傅聿修同室而居,反正就住一两天。

    孙琼华晚上出门打麻将,照顾怀生的任务自然就落到傅聿修身上。

    盯着他写作业,忙到九点多,好不容易伺候他洗完澡。

    这小和尚居然问他,“哥哥,能不能念经?我每天都有功课要做。”

    傅聿修从没照顾过孩子,累得精疲力尽,随手打发了他,“你随意。”

    然后他就从小行李箱里翻出了一本佛经,还有一个木鱼,晚课持续一个小时,傅聿修差点疯掉。

    晚上时间还容易打发,他去楼下客厅看了会电视,上楼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可是早上天没亮,木鱼声再度响起。

    气得他直跳脚,只想把他掐死。

    谁还没点起床气啊。

    这特么天没亮起来打坐敲木鱼啊,是想弄死他吧。

    他熬不住从床上跳起来,冲到洗手间冲了个澡,回来之后,他居然还没结束。

    “你不是说早课一个小时?”傅聿修挑眉。

    “嗯,前几天出去玩,落了几天,我要抽空把它补上。”怀生一脸天真无邪。

    傅聿修气得脸都青了,他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在自己家里,还能被一个小屁孩给欺负了?简直笑话!

    他冲过去夺过他的木鱼,打开窗户,试图扔出去。

    怀生歪着头,“哥哥,你扔吧,我回头让三叔给我买新的。”

    三叔?

    这特么就是个魔咒。

    傅聿修悻悻缩回手,将木鱼塞给他,“小子,不许和三叔告状。”

    怀生伸手擦着木鱼,没作声。

    **

    傅聿修打着哈气从楼上下来。

    既然孙琼华说没事,他就没往心里去。

    M的,那光头和尚半夜还喜欢裹被子,简直没法睡。

    “三叔。”怀生紧跟着他下楼,看到傅沉,快步下楼,冲到傅沉身边。

    “昨晚睡得好吗?”傅沉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

    “不太好,这位哥哥睡觉不老实,总是踢我,还喜欢扯被子。”怀生神色天真。

    傅聿修险些吐血。

    妈的,到底是谁裹被子,睡觉不老实啊,这小和尚居然恶人先告状。

    “聿修睡相是不太好。”孙琼华笑道。

    “对了,他还要把我的木鱼扔了,三叔,他是不是不喜欢我?”

    傅聿修瞠目结舌,“你这小和尚,我们不是说好,不告诉我三叔?”

    “是你说的,我没答应。”怀生冷哼。

    木鱼可是他的心肝宝贝,他敢动它,还想让他别告状?

    门儿都没有。

    他回去还得告诉傅奶奶。

    “他不是想扔你的木鱼,哥哥就是和你闹着玩呢。”孙琼华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小光头,“是吧聿修,就是玩玩而已。”

    傅聿修还能怎么说,母亲都给他找台阶了,他肯定要下。

    “嗯,闹着玩。”

    “不要和出家人开玩笑,我会当真的。”怀生说的极其认真,“我们出家人,都是非常正经严肃的。”

    傅聿修手指攥紧。

    这小屁孩是说他不正经不严肃?

    这一大早,真特么让人窝火。

    孙琼华也是面色尴尬,偏又没法和一个小孩子计较。

    傅沉原本因为孙琼华的话,心底不舒服,此刻倒是极其舒爽,这孩子好好调教,日后必成大器。

    ------题外话------

    怀生,你学坏了,你继续跟着三爷,你以后怕是真的当不了方丈了……

    其实孙琼华就是随便八卦一下,谁知道会踩着地雷捂脸

    儿媳妇儿变成妯娌,她以后怕是也会疯掉。

    **

    每日都得求个票票,哈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