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208 三爷的安慰,师兄午夜偷吻(2更)

208 三爷的安慰,师兄午夜偷吻(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风晚早上回到家,蹲在洗手间哭了半天,起来的时候,眼睛酸胀,脑袋发昏,出现了短暂的晕眩。

    她脚步虚浮,膝盖磕在马桶边缘,意识回拢,她倒吸一口凉气,洗了把脸就直接回房了。

    虽说早与宋敬仁划清界限,但这人毕竟是她生父,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要是半点感情都没有,那都是骗人的。

    知道他坏,可是让人绑架自己?这种事她做梦都想不到。

    趴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眼睛分明疼得睁不开,眼泪还一个劲儿往下流。

    中途乔艾芸和乔望北都来敲过门,让她去吃饭,她没胃口,其实所有人都没心情吃东西,自然不会强求她。

    宋风晚脑袋昏沉,也不知何时睡着的,等她醒来,从枕下摸出手机,已是晚上十点多。

    傅沉在六个小时前给她发信息。

    想和你一起吃晚饭。

    她钻进被窝里,清着嗓子给他打电话。

    电话接通,“三哥,我一直在睡觉,没看到你的消息。”

    “睡醒了?饿不饿?”

    “还好。”可能是过于难受,倒不觉得饥饿。

    “我饿了。”

    “你还没吃?”

    傅沉声音很淡,“我在你家小区。”

    宋风晚怔愣片刻,跳下床拉开窗帘,黑沉的夜,飘着鹅毛大雪,寒风卷席着棉絮般的雪花,肆意放飞,窗外景物已经落满了雪。

    在黑色的夜幕中,白得纯粹。

    宛若黑白影画,漂亮静默。

    她还没开口,就听傅沉继续说,“等你一天了,很饿。”

    “外面下雪了,你怎么还不回去?”

    “想见你。”周围极其安静,他声音低沉,略显嘶哑,宛若晨钟,落在她耳畔,听的人一颗心都揪成一团。

    “你等我一下。”

    “多穿点衣服,不急。”傅沉叮嘱完才挂了电话。

    ……

    宋风晚穿着睡衣,裹了件羽绒服就往楼下跑。

    刚到一楼,就发现亮着灯,乔艾芸靠在沙发上,身上盖了件毛毯,已经熟睡。

    严望川坐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膝盖上有台电脑,电脑折射的光线,将他的脸衬托得越发冷清萧瑟。

    “严叔?”宋风晚心底咯噔一下,莫名有些心虚。

    “要出去?”严望川抬头看她。

    “……”宋风晚手指揪扯着衣服,“我……有朋友找,稍微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下雪了。”

    “嗯,我很快回来。”宋风晚在说谎,脸涨得通红,不过你再去看严望川,蹑手蹑脚的打开门……

    一阵寒风袭来,朔雪扑面而来,她下意识眯起眼,回身把门关上。

    下一秒

    风停雪止。

    她一转身,就看到傅沉撑着伞,就站在她家门口。

    恍惚间,她回想起第一次与傅沉碰面的时候,漫天雨幕,他也是站在伞下……

    “怎么不多穿点衣服。”傅沉走到廊下,抬手将她羽绒服的毛领拢了拢。

    宋风晚眼睛微红,低声不语。

    傅沉站的位置,比她矮了一个台阶,他轻轻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微微垂头……

    额头相抵,鼻尖轻蹭。

    “脸很烫,没发烧吧。”

    宋风晚愣了一下,他手指温热,扶住她的后颈,让她浑身皮肤都不自觉紧绷。

    “没有。”她是方才遇到严望川有些紧张。

    “晚晚……”

    “嗯?”

    “我和你说过,发生任何事都别怕,三哥护着你。”傅沉看着她,两人靠得太近,眼底好似只有彼此。

    宋风晚鼻尖酸酸,微微点头。

    “不管以后你跟不跟着我,我应了你的,一辈子都不会变,明白么?”

    她小步往傅沉那边挪了半寸,眼睛通红,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三哥……我心里难受。”

    她在哭,湿热的泪水打湿他的脖颈,傅沉手指一松,伞从指间滑落,他伸手直接把她搂到怀里。

    她难受……

    他更不舒服。

    “你是你,他是他,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你难受,我也不好受。”

    “有些人不知道你如此难过,哭了这一回,就别在为他流泪了,想想那些喜欢你,关心你,深爱你的人……”

    “再想想我。”

    道理谁都懂,只是有些情绪真的无法控制,若不宣泄一番,怕是会一直憋在心里。

    傅沉深吸一口气,手臂收紧,将她揽入怀中,替她遮住所有风雪。

    ……

    直至宋风晚哭累了,她才松开手。

    “上车说。”傅沉伸手揽着她往车里走。

    空气湿冷,往肺里走一圈,凉意入骨,冷得人直哆嗦,地上积水盖着薄雪,一脚下去,还有细碎的声响。

    两人到了车里,暖气充足,宋风晚才吸了吸鼻子,接过傅沉递来的纸巾,不停擦着眼泪,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想不想吃点什么?”

    “不了,我得马上回去,也不很饿。”

    傅沉从车后座拿过一个包装精致的甜品递给她,“那吃点这个,天冷,本来想给你买点吃的,怕凉了不好吃,只有这个。”

    宋风晚点头,打开包装盒,三角慕斯蛋糕,小小一个,还散着香甜的味道。

    她拿起边上的勺子,舀了一块递给傅沉,“吃吗?”

    傅沉摇头,他对什么都没有特别喜爱,包括甜食。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什么都不喜欢啊。”除却信佛这件事,“好像没见过你对什么热别热衷。”

    “谁说没有。”傅沉转头看她。

    “什么?”

    “喜欢你,算吗?”

    宋风晚咳嗽两声,低头吃东西,“唔……你在哪里买的,这家蛮好吃的。”她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傅沉低低笑着,“好吃吗?”

    “不错啊。”

    傅沉眯着眼,盯着她的小嘴,柔柔软软,浅粉色……

    亲起来很舒服。

    “我尝尝……”说话间,傅沉起身,单手撑在她后侧的车玻璃上,偏头堵住她的唇。

    她歪着头,有些猝不及防,他吻得温柔,含着吮吸,舌尖舔着她嘴角残留的甜品,像是有股电流,一路酥麻到胸口。

    心跳紊乱,砰砰砰——像是即将撞破胸腔。

    就连呼吸都灼热烫人,直至她的唇舌被吻得发麻,他才退开身子。

    “你……”宋风晚垂着脑袋,拿着勺子,戳了两下蛋糕。

    “不是说赶着回去,两个人吃快点。”

    宋风晚错愕,他所谓的两个人吃,就是……

    吃她的嘴?

    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吃吧,不碰你了。”傅沉看她窘迫的样子,也不逼她。

    **

    此刻的乔家

    严望川看宋风晚离开,并没急着出去,因为几分钟前,傅沉给他发了信息。

    傅沉:芸姨和乔家舅舅都睡了吗?

    严望川蹙眉,乔家舅舅?八字都没一撇,都开始认亲了,当真油嘴滑舌,他低头回了一条:睡了。

    傅沉:我看客厅还亮着灯。

    严望川:艾芸给她留了饭,怕她半夜饿,一直在客厅守着,她睡了,我没睡。

    傅沉:待会儿晚晚出来,你行个方便。

    严望川蹙眉,他为什么有种在帮人偷情的错觉,不过还是回了个:嗯

    傅沉:你和芸姨还是没进展?

    严望川:有进展。

    傅沉:比如说?

    严望川:我们拉手了。

    傅沉低低笑着:男人在这种事上要主动点,芸姨现在顾虑很多,女人会想的非常多,思前想后,可能就不会同意和你在一起,空间需要给她,名分地位得早些定下来,该宣誓主权的时候,必须强势些。

    严望川一直眯着眼,看着傅沉的最后一条信息。

    强势,主动,宣誓主权。

    他也觉得非常有道理。

    他知道宋风晚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偏头打量着乔艾芸,她身上的毛毯已经滑落到了腿上,严望川将腿上的电脑放在一侧,慢慢坐到她身边。

    他伸手,将毛毯轻轻拉到她肩头,许是半边沙发塌陷,乔艾芸头一歪,整个人斜靠在严望川身上。

    严望川手指收紧,僵着身子,做了几次深呼吸,心跳才缓缓平稳。

    他刚想将她推过去,乔艾芸动了动,身子贴得更紧了。

    他稍一偏头……

    面对面,两人鼻尖的距离,不过咫尺。

    严望川绷着脸,喉咙干涩发热,艰难的滑动两下,只觉得浑身的血在沸腾。

    有点要命。

    他僵硬的伸手,按住她的脑袋,试图将她推过去。

    手指碰到她的脸,又有些舍不得。

    乔艾芸虽然快40,包养得不错,皮肤虽然略显松弛,隐约可见一些细纹,却也白嫩。

    他手心紧张得都是汗,他吞了吞口水。

    在她脸上摸了两下。

    滑腻。

    柔软。

    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好像比她的手还软嫩几分,他目光在她脸上游离,直至落到她殷红的嘴上……

    她这一天下来,几乎没吃没喝,嘴唇发干,透着青白之色,他却觉得呼吸有些急,恨不能亲上一下。

    这种想法,他二十多年前就有了。

    只是那个年代,社会不如现在开放,拉个小手都是奢侈,他也只能在梦里肖想能一亲芳泽。

    可是现在不同,近在咫尺,只要他再偏头,就能亲上。

    严望川为人正派,不愿做这种事,可是内心却有不同的声音在叫嚣,内心天人交战……

    可是转念一想。

    她已经答应自己求婚,以后就是自己妻子,亲一下也未尝不可。

    就轻轻尝一下。

    严望川深吸一口气,稍微偏头……

    距离越来越近,他几乎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近在咫尺,不停撞击着他的胸腔。

    心跳沉稳有力,一下一下,震得他整个人都有些晕眩。

    他轻轻靠近……

    在即将靠近的时候,停顿两秒,她呼吸均匀轻缓,还带着一种不知名的香味儿,他喉咙滑动着,终是没忍住……

    在她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他的唇很烫,而她的异常柔软。

    有点不舍离开。

    只是外面突然传来开门声……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宋风晚正站在玄关处,睁着眼,一瞬不瞬得看着他。

    严望川则突然跳开。

    乔艾芸身体没有依仗,身子跌在沙发上,猝然惊醒。

    “……”她迷瞪得睁开眼,“晚晚,你醒了?出去了?”

    “外面下雪了,我想看看。”宋风晚咳嗽两声。

    “睡过去了。”乔艾芸起身,“你饿不饿,我把饭给你热一下,再给你烧个汤。”

    不等她开口,乔艾芸已经转身进了厨房。

    宋风晚脱了衣服,放在沙发上,与严望川视线碰撞。

    他眼神如常冷漠,神色寡淡,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耳根微微泛红,藏在不住的羞恼。

    “师兄,你也吃点吧,你也一天没吃东西了。”乔艾芸出声招呼。

    “嗯。”严望川闷声应着,手心汗涔涔,死死盯着宋风晚。

    宋风晚咬了咬嘴唇,她刚才回来的好像不是时候啊,她也很尴尬啊。

    不过偷吻?

    严叔看起来正经严肃,是个非常正派的人,居然会干这种事,还这么怂?

    ------题外话------

    晚晚,别瞧不上严叔,你家三爷,之前更怂,偷亲了不知多少次……

    晚晚:哈哈,蛋糕不错。

    ……

    你们猜,晚晚会助攻,还是帮他保密,严师兄,紧张了吧,被人看到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