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209 晚晚助攻:偷亲不承认?(3更)

209 晚晚助攻:偷亲不承认?(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屋外朔雪漫天,寒风载道。

    屋内,厨房已经飘来饭菜的香味,宋风晚与严望川坐在沙发上,电视上在播放夜间新闻,两人虽坐在一起,却各怀心思。

    只是乔艾芸还在客厅,没人敢主动提及此事。

    宋风晚还处于巨大的震惊中,过了好久,才接受严望川偷亲这种事。

    “晚晚……”乔艾芸忽然喊她。

    宋风晚一站起来,严望川像是条件反射般的起身,直勾勾盯着她,把她吓了一跳。

    “严叔,那个,我妈叫我。”宋风晚咳嗽两声,尴尬的要命。

    严望川深深看了她一眼。

    宋风晚紧张得吞了吞口水,他这是在警告她?

    她小跑着闪身进厨房。

    “帮我把饭菜端出去,慢点儿别烫着。”

    宋风晚刚要动手,一双更为宽厚的手掌伸过来,接过滚烫的汤碗,“烫,我来。”

    严望川没再说话,默默将所有饭菜端上桌。

    三人入座后,吃饭期间各人话都不多,只有严望川不断给他们母女夹菜,自己倒是吃得不多。

    “师兄,你自己吃吧,我和晚晚都不是小孩子,想吃什么,会自己夹。”

    严望川默不作声。

    等他们吃完,他负责扫尾。

    “够吃吗?”乔艾芸帮他倒了杯水,“刚才干嘛不吃,现在吃得这么干净。”

    “你们都一天没吃了,先紧着你们吃,我吃什么都行。”

    乔艾芸只觉得心尖酸涩,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宋风晚低头喝着一杯酸奶,将他和宋敬仁两相对比,忽然觉得很不是滋味。

    当时她和傅沉一起到派出所,严望川还差点和江志强打起来,那种地痞流氓,说话都是漫不经心,对他来说,绑架,甚至猥亵都不算什么。

    严望川听到他说话,就炸了,加上乔望北也在,当时一群警察劝着,才将两人拉住。

    她知道,严望川护着自己,不过是爱屋及乌,即便如此,发生这么多事,她也知道,他是真心的待她好的。

    她以前觉得严望川刻板严肃,毫无情趣,现在却觉得,这般正经的人,或许才能给现在的母亲最大的安感。

    若是两人真的走到一起,她是没意见的。

    就是……

    太怂了。

    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在追乔艾芸,可是半点表示都没有,就是吻,都是偷来的。

    宋风晚咋舌,寻思着该怎么让他开窍点。

    吃了晚饭,乔艾芸负责洗碗,打发两人赶紧回屋睡觉。

    可是她压根不懂,这两个人此刻站在二楼走廊上对峙。

    走廊灯光黯淡,将严望川的脸衬托得越发沉冽。

    “严叔,我该回房了,挺晚了。”宋风晚伸手扯着衣服,被他看得有些窘迫。

    隔了良久,某人才说一句,“保密。”

    宋风晚撩着眼皮看她,慧黠的眸子,灼灼发光,凤眼细长,微眯,像个小狐狸,“我凭什么要帮你保密啊,你自己干了坏事,有什么资格要求我。”

    “你果然看到了。”严望川就是在她嘴上啄了一小口,并不确定宋风晚是不是真的看到。

    “怎么着,你还想杀人灭口?”宋风晚挑眉。

    严望川抿着唇,透着股寒意。

    他没处理过这种情况,不知该怎么办。

    隔了十几秒钟,才冷硬的说了三个字。

    “不许说。”

    “如果我说了怎么办?”宋风晚存了心逗他。

    “我知道你的秘密。”严望川始终直着腰杆,像是岿然不动的泰山。

    “我的秘密?”宋风晚轻笑。

    “你和傅沉的。”

    宋风晚嘴角笑容僵住。

    他这是在威胁她?

    “我回房了,你早点休息。”严望川说着直接回房休息。

    宋风晚站在走廊上,半天没回过神。

    他怎么知道,难不成刚才看到了?

    她急忙跑回房,将门反锁,给傅沉打电话。

    傅沉此刻也刚到家,怀生睡在他床上,睡着了,还抱着木鱼,“喂,晚晚。”

    “三哥,严叔怎么知道我和你的事情。”

    傅沉挑眉,“什么意思?”

    宋风晚把晚上发生的事情,如实和他说了一番,傅沉兀自一笑,“别怕他,就算他知道也不敢说。”

    “真的不敢?”

    “吓唬你而已。”傅沉与严望川达成统一战线,彼此之间知道太多秘密,他若真的敢说破,不仅会让宋风晚嫉恨,还可能将自己的秘密抖出来。

    他虽然情商不高,却是个地道的商人。

    赔本的买卖,不会做。

    “既然他不敢,干嘛威胁我,简直幼稚。”宋风晚哼哼两声,不停踹着被子。

    傅沉只是笑着,和她聊了两句,叮嘱她早些睡觉,才挂了电话。

    他走到床边,试图将怀生的木鱼抽出来,他却死都不肯撒手。

    “怀生?”傅沉低声喊他,睡觉抱着个木头,也不觉得硌得慌?

    怀生嘤咛一声,翻了个身,搂紧木鱼。

    傅沉挑眉,写了张纸条放在床头。

    三叔昨晚睡得迟,要做早课去外面。

    结果第二天一早,怀生就抱着小木鱼去客厅做早课了,弄得傅家人都很崩溃,傅聿修差点没把他掐死。

    真是没完没了了。

    他家三叔为什么会喜欢这么个倒霉孩子。

    宋敬仁绑架案,伴随着宋氏集团破产清算,逐渐淡出人们视线,光是宋氏集团这栋大楼就值不少钱,几乎抵消了债务。

    在宋氏集团被拆牌的那天,媒体对这个曾经云城的龙头大鳄进行了专题报道,这其中自然包括宋敬仁的私人,难免涉及宋风晚。

    不过这家媒体还算良心,没放照片,用的是化名。

    学校画室,倒是不少人知道宋风晚的身份背景,只是学生觉得这些离他们遥远,偶尔八卦,时间一长,自有其他东西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便不再关心这些。

    对宋风晚来说,影响不大。

    待宋家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严老夫人也在隔天决定回南江。

    她年纪很大,严望川不放心她一个人,自然要送她回去。

    一早的飞机,乔家人自然要去送行。

    八点半的飞机,一行人七点多就到了机场,在休息室等着。

    老太太一直拉着宋风晚的手,“去报考我们南江美院吧,试试也好,美院不错。”

    国内八大美院,也包括南江的。

    “嗯。”宋风晚拗不过她,只能点头答应。

    “等你高考结束,就和你母亲搬来南江住一段时间,比这里好多了,天冷得我都不敢出门。”老太太一个劲儿抓着她的手,不肯松开。

    “嗯。”

    “艾芸,你听到了吗?暑假带晚晚来南江玩。”老太太不清楚,自家这个木头儿子,何时才能追到人,只能尽力帮忙。

    “好。”乔艾芸也没办法反驳啊,只能点头同意。

    她和严望川座位紧挨着,他仍旧和以前一样寡言少语。

    乔艾芸清着嗓子,“你回去好好照顾伯母,自己也多注意身体。”她客套的寒暄两句。

    “我会尽快回来。”严望川冷不丁冒了一句。

    整个休息室气氛瞬时变得有些诡异。

    除却一脸惊悚的乔艾芸和始终没表情的严望川,其他人都是憋着笑。

    “……我知道你平时工作也挺忙的,其实你不用大老远往这边跑。”乔艾芸恨不能把头钻到地缝里,这人都在胡说些什么,能不能好好说话啊。

    每次都答非所问。

    “你不想我过来?”严望川一脸严肃,语气都沉重起来。

    宋风晚直接笑出声。

    当初求婚的事情,肯定也是这么搞来的。

    她以前都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666啊……

    乔艾芸头皮发麻,这话问得她压根没法回答啊,总不能说,真的不想他来吧,她只能硬着头皮说了一句,“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还是希望我来的。”严望川一句话总结。

    宋风晚快笑疯了,这种操作真的可以啊。

    “不过该处理的事情,你还是要处理的,要好好工作,要紧事不能忘。”乔艾芸还能说些什么,她真的拿严望川没有办法。

    “嗯,我明白。”

    乔艾芸觉得这个话题终于停止了,敢长舒一口气,严望川接下来的话,把她的脸再次臊得通红。

    “装修新房,准备彩礼,我下次过来,也会把户口本带来,这种要紧事不会忘的。”

    乔艾芸哭笑不得。

    她是让他好好工作,他都扯了些什么啊。

    “你户籍在云城还是在吴苏,必须在双方户籍所在地领证,需要去吴苏吗?还是你跟我回南江?”严望川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非常严肃的。

    乔艾芸捏着眉心,“我出去透口气。”

    “我陪你。”

    严望川刚起身,乔艾芸直接来了一句,“你给我坐下!”

    他愣了一秒,还是乖乖坐下了。

    严老夫人瞠目结舌,这小子可从没如此听话过啊,脾气倔得像头牛,认死理,一根筋,如果和她意见相左,从不妥协,居然会这么听话?

    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乔艾芸出去之后,想着刚才的对话,还觉得哭笑不得。

    十几分钟后,乔艾芸才进了休息室。

    他们也差不多要检票进站,还得排队安检,需要花费点时间,道别之后,大家不约而同得将休息室留给了严望川和乔艾芸两个人。

    严望川“我要走了。”

    “嗯,一路平安。”

    然后就是良久的相顾无言。

    直至宋风晚敲门进来,两人似乎还维持着方才的姿势,未曾变过。

    “你们一直站着这里?”宋风晚蹙眉,他们出去都七八分钟了,这两人到底在干嘛啊。

    “不然能干吗?”乔艾芸哭笑不得,这丫头是不是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调侃她了,胆子是越发大了。

    “严叔,你那天晚上不是很主动吗?怎么不动啊。”宋风晚慧黠一笑。

    活像个小狐狸。

    严望川浑身僵直,提着电脑包的手,手心冷汗涔涔。

    “什么那晚?”乔艾芸不知所云。

    “就……”宋风晚冲着严望川笑得非常灿烂,“就严叔亲你那次啊,他没和你说?亲完不承认?”

    严望川脑子里紧绷的一根弦,瞬间崩断,脑子出现短暂的空白,而那个恶作剧的人,已经跑了出去。

    乔艾芸一脸错愕,“呵呵,师兄,你别在意,那丫头肯定是胡说八道的……”

    气氛凝滞,她想给彼此找个台阶。

    “那什么……伯母在外面等很久了,我先出去。”乔艾芸咳嗽两声,转身往外走。

    一张老脸臊得通红,偷亲?

    严师兄?

    没毛病吧?他能干出这种事?

    乔艾芸心底想着,待会儿要好好收拾宋风晚这丫头,之前就调侃她,现在还信口开河,到底谁借给她的熊心豹子胆。

    她还没走到门口,只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再转身……

    严望川面色寒沉。

    强势逼近。

    ------题外话------

    来呀,让我看看你们的脑洞,猜猜师兄会干吗?

    o(n_n)o哈哈~

    尽情发挥一下吧……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