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210 师兄说:想亲你,可以吗?

210 师兄说:想亲你,可以吗?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机场休息室

    宋风晚撂下一句话就跑了,剩下的两个人,一个满面肃杀,一个无措仓皇。

    乔艾芸给两人找了台阶,打算出去好好惩治一番那丫头,殊不知没到门口,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一转头就看到严望川面色寒沉……

    强势逼近。

    表情稀缺,高冷至极。

    一如往常般穿着西服,就连衬衫扣子都一丝不苟系到领口,干练精明,平素内敛着气场也十足吓人。

    那双常年肃然冷厉的眸子,牢牢锁住她,缓步而来。

    像是最优雅的猎豹,危险强势。

    “师兄……”乔艾芸被他逼得连连后退,下意识往后退,后背抵在门上,无路可藏。

    严望川看着,不言不语。

    乔艾芸咳嗽两声,“晚晚胡说八道的,这丫头最近胆子特别大,敢调侃长辈,我回去肯定收拾他,你别生气,你怎么可能对我那个……”

    她手指往后,去摸索着门把手,企图离开。

    一直闭口不言的严望川忽然开口。

    “她没说谎。”

    乔艾芸脑袋有些发昏。

    “我确实偷亲你了。”

    她悻悻低着头,“那什么,我……”

    严望川冷面寡言的形象在她心底早就根深蒂固,正派耿直,偷亲?她真的不敢想。

    “我还做了别的。”

    “别的?”

    “我还摸你了。”

    乔艾芸真没见过如此直言的人,耍流氓这种事,你为什么能睡的如此理直气壮。

    摸?

    真是一把年纪,脸都臊得通红。

    “……”

    “摸了你的脸。”

    乔艾芸明显感觉自己心跳加快。

    她完不知该怎么和他交流,偷摸耍流氓,你藏着掖着就好,干嘛非得告诉她。

    似乎经历了长久的沉默。

    乔艾芸内心煎熬,都要抓狂了。

    “快登机了,要不我们出去吧。”她试探着开口。

    某人再次说出一句,让她宛若五雷轰顶的话。

    “我想亲你。”

    乔艾芸怔愣得看着她,这脸上像是发了烧,一片火色。

    总觉得自己幻听了。

    “……师兄啊,我……”

    “我想亲近你,才偷偷摸你,偷亲你。”严望川解释,耳根早已红透。

    乔艾芸对他脾性也有一定的认知了解,他能说出这番话,十分不易,而且两人此刻靠得很近,他蓬勃有力的心跳声,都清晰可感。

    她从来不知,一个人的心跳居然可以如此剧烈。

    听得她都莫名开始心跳加速。

    乔艾芸思忖良久,这些日子她也在反复思考自己与严望川的关系该何去何从。

    “其实你想说什么,可以直接说,你平时太闷,我真的摸不透你。”

    “你对我的感情我知道……我们可以试着先接触一下。”

    严望川手心都是热汗,他紧张,像是有双手掐着他的脖子,呼吸有些困难。

    “不过我这年纪,真的没有时间精力去揣测你的心思,你要是一直冷着脸,什么都不说,我会觉得和你一起压力很大……”

    昨天晚上乔望北也找她聊了很久。

    无非是让她考虑一下严望川,二十多年婚姻的不幸,不该成为她寻找幸福的绊脚石,不要故步自封,严望川值得她付出真心。

    严望川虽然一直说领证结婚之类,若是真的落实,这么快的速度,乔望北都是不同意的,只是劝她先接触,给他一次机会。

    乔艾芸本来是打算等他从南江回来,再和他聊一下,没想到先开了口。

    隔了很久,她都没等到严望川开口,弄得她有些尴尬。

    她都主动开口了,这死板的倔牛怎么开始装死了。

    她犹豫着,试探着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背,“师兄?你怎么不说话,要是不喜欢,就当我没说……”

    难不成自己自作多情了?

    她尴尬地缩回手,严望川忽然伸手,死死攥住她的手。

    他的手湿热滚烫,手心汗涔涔。

    那种高温,像是火山熔岩,烫得乔艾芸心头发麻,一个劲儿狂跳。

    “你……”严望川直直盯着她,“你认真的?”

    “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乔艾芸哭笑不得,“好了,有什么事等你回来再说吧,伯母在外面等很久了,你也该安检进站了。”

    “有件事……”

    “嗯?”

    严望川手指倏然用力,乔艾芸猝不及防,身子趔趄一下,整个人跌到他怀里,他手臂宛若铁铸般强硬,死死搂着她,让人有些无法喘息。

    那种陌生,令人心慌的气味包围着她。

    让人喘不过气。

    男人的心跳声沉稳有力,一下一下,震得她头晕。

    他身上热度不退,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很紧张,乔艾芸叹了口气,犹豫着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严望川身子紧绷,紧紧咬着牙关,只知道搂紧她,却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距离太近,乔艾芸能闻到他衬衫上有点烟味,“你一早抽烟?”

    “心里烦。”严望川记着她的话,有什么直接说。

    “你烦什么,工作不顺利?”

    “不想走。”

    乔艾芸心头悸动,这人……

    “……差不多了,该出去了。”乔艾芸试图撑开两人的距离,奈何某人太强悍,愣是岿然不动,“师兄……”

    她晃一抬头……

    一个湿热的吻落在她额间,她动作停滞,他的唇一如他的人,热得发烫,在她额角停留许久。

    “我想亲你,可以吗?”

    他声音浑厚低沉,呼出的气息都像带着火苗,声音更像被火烧过,哑得不像话。

    乔艾芸真的臊得不行,良久没说话,某人就没动作。

    她真是气得不行。

    真是真是木头吧,女人不反抗不开口,基本就是默认了,他不主动,难不成还要她……

    乔艾芸咬了咬牙,微微仰头,在他唇上啄了一口。

    “这样可以吗?”

    话音刚落,她还没回过神,只觉得整个人被人推到墙上,后背有些疼,严望川欺身压来,重重吻住她的唇。

    他似乎没什么经验,只知道一个劲儿舔着,亦或者用力舔咬。

    乔艾芸又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想要引导他,然后某人就抵开了她的牙关,轻轻触碰,仿佛触电般,让人意乱情迷。

    他神作很生猛,几乎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像是要吃了她。

    乔艾芸脑袋有些发昏……

    直至外面传来敲门声,他才留恋不舍的松开,两人均是气喘吁吁。

    “你们两个还要聊多久啊。”乔望北的声音,这两人进去都十几分钟了。

    “马上就出去。”乔艾芸急喘着,嘴唇红润湿亮,脸通红。

    严望川低头再次吻住了她……

    他力气很大,吻人的力道也强势,乔艾芸觉得自己可能会被他弄死。

    严望川松开她的时候,还在她嘴角啄了两口。

    等两人都平复得差不多,他才开口,“出去吧。”

    乔艾芸叹了口气,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脸红得不太好意思,“好好照顾自己。”

    “我很快回来。”严望川似乎意犹未尽,一个劲儿盯着她的嘴巴看。

    乔艾芸都这把年纪了,两人亲都亲了,也没必要那么矫情,点头应着。

    两人出去的时候,三个人看着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略显惊讶。

    尤其是乔艾芸红肿的嘴。

    刚才这两个,还一副不熟的样子,十几分钟而已,这么神速。

    严老夫人一脸欣慰,她儿子终于不用打老光棍了。

    可算是开窍了。

    两家人寒暄客套两句,才分开。

    直至看着严家两人,过了安检,消失无踪,另外三人才转身离开。

    云城傅家

    傅沉抄录佛经,怀生趴在他边上练字,手边的手机震动两下。

    他拿起看了一眼。

    得知严望川离开,傅沉自然要问候一下,信息是早上七点发的,祝您一路平安。

    平素按照严望川的脾气,是不会回信息的,这次倒是奇怪。

    他点开一看。

    大事已成,同盟取消。

    傅沉嘴角抽搐一下,他今天可算明白,什么叫过河拆桥,翻脸无情。

    ------题外话------

    此处应该有鲜花掌声……还需要有票票,哈哈~

    我昨天让大家发挥脑洞,然后满屏都是强吻,好像世界都在等着盼着两人接吻捂脸

    我觉得吧,师兄要是太听话,什么都说出来,乔女士,我怕你受不了,真的!

    求此刻三爷的心理阴影,哈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