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212 三爷背后使坏,反被抓包(3更)

212 三爷背后使坏,反被抓包(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风晚低头喝着果汁,孙芮却对她非常热情。

    让她招架不住,毕竟以前对自己都是不冷不热,忽然这般作态,刻意得让人不舒服。

    其实孙芮不喜欢宋风晚,她生得漂亮,尤其是那双凤眼,细长勾人,在云城是出了名的美人儿,不过家世背景不如她。

    孙芮看她,总是带着点趾高气昂。

    这次若不是听傅聿修说,她和傅沉关系不错,压根懒得理她,她得在傅沉面前做做样子。

    “三爷,这个菜不错,您尝尝。”孙芮吃东西非常小心,生怕蹭到口红,与傅沉说话,语气更是娇嗔。

    宋风晚也在看他。

    趁着无人注意,还冲他眨了眨眼,那小眼睛贼亮。

    傅沉眸子沉了沉。

    这丫头莫不是故意在看戏?

    明知他此刻非常不爽,还冲他挤眉弄眼,胆子真大。

    “我出去一下。”傅沉不理会孙芮,起身走了出去。

    孙芮似乎想要追出去,孙琼华伸手拉住她,“姑姑?”

    “好好吃饭!”

    方才被乔家甩脸子,傅沉不帮忙就算了,她和他说话也是视而不见,孙琼华心里憋着口闷气。

    想和傅家结亲的人太多,孙琼华自然也想给自己娘家谋福利,不过她也知道傅沉看不上孙芮,况且姑侄两人嫁给兄弟,这传出去也不好听。

    所以她曾动念,却从没付诸行动,况且老太太提过傅沉今年会带人回去,许是有目标了,她自然不想因为这个招惹傅沉,与他交恶。

    这次也是孙芮不经同意擅自过来,说是为她践行,其实就是冲着傅沉来的,弄得她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撮合。

    傅沉刚才的表现,显然是生气了。

    她还想追出去?

    就傅沉的脾气,绝对让她没面子,弄得难堪,她今天已经没脸了,再因为她给傅沉赔礼道歉,她真的会呕死。

    他们孙家的脸还要不要了!

    “可是……”孙芮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傅沉离得近些,自然想把握这个机会。

    “我让你吃饭!”孙琼华提高一点声音,孙芮咬了咬牙,只能不情愿的坐下。

    宋风晚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两下,她摸出手机,放在桌下,偷瞄了两眼。

    傅沉的信息,出来,往左走。

    宋风晚吃了两口菜,才慢吞吞起身,“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此时距离傅沉给她发信息,已经过去五分钟。

    宋风晚出去之后,依照他说的话,往左走,前方有拐弯处,她刚靠近,一只手从一侧伸来……

    拽住她的手,将她整个人扯到拐角。

    傅沉就站在她面前,等了好一会儿,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宋风晚就笑盈盈得看着他,嬉笑促狭。

    “开心?”傅沉握住她的手,放在手心细细摩挲,“有人给我介绍对象,你还能笑得出来?”

    “我哪有开心。”宋风晚咳嗽两声,“再说了,你要是不乐意,你走人就好了,干嘛还坐在那里?”

    “而且……”

    “你事先难道不知情?”

    “她是突然过来的,我如何知情。”傅沉指腹很烫,摩挲着她细长的手指,温存又暧昧。

    手指轻轻穿过她的指缝,牢牢握住。

    他俯身,视线与她齐平,伸手捏了一下她柔软的耳垂,“芸姨和舅舅都在,我若发脾气,给他们留下的印象不好,以后提亲若是为难我怎么办。”

    舅舅?提亲?宋风晚耳根有些发烧。

    她才17,这老男人是不是想得太远了点。

    “再者说,我来这里,主要是见你的。”傅沉将她抵在墙上,低下头,故意将滚烫的气息吹在她脸上。

    鼻尖轻轻蹭着,轻轻的,热热的。

    宋风晚微微仰着脸,抿了抿嘴,似乎在等待什么……

    傅沉侧了侧脸,贴在她的耳朵,呼着热气,“晚晚,你在等什么?”

    他声音低沉,又慢又勾人。

    宋风晚羞得脸都红了。

    这人真是……

    刚才笑了他两下,这就故意报复自己?小肚鸡肠。

    她干脆踮着脚,对着他的嘴就狠狠咬了一口。

    “嘶——”傅沉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宋风晚就是故意咬的,只是听他痛呼,以为下嘴太重,急忙松开牙齿,某人居然顺势压下来。

    将她狠狠抵在墙上,对着她的唇重重吻下去。

    他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不许她躲避,一手搂住她的腰,将她身子轻轻往上一提……

    身子紧贴,最是惹火。

    湿漉,迷乱,香艳四射。

    直至宋风晚有些喘不上气,傅沉才啄着她的嘴角,慢慢松开她。

    “还想要吗?”他问。

    语气含混,暧昧极了。

    宋风晚支吾着没说出话,什么叫还想要,他说话怎么如此不正经,她侧头靠在他肩上,心跳得很乱,稍微平复一下。

    傅沉舔了舔嘴角,有些红肿,这丫头莫不是想咬死他。

    以前那么乖。

    现在这性子倒是够野的。

    “进去吧,你先进还是我先进?”宋风晚认真看着她。

    “我看着你进。”傅沉无奈笑着。

    为什么谈个恋爱弄得像是地下情。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包厢

    傅沉嘴角一抹红肿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宋风晚低头喝果汁,压根不看他。

    只有怀生看了她一眼,又瞧着傅沉几近出血的嘴角,微微蹙眉。

    姐姐咬的?

    果然师兄们说得对,女人是洪水猛兽,若是惹恼了,很可怕。

    “老三,你这嘴……怎么回事?”孙琼华笑道。

    “方才不小心咬了一下。”漫不经心的语气,显然是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傅沉啊,前几天的事情多亏了你,我敬你一杯。”乔艾芸端着酒。

    傅沉起身,端起茶杯,“芸姨,您客气。”

    乔艾芸说得自然是宋敬仁的事,大家心照不宣,自然不愿点破。

    倒是孙琼华眼睛亮了下,她认识傅沉这么些年,因为辈分高,他极少对人这般客气。

    两人酒杯碰了一下,“最近真的麻烦你太多事情了,你这两天要是有空,去我家吃顿饭,我亲自下厨。”乔艾芸对傅沉印象极好。

    “那我肯定要去。”傅沉笑道。

    “你有空可以来南江玩,我会亲自招待你。”乔望北也举起了酒杯,那种热络,与对付傅聿修时候的狠劲儿,判若两人。

    “我有空会去。”傅沉巴不得与乔家多亲近几分。

    宋风晚托腮看着傅沉,真能装。

    三人坐下后,傅沉温吞开口,“对了芸姨,怎么没看到严先生?”

    乔艾芸笑了下,“他已经回南江了,应该到家了。”

    “应该?”傅沉笑道,“他到家没和你说一声?”

    “下了飞机通过电话。”

    “是嘛?”傅沉只是一笑。

    乔艾芸虽说已经没有小女生那种粘人的时候,这关系刚确立一点,本就该是严望川再接再厉的时候,他中午应该到南江,只打了一个电话,总归觉得过分淡漠。

    “他性子就那样,话少。”乔艾芸笑道。

    “平常在云城,碰面话就不多,现在回南江,估计更难联系了吧。”傅沉说得很随意,像是在开玩笑,不能当真。

    可是乔艾芸听到这话,难免觉得不舒服。

    最主要的是,傅沉点出的是事实。

    严望川本就不是主动的人,你还真不能奢求太多。

    乔艾芸忽然觉得有些后悔这么快答应他了,怎么着都得磨合磨合,再观察一下。

    宋风晚安静听着,她前几天才知道,这两人是统一战线的盟友,这严叔刚走,他家三哥就在人背后捅一刀?

    不地道啊。

    还是说同盟已经瓦解?

    孙琼华坐在边上,默默听着,听这语气,乔艾芸和严望川之间怕是真的有事。

    她庆幸与乔家关系没闹僵,也不知严家对这母女俩是个什么态度,若是把宋风晚当亲闺女,那她的身价自然水涨船高。

    严望川是独子,又无亲生子女,只怕这以后……

    孙琼华无奈摇头,感慨命运弄人。

    这心底更是恨透了江风雅。

    这顿饭,所有人各怀心思,七点多就散了。

    因为乔艾芸与乔望北两人都喝了点酒,傅沉理所当然要送他们回去。

    孙琼华只能同意,总不能让傅聿修送吧,到了人家地盘,就怕乔望北会弄死他。

    一行人便分开走。

    孙芮知道从傅沉油盐不进,对自己更是不假辞色,就想从怀生下手,听说这孩子现在就住在傅沉那里,与他关系非常亲近,若是讨好了,以后能更方便的接近傅沉。

    所以回到家后,怀生说做晚课,她就主动请缨要教他。

    孙琼华快烦死她了,压根懒得理她,如果不是她突然过来,她也不会开罪傅沉,只要他开口,乔家人能让她难堪?

    傅聿修看着她乐呵呵的样子,默默骂了句脑残。

    就这样子,还想追他家三叔?

    做晚课?

    她怕是会被那腹黑的小光头弄死。

    果不其然……

    几分钟后,孙芮就崩溃了。

    怀生抱着木鱼,认真看着她,“阿姨,你知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孙芮一脸懵逼,她只听懂了最后两个字。

    没人告诉她,这小和尚大晚上是来念经的啊。

    “阿姨,我做晚课很枯燥,您确定要陪我?”

    是她毛遂自荐要陪他,又不能中途离开,免得傅沉知道,留下不好的印象,她笑了笑,“是啊,陪你。”

    然后她愣是听怀生敲了一小时木鱼。

    险些要抓狂了,还得笑眯眯的陪着笑脸。

    另外这边

    傅沉送他们三人回去,一路上都在和乔望北闲聊。

    傅沉知道不少珠宝玉石的知识,让乔望北非常诧异,“真是没想到,你知道这么多?”

    “感兴趣,多了解了一些。”

    “你以后来吴苏,可以来我家好好转转。”

    傅沉点头应着。

    乔艾芸母女则坐在后排,宋风晚看到自己母亲几乎隔一两分钟,就打开看一下手机,显然是在等电话信息。

    直至车子驶入小区内,乔艾芸才叹了口气。

    果然不能对他抱有太大希望。

    车子停稳,四人下车的时候,乔艾芸再次看了眼手机。

    “芸姨,要不您打个电话过去吧。”傅沉笑道,“严先生估计在忙,可能晚些就会给你来电话了。”

    乔艾芸只是淡淡笑着,并未作声。

    宋风晚咋舌,严叔到底哪里得罪他了,需要他一个劲儿在背后使坏?

    四人进入院子,因为有脚步声,廊下的感应灯,应声而亮。

    严望川一张黑沉冷涩的脸瞬间出现在众人眼里。

    他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等了多久,一身黑,抿着嘴角,浑身透着寒意,尤其是看向傅沉的时候……

    那眼神更是凌厉,牢牢锁住他,鹰隼般犀利深刻。

    好小子,真可以。

    ------题外话------

    我觉得三爷和师兄需要打一架,哈哈……

    你们觉得谁会赢捂脸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