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213 回来领证,爱你不说直接做

213 回来领证,爱你不说直接做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寒风凛凛,吹得树影摇曳,落在严望川身上,光影重叠,更显阴沉。

    宋风晚微微往傅沉身侧凑了一下,压低声音,“三哥,你现在尴尬不?”

    傅沉瞥了她一眼,并未作声。

    他哪里知道严望川折返回来如此神速。

    他素来擅算计人心,从来只有他坑别人的份,可是这次,他却有种被人用完就扔的感觉。

    不爽到了极点。

    “师兄,你上午回南江,怎么回来这么快?”乔艾芸从包里翻出钥匙,虽有诧异,心底却有一点甜丝丝。

    严望川并没作声,只是退开身子让她开门,视线一直定格在傅沉身上。

    要不是他回来及时,或许都不懂,傅沉会背后捅他一刀。

    阴险狡诈。

    “芸姨,既然送你们回来了,那我先告辞了。”傅沉又不傻,严望川那眼神能吃人,此地不宜久留。

    “进来喝杯茶啊。”乔艾芸已经打开门,“干嘛走的这么急,现在时间还早。”

    “二嫂明早出国,可能有些事要交代。”傅沉总能找出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

    不等乔艾芸说话,严望川突然搭腔,“我送你。”

    宋风晚深深看了眼傅沉,那眼神分明在说

    保重。

    她可是见过严望川揍人的,那是真的凶残狠辣。

    傅沉平素手不离佛珠,温和雅致,他的身份,自然无人敢和他起冲突,到底有几斤几两无人知晓。

    要是真动手,怕是会吃亏。

    严望川和傅沉走到停车地点,一路上都无人说话。

    “严先生,留步。”傅沉把玩着车钥匙。

    “傅沉……”严望川手握成拳,指节泛白,紧了又松,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直接给他一拳。

    “同盟瓦解,严先生过河拆桥的速度未免太快。”

    “同盟的基础不在,理当瓦解。”严望川说得严肃正经。

    傅沉舌尖舔了舔腮帮,这话说得不假,同盟建立的基础就是追他们母女,严望川大事已成,自然不需要这个同盟。

    “你真觉得大事已成?结婚都能离婚,况且你们之间还什么都没有。”傅沉轻笑。

    这话说得严望川极不舒服。

    “我们很快会结婚。”严望川说得非常笃定。

    傅沉微笑,“我拭目以待。”

    “晚晚才17,你需要等很久。”

    傅沉刚戳了他一刀,他反手就是一支利箭,穿胸而过,弄得他胸口顿顿疼。

    夜色中,两人相顾无言,暗潮涌动。

    好像谁先移开眼就先败下阵来。

    十方和千江本就跟在不远处,静候严望川离开。

    十方打了个哈欠,“这两人怎么又开始了?含情脉脉的,这是准备看多久啊。”

    傅沉先笑了下,“严先生,不早了,有空我们再聊。”

    严望川看他上车离开,才转身往回走。

    严望川到乔家的时候,宋风晚正在冲蜂蜜水,乔艾芸则换了衣服,系了件围裙,“师兄,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下碗面条吧。”

    “嗯。”严望川看着她利索的在厨房忙碌,眼神越发柔和。

    “你说你回来,给我打个电话,就在门口等着,不冷啊。”乔艾芸偏头看他,还是早上那身衣服,看得出来回来得匆忙。

    “冷,手机没电。”

    “你才回去多久?这么快就回来了?”乔艾芸就是随口一问。

    结果他的回答再次让她瞠目结舌。

    “拿了户口本,回来和你领证,结婚。”

    她指尖倏然用力,将手中的一根葱,拦腰折断。

    而客厅里,正在喝蜂蜜水的乔望北差点被呛死,捂着胸口一个劲儿咳嗽。

    这特么平时闷声不响,一出手就来票大的?

    宋风晚伸手拍了拍乔望北的后背,看向严望川,也是一脸诧异。

    这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师兄,我觉得这太快了……”乔艾芸支吾着,不停掐着手中的那截葱段,谁说要和他领证了?这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明后天周末,我们周一过去,给你时间准备,我可以等两天。”

    领证这么大的事,给她两天准备?

    “我还是觉得太快。”乔艾芸心脏跳得厉害,她可没想过,一把年纪,还能被人搞得心悸乱颤。

    虽说是没什么情趣,太耿直,但他不扯谎。

    这些话听着远比甜言蜜语更动人。

    乔望北刚平复一下,喝了口蜂蜜水压压惊,又被严望川紧接着的话,吓得差点呛死。

    严望川极其认真的说了一句,“我等不及了。”

    乔望北拍了拍宋风晚的胳膊,“晚晚,我头有点晕,送我上楼。”

    这客厅是不能待了。

    宋风晚知道舅舅是想给他俩留点空间,便扶着他往楼上走,只是两人并未到二楼,而是在楼梯拐角处停下,开始偷听。

    乔艾芸已经切好配料,从冰箱里拿出早些没吃完的手擀面,脸有些微微泛红。

    这严望川说话太直接,真的招架不住。

    “师兄,领证的话,我还是觉得早了点。”

    “你不想要我?后悔答应我了?”

    乔艾芸深吸一口气,“在你的世界里,难不成非黑即白?我说缓一下,不等于拒绝、后悔。这么大的事,我也得好好想想。”

    “需要多久?”

    乔艾芸恨不能直接把刀扔在他脸上,和他说话真费劲,“我考虑一下再说,先不聊这个,换个话题吧。”

    “我想亲你。”

    乔艾芸身体僵硬。

    这种话该让她怎么回答?

    “你和我说过,有想法直接说,我想亲你,就现在。”

    乔艾芸神情略显狼狈,“其实这种事不用说……”

    “不说,直接做?”

    乔艾芸是真的很想锤开他的脑袋,看看是什么构造。

    他就像是一堵墙,站在厨房门口,等她回复,神情越发僵硬黑沉,活像被她欺负了一般,有那么一刻,乔艾芸觉得他像个大狗,想过去帮他顺顺毛。

    这当妈的人,是真的见不得这种眼神。

    她叹了口气……

    难不成这种事都要她主动,她都没拒绝,他怎么就这么木讷?

    就这样,以后到底怎么过日子啊。

    乔艾芸朝他走过去,两人距离靠得近了,某人还是不动作,气得她跳脚,这死木头。

    什么都要她主动?

    可是某人呼吸越来越重,看着她的眼神。

    异常火热。

    就是不动。

    过了几秒钟,才哑着嗓子开口,“可不可以?”他呼吸更重了。

    乔艾芸点头。

    下一秒,他就猛地把她抱到怀里,心跳如雷,震得人耳膜都疼,手臂收紧,目光灼灼……

    不过严望川就是在她唇上啄了两下,并未过于深入。

    “其实这种事真的不用说。”乔艾芸红着脸转身继续帮他煮面条。

    “我怕你拒绝,或者不舒服。”严望川爱的太深,太小心。

    这场爱情角力中,乔艾芸是占据所有主动权的,他只是不说,其实心里很没安感。

    他知道自己性格缺陷,也担心哪点做的不好,乔艾芸就不要他了。

    “我会努力,会对你好。”严望川确实不会说情话,只能给她承诺。

    乔艾芸心底有点酸,在她心里,严望川高大严肃,绝不会卑微的说出这种话,“领证的事,我会考虑的。”

    话音刚落,严望川忽然从后面直接抱住了她。

    乔艾芸屏住呼吸,不敢乱动。

    “我这样做,对吗?”

    乔艾芸哭笑不得,这闷声不响的,实践领悟能力倒是不差,她敢说这种事不用说,他就直接上手了。

    “我很多东西不会,你慢慢教我,我会用心学的。”

    楼梯拐角的乔望北和宋风晚对视一眼,活像是见了鬼。

    说真的,严望川如此一本正经,这种反差,可爱还撩人。

    后来的乔艾芸才知道,这有些事真不能随便教,教会了学生,弄死了老师。

    ------题外话------

    师兄和三爷,真的是你给我一刀,我给你一剑,哈哈,三爷要气死了,他最讨厌说年龄,师兄还往他心窝里戳。

    教会学生,弄死老师这个……咳咳,大家自行想象就行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