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219 浪货,连狗都不放过(3更)

219 浪货,连狗都不放过(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当天傍晚,严望川就拉着一个行李箱,搬到了乔家。

    把宋风晚和乔望北都惊呆了,这两人发展速度未免太快了些。

    宋风晚还把她拉到一边追问,这是怎么回事?

    乔艾芸自己都解释不清,只能说又被严望川坑了。

    吃了晚饭,乔望北与严望川看完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对弈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直至乔艾芸催促,两人才回房睡觉,自是没发生什么

    不过宋风晚与傅沉通了电话,他和怀生隔天一早就要回京。

    “我还以为你会和我一起回去。”宋风晚声音细小,难掩失落。

    “我在家等你。”他声音压得低沉,有些勾人。

    “嗯,我应该大后天出发,晚上到。”

    “等你。”

    傅沉话音刚落,身侧的怀生一个翻身,一脚踢在他大腿上,差点踹在他屁股上。

    他微微蹙眉,这小子以前在庙里明明很老实啊,现在这四仰八叉的姿势,到底和谁学的。

    **

    翌日,京城段家

    段林白一早要去医院复查,七点就被自己母亲从被窝里叫起来,时隔这么多天,他逐渐适应了黑暗的环境,伸手去床头摸折叠好的衣服,一件件按照顺序穿起来,动作笨拙,显然很吃力。

    摸到洗手间,即便牙膏水杯都是准备好的,他自己洗漱,还是磕磕绊绊,膝盖撞到马桶,疼得他头皮发麻。

    他拿起放在门边的折叠盲杖,一手扶着墙,一手拄着盲杖,在地上不停戳戳捣捣,饶是从小生活到大的家里,还是难免磕碰。

    许佳木骑着小电驴,冒着寒风,六点多从学校出发去段家。

    昨晚一夜大雪,马路上的围栏都落满了雪,呼出的热气冒着白烟,一口寒气吸入鼻子,骨头都冻得发颤。

    她几天没出宿舍,早晨出门简单洗了个头,发丝结了冰,若是抖落,都是一地小霜花。

    她到段家的时候,七点一刻,他们家正在吃饭。

    段林白似乎已经吃完,坐在沙发上逗狗。

    和那个柴犬,又是蹭脸,又是玩亲亲。

    “来,亲一下。”段林白这些日子,和傅心汉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感情自然不错。

    许佳木看着他撅着嘴往狗面前凑。

    他双手死死按着狗的脑袋,那狗分明不情愿,狗眼睁得贼大,惊恐万状。

    傅心汉真的要崩溃了:这变态,它一点都不想亲亲。

    狗脸嫌弃。

    就不能放过狗子嘛。

    这一幕怎么看都有些丧心病狂。

    许佳木咋舌,这浪货,居然连只狗都不放过。

    段夫人怎么都没想到,傅沉叫来的人会是许佳木,笑得合不拢嘴,“佳木,吃过饭了吗?要不要吃点?”

    “不用,我吃过了。”许佳木揉着鼻子,无意看了眼段家餐桌,她以为这种有钱人,一日三餐定然都是山珍海味,没想到就是普通汤包油条,也没什么特别。

    段林白听到声音,微微蹙眉。

    傅沉怎么把她叫来了?他可没忘记,这女人那天一屁股坐在他身上,差点把他要给撞折了,屁股疼了好几天,他还没找她,居然主动送上门了。

    “今天你陪小白去医院?太麻烦你了吧。”段夫人拉着她坐下。

    “不麻烦,正好再重新给他拿药。”许佳木心底不情愿还只能赔着笑。

    段夫人千恩万谢,又叮嘱了段林白很久。

    她的意思是,明显就是想撮合两人。

    “小白呀,这姑娘人不错,学医的,24,还没男朋友,长得也漂亮,你好好和人处处。”

    “妈,我是去看病,你让我泡妞?”

    “瞎说什么,这不是顺便嘛!”段夫人帮他整理衣服,“你妈我活了这么大岁数,看人不会错的。”

    “你不是一直说自己眼瞎,才嫁给我了我爸?”

    段夫人嘴角一抽,若不是看他眼瞎了,真想抽他一下,简直混账,生气时说的糊涂话,他记得还真是清楚。

    **

    段林白和许佳木坐着段家车子去医院,开车的是段林白的助理小江。

    段林白戴着耳机,靠在座位上听音乐。

    许佳木开始时偏头看着窗外,偶尔看向身侧的男人,身上那股子无关风月的美感,干净爽利,春水柔波般,车厢环境偏暗,他的皮肤却白净得扎眼,手指轻轻敲打着膝盖,心情不错。

    她见过很多突然失明的病患,心态这么好的,是第一次遇到。

    也不知突然听到了什么,他忽然勾唇一笑。

    段林白生得干净,笑起来也阳光,偏又邪性得很,又撩又勾人。

    许佳木看得有些眼热,心脏狠狠跳了一下,微微别开眼。

    难怪元旦那会儿,网上评什么最想睡的男人,他排第一,有钱有颜,笑得还撩人,哪个姑娘不喜欢。

    她低头看了会儿手机,她前两天熬夜写论文,精神体力双重透支,车里暖气充足,她打了几个哈气,撑不住,靠在座位上就睡着了。

    昨夜下了雪,小江开车很慢,透过后视镜看到许佳木睡着了,又放慢了车速……

    然后他就看到许佳木昏昏沉沉的,脑袋慢慢朝段林白那边倾斜。

    终于……

    “咚——”的一声,靠在了段林白肩上。

    段林白正听着歌,吓了一跳,正打算把她推开,伸手按住她的脑袋,试图把她推开,不曾想,她脑袋一滑,直接靠在了他的大腿上……

    他倒吸一口凉气。

    卧槽!

    这女人头是哪儿靠呢。

    他伸手颤抖的戳了戳她的脸,“喂——”

    许佳木昨天到现在就睡了三个小时,困得睁不开眼,挪了一下身子,居然直接贴到了某个私密地方……

    她呼吸清浅却很灼热,段林白浑身僵硬。

    她居然还蹭着调整姿势。

    还蹭……

    小江也惊呆了,看着段林白脸色涨得通红。

    他家小老板虽然看着放荡不羁,不少人说他风流妄为,嚣张妄为,甚至有传闻说他一夜幽会数女,他心底清楚,段林白就是个童子鸡。

    学古典乐出生的,看似浪荡,骨子里却很保守。

    尤其是搞娱乐传媒之后,想睡他的人很多,男女都有,他却愣是一个都瞧不上,说什么自己要做出淤泥而然的白莲。

    段林白紧张得吞咽着口水,耳朵根发烧般的滚烫。

    他手指颤抖的摸到腿上那人的脸上,他不清楚自己碰到了什么地方,只能左右摸了几下……

    她的下巴有点翘,嘴巴……

    软乎乎的,摸起来很嫩,再往上一些,鼻子秀挺,呼出的气息湿湿热热,落在他手指上,紧张得他心跳都跟着加快一些,他手指胡乱的摸着……

    然后捏住了她的鼻子。

    许佳木被憋得难受,伸手就把他的手打开。

    “啪——”的一声,段林白手背被拍出一个红印。

    小江差点笑出声,我滴乖乖,下手这么狠?

    段林白干脆托着她脑袋,将她推过去,许佳木这才陡然惊醒,下意识伸手揉了揉鼻子,坐直身子不再乱动。

    她看了看段林白,难不成自己刚才靠过去了?

    她没好意思追问,打了哈气,不敢再睡了。

    **

    几分钟后就到了医院,地上还有积雪,这地方段林白又不熟,必须有人搀扶着。

    饶是如此,他还磕绊了几下,险些摔倒。

    “段公子,要不我去给您弄个轮椅吧。”许佳木挑眉。

    段林白咬着后槽牙,显然是生气了,“我又不是瘸子!”

    他手指摩挲着,抓住了许佳木的手,紧紧攥住。

    风吹天寒,他的手却热得烫人,手心还有一层热汗。

    从这边到诊室,路程不长,但是对他来说,却极其艰难,他看不到,极其没有安感,看着淡定,其实很紧张。

    许佳木看他故作镇定,手指微微收紧,反握住了他的手,终是心软了。

    “别怕,我扶着你,慢慢来,有台阶我会和你说的。”

    段林白点头,更加用力的握住她,好像抓着自己的唯一的支撑和希望。

    小江站在边上,刚才分明是他扶着段林白的啊,怎么自己就被抛下了。

    到诊室,仍旧是许佳木陪着,医生帮他检查了一番,说了许多他听不懂的话,总结来说,就是情况有些好转,但是恢复视力还需要一段时间,关于吃的药,也有所增减。

    雪盲症之初,眼睛疼痛会很明显,消炎药止痛药肯定不能长期吃,医生重新开了药方,许佳木帮他排队取药。

    有些药,医院没有,还跑了几家药店。

    小江忍不住感慨,“小老板,这许小姐人真不错,对你也好,一个上午,帮你跑了这么远的路。”

    段林白搓了搓手指,许佳木手指很软,他放在鼻尖闻了闻。

    还很香。

    好像还有股特别的味道。

    后来他才知道,那是摸过尸体标本残留的气味,把他恶心坏了。

    “您说她和你非亲非故的,干嘛帮你这么跑腿啊?”

    “傅三叫来的。”

    “她又不是三爷的手下,怎么能随叫随到,这许小姐是不是喜欢你?”

    段林白舔了舔嘴角。

    这女人想泡他?

    难不成刚才她是故意装睡跌在自己身上,可以亲近自己,之前把自己撞翻,对自己也算温柔。

    难不成是在故意引起他的注意?

    他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嘴角不断上扬。

    **

    京城傅家大院

    傅沉和怀生搭乘飞机,下午一点多就到了京城。

    这段时间,宋家发生了很多事,媒体报道的片面,傅老和老太太想知道更多细节,傅沉带着怀生,直奔老宅。

    车子进入大院,停在大院门口,傅沉就看到了一辆路虎揽胜,漆黑车身,低调,偏又张扬狂野。

    怀生跳下车,也盯着那辆车看了好几眼。

    车子似乎改装过,看着高大又帅气,虽是和尚,但也是男孩子,看到这种车子,难免眼睛放光,他伸手摸了两下,眼睛简直移不开。

    傅沉指尖不停转动着佛珠,抬手甩了一下尾部的流苏吊坠,声线低沉,带着些许愉悦。

    “他回来了?”

    十方憋着笑,“您和老太太说今年带人回来,据说她就把目光盯上他了,每天电话狂催,连装病都用上了,威逼利诱,恐吓威胁,那位敢不回来?”

    傅沉低笑着,他还以为他过年都不打算回来了。

    “三爷,他怕是要恨死您了,本来出国就是避难的,现在被困在家,就老太太那脾气,能让他今天到年三十晚上,天天相亲。”

    “这要是我,都得崩溃。”

    “他出国这么久,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总得挨这一刀。”

    千江却冷不丁冒了一句,“这不是最崩溃的。”

    “还有什么比这个崩溃?”十方追问。

    “如果他知道三爷和宋小姐的关系,这个最崩溃。”

    十方愣了一下,心底默默骂了一句:卧槽。

    ------题外话------

    段浪浪想得太美了吧,人家压根不是想泡她,是被三爷威胁了,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捂脸

    嘿嘿嘿,大家来猜猜傅家谁回来了?

    我觉得我暗示的还是非常明显的,咳咳……

    **

    更新结束,求个月票呀(^。^)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