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224 人在屋檐下,亲热要克制

224 人在屋檐下,亲热要克制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傅家大院,斜风冷夜,檐外长雨不断,打落一地的枯枝残叶……

    宋风晚喝完牛奶,正盘腿坐在床上温习功课,傅沉叩门而入。

    “解决了?”宋风晚仰头看他。

    傅沉不可置否,直接坐到她身边。

    “其实他是个好人。”

    傅沉随手拿起她放在一侧的英语单词书,“你说什么?”

    好人?

    这丫头知道自己在形容谁么?

    “他不知道我们的关系,还想让我走,虽然是训斥,但也是好心。他估计是把我当成那种想要爬你床的人了。”

    傅沉随手翻着单词书,“那是你不了解他,他接你之前还在相亲,让那个女生淋着雨回去的,还说相亲不成是因为下雨老天爷不同意。”

    而且傅斯年刚才说的那么些话,是说给宋风晚听的,但是每句话都像是在戳他的心。

    让他非常不舒服。

    宋风晚笑出声,“他还需要相亲?”

    “IT男,身边没异性,总和一群男人混在一起,也不谈恋爱结婚,我大哥嫂子是不管的,我妈比较急。”傅沉指腹摩挲着书页,偏头看向宋风晚,“你刚才在我房间,看了什么书?”

    宋风晚笑容凝滞,咳嗽两声,“呵呵,我没看什么啊。”

    “有本书的位置不对。”

    “斯年只看编程类的书,即便去我房间也不会乱翻。”

    “所以……”

    傅沉偏头看她,眼底带着促狭的暗光。

    书籍位置不对都知道,这人是魔鬼吗?

    “我就随便翻翻,有点好奇……”宋风晚讪讪一笑。

    “好奇什么?”傅沉追问。

    “就……”宋风晚垂着头,伸手揉了揉鼻子,不好意思说,但是脑海中却yy脑补出了许多东西,小脸涨得通红。

    他不是明知故问吗?

    “这么想看?”傅沉往她身边挪动几寸。

    宋风晚猛地从床上跳起来,“你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弄点水。”

    她刚往前走两步,傅沉从后面走过来,动静太大,她一转身,放大的俊脸逼近,她往后退两步,忽然被门口的毛毯绊了一下,吓得她惊呼出声……

    “啊、唔——”

    她感觉到一只手捞住了她,然后声音被淹没。

    整个人被抵在僵硬的墙壁上,恰好触碰到墙上的电源开关,整个房间霎时陷入一片黑暗,有那么一瞬,宋风晚大脑一片空白……

    只有唇齿纠缠间,那抹悸动在胸腔鼓动着。

    大院房子都是老式住宅,谈不上隔音,傅斯年就住在隔壁,听到那声惊呼,敲打键盘的手指微微顿住。

    电脑屏幕上瞬间出现两个字。

    禽兽

    傅沉力道很大,欺身而上,呼吸吹在她脸上,像是在她心头纵了一把火,燎原凶猛,唇舌长驱直入……

    “唔……”宋风晚舌尖被吮得发麻,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

    傅沉像是发了狠一般,含住她的唇,舔咬吮吸,绞的她舌根发麻。

    像是要夺了他的呼吸。

    雨声潺潺,唇齿交缠的暧昧水渍声,伴随着炙热急促的呼吸,让人心尖直颤……

    也不知过了多久,傅沉停了动作,额间抵着她的,小口啄着她的唇。

    目光落在她近在咫尺的唇上,借着窗外的路灯光亮,唇色艳丽,像是凛冬红梅,带着诱人的每。

    “晚晚,想我了吗?”

    宋风晚急促喘息,微不可查的点头。

    傅沉满足了,吻着她嘴角,“你若是喜欢那本书,回家之后,我陪你好好研究一下。”

    宋风晚小脸登时红得更加厉害,不敢抬头看他。

    简直流氓。

    傅沉在她房间待了一会儿,约莫十点半才离开,自然又缠着她厮磨了一会儿……

    他离开后,宋风晚收拾好床上的书,瞥见刚才装牛奶的玻璃杯,她犹豫一下,拿了杯子,到楼下清洗一番,放在远处。

    回屋之后,恰好看到傅斯年从楼上下来,拿着手机,看样子是在和人视频,只是神色依旧寡淡。

    “……系统继续调试,所有问题汇总整理,明天我统一解决。”他声音低沉,在空荡的客厅仿佛带着回响。

    “老大,你今天相亲怎么样啊?”

    “嘿嘿,听说对方还是个海龟,肯定是白富美。”

    ……

    显然是多人在说话。

    傅斯年到了楼下才注意到宋风晚。

    四目相对……

    尴尬至极。

    傅斯年捏紧手机,咬紧后槽牙,想在极力隐忍,对面这小姑娘,虚岁18,稚气未脱,叫三婶?

    不如一刀杀了他。

    他眼神又淡又冷,借着身高优势,像是巍峨大山,给人极大的压迫感,死死盯着她,长得确实漂亮,但傅沉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怎么就对一个学生……

    宋风晚双手不安的扯了扯衣服,之前她都是喊他傅大哥,现在可怎么称呼啊。

    再喊大哥?也太尬了。

    “那个……我先上楼了。”还是先跑吧。

    “宋风晚。”就在她一脚踏上楼梯时,傅斯年叫住了她,视频那头的几个人,瞬间懵逼了。

    卧槽?

    哪里来的女人。

    老大不是住在老家,除却一个年迈的奶奶,哪里来的女人?几人敛声屏息,安静听着。

    “怎么了?”傅斯年这人气场太强,虽然内敛着,还是让人有些无所适从。

    “家里还有人,就算亲热,也要克制些。”

    宋风晚红着脸往楼上蹿,到卧室翻出镜子查看,才注意到自己嘴被傅沉咬得通红,一看就知道刚才他们做了什么……

    要命了。

    傅斯年站在原地。

    傅沉平素信佛禁欲,没想到私底下竟然这么禽兽,这么点孩子,他怎么下的去嘴。

    某人此刻是完不懂,自己以后谈恋爱,在某些方面只能用两个字形容:

    粗暴。

    “老大,女人啊,谁啊,声音又娇又妹,你们家亲戚啊,有对象没?”

    “高中生。”傅斯年走在厨房,倒了杯水。

    “学生好啊,你不知道现在流行养成嘛,从小养媳妇儿,成就感十足……”

    傅斯年喝了口水,养成?

    他家三叔好这口?

    越老越变态。

    殊不知某人忘了,傅沉只是辈分大,他自己年纪更大……

    **

    傅沉回屋后,忽然想到以前在段林白那里骗来的一个MP4,那会儿电子产品刚开始流行,他下载了不少,上课就躲在桌子下偷看。

    有一回险些被老师抓包,东西是他藏着的,就没还给他。

    傅沉翻找半天,才从找到一根能够充电的数据线,打开MP4,翻看,近百本书……

    除却当时很火的一些男生爱看的修仙玄幻,还有个小文件夹:

    《玩物》、《疯狂占有》、《角色扮演》……

    傅沉简单浏览书目内容。

    口味还挺。

    这家伙一天天都在干些什么?难怪学习成绩那么差。

    **

    翌日

    傅老和乔望北彻夜长谈,老太太后面也加入进去,直至天微亮才回屋睡觉,早饭都没起来吃。

    餐桌上只有傅斯年和宋风晚两个人。

    他穿衣很随意,白毛衣,黑风衣,黑色长裤,衬得他双腿修长笔直,戴着眼镜,斯文中透着些许狂野。

    宋风晚无意多看了他两眼,他这眼镜分明是平光镜,既然不近视,干嘛总戴着眼镜?

    装逼?

    等傅斯年快吃完饭,傅沉才从楼上下来。

    “今天起来迟啊,往常很早就起来抄经了。”忠伯笑道。

    “研究材料,忙晚了。”傅沉拉开宋风晚身侧的凳子,直接坐下,许是昨天熬夜,声音低沉到有些嘶哑。

    “研究材料?”傅斯年显然不信,他出国考雅思那会儿都没熬过夜,创业初期那么忙,也没看他忙很晚,他实在不懂,能让他熬夜的会是什么。

    “有问题?”傅沉挑眉。

    “没事。”傅斯年低头吃饭,哪里来的这么大起床气。

    “你今天还有两个相亲对象,你别忘了。”

    傅斯年眸子一冷。

    ------题外话------

    所有书名纯属杜撰,切勿对号入座……

    我只想说段哥哥是宝藏男孩,哈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